• 烽火台怀古 大海边思今

    更新时间:2018-12-17 21:48:19本章字数:2737字

    众人继续前行。一路上大家情绪都是不太高,毕竟不是旅游而是流放,每天都要忍饥挨饿地走七八十里路,还是相当辛苦的。不过这些流放的文人看到古迹想要感怀、观看的话,押解的兵丁也不太阻拦,于是大家感怀古迹之时,也能活跃一下气氛。且说锦州道中,大家见海边有一烽火台,感到很是新奇,纷纷登上去观看。

    方拱乾走到近前,对方玄成、方亨咸、方膏茂、方育盛说:“我岁数大,腿脚不灵便,我就不上去了,你们上去看看吧。”

    方玄成说:“我们扶你上去吧。”

    方拱乾说:“你们上去长长见识吧。我们方家乃书香门弟,文有余而武不足,一旦国家有难不能上阵杀敌抵御外辱,将留下终生遗憾。”

    众兄弟见父亲如此说,知道父亲不想上去,便随着众人登上烽火台。

    烽火台又称烽燧,俗称烽堠、烟墩、墩台。古时用于点燃烟火传递重要消息的高台,系古代重要军事防御设施,是为防止敌人入侵而建的,遇有敌情发生,则白天施烟,夜间点火,台台相连,传递消息。是古老但行之有效的消息传递方式。

    烽火,也叫烽燧,是古代军情报警的一种措施。即敌人白天侵犯就燃烟(燧),夜间来犯就点火(烽)以可见的烟气和光亮向各方与上级报警。

    烽火台通常选择易于相互瞭望的高岗、丘阜之上建立,台子上有守望房屋和燃烟放火的设备,台子下面有士卒居住守卫的房屋和羊马圈、仓库等建筑。

    烽火台之间距离一般约为十里,通常选择易于相互瞭望的高岗、丘阜之上建立。明代也有距离5里左右的。守台士兵发现敌人来犯时,立即于台上燃起烽火,邻台见到后依样随之,这样敌情便可迅速传递到军事中枢部门。

    烽火台一般独立构筑,也有三、五个成犄角配置为烽堠群的,烽火台的形状因时因地而不同,大体为方、圆两种。

    关于烽火台的结构和应用情况,在敦煌、居延的烽燧遗址中出土的汉简有说明:“高四丈二尺,广丈六尺,积六百七十二尺,率人二百三十七”。“广丈四尺,高五丈二尺”。汉简中还表明当时守烽燧的人数有五、六人或十多人,其中有燧长一人。戍卒平日必须有一人专事守望,有一人做饭,其余的人作修建、收集柴草(包括点烽火时用的柴草)等工作。

    “烽火”,古代边防报警的两种信号,白天放烟叫“燧”,夜间举火叫“烽”。烽火台在汉代称作烽堠(烽候)、亭燧,唐宋称作烽台,并把“烽燧”一词也引申为烽火台,明代则一般称作烟墩或墩台(西北明代墩台,大的还有御敌之功能,小的则只有望而无点烽火之功能)。

    烽火台其作用主要是便于侦查,同时有敌入侵时,可以燃烧稻草等可燃物,这样可以用烟火通报敌情,以让下一个岗提高警惕最重要的是传递军情,它需要与敌台、墙台等长城建筑密切配合。

    敌台可充作传递烽火信息的墩台,没有敌台也没有适于点烽的墙台的地方,按传烽路线必须建有烽火台。蓟镇总兵戚继光在《练兵纪实》中讲:“自古守边不过远斥堠谨烽火。蓟镇以险可恃,烽火不修久矣。缘军马战守应援素未练习分派,故视烽火为无用。今该议拟呈会督抚参酌裁订:凡无空心台之处,即以原墩充之,有空心台所相近百步之内者,俱以空心台充墩。大约相去一、二里,梆鼓相闻为一墩。”戚继光还制定了传烽之法,编成通俗顺口的《传烽歌》让守台官兵背诵熟记。经过严格训练,负责传烽的守军能以烽火准确传递军情,而且迅速,一般三个时辰就可传遍整个蓟镇防线。烽火台是白天点狼粪,晚上燃柴草,白天烧狼粪用烟比较明显,晚上烧柴草靠火光报警。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居延烽燧遗址发掘中获得的《塞上蓬火品约》,把汉代建武初年长城的蓬火制度记录得相当清楚。该汉简讲当时的蓬火品约由都尉府一级的军事机关发布,只对所属候官塞有约束力,品约因发布单位和发布时间的不同而不同,但警戒信号和总的准则却大体相同。

    警戒信号大致有六种,即:蓬(蓬草,有学者认为是草编或木框架上蒙覆布帛的笼形物)、表(树梢,有学者认为是布帛旗帜)、鼓、烟、苣火(用苇杆扎成的火炬)、积薪(高架木柴草垛),白天举蓬、表、烟,夜间举火,积薪和鼓昼夜兼用;举烽火以犯塞匈奴千人为界限,凡不满一千人只燔一积薪;超过一千人燔二积薪;若一千人以上攻亭障时,则燔三积薪。积薪之外,还附有举蓬、举表、举苣火的不同规定;并因敌人犯塞方位不同和白天夜间的不同又有各自不同但很具体的规定。

    如果匈奴人入塞围困亭障,已来不及下亭障燔薪时,白天则举亭上蓬或加一烟,夜间举“离合苣火”。“离合苣火”是处于“虏守亭障”的紧急而特殊情况下的一种特殊信号,即几把苣火一会分离,一会儿又合拢。如果被围逼的亭障不能发出燔积薪的信号,距离最近的另一座烽燧应按规定照常举蓬燔薪,把信号准确传递出去。

    《塞上蓬火品约》还规定,如果发现所报的信号有误,则应立即“下蓬灭火”,取消所发的信号,并写成书面报告,迅速传报都尉府。若天气恶劣,或亭燧相隔过远,在“昼不见烟,夜不见火”的情况下,应立即将情况写成书面报告,用加急的传递方式报送上级。

    有的汉简还记录了某烽燧的守备器物和生活用品,其中有报警物布蓬、布表、苣、积薪、鼓;建筑器物椎、瞄准器械“深目”,防御武器弩、枪、羊头石等。并表明当时的烽燧是由候官(候长)管理的。候官统候史,候史管燧长,负有保管装备,修葺建筑物、管理“天田”,巡视检查与及时汇报的职责,候官则向都尉负责。为了保证烽火制度的严格执行,汉代有一整套严密的制度。

    此锦州道中海边烽火台,虽已无人,但整体建筑并未坍塌。台子上有守望房屋和燃烟放火的设备,台子下面有士卒居住守卫的房屋和羊马圈、仓库等建筑。台上桔槔烽孤零零地立于其上,按之犹能转动。众人不胜感慨。

    吴兆骞言道:“桔槔烽,又名传烽桔槔。作高木橹,橹上作桔槔,桔槔头兜零,以薪置其中,谓之烽。常低之,有寇即火然举之以相告。后因称烽火台为‘桔槔烽’”。

    方玄成接着言道:“吾辈乃一介书生,以诗书传天下,以儒学治朝堂,奉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谨遵圣人教诲,却不曾想却身陷囹圄,远徙塞外,空怀一腔报国之志、安民之心,就如此烽火台形仍在,但却不再发挥作用!悲哉,悲哉!”

    方亨咸道:“烽火台乃防御之死物,赖兵士发挥作用。若使大汉民族长盛不衰,文化传承当属首要。当今朝堂之中汉族官员虽未曾洒血疆场,但却屡上安民谏议,使千万百姓免于流离失所,亦不失为保民之栋梁。”

    众人闻之,皆沉默不语,深以为是。远处山峦如霞,海阔潮涌,阵阵涛声带着众人思绪漫入大海深处……

    静默中,吴兆骞苍凉的声音响起:

    “塞门东尽海天开,百战犹存保障台。

    偃革十年闲斥候,传烽当日报蓬莱。

    龙山烧色边沙起,皮岛涛声蹴岸回。

    却望元戎开幕处,断垣零落使人哀。”

    (诗名为《锦州道中登海边旧保障台上有传烽桔槔》)

    众人闻之,不禁肃然,久久地沉浸在诗韵意境之中。

    暮色渐浓,众人恋恋不舍下台而回。

    感烽火台遗迹,小子亦有诗叹曰:

    烽台边界驻,防线若金汤。

    文可安四海,武能定八荒。

    长城横塞外,将士镇北疆。

    狼烟博一笑,幽王自取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