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度支

    更新时间:2018-08-08 18:55:32本章字数:3024字

    窗口里的值班士兵往后靠在椅子上看着她笑了起来,声音冷漠中带着不屑,“如果你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的话,我将打电话通知军纪处。”

    林鲛很郁闷,“那……我度支少点可以吗?100联币总行了吧。”

    “噗!我想现在你根本没有搞清楚你自身的状况,你在伪造身份骗取俸禄,不仅一个联币都没有,你还要坐监狱吃枪子儿。”值班士兵的手按在了电话上,直接联线到军纪处,“喂!你好,这里是军资处,有一位嫌疑者冒充军官度支一万联币。对,在军资处的窗口。好的。”

    然后值班者放下电话看着她,“好了,矮个子,你现在可以逃跑了。”

    林鲛很无语,“我为什么要跑?”

    军纪处的人姗姗来迟,似乎对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活不下去的东联顽民总是会用各种办法来投机取巧诈骗军队的补贴,如果不是太傻太过分的话,军纪处的人是懒得处理的,抓起来除了浪费监狱浪费伙食之外,实在没有其他的用途。东联是战争星球,不是生产星球,东联的本土上只有很少一部分的生产企业,而且多是生产自给自足的军工。因为在炮火中建立的企业,随时有可能会被帝国的导弹炸成废墟。甚至城市,比如林丹戈尔。

    所以当晃悠过来的军纪处的军人看到穿着少校军装笔直地站在那里的林鲛的时候,觉得很是诧异。

    废话不多说,军纪处带来了扫描仪,轻轻一扫林鲛的信息就出现了。

    姓名:林鲛。性别:男。年龄:十八。编号:HDZAODAMDQ18YTMXLS5DAZOD5。

    曾服役于:星联东联战区红联第五军第三三八师机修团二连三排三营七班。参加过对克里姆星帝国驻军的远征,曾服役于战略级空天母舰-战略进攻舰担任修理兵。

    同情的神情出现在几个军人的脸上,他们道:“如果你只是一个东联的顽民的话你可以走了。可你偏偏是一个军人。小伙计,你犯得事大了。现在给你的上级打电话也许能保你一命,其他的话你只能等待枪决日了。”

    “怎么回事?怎么在这里聚作一团,你们不干事吗?都是哪个单位的?”门口响起洪亮的声音,聚作一团的军资处门口的人群生硬的裂开,一个略胖的中年军官出现在那里。他的肩上带着醒目的两颗金星,和林鲛的军衔的不同的是他肩膀上没有漂亮的花穗。

    “是这样的,中校大人。这个家伙自称是少校军官度支10000联币,但是从扫描仪显示的结果来看,她是在冒充军官,她本人只是一个在空天母舰上服役过的修理兵。”

    林鲛看向中年军官,面容有些狼狈,“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证明……可我确实是少校军官。”

    中年军官首先便注意她年轻的过分的脸,而后才注意到她肩膀上带着花穗的金星。脸色顿时变得无比微妙,“你是在冒充吗?如果你是在冒充,《圣经》都救不了你。”

    “不是的。我确实是少校。”林鲛不知道怎么说,似乎作为陌离的秘书官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又似乎……会吓到人。

    外面忽然鸣起了尖锐的笛声,巨大的整齐的仪仗脚步在空当之间掩盖了军资处的嘈乱。一辆复古的黑色长车出现在军资处大门外,而后有人恭敬地拉开后车门,穿着深色大衣便服的陌离并没有下车,遥遥地看向军资处,林鲛没透过人群看到他的本事,但听到了他的声音,“度支10000联币需要我等你这么久吗?”

    林鲛很是尴尬,对中校道:“中校大人,我确实是军官。”

    军纪处的人面色古怪,如果眼前这个年轻的家伙是骗子的话,那这一手玩的很溜,连东联仪仗队都拉了出来,如果他们的眼睛没有花的话,外面黑色长车上坐着的人是——星首?!

    中校对林鲛露出了讨好的笑意,转眼阴沉地瞪着军纪处的家伙,声音阴沉愤怒地道:“谁给你们的权利问查联合国的军官!”

    是的,肩章上多带一条花穗,意义就不同了,星联具体有多少军队?这是难以查清的,如非星际征战军队调动委实麻烦,而星际信息的传输又极为不便,所以几乎每个稍大的星球都有自己星球的军队,只每个星球的军队中的主要将领一定由中联联合国委派。这是写在星联宪法上的至高法律之一,意义着星联联盟以中联星为首星实现统一。这条法律明确表示地方军队无权问责中联星委派的军官,地方星球军队受中联委派军官监督和调动,换句话说,哪怕是地方星的大校,也没有指责中联星委派的少尉的权力。东联星的军纪处,更无权审查林鲛的信息。

    中校军官狠狠地斥责了军纪处的人一顿,傻眼的军资处值班兵连忙给林鲛办妥了度支联币的事,并渴求地看着林鲛,显然希望林鲛放他一马,不要计较。林鲛当然不会计较他,联币划到卡中时候她已经转身朝外走了,陌离在车上等着她。

    偌大的广场被戒严,平时连自行车都不能经过的广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停着十几米长的复古轿车。林鲛不知道坐在哪,但陌离确实是叫了她,走来的路上一番权衡,她决定坐在前面,可是手还没拉到车门上,陌离阴恻恻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坐前面谁开车?”

    于是她就在万众瞩目中低下头窜进了黑色长车的后门,当然,这一辆车只有前门和后门。她很快就明白为什么她要坐后面,前面是真的只有一个位置。按照通常该有的副驾驶位置是一堆密密麻麻的机器。至于车门的厚度,则更是达到了五十厘米!

    车里面的空气很清新,她从来没有呼吸过这样清新的空气,东联的空气总充满着烧焦的泥土和硝烟的味道。

    然后陌离递给她了一叠厚厚的本子,从侧面就能看出来这是用的橡胶材料,拿起来很重。

    “背完。”

    原来是认人,每一页上都印着一个方方正正的人脸,还有其他对这个人的任职和年龄、性格、派系和晋升路线的说明。可林鲛噗嗤就笑了出声,然后尴尬,这厚厚的册子第一页印的就是陌离。

    陌离声音平淡的道:“我们现在要去参加庆祝胜利的宴会,东联的各派势力和名流都会到场,我希望你到时候不会像现在这么尴尬。否则我会公事公办的。”

    “是,将军。”

    车提速很快,林鲛第一次做这么快的车子,当然,并没有一点的不舒适感。可当她仅仅津津有味的看了十个人的资料便到了目的地的时候,才晓得快车对她没好处。

    “你不需要跟着我,可以自由活动,但也不要离我太远。”陌离说完下车,留林鲛一个人在车里抓耳挠腮翻来翻去看着册子。结果是她看每个人都很眼熟,每个人都叫不出名字。但她坐在门口保持微笑还是会的。

    宴会已经开始了,他们的黑色大车是最后才到的,林鲛在外面开始看这些寻常难得一见羡慕到流口水的豪车,并且颇有兴趣。她今天对陌离说过,她不擅长和人交流,更不会打交道,让她修理个机器她还在行,若要听她宴会里面完全听不懂的绉文,实在是太难为她了。

    但这种对豪车的兴趣是基于以前的贫穷,就像每一个塔路的男孩子还想自己有一天能娶漂亮的女明星一般,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所引发的兴趣。现在一大堆豪车摆在她的眼前,忽然她发现她失去了这种儿时的兴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动手掰开引擎盖看看里面的构造的兴趣。

    但理智让她没敢动手,而是用指关节轻轻在盖子上扣响,那种奇妙的震动顺着骨头传到大脑里,她开始闭着眼轻轻敲击起来,当沿着车走了一圈的时候,她已经知道这辆车经过改装,但以前出过一次车祸,机盖里面撞了个凹口,如果不打开机盖是看不到的。

    她开始在停车场上轻轻的敲击车盖,闭着眼享受起这种机器回音的律动。

    “干什么?你有事吗?”

    车窗忽然摇下,露出一个女人的浓妆,但夜色中看得不甚明朗。林鲛顿时尴尬,不过她立刻想到了说辞,“是这样的,女士,根据我的观察,你这辆车有点小毛病。”

    事实上,在她这个修理兵的眼中,这里所有的车都有毛病。起码都抵挡不住一枚核弹的轰炸。哦,也不对,不包括那一亮黑色大车,或者那不是一辆车,而是一辆移动的重型机甲。

    女士露出笑来,“据我所见,你似乎对每一辆车都轻轻地敲击过,我甚至怀疑你是混进这里的小偷。来这里在踩点。”

    “我是说真的。”她想了一下道:“当仪表盘的转速达到三万的时候,会发生漏油,而且是严重的漏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