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舞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3:26:40本章字数:3019字

    “你在开玩笑嘛?且不说是不是真的,正常的行驶怎么可能会达到三万转呢?”

    “会的,夫人。”她犹豫了一下道:“当某些部件出现问题,或者油门、发动机出现了问题,转速的增长并不是斜截式方程,而是指数函数。从一万五增长到三万的时间,可能比从一万增长到一万五更短。”

    浓妆的女人脸上露出有意思的神情,“可是你怎么证明呢?我要如何相信你。”

    原先只是林鲛随口一说,可是当她说出来却发现问题似乎有点严重,她看着夫人的眼,认真道:“请您相信我。”

    “可你应当让我看到证据。否则,我会叫人抓你的。”夫人露出了好笑的神色。

    林鲛有些抓狂,夫人又声音平淡的道:“我不可能因为你片面的话去换一个价值六十万联币的发动机。”

    “那我试试吧。”

    漂亮的跑车被千斤顶顶了起来,林鲛用她驾驶L1的野蛮方式一脚踩在油门上,发动机轰鸣的声音如同一连串炸响的大炮,脱离地面的轮胎在疯狂的旋转。转速表两秒后就顶到了头儿,但林鲛还在继续踩油门,然后她感觉差不多设定巡航从车里出来。对站在外面的夫人郑重地道:“我想发动机已经漏油了……”

    她的话没说完,背后嘭的喷出巨大的火焰,扫着她的身躯将她扫飞然后重重地摔在草地上。

    离得稍微远的夫人则好很多。

    夫人瞠目结舌地看着爆炸的车子,周围停着的几辆车子被爆炸的波动殃及,车窗纷纷碎裂,只有一小部分保持完好。林鲛灰头土脸地从草地上爬起来,右手的手掌被擦烂了,火辣辣的疼,膝盖似乎也磕烂了皮。庆宴里的灯光明灭,然后是无数的军人涌出来,霎时她被几十支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林鲛发觉自己办了一件蠢事。

    “这是怎么回事?”

    夫人那边站了一位面容黝黑的中年男人,后面紧随着又挤出来一个年级不大的男孩子,看着燃烧的跑车大声喊道:“母亲大人!这是怎么回事?”然后看着狼狈的林鲛,质问道:“是你炸了我的车吗?”

    这个熊孩子的话让她有点难以回答,好像……确实是她炸了他的车。

    涌出来的名流有一部分人看着自己倒霉的车,问询的目光看向夫人,严厉的目光则看向林鲛。

    林鲛看中年男人很面熟,可是想不起他的名字,加上她不善言谈,本来很简单的事在她的嘴里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对士兵们挥手道:“先关起来。”他对周围的名流道:“这件事我会给大家一个答复的。”

    “用不着你给答复。”

    后面冷淡的声音响起来,刚徜徉过四周的中年男人顿时像吃了苍蝇一般脸色难看到极点。“星首大人,你是什么意思?”

    “林鲛,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过不要你离我太远。”

    林鲛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这位夫人的车有问题,我对她作了说明,她不相信我,然后我试验给她看……我以为只会漏油,没想到直接炸了。”

    陌离眼光停在夫人的身上,“她说的是真的吗?”

    “不!她说谎。”夫人的眼光闪烁了一下,道:“她虽然对我作了说明,但是我没有让她给我试验看。她这是在侵犯私人财物,这件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林鲛有点懵了,愤怒道:“我可以对你不这样说的,我救了你和你的孩子的命!”

    “闭嘴!”陌离冷漠地看着她,“瓦耶夫夫人和公子的命是你能救的?请干好你的本职工作!林鲛少校。”

    啊?!林鲛觉得自己脑子进水了。瓦耶夫是绿联的领袖,她一个红联的军官救了绿联夫人和公子的命,还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可若是不救,她又干不出那样残忍的事来。

    指着她的枪在陌离开口说话的时候就撤了,所有人的目光看着她变得格外复杂。从东联星首嘴中亲自承认的,林鲛少校。

    然后陌离转身离开了,似乎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以他的身份也无需关心这种小事。瓦耶夫中将脸色阴沉地瞥了夫人一眼,对士兵道:“清理现场。”然后对林鲛道:“多谢这位少校,我会感谢你的。”随机转身离去。

    宴会的灯光又亮了起来,第一层次的高官相继离去,剩下的名流则落在后面,林鲛正在那里懊恼,忽然一个打扮的很精致的女生走到她的面前,“请问……林鲛少校缺舞伴吗?”

    她的脸色腾的烧了起来,似乎这是一件非常害羞的事。她从来没有跳过舞,也没想过会被同性邀请,如果起初只是混入军队吃一口饭活下去的话,那现在恍惚迈入这上流社会的宴会,少女的幻想忽然成真,她反而觉得自己有些难以接受。

    尤其是……她身上背着罪证,隐藏着罪证,而本身又是罪证。倘若手指上戒指被人识穿的话,那是起码二十年的监狱生活。而在克里姆星上私自驾驶两栖舰自我授权,又是二十年的监狱生活;哦对了,通敌放走帝国军人也是二十年的监狱生活;最后还有和陌离错综复杂的军功关系,起码……五十年。随便算一算便是一百多年的监狱生活,想想都让林鲛胆颤。

    “不好意思,我不会跳舞。”林鲛拒绝了这个女生,逃亡一般逃到会场,各色的灯光在来回翻滚,重金属打击乐令人热血沸腾,各种节目都有。当然,这只是年轻人的场所,像高官名流是不屑于这种粗鲁的娱乐方式的。

    每上一层情况都会好很多,林鲛来到了第六层,落后的名流很乐意和她同行,并给她指路。同时赞美之词赞不绝口。

    “林鲛少校真是少年有为,这么快就升迁到了少校,果然是人中龙凤。”

    “我是清木流,很乐意和林鲛少校交一个朋友。”

    “我是东联运输商队的麦克,很高兴认识你,林鲛少校。”

    “我是贾斯,家中做东联的能源生意,如果林鲛少校有什么需求的话,我很乐意帮忙。”

    这样吵来吵去的介绍持续到宴会的结束,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几句话,却觉得口干舌燥,只能通过喝一杯杯的鸡尾酒来缓解尴尬。好在陌离来的最晚,又走得最早,坐在黑车疾驰到夜色中的时候,她很久一段时间脑子里都是众人嗡嗡的声音。

    “你不会喝酒吗?”

    脸色陀红的林鲛靠在车后座上双眼望着天窗外的天空,闻言糊涂地道:“谁说我不会喝酒了?我会喝酒的,喝过好多花酒。”

    陌离脸色没表现出什么,稍稍挨着离林鲛远了一些,“下次请不要喝醉。”他想了一下又说:“不喜欢的事,就直接拒绝。”

    梦中林鲛梦到了大叔,她梦到她委托贾斯拉了一运输舰的鸡腿,然后种在了大叔的坟头,第二天就长出来了漫坟的鸡腿。她很惊讶,然后恍然惊醒,从舒适的白色大床上醒来,愣愣地看着四周,手脉处还有一点点隐隐的酸疼,而嗓子更是干的难受。

    四周寂寂无人,她翻身起来,外面准备的有洗具,房间无论是装修的程度还是东西挑选的水平,都无可挑剔。因为……她只能看出来很好,却都不认识。她很快洗漱完毕,尽量用陌离的方式打扮的让自己看上去周正一些。然后踩着军靴推开门。

    外面竟然坐着一屋子的军官。在林鲛走出门的那一霎齐齐转过头看她,陌离看了一眼继续道:“……中联的意思是让我们出兵平叛狄拉克星的叛乱。”

    “将军,我觉得这件事我们必须推出去。如果我们出兵狄拉克的话,诺顿时空走廊将无人镇守。如果帝国进攻的话,东联的情况会很危险。”

    “卑职也是这个意思。”

    “诸位同僚应该明白,在中联的眼中,东联是无关紧要随时可以牺牲的一颗星球。”

    “上次我们为诺拉美星背的黑锅还不够吗?”大胡子军官冷哼一声道,“这次又想让我们去出兵狄拉克星,一来一回两年时间,耗费大量的物资不说,还有可能被诺顿时空走廊后面的帝国军队算计。请星首即刻发光文致大总统阁下,东联是五大政治星之一,不是替谁背锅的小星!”

    “注意你说话的态度,李军师长。”陌离严厉道:“中联联合国是星联核心,现在中联联合国只给我们下达了出兵狄拉克的任务,没有问诸位打不打。我请诸位来是问诸位如何打,而不是问诸位如何给中联回话。”

    “是,星首。”

    林鲛不知道是不是该回避,正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陌离看着她道:“既然你醒了,过来参加会议吧。李军,让林鲛看一下中联命令。”

    林鲛飞速地看完,上面写着:狄拉克星反动势力壮大,迫害狄拉克星人基本人权,命东联星首陌离中将即刻率部清缴。——肯特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