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什么都没有了

    更新时间:2018-07-11 10:59:37本章字数:3009字

    不是她故意在入学册子上性别填写男。东联女孩子长大基本都进了红园,来钱很快。小时候她对性别没概念,后来遇到了大叔,自第一次大叔带她去嫖chang,她看到了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听着那些不堪的声音,她就叫林鲛了,性别,男,年龄,12。

    转眼三年过去。她渐渐习惯自己的身份,尽管每天都隐藏的小心翼翼,但也稍稍的自得其乐。瞧吧,那群傻大个儿根本不知道他是个女孩子,甚至要拉着她一起去男厕。这样的糗事几乎每天都会发生,逐渐林鲛就有了高冷第一的称号,好在学校第一名有特权,坏孩子并不会为难她,相反偶尔还会以她马首是瞻,以此来获得老师的青眼。于是高冷林鲛还偶尔被打趣为林鲛老大,当然,并不是真的大哥。

    大哥是不会饿肚子的,但她肚子很饿,默默从口袋里摸出半包压缩太空粮,啃一口喝一口水。

    “话说爱因斯坦啊,知道引力波吗,没引力波就没有诺顿的时空走廊……”大叔絮絮叨叨的说。

    “那诺顿呢?这个上次的上次的上次你就讲过了。”

    “诺顿啊!他只是一个被上帝遗弃的傻子罢了!”大叔醉醺醺的说。

    林鲛急了,她的脸蛋因为焦急而变得有些潮红。“你怎么能这么说诺顿呢?!”对她而言,诋毁诺顿和诋毁大叔是一样的,对星联的每一个人来说,诺顿就是天空的神和物理学的代名词。提起诺顿,似乎就提到了一个辉煌的时代。

    诺顿的光辉永照星联——《物理》扉页。

    “以前有个可怜的家伙叫爱因斯坦,现代谁还记得他呢?”大叔说:“那个妄图揣测上帝的傻瓜!结果被上帝一脚踹开了!”

    “我记得!”林鲛说,她几乎是大声喊了出来。固执捍卫古代学者荣誉和学生捍卫老师的尊严一般。那是只允许自己骂老师变态,却不允许其他外人诋毁的心情。

    “你记着有什么用?”大叔醉醺醺的笑,“连诺顿都是只记得名字,谁记得他是个罪犯呢?”

    “什么?!”

    林鲛从来没听说过这个说法,这样的辱骂她从大叔的嘴中听得太多了。但这是第一次,他说诺顿是罪犯。“大叔你才是罪犯好吧!”

    “嗝,没被抓到的罪犯哪是罪犯,小家伙不会说话,我是合法公民。嘿,嗝,听我说:倘在11月7号的东联的你犯下了大罪,东联发往中联获经枪决授权需要两天,中联批示同意发往东联需要两天。而你在犯罪的时候乘坐飞船以诺顿速度逃逸,你来到了11月5号的中联,那么你回到了一切发生之前,距离你逮捕令有4天,距离逮捕东联的你有6天,这就是你口中伟大的诺顿。”

    “这不可能!倘我直接以诺顿速度回东联,那不到了11月3号的东联!不可能同时出现两个我!”林鲛小声道:“而且诺顿没有说过。”

    “因为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大混蛋!可耻的骗子和懦夫!”大叔打了个酒嗝,嘲笑着说:“好吧!我来告诉你诺顿最经典的理论,时空场。”

    “诺顿认为一切都是可以折叠的。就像你口口声声说道的爱因斯坦,假如要到到达一亿光年外的深空,即使人类灭绝也很难达到,在诺顿之前,星联那时候还不存在,中联星最强大的国家也只能将森林星作为自己的殖民星,那时候森林星还没有那些千奇百怪的外星生物,也没有什么的劳什子保护动物。完全是一片矿星。人类在那上面挖矿,来满足自己的日益短缺的资源。那是那个年代人们所能到达的最远的星域,空天母舰尚不支持太远的航行,每一次前往森林星都要依靠太阳耀斑的能量,如果想要到达更远的地方则只能等待盛行的太阳风。可惜在巨大的太阳风中,许多参与远征的人永远漂浮在了远天,如果有一天你见了迷失的先人,千万不要惊讶,一定要向他们致敬。”

    “你说诺顿的时空场……”

    “你要知道星联的星空史是充满血腥和牺牲的……如果没有他们的牺牲,再伟大的诺顿最有钱有势的家族也狗屁不是!”

    彼时林鲛并不明白,大叔喝醉了酒就爱说一些疯话,这些疯话在更多的时候毫无道理,他醉酒醒来的时候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只会傻兮兮拿着锉刀修理那些一被发现就会被判罪的玩意儿。但这几年林鲛也不见他攒了什么钱,有时候她会想,他不是瞒着她去喝花酒了?咕!大叔说完摇摇晃晃就躺在地上,林鲛拽了几下拽不动,大叔太重了,她根本拉不动啊!没办法,她也跟着躺在了大街上,头枕在冰冷的地上,闻着泥土的焦味儿,石头真的又臭又硬,但她真的不想动了。

    “时空场……时空场……喂!喂!喂喂!大叔你是不是睡着了!”

    “别摇了,没死被你摇死了。所谓时空场,其实并不是这么说的。准确来说……”大叔顿了一下,道:“准确来说,叫第四时空或者称为《上官疑——诺顿论折叠的时空场》,在一张白纸上点两个点,这两个点连起来成了一条线段,姑且称为长,这叫一维。这时候有一条不平行相交的线段,这时候不仅有了长,还有了宽,你思考一张A4纸,这叫二维。再加上高,比如你,这叫三维,我们都是三维生物。可四维是什么样的呢?每一个人都要经历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假如这一个过程是一条线段,或者是一个视频,呵呵,你可以从第一秒直接不看中间跳到最后一秒,对,在三维生物里加入时间,就是四维。按照爱因斯坦,一亿光年以光的速度走一亿年,在诺度这里,想办法将两头的时空叠起来,出现在一亿光年的第一秒和最后一秒。谁说时空不能折叠的呢?呵呵……”

    大叔睡着了。

    林鲛有些想说的又不知道怎么说,这一切对现在的她都难以理解,事实证明大叔说的有点道理,如果没有诺顿时空走廊,两大文明怎么会相遇呢?又怎么会有在焦土中顽强生长的东联。

    哎……生在西联就好了。听说帝国那边流传一个说法。一命二运三风水。

    哎……宁要西联一张床,不要东联一片房。

    林鲛坐了起来,揉揉脑袋不甘心的看着头顶稀薄的红色的大气层。以及无数闪烁的星星,东联——东联!她抿着唇,手指紧紧握着,她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忽然,外面又是一声炮响,这一次导弹轰到地面上引起一大片的震荡,震荡波将林鲛一下子掀翻在地,大叔还趴在了地上,他挣扎着动了动,林鲛抬头看去,顿时惊呆了,学校没有了。

    这一发导弹打到了塔路中学,直接将这所贫民窟学校给轰平了,林鲛的脑子一片空白,她真的傻了。东联的学校都是地区学校,贫民窟没有学校了,她也没学校了。她就像一个中年男人失业一样失学了。

    她瞪着眼慢慢站了起来,惊恐地看到天空亮出一个坠落的亮斑。

    烟尘和砖石砸到她的脸上,恍惚之间她被大叔一把扑到地上,她能闻到大叔身上女人的胭脂味和酒精味,背后更大的震响爆发出来,路上的凳子一下掀飞,当朗朗砸在地上!东联火箭军轰轰的炮响震耳欲聋。

    过了一会儿,林鲛不觉动静,她动了动,翻身看着大叔被砸的鲜血淋漓的脊背,他已经没了心跳,僵硬的趴在地上。林鲛哭了,她抹了抹眼泪,看着大叔的尸体不知道去哪。她抬头看着放烟火一样的通通通的东联火箭,心里无力的咒骂。

    帝国的火箭是指哪打哪,东联的火箭是打哪指哪。

    她站着无助地四处瞭望,终于绝望的明白学校是真的没有了,而大叔也是真的死了。她眼泪止不住的想要流出来,她是个孤儿,贫民窟的孩子们基本上都是孤儿,他们是战死的东联军人的后代,很多孩子干脆是红园流出来的意外,她林鲛可能也是其中的一个,之所以叫林鲛,这跟大叔还有很大的关系,那句话大叔怎么说的,林子大了啥鸟都有,林子不是很好听,她听红园的女人们说森林星鲛人的眼泪很值钱,鲛是一种很厉害的动物,她就给自己叫林鲛了。后来还惹来了大叔的一通笑话,大叔给她起了一个女孩的名字,叫上官皎皎。

    她一直不敢用。

    现在大叔就这样的死了。她迎着炮火掀起的沙尘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落,在她眼里吃鸡腿的大叔就是天神一样的存在,他有顶好的手艺,他会教她武艺,会没事教她认几个字,会给她说那些黄段子一样说那些古代科学的往事,什么巴普洛夫的女秘书和狗,后来她才知道没女秘书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