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红联的导弹

    更新时间:2018-07-11 11:33:08本章字数:3953字

    可是现在,这个她认为永远不会死的男人,嚷嚷着让基因永生的男人,就这样冰凉的趴在地上。她无力地蹲下去,捂着脸没有哭出声。

    背后拿着红旗跑过去的少年嚷嚷叫喊,后面一堆骂骂咧咧的士兵跑来跑去。迷茫中她想她有一条路可以走。去混进东联的最高贵的人群中,那样还能有口饭吃。

    东联最高贵的人——就是士兵。

    但是混到士兵里,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性别问题,以及——年龄。低于十八岁的人,星联是不允许参军的。

    想到性别,她就想到了上官余大叔今天做出来的精巧的转换仪。她完全可以再精巧一点,比如拿出来里面的原件,镶嵌成一枚戒指。转换仪最大的用处就是屏绝诺顿电磁效应,也就是在转换仪作用下让电磁无法识别并实现信息转换,即伪装。

    诺顿电磁门一直都是查验信息最简单最迅速最直接的方法,甚至任何心有不诡者会因为心跳的变化都能被电磁门识别出来。军方把它用作检验士兵的最基本的一道程序。

    想到这里,林鲛的身躯轻轻颤抖了起来,如果她被发现,她会被监禁二十年至少!星联在很久以前就废除了死刑!二十年差不多就是最长的有期徒刑。

    罪名:间谍和妄图破坏军队秩序。在宪法里叫反分裂罪。

    然而一想到那些红园的女人们,林鲛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大叔死了,学校没了,她没有其他路子能走。

    ·

    “姓名?”

    “林鲛。”

    “年龄?”

    “十五。”

    登记官看着灰头土脸身板单薄小豆芽一样的林鲛,眉头皱了起来,相比较其他少年,这个少年是身板让他怀疑她能不能扛起步枪。她还挺诚实的,她之前的几个学生一问年龄异口同声的十八。

    他打算把这个少年名字划去,登记官平淡道:“你年纪太小了,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去挖矿。”

    “别,别。”林鲛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掏出了皱巴巴的两块钱,放到了登记官的手心里,恳求的目光看着他。

    登记官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林鲛的身后已经没有人。算这个小子识相,知道站到最后。登记官将两块钱揣进了口袋,在林鲛的名字上打了个勾,道:“你小子挺机灵的,我看了你的档案,连续三年都考试第一。去战舰上工作吧。”

    于是林鲛看着登记官在她的名字后面写了一行字,东联战舰修理兵。十五的年纪被他改成了十八。

    林鲛抿着唇,修理兵啊!看来两块钱不到位,最上面的那个学习最差的竟然是后勤兵。她知道,那个家伙前段时间偷了一个店铺。还有一个竟然是炊事兵!这多令人羡慕,能吃饱肚子,简直是莫大的幸运。

    东联的炮弹声忽然寂静,原来是天空上一大片漆黑压下来,长达几十公里的空天母舰悬浮在东联星外,透过稀薄的大气可以看到上面金属零件,如果是在铺子里,林鲛一定会用望远镜仔细的观察这个庞然大物。

    东联红派和绿派都消停了下来,急促的警报声拉响,林鲛抬头看着空天母舰上发出一道蓝色的激光束,整个虚空好像被空天母舰出现给灼热了。

    随后,塔楼巨大的屏幕上就显示出空天母舰上三星中将杜赫武将军刚毅的面容,他面色沉凝如铁,面对一堆随军记者,缓缓开口,“这次入侵的帝国舰队已经被消灭。另外,肯特尼总统对东联选举表示深度关切,希望东联的局势能够尽快稳定。随后空天舰队将抵达深空,本将军不会介入东联局势。”

    空天母舰仅仅在东联上空停了几分钟,就寂静的离去,所有人都心怀震撼和敬仰的看着它。什么是联盟的骄傲,那当然是空天母舰,是的,没有共和公司制造的空天母舰,联盟是无力抵抗帝国的进攻的。帝国实力太强大了,如果不是突破诺顿时空走廊必须有人来驾驶战舰,帝国无人驾驶的巡航天舰足够把联盟打烂。

    随着空天母舰的驶离,东联两派的人又开始了嘴仗和炮仗,为数不多的室外屏幕播放着两派军队高官的演讲,一阵一阵的支持声响彻,现在塔楼正播放着绿派少将瓦耶夫的激情演讲,好像在他的带领下一定不会让帝国的军舰突破诺曼时空走廊。不过一会画面就被切换到了红派准将周大壮的演讲席,胖墩墩的将军说只要红派少将陌离担任东联的联首,中联的陌家一定会给予一艘空天母舰的支持,他允诺东联人民将会在十年之内打到帝国。

    林鲛摸了摸肚子,登记官兴致缺缺的打了个瞌睡,“行了,登记完了,你去取录处报到吧,记住,不要对人家说你只有十五。不然我会狠狠地揍你!这完全是因为帝国的导弹打烂那个破烂中学,我才会网开一面的!”

    林鲛感激的点了点头,“放心吧,我知道的。”

    如果被发现那就会被开除,被开除就意味着是一个不守信用的军人,就意味着开除了也找不到任何工作,就意味着比现在还要惨。

    来接引她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二级士官,她看到同样塔路中学的学生们许多都站在那儿,各自不敢说话只能用眼神来交流。

    士官拿着名单看了看,气愤地质问一边的人,“这上面都是写的什么,一团糟!怎么什么兵都有!”

    一边人耸肩,说:“我也没有任何办法,你要考虑到这些孩子的特殊性。”

    士官扫了他们一眼,随手按在一个家伙的肩膀上,结果这个可怜的家伙差点被士官按的站不起来,士官很快就把手收了回去,信誓旦旦地抖了一下名单。“我很不幸地告诉你们。我不会安排你们军训,看看你们的样子,我的天呐!我知道你们的想法,但是我不会让你们浪费粮食的!都给我去干活吧!”

    林鲛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塞进了铁甲车,抱着刚发的一套极不合身的军服。

    “动作都给我麻利点,三分钟!我就给你们三分钟!如果没有收拾好就给我滚回你们的贫民窟!”

    她身上穿着的运动服没有脱下,学着一边的震子直接套到了身上,然而这身该死的衣服还是大了不止一号。联星的标准军人的身高是一米八,她现在算鞋跟一米七!当然,在这个年纪,比她矮的男生多了去了。

    “这鞋子……”四十三码的鞋子。

    不过还好,看到贫民窟的小巨人格林满脸痛苦的塞不进去,她默默跑到厕所拿着厕纸垫了进去。两个鞋子塞了一卷卫生纸,林鲛气喘吁吁的跑到了铁甲车,士官鹰钩一样的眼睛瞪着她,林鲛心里吓了一跳,抓着铁甲车后面的横杆,喊道:“士官长,我有看时间,还有五秒!”

    “给我闭嘴!”

    随着士官的狠狠一瞪,铁甲车轰鸣了起来,西联星产的轮胎拔着地面的荡出一片浩浩烟尘,士官的枪往腰间一插,按着铁甲车的铁杠,利索地翻进了驾驶舱里,而后面裸露的像猪猡一样塞在一起的学生兵只能吃着满嘴的尘土。

    林鲛看着一侧越来越远的贫民窟,以及越来越高的绿色旗帜,她从来没有来过这么远的地方,就算是给大叔买鸡腿,她也不过是跑到了塔路的中心商店,十五年,她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离开了,想到可能要面临的正式检测,她的心跳的越来越快。

    不过这次她多想了。面前有的只有一片被炸毁的楼房,土石不时倾塌到道路上,裸露的钢筋像是森林星狰狞的怪兽的爪牙。铁甲车引擎的轰鸣提高了一个层次,林鲛心里想着这是到了一万转,她曾不止一次的在大叔的铺子听过这种发动机的声音。她赶紧拉着了扶手,然后铁甲车猛然冲上一片废墟,除了她所有挤在一起的孤儿都载七八倒,甚至磕的头破血流。到了废墟的高点,铁甲车又像坠落的跳楼者一样急冲而下,他们再次挤在了一起。

    “到了!都给我滚下来!”

    “这是林丹戈尔市,一天前被帝国的天地导弹轰炸,现在我们要重建林丹戈尔的繁华……”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天空上猛然坠落一个红点,轰!

    “趴下!”林鲛赶紧低下了头,铁甲车的挡板盖着她的脑袋,然后是一声震响和短暂的失聪,一股巨力刮着她的腿脚,像是能把她掀到天上,铁甲车差点被吹翻。

    林鲛觉得自己的耳朵震坏了,不过她摇了摇脑袋,发现并没有事,只是腿上炸出一片血,那不是她的,她抬头往外看去,哪有什么人,耀武扬威的士官直接被炸的尸骨无存。

    M279火箭的爆炸声,她不会听错……

    林鲛吓得直喘气,她不敢说出来,这是红联乱发的火箭。然后炸死了绿联的士官。

    “震子死了!”

    “大毛也死了!”

    “士官,士官!”

    铁甲车驾驶室,准备下车没有系安全带的驾驶员一头磕到了方向盘上,也死了。

    “该死的!这是哪?”

    “林丹戈尔。”

    东联星交易场,林丹戈尔。在昨天帝国的天袭之下化为一片废墟,主要街道和建筑全都没有了。林鲛找到了驾驶室的备忘录,听到后面的孤儿们害怕的讨论,“死了七个!”

    总共十六个人,其中两个还是士官。现在还活着七个,受伤四个,其中两个重伤,如果没有医院,大概是支撑不到明天了。

    “林鲛!”

    “林鲛老大!”

    孤儿们喊着她的名字,她拿着士官的备忘录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我们被卖了。”

    她迎着孤儿们傻呆呆的目光,认真的道:“一个人一百块钱,卖给林丹戈尔的人贩子。”

    然而一切红联的一个胡乱发射的导弹划上了句号。

    孤儿们看着四周成片的废墟和燃烧的战火,彻底懵了。

    “谁会开车!”

    “开军车被抓到会被枪毙的!”

    “亮子快死了!”

    林鲛没有说话,这远没有昨天大叔死在她面前震撼,也没有考了三年第一,就要升学的时候学校被炸了的茫然。她摩挲了一下食指上的戒指,将驾驶位的司机拉了出来,把枪别在腰上,“上车!拉好扶手!”

    “你会被枪毙的林鲛!”

    “上车。”林鲛从中控台摸出一根烟,点了狠狠吸了一口,草特么的什么狗屁军人!她不会吸烟,只是大叔没少让她吸二手烟。但是现在她就吸了一口,差点呛出她的眼泪。

    “林鲛老大!”

    “还要我说吗?!”

    轰!差不多一公里远的地方,又落下来了一枚火箭。烟尘荡起的气浪扫在所有孩子的身上,大家都吃了一嘴土。

    “老大,我来。你好学生一个,死了不值!”

    大钟拉着她拉小鸡一样拉了出来,然后把她丢到了副驾驶,一屁股坐在了驾驶位。

    铁甲车的引擎发出一声轰鸣,装甲引擎盖被不住的颤动,然而大钟一脚下去轮子却不动。

    “大钟!开啊!”

    谁知道铁甲车怎么开的!大钟脑门渗出了汗!他狠狠踩了几脚油门,然而只有机器发疯的轰鸣。

    “这车好像坏掉了!”

    “小钱快死啦!大钟你快点!”

    “轴是不是炸断了?”

    林鲛跳了下来,大喊道:“别急!给我三分钟!”她翻身滚到铁甲车下,轴真的断了!黑色的粗粗的主轴被震断了,后面半段还在转,“大钟,踩刹车!”

    刺鼻的机油几滴甩在她的脸上,她抬头一看,吓傻了,那是狼!林丹戈尔动物园的狼!她迅速掏出来了枪,弹夹滑落在她的手中,拇指一弹子弹飞出来五颗,指头划过弹头剥落,火药抹在轴上,就往外滚,窜了出来,后面的同学传来恐惧的大喊,“狼!有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