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修理兵

    更新时间:2018-07-12 10:00:00本章字数:3030字

    匍匐的狼朝她咬来,林鲛一脚踹着狼头上,借着力气从车底翻出来抓着铁甲车的把手拉开车门,她蹿了进去,嘭的关上车门,一只狼扑过来脸撞在门上。

    “油门!”

    主轴又转了,底盘传来狼痛苦的嚎叫,林鲛惊魂未定,心脏差点蹦出来,“松刹车,走!”

    铁甲车像一头匍匐已久的剑齿虎,一下冲了出去,林鲛瘫软的靠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心中无比想念大叔。

    大钟喘着粗气,大钟上学晚 他今年十七,此时这个少年脸上满满都是汗水。

    “应该是从动物园跑出来的。”

    “我知道,它们几天没吃饭了。”

    大钟不再说话,林鲛也虚脱地闭上眼,“去医院。”

    ——

    现实很残酷,东联军对城市被轰炸后的撤退很有经验,他们在二十四小时内撤的一干二净。

    这是一座战地空城。

    导航地图上的医院空无一人。

    少年们的脸上满是血污和尘土,好在贫民窟的孩子们不会吵吵嚷嚷。

    “林鲛老一,你说吧。”

    林鲛抿着唇,“我们去红联城吧。”地图上显示,距离林丹戈尔最近的城市且肯定不会受到战火波及的城市就是红联城。

    少年们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可是我们穿着绿派的军服,开着绿派的铁甲车。”

    “可是如果我们天黑还不能到达医院的话,麦克林、铁拉、古苏尔都会死的……”

    “可是去红联城说不定我们会被关进监狱里。”

    少年们发生了小声的争吵。

    “就去红联。”林鲛肯定的说,结束这一次小型的争吵。“红联第一战地医院。大钟你歇着吧,接下来我来开。

    “可是……”

    “就这样。”

    红派的士兵看到一辆绿联的铁甲车疯狂的冲过了分界线,惊讶的忘记了象征地开枪射击。目瞪口呆的看着车子一路横冲直撞。

    这是哪个部队的军人,这么牛!

    “好像是去战地医院?”

    “是的。”犹豫了一下,哨兵放下了手中的火箭筒,忽然他站了起来,大声骂道:“我曹!陌离少将现在正在医院慰问这次受伤的中联商团!”

    “我曹!拦下它!”骂骂咧咧地士兵瞪大了眼。

    火箭筒冒出一道猛烈的烟,弹头朝着铁甲车就去。

    林鲛握着铁甲车的方向盘,说不出的紧张,这是她第一次驾驶这样的大家伙。忽然,车载雷达急促的响了起来,“左后四五十度,火箭!”

    林鲛差点吓傻,一把打死方向盘,油门踩到了最高,然后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巨响,震荡晃的车子一颠。

    “娘希匹!红联发射火箭!”

    刹那间后面烟尘滚荡,通过后视潜望镜林鲛能看到一堆的铁甲车,起码十辆!他们紧紧的追了过来。

    “完了,我们完了!”

    “坐稳扶好!”

    林鲛一脚把油门踩到了死,朝着前面就冲了过去,眼见着前面的第一战地医院放下了拦车杠,然而这对林鲛没有任何用,她死死握住方向盘,一把冲了过去。

    车底盘发出脆响,紧接着撞到第一战地医院的门前台阶,停了下来。

    林鲛整了整不合身的军装,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瞬间十几个黑洞洞枪口对着她。后面的其他的小伙伴们也是同样的待遇,不过可能她最先下来,所以特别关照。

    猝不及防的一个拳头砸到了她的脸上,一边的军人瞬间压住了她的胳膊,她的脸火辣辣的疼,像吃过辣条的口水一样的血顺着嘴角流下去,她看着底下满是尘土的土地和满眼晃动的军靴。其中一双军靴特别亮。

    “你小子蛮大胆的啊!绿派都敢跑到我们红派来撒野了!”

    “军人享有优先权,救治受伤军人,任何地区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方式不接待。这是星联的律法,适用于星联所有的星球!在救人这方面,红派绿派没有区别!”林鲛斩钉截铁的说,扯动嘴角疼得要命。

    “哦?我怎么不知道。”

    林鲛听到头顶不屑的嘲笑声,年轻的军官随便挥挥手,“押下去。”

    被枪顶着后脑勺的感觉很不好,尤其是被人按着如同按着一只老鼠一样,好在年轻的军官沉默了一下对旁边的人说,“没死的救一下,死了的埋了,轻伤的释放。”

    “重伤的呢?”

    “养他们浪费我们红联的粮食啊?治好了一样赶紧扔回去。看见这群绿派的人我就浑身难受。这车赶紧给我拖出去炸了。”

    林鲛没想到只有自己被关了起来,她摸了摸被揍得青肿的脸,好在牙齿没有事。只是嘴里被大牙顶着,划出了一道可怕的口子,舌头舔一下,大概有三四公分长。

    关在里面的林鲛完全不知道外面此时的诧异。

    拖车的时候铁甲车翻了个个儿,露出了断裂的车轴。

    “等一下,车不要炸。也不用动。”

    年轻军官旁边的一个胖墩墩的军官眼神一闪,一脚踹到了铁甲车的前顶保险杠上,翻盖的铁甲车立刻向他倾倒,等到铁甲车稳定,胖墩墩的军官一把握住了四晃的车轴。

    “怎么了周大壮?”

    “车谁修的?”周大壮摆摆手,一边的军官立刻跑上前叫停了已经被遣散的孤儿。

    “林鲛。林鲛修的?”

    “哪个是林鲛?”

    “就是开车的,林鲛学习很好的。”

    “学习?”

    “额……不……”

    “行。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踏过红派的线,不然我让你变成马蜂窝。”

    周大壮又看了看车轴,呵呵笑了一下,对年轻的军官道:“爆炸焊接技术,精度在0.02,作业时间应该在一分钟。车子跑了一路,我看不清了。这个小家伙了不得。”

    年轻的军官并不在意,淡淡一笑,“当年周大壮你可是只用了四十秒。”

    “呵呵,情况紧急。”周大壮对一边的人摆了下手,“查一下这个家伙的部队,现在进了我红联的地盘,就是我红联的人了,给我安排到机修大队去。问问她有什么要求没。”

    “是!准将大人。”

    周大壮并不知道林鲛只用了十二秒,其中包括打开弹夹,弹出子弹,划开弹头,撒火药,回副驾驶,让大钟踩油门。如果直接焊接的话,林鲛需要不到五秒。如果说她是天才的话并不为过,周大壮在中联军事学院进修时修理科满分的成绩也比这个成绩低几倍,但林鲛并不自知,因为她在跟着罪犯学习。

    没等多久,林鲛看到了一个军官走了过来。后面还跟了一个文书。

    “姓名。”

    “林鲛。”

    “年龄。”

    “十八。”

    “毕业学校。”

    “无。”

    “所属部队。”

    “绿联……战舰修理部队。”

    军官对一边的文书点了点头,看着林鲛,问道:“你有什么要求。”

    林鲛没想到这么快她就要死了。但是这种感觉很奇妙,没有害怕,没有恐惧,甚至心跳比平时更安静,当然更不会有期待。她脑子里闪过一连串大叔教给她东西的时光,那是她连太空粮都吃不饱的人生。更早,她只有一阵的头疼。

    “我希望吃饱了再上路,可以满足我吗?”

    军官看着林鲛无所畏惧的脸庞,呵呵笑了。“林鲛对吧?T12铁甲车是你修理的吧?有位军官很欣赏你修车的技术,让你进红联的机修大队,问你有什么要求。”

    林鲛一下就愕然了,她想起了大叔,大叔又一次救了她。她沉默了一下,“我只想要……一个鸡腿,一身合身的军装。”

    “没问题。从现在开始,林鲛,你就是星联东联战区红联第五军第三三八师机修团二连三排三营七班的修理兵。给你一天时间,明天报道。”

    ----

    穿着崭新的合体的军装,手里拿着还带着热气的鸡腿,站在塔路上,林鲛一下就哭了。

    “大叔,你不在了。鸡腿我替你吃了。”

    她还是没有吃,踏过塔路来到一处孤坟,跪在地上扒开坟头的新土,将鸡腿埋了进去。

    “大叔你没有女儿,我就是你的女儿。我也许去不了西联上大学了,更去不了中联,但我找到了工作。”林鲛擦了擦眼泪,她站了起来,忽然看到背后还站了一个人,吓了一跳,原来是一个年轻人。

    年轻的军官没有说话,看了看似乎索然无味,就走了。

    似乎她的胆子大了不少,报道的时候扫描身份和身体信息的时候通过诺顿电磁门她的心跳没有想象中的紧张,很是平稳。带她走流程的军官对她很满意,她被安排到了红联的机修大队。不说很好,但是起码能吃饱肚子。每天的工作学习是如何修理东西,很不幸的是,她因为以前填档案的时候是战舰修理部队,所以军官很照顾她给她安排了最难的战舰修理。她很累,她完全没有学过这个东西,她以前只能拿着望远镜羡慕的看着悬浮在东联大气外的战舰。但是她还是熬了过来。每次夜,她都熬到最晚,每天她都起的最早,她怕被人发现她的秘密。

    她只能每天规避在修理中来尽量减少与其他人的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