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越狱

    更新时间:2018-07-15 20:45:59本章字数:3010字

    所有人的目光都打在了林鲛的脸上,林鲛道:“粒子加速器里……没有粒子。”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军官发出了一声怪叫,看着林鲛严厉地道:“你在说谎,这个谎话一点也不好笑!”

    林鲛道:“你可以检查一下,我只做一个引擎修理工的职责!”

    滴!滴!滴!滴!

    机器响来尖促的警报声,红色的指示灯在这里显得格外的刺目。军官惊呆了,“这怎么可能……”

    沈港看着他,军官道:“报告,设备运行一切正常,但是里面……没有粒子!”

    沈港想了一下,说:“我们的战舰就像是一个坚硬的保险柜,我们的保险柜没有问题,但是保险柜里的钱不见了?对吗?”

    “是的,舰长。”

    “那谁拿了保险柜里面的钱?”沈港严厉的目光扫视过来,所有人都寒蝉若禁,最终他的目光定格在林鲛的脸上,“把她关起来。事情没有查清之前,不要把她放出去来。”

    “是!”

    身份信息是伪造的,姓名没有被问,编号也是随便说的,她根本不是引擎修理兵……这一次林鲛无比感谢这个戒指。感谢大叔的在天之灵。

    “再给她检查一遍。不要出什么纰漏。”

    底下的人随便的嗯了一声,拿着诺顿电磁仪照在她的身上。

    “公民编号HDZAODAMDQ18YTMXLS5DAZOD5,姓名:林鱼,年龄18,隶属东联红营机修团,编制:战进I,职位:引擎修理兵。”

    “检查无误。”检测仪冰冷的声音响起,沈港摆了摆手,似乎一刻也不想看到她,枪管和机器猎犬一起押着她。她舒了一口气,总比直接玩完好。她到现在都不明白耳麦里的命令是谁发的,但毫无疑问,有人想要她死,现在只有戒指能带来一丝丝的温暖。母舰上并不是全是男人没有女人,一些活儿还是要女人来做的,比如厨师、保洁员,还有必要的,解决深空航行寂寞的妓女。那她能不能变成一个女人混在……不能是妓女!接触的人太多,难免出现纰漏,最重要的她根本不会!也不能是厨师,一准露馅,那能不能是保洁员?可是问题是她怎么逃出来?

    “就这里。进去。小家伙,我奉劝你千万不要耍小聪明,事情查清了你不会有什么事。但是如果你想逃出去,放心吧,布满红外装置的筒道即使一只苍蝇也飞不过去!”军人冷冰冰的说。一把将她推到了监牢里,咔擦咔擦的锁上了铁栅栏。

    林鲛看着军人连同那只眼冒着红光的机器猎犬一起消失在筒道里,来的时候她没有仔细看,但筒道外面至少有4个荷枪实弹的士兵,没有人能够在没有证件的情况下通过,身份可以伪造,但是证件很麻烦!

    所以……怎么办呢?待在寒冷空虚的监牢里等死吗?

    要知道所有的战略进攻舰都没有好的下场,大都被帝国的导弹打成了烟花。

    晚间的时候来了个军人,放下一盒饭就走了。林鲛看了看表,显示时间12月27日27点21。这个点钟东联的太阳已经落下很久,气温差不多降到了零下十度。这样冷的就如同东联的塔路上的铁杆,她身上穿着的军装根本遮不住幽冷的寒意,体温在一点点的流逝。她牙关发颤,对着筒道大喊,“能不能给我一张被子!”

    无人应答。这些该死的大兵,她等很晚也没有等到一张可以裹着的被褥。这样下去她会被冻死的!

    怎么办怎么办?监牢里有通风口,但是螺丝根本拧不开。怎么办才好?她目光落在了那盒饭上,大叔保佑我一定要有油啊!千万不要是干太空粮!咸菜也好,只要有油!

    然而那是一盒干瘪的难以下咽的太空粮。

    如果机器狗是狗的话,那它一定不会吃。她勉勉强强吃了一口,恶心的就如同吃了一口苍蝇。话说她根本没见过这种生物,言语都是从大叔那里学来的,比如你就像苍蝇一样烦人缠着我,你这次买的东西难吃的就像是苍蝇……她的眼泪一边吃一边往下落,我为什么不是一只苍蝇呢?

    吃完之后还是冷的要死。她胳膊抱着腿,眼睁睁看着头顶可恶的通风口,那里的螺丝真是苍蝇一样的讨厌。

    越来越冷了,林鲛缩在角落里,慢慢冻的麻木了,冷风是剔骨刀,该死的通风道。她心里连连咒骂,后来咒骂的意识慢慢昏沉,她昏了过去。

    慢慢的,脑海里亮出一点光,那是粒子,粒子发威了,巨大的能量似乎溢散出来了一点。昏迷的林鲛猛然睁开眼,像是见鬼一样惊恐地靠在墙上,但是冰冷的金属墙壁丝毫不能给她带来一丝的冰冷感。

    粒子的能量一霎又没有了,冰冷的风再次刺骨而来,林鲛看着上面的通风口,对自己说:不行!我一定要逃出去!

    一夜而过,第二天军人来送饭,冰冷的像是一块铁。

    “有热汤吗?”

    军人冷漠地看着她,“有。”

    林鲛掀开饭盒,只有一盒太空饼干。她沉默了一下,抬脸的时候军人冰块一样的只留背影。

    “你这样是虐待军人!我没有犯错!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林鲛大喊道。

    没有人理她,随着筒道尽头钢墙的开合,只传来一阵来来回回不甘心的回声。接下来的两天她懂了送饭军人的规律,东联时间早上9点会给她扔来第一顿太空粮和水,晚上27点会给她扔来第二顿太空粮和水。监牢里没有床,但是有厕所。好在寒冷中臭味不是太大。

    今天是第三天。

    连续三天的折磨让她必须采取行动!她没有任何工具,进来之前所有的东西,军刀、钳子、螺丝刀、扳手等等都没有了。但是她留下了一根电阻丝,插在头发里躲过了安检。希望这跟电阻丝能够帮到她。

    坚硬的太空粮被她分割,一层层摞了起来,她垫着脚尖踩在脚下,微微的咯吱咯吱的声音让她很是惊恐,心好几次提到了嗓子眼,反复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筒道归于寂静,恐怖地只能听到她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砰的跳动声。再来一次!一定可以!

    林鲛再次踩到了太空粮饼干上,保险丝捅在螺丝钉上,她的鼻尖出了汗,额头也满是汗,眼睛直勾勾盯着那里,保险丝一下一下的动。

    可以!一定可以!她心里呐喊出声,嘴却死死地抿着。风打在她的脸上,她的眼却一眨不眨,第一颗螺丝松了!谢天谢地!她的手飞快的柠起来,一根长长的螺旋螺丝沉甸甸的落在她的手掌。差点没接住落在地上,天!千万不能落在地上!只差一点!

    下一颗!下一颗!

    下一颗螺丝出奇的顺利,似乎本身就很松落。连续两颗螺丝让林鲛信心大增。只需要再拧下来一颗,只剩一颗她会把挡板旋转推开,滚吧!该死的监牢!

    第三颗比想象难得多,一边螺丝没有了让挡板松落往下压,模拟重力压着挡板成了卸掉螺丝最大障碍。可是监牢不可能是失重空间,否则大便会满天飞。好在忙碌了一小时后,第三颗螺丝终于松了下来,她的脚似乎要废了,伴随着第三颗螺丝的落下,林鲛再也忍不住,脚一歪踩碎了一了脚下的一堆颤微微的饼干,拿着螺丝钉摔在地上,疼得她呲牙咧嘴,却不敢发出一声。

    她跳了起来,将挡板推一下,再跳起来将挡板推一下,她不知疲惫地像一只从地里窜出来的地鼠,遇到人赶紧缩回去从其他的洞再看一眼。好久以后她累的气喘吁吁,躺在冰冷的地上歇了一会,手拿着地上没踩碎的的太空粮饼干狠狠咬了几口,定定看着漆黑一片的通风道。通风道里的风吹得她面颊生疼,她一定很丑吧!

    太空粮补充的体力渐渐上来,她爬了起来,看着漆黑的通风口猛地窜了起来,第一次没跳好,手撞在了挡板上,她蹲在地上捂着手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了,好一会儿她又站了起来,向着通风口又是一跳,这一次她成功拔到了挡板,手指拔在锋利的出气栅栏上如同握着刀锋,她努力往上钻,她快要成功了,她半个身子钻了进去,上半身钻了进去,地方太小,她的腿撑不进来,她抓不到上面的转弯……该死,怎么办?

    忽然,挡板唯一的螺丝一阵松动,几乎是刹那她往上努力一窜,头抵在通风道的最上的铁壁上,然后挡板松了,她没有抓住通风道的转口,身子往下坠落,嘭!鲜血遮住了她的左眼。林鲛的努力再次失败,并且撞的头破血流。

    挡板落在地上,比她之前发出一声当啷的脆响,完了!一切都完了!

    她左眼看着筒道里走来荷枪实弹的军人,右眼里一片血红,却不知道是哪里疼,动也动不了眼睁睁看着他们一步步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