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舰陨

    更新时间:2018-07-16 08:00:00本章字数:3000字

    “她好像打算自尽?”

    “哦,她犯了什么错?”

    “不知道,前几天还嚷嚷着自己什么错没有,被抓进来的?”

    “前面打的激烈,这里怎么还有这样的人?查一查。”

    “姓名,林鱼。服役于战进1。引擎修理兵。备注:因发现引擎有问题请求暂停行动。”

    “这也太倒霉了。”军人看完合上了仪器摇了摇头,“给这个可怜的家伙吃点好的得了,额头都烂了……”

    “喂!你死了吗?没死的话坑一声,给你拿个被子盖着。”

    “没……”林鲛颤微微地说。如果两个军人再进一步,那么他们就能看到被盗开的通风道。如果挡板没有被她压在身下……

    被子终于送了过来,菜汤也有了,她被铁栅栏划烂的手指哆哆嗦嗦端着汤碗,几日来第一次尝到热水,筒道里给她送饭的军人第一次驻足,“我看了你的信息,你可真是太倒霉了。”

    “啊?”

    “陌离中将下令勘察克里姆矮行星,第一次出去的战进1灰头土脸无功而返,甚至被导弹击中了一次,第二次下令进攻,结果战进2都出去了,你却说引擎坏了,真是让丢了脸面的沈港舰长再次丢了脸……”

    看守的士兵无畏地耸耸肩,“不过我们还是很感谢你,先冲上去的战进2全身损坏程度高达百分之六十七,死了两百多个人,如果战进1冲上去,我们谁也活不到现在。”

    林鲛一边大口大口吃着饭一边沉默,其实也只是为了她自己活着。筒道士兵说了两句,摇了摇头转身站起来走了,到门口道:“为了感谢你,这几日我会给你送好吃的,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拧开的,不过你最好把通风板的螺丝拧上去。”

    林鲛的手颤了一下,沉默中终于低低开口,“谢谢。”

    ···

    黑暗的太空忽然亮起一抹极亮的光芒,迅速移动的战进1上无数军人哑然趴在窗口,几乎是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光芒吸引了,然后又在转瞬之间齐齐成了惊恐。

    “警报!警报!前面有帝国军队!”

    一个军官扯着嗓子惊恐的叫喊。他的叫喊还没有落下,爆炸的波动掀起战进1,晃荡中就偏差飞出好远。突然的施压让不少军人七窍流血,帝国强大的导弹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警报!警报!发动机受到波及,请立即降落!发动机受到波及,请立即降落!”战进1内,机器没有平仄的声音响了两遍,脑袋撞到枪上磕破了血的军官拉着扶手站了起来,“舰长,舰长呢?”

    “沈港舰长负伤了!”

    “电流扰乱,该死,我们与控制室无法取得联系。”

    “那去请示母舰!”

    “哔哔~”

    巨大的显示器上刺啦一片雪花,浮现出一行令人绝望的字,“与母舰联讯中断。”

    后方母舰上站在中将脸色蓦然一沉,年轻人和中年人不约而同阴沉到了极点。“如果刚才去的是母舰,我们现在已经葬身在太空中了。”

    “我们应该回去!没有后背支援,我们的炮火面对帝国军队完全是在送菜!陌离中将,你必须对此次事故负责!”瓦耶夫中将愤怒的指责道。

    “我一定要通过诺顿时空走廊!如果你上了年纪胆小的话,我现在可以派一艘护卫舰请我们的副星首回东联,或者直接请你回中联!你需要回哪?”

    “你这是在胡闹!”

    中年将军和青年将军吵了起来。

    “如果再不采取措施,战进1就报废了!”

    远空中战进1像是从树上栽下的麻雀,极快的朝那颗水蓝色的星球上栽了过去,根据已知探明资料,那颗星球上充满了液氮坚冰,是没有任何改造价值的,可是帝国军队的导弹就是从那里发射出来!

    “你最好现在就想清楚怎么向中联回复战进1的事故!”

    青年将军鼻音重重哼了一声,他系上了领子最上面的扣子,带上军帽,冷冷道:“我将亲自驾驶战进2营救战进1,不劳将军费心。”

    “你这是在胡闹!”愤怒的中年将军气急败坏地将帽子摔在了控制桌上,眼睁睁看着青年将军走了出去。而后面一群亲信鱼贯而出,偌大母舰的控制室转眼便空荡荡只剩他一个人。

    ——

    热汤的味道真好喝,难得里面竟然有番茄,这可真是稀罕的东西。她的身体渐渐恢复了能量,看着光滑的金属墙壁还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这一场战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也许不等到她出去,就会被帝国的导弹炸成和深空里的先辈一样的存在。

    她从来没想过她有一天会登上联军最强大的武器,以前她总觉得是荣耀之事,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来这里是的她而不是她的营长。

    轰!突然,舰体剧烈的晃荡起来,没稳住的林鲛一把将汤泼到了外面,头嘭的一下撞到了铁栅栏上,但是晃荡没有停止,这只是开始,更大的晃荡接踵而来,厚实的金属墙壁发出呲呲的变形挤压碰撞声。

    林鲛的脸色终于变了,作为一个修理兵,没有谁比她了解这上面采用材料的硬度和抗压能力!这一定是被超级核弹轰中了!否则就算是战进1和战进2碰撞也不会让金属有太大的变形!嘭!她的脑袋再次磕到了铁栅栏上,这一次她死死地抓住铁栅栏,随着翻滚甩来甩去。没有拧好螺丝的通风盖甩下来砸到她的腿上,林鲛疼的死去活来却紧紧抓着铁栅栏不放手。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战进1冲到了帝国舰队的正前面吗?她胡乱想着,终于,随着一声在这里都能听到的巨大闷响,她的身体猛然向右甩起来,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十几秒,才又恢复原状。

    啪!随着一声脆响,一直被她当做救命稻草抓着的铁栅栏竟然在强大的冲击下断裂了。林鲛往后一躺坐在地上,无力大声喘气,摸了摸旁边的洞,愕然发现现在一切都反了过来,她努力几天都爬不进去的通风口现在就在她屁股旁。可现在……好像已经没有用了。喘息过去她勉勉强强地站了起来,对着筒道大声叫喊:“喂!有没有人!有没有人!”

    筒道尽头的门开着,犹豫之后林鲛站起来瘸着腿走了出去,入目血腥的景象让她干呕,好在刚才吃的不多,到喉头什么都吐不出来。

    筒道外面看守的士兵全都变成了尸体,在巨大的冲击中没有任何反应他们一个个撞得像骰子,那个刚才还善意提醒她的家伙最为不幸,脑袋整个撞到了墙体上,整个爆开如同西瓜摔在地上。当然,这么奢侈的行为她只在闲聊中听大叔讲过。

    实在是太可怕了,过了好一会儿林鲛才定下心神,她猛然监牢里跑,飞快的捡起自己还没吃的干粮,这次竟然是沙丁鱼罐头!她仔细的看了看,双手使劲摩挲,然后塞到口袋里。再来到筒道外,这里的好东西更多了,竟然是红烧肉、牛肉、金枪鱼罐头……这、这!这实在是奢侈啊!看着上面印着的供犯人使用的字眼林鲛又沉默了。

    在过去的时光里,她知道一个贫民窟的孩子遇到这种发财的机会该如何做。毕竟已经在梦里做过很多次,她捡起一个个对她而言有用的值钱的东西,然后一层层一叠叠顺序塞好,收拾好这里的东西,她再出去下一个门,外面的情况更惨,筒道尽头只有几个士兵,而这里则有更多的职员,毫无疑问,即使在之前幸免于难,在最后巨大的撞击中也丧命了。

    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即使是超人也不可能在十几秒持续的碰撞中活下来。之前她在监牢实在是顶幸运,监牢为了防止犯人越狱墙壁设计是最厚的,如果她之前顺着通风道爬了出来,那现在她也就和这里的人一样成了尸体了。

    咔擦,咔擦,这是什么声音?林鲛警惕地站在原地没有动,咔擦的声音在继续响,而且似乎距离她越来越近,她趴在了地上,耳朵贴在冰凉的铁板上。咔擦,咔擦。是……是结冰的声音,她的神色猛然变得很苍白,豁然响起战进1在最后一下持续十几秒的撞击,战进1一定是撞到某一颗星球上,这里距离恒星的距离太远,甚至会有零下两百度!

    她爬起来开始寻找那些完好的作战服,不管一切疯狂的将作战服从他们身上拔下来,用最快的速度套在自己的身上。一切刚刚好,她瞳孔猛地一缩,看着四面的金属墙壁上飞快结出一片冰霜,而没了衣服的尸体也像冰箱里速冻的猪肉一般冻得死死的。

    坚冰飞快的往前攻城掠地,直到筒道之前,用了特殊材料的筒道阻止了坚冰的前进,并且在遭受到极寒之后开始发热。林鲛苦笑一声,战靴从氧冰中拔起,现在,她必须主动去监牢里想想接下来该如何活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