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救援

    更新时间:2018-07-25 19:38:32本章字数:3020字

    越往后写信上的字迹越无力越潦草,军官的言语也开始混乱。

    林鲛沉默了一下,将信纸叠起来放进自己的口袋。如果她能有朝一日回到星联的话,她会找这个她不认识的叫丽丝的女人。

    将信塞进口袋里,林鲛坐在了控制台前的椅子上,虽然她从来没有操作过这种仪器,可是竟然在短时间的找按键之后就操作的无比熟悉,就像是正在学走路的孩童脑子里突然出现跑的记忆,虽然有些笨拙滑稽,但是很快就会令人大吃一惊。

    “启动两栖登陆舰。启动两栖登陆舰。”

    “授权林鲛登录,最高权限,准予进入、驾驶、控制、指挥、进攻。”

    没人能够相信这一切授权竟然在不超过一分钟之内就完成了,如果地上的尸体能够复活的话,一定会张大嘴巴一副见鬼的样子。可林鲛事实上因为不熟练还慢了一点点。

    她整装待发出去,一手拿着板子一手拿着螺丝刀,雄赳赳走到门口才忽然想起自己忘记带了最重要的东西。枪。

    虽然扳手和螺丝刀在某种意义上更能给她信心和力量,但是去光源地没有枪的说不定会死的很惨。外面两栖登陆舰的大门已经为她打开,值得庆幸的是除了舰头撞扁了之外,这一艘登陆舰没有其他的毛病了。

    轰隆!传统的引擎发动,顷刻传来巨大的震荡,转眼一声猛然的高昂震响后震响变得悠长平缓。两栖登陆舰也像晒暖结束的鳄鱼一般扎进了液氮组成的海洋之中。

    “东北三十度,前进。”

    舰身从液氮海洋上优雅的滑过,转眼就到了一公里之外,前面的海面并不平静,猛烈的冰风搅动着海面,液氮雨哗啦啦的下,一切都笼罩着一层绝望的迷雾中,本来想在舰身上看看外面的壮观的液氮海洋的林鲛迫不得已放弃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打算,用力关住了舱门喘息着来到了室内,纵使有内循环系统林鲛也不敢脱掉一丝丝的作战服。如果不是内外舱以同心圆模型嵌合在一处,内圆的重心永远朝下,外面的风浪足够把驾驶舱的人拍的找不到北。

    “下潜。”在咚咚狂跳的心跳中,林鲛冷静的下达了第二道命令。外面发出丝丝咔擦的声音,那是材料在低温中的脆响。林鲛很害怕,如同漆黑一片的夜中独自走在塔路上,后面好像随时都会伸出来一只苍白的鬼手。

    大叔会笑话她那是人类本能的恐惧,是进化的不成熟的表现。

    她的神情变得固执,眼神紧紧地盯着空无一物的屏幕,无比的紧张。快到了,液氮流裹挟着两栖舰往前去,林鲛下达了第三道命令,“戒备。上浮。鸣笛。”

    庞大的两栖舰哗啦一声从液氮海洋中破出,同时披满一身的森严铠甲,重型火炮与非常规导弹还有机炮一同亮相,对准了眼前的家伙。稍慢一秒后,长长的汽笛鸣起,在海洋中形成别样的音波纹,而那上方,则是震动扬起大片升华的液氮雾。

    先是沉默,三秒之后猛然是振奋的共鸣。林鲛屏幕前的一艘坠毁的战略进攻舰残破的信号塔上共鸣起来,其实不用确认信号林鲛也知道,这是东联的战略进攻舰。它就是战进2。战进2比战进1幸运的多,坠落的时候背后拉出一片降落伞,此时的降落伞满是液氮凝结的白霜。而且它坠落到了海中,战进1则一头扎进了沙滩。

    犹豫之后林鲛打开了舱门,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做,其实按照正常的步骤,应该是在一百公里时鸣笛示意,然后通报各自职衔。

    她走出去站到甲板上的时候战进2的人也走了出来,是一个穿着军官服的青年,后面再无其他人。她想了一下措辞,“战进2就只有你一个人幸存吗?”

    青年军官没有立刻答话,上下打量了一下林鲛,“你是战进1的登陆舰驾驶员吗?”

    林鲛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当然不是,除了今天,在这一辈子她都没有摸到这么大的机器,是什么逼迫一个小兵驾驶庞大的两栖登陆舰,当然是——有人还活着。

    “我不是。”

    “让驾驶的军官出来回话。”青年军官点了点头,“还有,你最好把枪端在前面,而不是拿扳手护在身前。”

    林鲛低头尴尬地看着身前的扳手,连忙别到腰间身后,将背上的枪拿到身前,青年军官不耐地道:“你应该先去请你的上级出来回话。”

    “不……我没有什么上级。”林鲛摇头道,“战进1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其他人包括沈港舰长在内都死了。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供足够的食物,而且……战进1的监牢也很安全,对了,战进1在沙滩上,比在海上的战进2环境会好上许多。”

    青年军官的身形颤抖了一下,“你说什么?!你说战进1的所有人都死了!”

    林鲛知道这种答案很难让人接受,也许战进1上有这个军官的兄弟女人,不过现实就是没有人没有足够的措施和食物能够在零下二百度中存活一个星期。

    “是的,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所有人,除了我,都死了。如果你觉得要跟我走,我还能帮帮你,如果你不愿意,你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我不信!”青年军官一步跃上了两栖舰的甲板上,林鲛无奈跟着他下到底下,他很熟练地操作起来两栖舰,掉头回林鲛来的地方。

    然后便是两个人之间的沉默,过了一会儿,军官道:“你很有天赋,第一次竟然会驾驶两栖舰。”

    林鲛默了一下,“我安了一个自动驾驶系统,我其实并不会。”

    “你很诚实。”

    “到了。”

    陌离本想说能够安装自动驾驶系统实在是难为你了,但是当他出来看到战进1的损坏程度的时候觉得还是低估眼前士兵的天才程度,她竟然能够在这样的碎片中拼凑出来一个能用的自动驾驶仪!整个巨大的指挥室屏幕全碎了,一地的玻璃渣溅射几万米,甚至很难找到一个完整的物体,从沙滩上到指挥室里散乱着一地的军官尸体,这些人即使烧灼的漆黑他也都叫的出名字。可以想象战进1经历了怎样的灾难。

    “在太空中被帝国的超级核弹击中,震荡中控制室的反射管短路了,指挥室无法对控制室下达指令,控制室也联系不到外界。随后战进1跌入这颗星球大气,而此时引擎还在加速中,于是以一路加速撞向海面,时速可能高达300马赫。指挥室的玻璃在撞击中碎裂了,而后战进1一路从海面上滑到沙滩上,并最终停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

    “我是修理兵。”林鲛平淡的道,她跃过青年军官,捡起地上的一片残骸,拿手电筒照射,然后递给青年军官,“事故的原因已经不重要了,如果这里面有你的兄弟家人,我只能对你说很抱歉。”头盔之下看不见她的脸色,不过声音却显得有些喑哑老成,其实她今年只有十五岁。

    “这是什么?”

    “核弹残骸①。这不是战进1上有的材料,我是这么推测的。”她摇了摇头,是什么都已经不再重要了,正当她表示现在应该关心的不是这些,她已经打算回监牢暖暖地睡一觉的时候,眼神忽瞥见指挥室外半边耷拉着的雷达上出现了五个红色的亮斑,她淡然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惊恐地对军官道:“帝国的军队在找我们!”她没有多余的话快速的往战进1中跑去,后面的军官难以理解她的做法,“你在干什么?”

    “当然是拿东西。如果你想继续缅怀你的同袍的话,我可不会管你的死活。如果你想活命的话就帮我拿着点东西。如果你需要对我说一句谢谢的话,那可以现在说。”

    看着眼前的监牢,一抹复杂的憎恨刹那从陌离的脸上闪过。这真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战进1全体官兵英烈没有活下来一个,活下来的竟然是一个罪犯。更讽刺的是,这个小兵竟然要指挥着他搬东西,她居然要他这个司令官搬东西!刚才对她一点点的好感刹那无存,看看她都在拿着什么东西,金枪鱼罐头?还有棉被?如果是他的话,他一定会用战进1的炮弹告诉敌人什么叫联星军魂。

    这一场该死的进击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微弱的电磁流呲呲作响,陌离的心中不断地翻涌,是的,他无比的愤怒。当战进1被击中之后他为了挽救战进1而亲自乘坐战进2,鬼知道怎么回事战进1会跌落在这颗从未被开发过的废物星球!强大的金属材料和星联顶级的军工水准即使是被帝国的超级核弹完全命中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可竟然毁在跌落中的撞击里!

    “拿着!”

    小兵不由分说的将一摞的罐头放在他的手上,还有其他的什么食材,真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