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L1机甲

    更新时间:2018-08-03 13:42:40本章字数:3065字

    他的身形微微颤抖,干燥的口腔分泌出唾液。“水。”

    林鲛另一只没有握拉杆的手随手递给他一壶水,“你们这种军官真的难伺候,手就在你手边你不拿还要人伺候。”

    咕咚咚咽下几口水,陌离狂跳的内心才恢复平静。可喝了几口后蓦然想起这是这个小兵喝过的水,顿时一股恶心的情绪在他的内心如洪水猛兽一般泛滥。他一把将水壶丢开。

    “喂!”林鲛顿时急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难伺候,你知不知道水不多!因为就我们两个人水消耗才少一点的,要是两栖舰有七八个人我们现在就渴死了!”心疼的林鲛放下手中的拉杆,无比可惜的拿起水壶,趴在地上吮吸撒掉的水。

    陌离冷眼看着她的丑态,站起来走了,可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呆了良久始终无法入眠,刚才林鲛对他的震撼实在过于巨大,翻来覆去之后口渴的万分难受,只好出去去蓄水池的地方。却没想到出门迎面就撞到了林鲛,林鲛也很尴尬,伸手递出手中的杯子,“这个是我用锤子敲出来的,我没用过,你可以放心用。”

    一个用锤子敲击金属皮打出来的杯子,很丑,甚至不能称得上对称,表面也坑坑洼洼。陌离愣了一下接过,沙哑道:“谢谢,抱歉。”

    用这个杯子喝水也不知是受人恩惠还是过意不去,总之很是别扭。

    林鲛很快跑开了,“不用谢。康德说:‘世界上有两件东西能够深深地震撼人们的心灵,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准则,另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我觉得星空真的很糟糕……但是道德还是必要的。”

    陌离握了握手里的被子,材料硬度吓人他这么用劲也没有一点的变形,可以想象小个子敲打被子是怎样的为难。

    转眼又是一个月,纵然不想承认,陌离也不得不承认当初这个家伙带这么多吃食是一件无比正确的事。

    同样的一个月对林鲛来说则过得很快,她揉了揉通红的眼,而后挠了挠头发,头发太久没有洗过,现在又长又痒又干,洗头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只会消耗掉一小部分的水,对于挣扎着求生的她来说也是一件尤为奢侈的事。

    最后她不得不承认一个致命的事实。

    这一日,她来到正在坐在窗口前一边望着外面的海洋一边低头沉思写东西的陌离背后,迟疑了一下开口道:“有一件事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有必要通知你。”

    陌离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疑惑地看着她,静静等着她继续说完。

    “我——修不好两栖舰。”林鲛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说完这句话整个人一霎轻松很多,她目光越过军官的脑袋,望向外面的一片透明一片漆黑,很久后再渐渐拉回到军官的脸上。依然穿戴的整齐,除了过分长的头发和茂盛的胡须之外,看不出任何变化,整个人也没有在封闭的环境里显得焦躁不安。

    “那我也说一句话吧。”沉默很久之后陌离淡淡地开口,“虽然你对我而言是一个罪犯,但是你是我见过最天才的罪犯。”是的,这个年纪轻轻的罪犯天才到可怕,她一直在试图从垃圾堆里拼凑出来一个全新的战舰。而不成熟的思想距离成功的果实却仅仅只差了一点点材料,甚至完全不需要图纸。

    林鲛尴尬地点了点头,“那,我再试试吧……”

    “算了吧。当距离成功欠缺的不是天赋也不是努力的时候,那证明肯定不会成功。已经过了这么久都没有星联的军队来救援我们,说明你成功的避开了所有的帝国军队,这是一次成功的逃亡。”陌离玩笑道,起初他相信瓦耶夫中将一定会不惜代价来救援他的,也许因为扯皮或者帝国军队阻拦的缘故,也许是空天母舰降临克里姆星难度很大,可不管怎么说,就算瓦耶夫不来周大壮也一定会来,他发射信号光也不是为了让战进1的人看到,而是让周大壮做好进攻准备,直到跟着这个家伙稀里糊涂地上舰,面临帝国军队疯狂的轰击……沉入到不知道哪疙瘩的海底。算是彻底废了。

    林鲛不知道这么做正确与否,也只是按着当时的情况去做。她可以与塔路上跑来跑去玩“警察抓小偷”的少年们对比,即使“小偷”被“警察”抓住没有任何惩罚,但还是拼了命的跑。其实也许向帝国投降会好一点,但真正去做的时候根深蒂固的阵营归属感却帮她做出了选择。也许,这是不理智的,但理智也不意味着正确。十五六岁的她已经有了自己判别是非的观念,并在这个世界且惆怅且顽强的活着。

    早些年的东联还有开荒英雄的纪念碑,可随着越来越久的战事,死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甚至都叫不上名字,也就没有纪念碑一说了。烈士则变成了全体官兵。即使是如此,每年也有和中联湖中泛滥的鲤鱼一般踊跃参军的人,被炮弹轰炸的土地种不得粮食,整个东联只有两种人,和军队相关的人,以及闲杂人等。

    林鲛看了看角落里所剩无几的罐头和堆积成山的空瓶,她又下意识地思考起来罐头能不能当修理材料用到两栖舰上,她并不觉得这个想法有多可笑,相反她思考的很认真。

    现在最大的问题也是得不到解决的极端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引擎坏了。不可否认林鲛是一个天才,可是再天才面对一个比她高数十米的引擎也依然无能为力,引擎的功率是固定的,达不到最低值连战舰都启动不起来,何况有这沉重的海压无疑是在增添难度。

    于是,当她沉思的目光落到陌离手绘的图纸的时候,终于发生了惊天动地的碰撞。

    “这个是什么?我救你的时候见过一次。帝国有许多这个玩意。”

    巨大的机器人?

    “全机甲机械战士。”陌离道。他听林鲛问来了兴趣,讲道:“这是帝国军队开拓其他星球并能站稳脚跟的巨大资本。如果能活着回去的话,我一定将这个图纸交给中联军事学院。想一下,我们开荒一个星球要上百年的时间进行人造大气,不然只能可怜的穿着作战服在登陆舰的周围活动。可是帝国不一样,他们根本不需要,他们只需要将机甲撒到星球上,星联差不多在上百年的时间中都无法奈何他们。而且他们造出来的这种机甲用于登陆作战就像是蝗虫一样,即使单兵实力有限,但是合在一起威力是恐怖的。”

    他想起来几个月前的那一幕,上千个机甲铺天盖地,而上千个机甲里只有一个人。这一个人就能抵挡星联一个师的兵力。虽然难以启齿,但是他必须承认,在鼓吹科技的星联中,是以人力的巨大牺牲来换取所谓的科技军工。他也必须承认,在过去的百万年里,推动科技发展的不是科技本身,而是人力难以想象的消耗。

    林鲛偏着头想了一下,若有所思。她并不是来听陌离说机甲怎样怎样,现在是问题依然是引擎坏了,太大,她修不好。那……能不能换一个小点的。比如……造一个小点的登陆舰。又或者……机甲?

    可问题是这个想法虽然很酷炫,但是一点也不好实施,直到她的目光再次移到那一堆空罐头上。为了支持星际航行与星际战争,包装食物的罐头的材质比食物本身要贵的多,只是人们在时间流逝中渐渐忘却,只抱怨罐头是难得一吃的昂贵食品。其实一个一百联币的罐头,八十联币是买了罐头皮。她的心跳加速起来,冥冥中有一种巨手穿越星空提着她的思想缠绕到那一堆罐头上。

    接下来的两个月,林鲛开始为制造一个“罐头机甲”而废寝忘食,她开始夜以继日的敲打,在没有舔干净的发馊的罐头瓶中用最原始的铆合方式开始了创作,她只从记忆里寻找机甲的外形,更多的还是从陌离的那张图纸上。可事实证明她是一个机械天才,并不是一个艺术天才,仅仅是造了一半只要不瞎就能看的出来这与图纸上的威风样式大为……不同。更令人捧腹的是为了追求拉风的相似她将棱角分明的地方敲弯,于是整体看起来颇像一个椭圆。

    所以当陌离明白她在干什么的时候给出了这样的评价,那是又一个月后,“你……造的这个玩意有点儿像鸭蛋。”

    两栖舰的引擎剩余部分被她搬到了鸭蛋机甲上,军官不再嘲讽她,而为了保持体能他们两个人不怎么说话,大多数时候只用眼神示意,奇妙的是鸭蛋机甲的进程反而快了不少。

    对于林鲛的鸭蛋机甲,陌离做了详细的笔记,并这样评述,这是在绝境中由罐头联想起来的逃生之器,罐头里的肉通过星际航行之后依然可口,在巨大的压力环境中也不会变质。所以将这个罐头做的大一点,并且给罐头装上发动机让他会跑,同时罐头里的肉换成人,这就是L1军事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