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重回

    更新时间:2018-08-10 22:11:06本章字数:3014字

    这似乎……看不出来什么啊。

    “坐这边来。”正当她要坐下的时候,陌离对她又道,她抬眼看去,陌离指着他旁边的座位,林鲛走过去坐下的时候,陌离适时道:“这是我的秘书官。”

    众军官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情绪,坐在和她相对位置的周大壮微笑道:“林鲛少校在远征中表现突出,星首和我都认为应当对林鲛进行破格提拔,但考虑到林鲛年纪尚轻,资历太浅,蓦然安置到地方部队中恐怕难以服众,加上林鲛兵种特殊,故而再三考虑委任林鲛为星首的秘书官。以后林鲛少校有不懂的地方,诸位同僚不要吝啬指导。”

    军官们一同鼓起掌来,其实林鲛为什么会突然成为陌离的秘书官她心里是清楚地。对于活蹦乱跳的罪证,除了留在自己身边只有除掉一途。虽然除掉不会费事,但显然留在身边更有用。

    林鲛扫过光幕上狄拉克星反动势力的资料,并没有发表任何观点。首先她不会指挥,其次在这里面她的军衔最低,再次她只是陌离的秘书官。所以拿着笔记录着众军官的意见就可以。

    可偏偏似乎陌离非要找她的茬儿,“林鲛少校对这次远星作战没有任何看法吗?”

    “没有,诸位同僚的作战意见我认为已经很完善了。”

    陌离轻轻点了点头,“散会。通知各军队集结安检,具体军队人员调动稍后下发文件。”

    军官们站起来敬礼后齐齐离去,只有周大壮和林鲛还坐在这里。磁门关闭之后周大壮道:“公子你留在东联我出征吗?”

    “不,叔叔,你留在东联。”陌离的眼光闪了一下,“这次是绝佳的机会。我离开东联之后瓦耶夫由副星首暂代星首职责,你则掌握实际权力。我调动绿联将近百分之七十的兵力参加这次行动,这样一来,瓦耶夫就被架空了。”

    “那要不要趁机将绿联从东联的历史上抹除?”

    陌离沉默了一下,他犹豫地摇了摇头,“不要……星联政治的长久之道是制衡,中联允许我担任东联的星首,也允许我将东联经营成自己的星球,可决不允许政治分裂,记住,单一就意味着分裂。就像现在的狄拉克。星球从来不是谁的星球,而是星联的星球。这是没有写在宪法上的至高法。”

    周大壮点了点头,“这我就懂了。放心吧。”他站起来也离开了。

    接下来林鲛开始了新的工作,昨天陌离让她背记的军官名册今天就派上了用场,东联所有的部队以营为单位铺开整个墙面,陌离开始慎重而快速的选择到底委派哪些部队,林鲛负责记录。这个繁重的工作一直持续到晚上才做完,林鲛的手和眼又酸又疼,接下来是下发命令,这个比较简单,只一个多小时就做完了。

    放下手中的一切,陌离道:“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去吃饭了。”

    “啊?”

    “难道吃你的那些死难吃的罐头吗?换一身便装,跟我走。哦,我刚想起来,昨天晚上你在车里对我说你会喝花酒?怎么样,带我去尝尝?”

    林鲛的脸顿时绿了,她、她什么时候说的?她怎么不知道?想到早上欲裂的脑袋和干涸的喉咙,她干笑道:“呵呵……昨天晚上我喝醉了,酒后乱言。”

    “你倒是承认的很坦荡。呵呵。”陌离也笑了起来,不过林鲛觉得他的笑容里带着对她的鄙夷。但这种鄙夷她在半年中的相处里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所以实在是熟视无睹到不感冒。

    “可我没有准备便服。”

    陌离指着林鲛昨天晚上睡觉的屋子,道:“那是给你准备的屋子,衣服什么的管家给你买过了,你去换便是。”

    于是当林鲛打开柜子,看着叠的整整齐齐,挂的满满的衣服,感觉自己整个人的脑袋一片浆糊。对于东联的孤儿来说,一件衣服最好买的大一些,洗一洗,补一补,从小能穿到大。而没有撕下的铭牌更是令人难以置信,数万联币的标价让她不知所措。

    这便服,穿着还蛮合身嘛。出来的时候陌离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看着报纸等她,林鲛注意到他也换上了一身便服,见她出来陌离放下了手中的报纸,自动收放机器人将报纸塞进肚子中。

    “你这个样子,我觉得我是在带着一个高中生。”陌离失声笑了起来。

    林鲛只翻了个白眼,她确实是一个高中生,带上跳级,也差不多行将高中毕业。可一切都随着一颗帝国的导弹宣告结束。她没有对陌离隐瞒的意思,道:“我本来就是一个高中生,帝国的导弹炸掉了我的学校,杀死了我的叔叔,我走投无路才参军。”这些都是能调查出来的,即使陌离没有对她参军之前的事做详细的调查,那在克里姆星的海底她也曾说过。

    “我知道。上车。”

    并不是那一辆拉风的复古黑色长车,而是一辆看上去很普通的黑色轿车,挂着红A45461号牌,从外面看没有任何的显眼之处。林鲛看到没有司机,还没有往驾驶位坐,陌离已经拦住她并先一步坐了上去,指了指副驾驶,道:“算了吧!我坐过你开的两栖舰,也坐过你开的机甲,我可以不想没有吃饭先吐出来。”

    林鲛的脸一红。木木地坐在了副驾驶。车子从私人庭院中驶出,林鲛才看到原来庭院是在山上盖着,陌离熟练地驾驶车从山道冲下,一路上林鲛看到许多暗哨。十几分钟后进入到非管制区域,然后陌离的车速彻底飙开,顷刻间路过许多城镇。林鲛不知道他要去哪,也没有开口问,似乎他就是飙车来着?

    半个小时后高耸入云的东联大厦进入眼中,但陌离并没有停留,继续往前开,在一个叫B15的区域一座普通的居民楼前停了下来。

    林鲛跟在陌离的后面,来到二楼扣响了201的门。

    “谁啊?”

    “我是沈先生的同事。方便进来坐坐吗?”

    门后的女人静默一下,然后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林鲛看到这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身形很曼妙,叫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要脸蛋有脸蛋,头发刚刚扎起来。

    “你们找我丈夫有什么事吗?他没有回来。”

    林鲛猛然意识到眼前这个长相很漂亮的年轻夫人应该就是战进1舰长沈港的妻子,旋即心中猛然一沉,已经意识到陌离是在干什么的。

    陌离沉默了一下,“沈港先生是星联军队的英雄,很不幸,在征战帝国顽敌的时候牺牲了……”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年轻的夫人打断了,“我知道。你不用说了。我想知道我的丈夫在对帝国的作战中,杀了多少人?”

    这个问题实属难以回答,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一场一个星球打一个人的耻辱的战斗。在帝国实现全机甲战斗的时候,星联只能靠大规模的人力牺牲。而且,这个人被林鲛放走了。

    “沈舰长是我很敬佩的人,在对帝国的进击中他身先士卒,没有亲手杀一个人,但他的士兵拔掉了克里姆星的帝国基地。我就是其中的士兵之一。”林鲛说。

    “我就知道沈港是优秀的星联军人。谢谢你们了。”年轻的夫人对她点了点头,但脸上没有一丝的笑意,她转身拿下来墙上挂着的刚好可以放在怀中的相片,那是他们结婚时的婚照,里面的沈港很年轻,穿着一身绿油油的军装,面孔孔武有力,然后她说:“我的丈夫很小的时候就立志当一名合格的星联军人。他是土生土长的东联人,我和他是在大学里面认识的。那时候他明明有机会保送到北联科学技术学院读研究生,可是他却选择了当兵,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军官,是东联红联一个连的连长。在诺拉美战役中获得提拔,从那时候到爆发克里姆战役过去了十一年零九天,能够在出征前荣膺团长衔是他的荣幸,也是东联的荣幸。唯一不幸的是我,但我不后悔。”她将照片挂上了墙,“谢谢你们了。不过以后不用再来了,我不需要任何补助,只希望我丈夫的名字能够刻在东联人民英雄丰碑上。仅此一点,别无他求。”

    从沈港家出来林鲛心里不知生出什么滋味,这种滋味很难描述,大概是对沈港夫人这么年轻就寡居的同情。但这种同情在联系到自身之后也没什么值得同情的地方。东联的每一个孩童都是从炮火中成长起来的,沈港是十分幸运的存在,但对更多死在深空中以亿为单位的不知名者来说,却又没有什么值得特别称道的地方。人民英雄丰碑上的名字,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至于在人类探索宇宙的初期,死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下车了。”

    陌离拍了拍她的肩膀,林鲛才恍过神来,太深奥的哲学反思对她来说无疑是极为困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