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绿

    更新时间:2018-08-13 21:43:27本章字数:3072字

    第二次登上空天母舰林鲛已经不会因为暂时的黑暗而慌乱了。

    眼前的星空依然无尽而迷人,可只有抵达之后才知道那是由核聚变发出的危险的火焰。

    从东联抵达狄拉克星如果迅速的话用不着几天的时间,当然,那是不计代价的空间传送,由诺顿折叠时空进行的最昂贵的跳跃。但那显然不适应于庞大的星际舰队。曾经东联的军人很困惑帝国是如何大规模的入侵星联,陌离和她是有幸窥见真相的人,然后很落寞,又在落寞中带着一丝安心。

    即使是帝国,也不能实现大规模的空间传送,否则集结数百亿的军队一同跨越时空走廊,那星联构建的层层防御工事也只是一个不好笑的笑话。可一人成军的事又实在难堪。

    陌离没有向中联汇报,也没有说她放走帝国军人的事,这成了他们之间共同的秘密。

    庞大的舰队在深空中潜行,一个月间没有任何情况。林鲛日常跟在陌离的身后,参加各个会议并负责记录,然后对空天母舰的人员架设日渐感到担忧。

    散会之后所有军官都离去了,空荡荡的指挥室只剩下林鲛和陌离两个人。林鲛放下了手中的笔,站在透明的玻璃幕墙前,强大的恒星风刮过,抛出长达的数百万公里的匹炼。刺眼的光辉让她扭头,她看向簇着眉思考的陌离,“只有一艘战舰的军官是我们的人。几位师长明显在抱团反抗。”

    “我知道。”他淡淡道一声,看了一眼蓝色的恒星,这颗恒星显然质量不小个头充足正在发生着蓬勃的氦聚变,很适合作为空天母舰的能量补给者。“下令补给一下能源。我们要一口气穿过巨蟹座。”

    林鲛在控制台对控制室复述命令道:“在这颗恒星进行能源补给,之后一口气穿越巨蟹座。”

    空天母舰往前开,氦聚变的能量风暴呼呼打在幕墙上,林鲛将幕墙的颜色调地很暗,然后饶有兴致地观察起这颗星子。

    空天母舰像一只吸血虫趴在巨人的身躯上,即使幕墙眼色调的很低,在吸能量的时候一霎间恒星爆发出耀眼的光,似乎是对空天母舰进行激烈的反抗。显示台控制室指挥室各有一个,能源数值再往上一格一格地涨,百分之六十二,百分之六十四……

    这个过程持续了一天,星子变得萎靡不振,蓝色的光辉暗淡地如呻吟。空天母舰则连盔甲都镀上了一层蓝光。

    “你还没看够吗?”冷不丁的声音从林鲛身后响起,林鲛揉了揉酸涩的眼,“看够了,我在想如果恒星的能量能加持到机甲上,该多么的了不起啊。”

    这让陌离冷笑起来,“收起你这狂妄的想法吧!你以为你是谁?异想天开!不要以为从罐头堆里拼出来一个破烂就觉得自己是个天才。蠢货。”

    林鲛没有说话,只是收回目光低垂着眼站在陌离身后。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天才,十六岁的年纪连对未来都是满满的迷茫,她没见过天才,也不知道何为天才。甚至——有时候连呼吸都要小心翼翼,甚至——会不明不白的死掉。

    “真是个闷葫芦。”陌离嫌弃地说了一句,然后道:“通知各个师长来开会。”

    “是。”

    围着长长的圆桌肃穆的军官们坐成一圈,最上首的位置年轻的将军坐在战略号空天母舰司令席上,连眉毛都刀刻一般,脸庞上是不怒自威的气势。他身边侧下则坐着更年轻的中校,虽然双目很有灵气,坐的也很笔直,但总感觉仿佛没睡醒般缺少力量感。下面的军官们俨然分成两派,带着红袖章的半列和带着绿袖章的一列半,他们都看着年轻的将军。

    “我想听听各位的意见,关于进攻狄拉克。”

    陌离开口之后,师长们相互看着彼此,并没有丝毫要开口的打算。缄默中无形带着压力,林鲛手中的笔滞在空中,并没有去看陌离,也没有抬头去看这些好似孩子叛逆的师长们。

    “马修,你说。”

    高个子的军官蹭的站起来,他是战略参谋,军衔大校,是绿派支持瓦耶夫的中坚人物,同时也是激进派的代表人物。

    马修一脸肃容起立,“关于进攻狄拉克这件事,我认为我军应当徐徐图之。现在我军尚不了解狄拉克星的状况,冒然进攻可能会陷入不利。”

    激进派人物说出这样一番话着实让林鲛有点发愣,轻轻咬了咬笔头发呆,直到从镜面上看到陌离警告的眼神才慌忙地端正姿态将马修的话记录下来。

    “我的想法和马修一样。”立刻,母舰上绿派的一号人物刺洛西斯发言。

    然后得到首肯的绿派军官们开始附和。

    这时,红派的一位中年军官站了起来,他有一脸茂密的胡须,双目炯炯有神,正是编制179师师长的利威大校。

    “我不反对讲究军事策略,但是,你们这群猪猡明显是在故意徇私!”

    “哦?我们徇什么私了?利威师长你讲清楚了!”库兰冷笑道,同时眼神瞥了一眼飞速记录的林鲛。

    “尔等!”利威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头发都一根根的竖了起来。“我军是最高政治星之军,此次军事行动完全由肯特尼总统授权,我军名正言顺,为何要躲躲藏藏!”

    马修笑了。他说:“我有说躲躲藏藏吗?这只是摸清敌军的意图罢了。”

    “摸清敌人的意图?”说这句话的同时,红派军官第682师师长刘海站了起来,他敬礼后目光先扫了一圈了红派的军官们。呵呵笑了起来:“身为五大政治星之一,拥有一艘空天母舰,还有数艘歼星舰和编制完整的战略进攻驱逐护卫舰群。你说等待?如果我们在星联内部被打败了,那只能说我们的敌人是中联。绿派的师长们,你们是觉得我们要进攻中联吗?”

    刘海眯着眼睛笑,他不生气也不激进,只用平稳却咄咄逼人的话来看着绿派。

    然而——绿派却笑了。

    “既然如此,那就大胆的前进吧!不过,我想我们要面对数不清的外星人星球。”

    “是啊,我们直接闯入了外星人的星域识别区,要是有什么意外可不好说了。”

    “为了响应红派师长们的要求,我想我们只能冒险清除沿路的外星了。”

    “我虽然无奈,但看来为了完成总统的要求只能这么做了。”

    这一刻,绿派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他们七嘴八舌的说,根本不给红派军官插嘴的机会,仿佛他们完全确定会议的基调和方向。红派瞠目结舌地意识到,自己走入了绿派设下的圈套之中。

    利威想要说话,但他被刘海拉着坐了下来。绿派的一号拉莫少将站起来并严肃道:“我必须赞同马修,因为——现在的我们很危险。诸位师长都是在战火中成长起来的,但是!我们这次面临的战争和以往所有的战争都不一样。狄拉克是外星!里面居住的人大都是外星人!来——让我们看看这一片星空。不要惊讶,师长们,看到了吧!在我们东联的后面,满满都是外星人的星球,满满都是他们的星域。原始的人类们住在星联的中心区,只有穷鬼才会住在郊区星域,以前我们的敌人是帝国,关注的也是对岸的诺顿时空走廊,却从来没有意识到我们的背后不是我们自己人,而是被征服队伍外星人!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难道狄拉克的反叛只有狄拉克吗?如果只是他们自己在反叛,又凭什么要调动东部最强大的军队?因为这里所有的星星都充满了欺骗,都充满了背叛!你们必须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将军。”

    陌离的神情没有动,示意他继续说。

    “现阶段我们必须要做的!就是要清理这些历史遗留的毒瘤。我们必须拥有一条退路,而不是身处敌人的繁星之中。一艘歼星舰歼灭十颗行星已是极限,我们所有的歼星舰火力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撕裂出一条宽敞的通道。战略舰群是维持母舰行动的,想必各位能明白我的意思,摧毁狄拉克是轻而易举的,但我们可不一定有摧毁它的机会,以及最终安全返航。而且……我知道战机不能延误,很多士兵和军官的家人都在东联星等着呢。”

    红派军官的表情有些松动,不时去瞥陌离的神情。

    拉莫少将继续道:“现在,我们已经不在东联了,各位,我绝非危言耸听,你们觉得外星人是人吗?说白了,自星联建立以来,因为帝国的威胁而没有机会对外星人进行清算,而暂时向他们进行了妥协,可实际上,恐怕大家都明白称呼一只虫子为先生是多么可笑的事吧!我们对他们进行了资源掠夺,进行毫无悔意的压榨,甚至强迫他们当玩具当奴隶,看他们亲人之间自相残杀并哈哈大笑。甚至拿着打火机去烧蚂蚱人,对待比我们高大的家伙就使用枪炮逼迫就范。”

    “好了!”陌离结束了拉莫的演讲。目光仍看着他,“我想知道你解决问题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