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28 23:17:03本章字数:3012字

    “距离大陆线120公里。”

    “距离大陆线100公里。”

    “距离大陆线30公里,请减速。”

    不知道是不是军队打盹的缘故,竟然没有人对她喊停。一直到逃生舱跑到陆地上都没有发生任何事。

    这完全出乎林鲛的预料,这种情况对东联战火下成长起来的林鲛来说,真的太奇怪了。

    完全不设防备的海岸线……在东联根本不可能存在,顺便一提,东联的海全是人造的,原先的星球是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矿星,战争下则是一望无际冒着硝烟的焦土。

    “狄拉克……”从逃生舱出来的林鲛轻声念叨,稍稍的目眩之后很快就适应了这颗星球的氧气浓度。

    作战靴踩到沙滩上,艰难地往上走两步,她发现四周并不是没有人且不值得投入军事关注的极地地区,这……似乎是个旅游景点?

    “先生,你的衣服湿了,需要换一套吗?”

    正在林鲛接收处理眼前的信息的时候,有人对她极为礼貌的问道。

    “哦,不用,真的不需要。”身上并没有太多钱,仅仅的联币都花在了东联的花街,正式的薪酬更是寥寥,甚至而言还不如以前在塔路中学获得的奖学金多。

    仓皇地登陆,逃生舱则被海浪冲走,林鲛站在沙滩上开始茫然起来,从来没有人告诉她要怎么做,也从来没人教导过她正规的军事训练,这是她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正在此间犹豫,忽得一个海浪打了过来,林鲛几乎是被卷着倒在海水中,这种感觉很奇特,耳朵中进了水,四面八方都是水流咕噜噜的闷声,眼中下意识紧闭,手在乱抓,她溺水了。

    可怜一下这个孩子吧!荒芜的东联没有一片湖泊,全部自来水都储存在地下。想要游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有人掉海里啦!”

    “有人掉海里啦!鱼人呢?鱼人在哪?”

    “来啦来啊!”

    长相奇特的,进化方式与人类完全不一样,但同样进化出智能的,鱼人,咚的一声跳入了海中。他很快从波涛汹涌的海浪中摸到一个人,并举着双手将她举出海面。

    人群中发出乌拉拉的欢呼。他们举起双手,拍掌来赞颂鱼人的行为。举起的手像一片云,呼啦呼啦摇摆着。

    “是个不会水的少年。”

    “这年头少年都堕落了,竟然不会水。”

    “真是娇生惯养的孩子,一直都住在陆地吧!”

    林鲛被嘈杂声吵醒,她咳嗽着,从口中吐出几口水,总算呛过气来。睁开眼睛 一只手支撑着地面,另一只手则做出本能的防备。

    “你溺水了,是我救了你。”

    一个巨大的鱼头出现在林鲛的视线中,她吓了一跳,本能向后挪一挪,才在周围一圈环绕的人关切的眼神中逐渐恢复平静。

    “咳咳,真是谢谢你……咳……这里是哪?”林鲛问道。

    “啊?你估计是撞昏了脑袋吧,这里是著名的格林尼治啊。”

    格林尼治……

    她站了起来,鱼人还搀扶了她一下,“好的,真是谢谢你了。不过我已经恢复过来了……”她往前走,一边摸着脑袋,鱼人给她的惊吓实在是太大了。想一想,一条会行走的鱼,并且能够流利地用星联语言交流。这……这就是狄拉克星的外星人吧!不……她再次摇头,也许她对于狄拉克星的鱼人来讲才是外星人。

    站在烈日下,一边等待着衣服慢慢晒干,一边努力回忆着在逃生舱上显示的地图,她苦恼地在地上画来画去,最终也只得到一条极为简约的线条。必须要说的是:林鲛是个机械天才,在艺术方面则出奇的蠢,L1机甲的造型就可见一斑。

    恐怕她画的图也只有她自己能够理解吧!

    “呼……看来,我必须先赚钱了。”这是林鲛自言自语得出的结论。从她那极为简约谁也看不懂的线段中,她得出这样的结论,她离自由区不是一般的远。

    至于格林尼治,她还没搞懂这里是哪。真正确定自己的位置是偶然路过车站,看到格林尼治——自由区的路线,后缀1600联币的巨额标价。然后两眼发直,双手颤抖,仿佛灵魂遭受电击。

    如果说,东联星首的秘书官,全身身家只有16联币,恐怕没有人相信吧!

    稍稍的沮丧之后,其实是在街上落魄了一天,勉强用2联币解决一顿生计,坐在街头墙角幡然醒悟。

    她,可以,去,修理自行车……

    倘若大叔在天之灵看到她耷拉着脑袋来到雨夜的十字路口,满是不自信的口吻对店家做自我介绍,“请……请问你们缺修理工吗?我曾经在军队当修理兵,我很擅长这个来着,修理两辆车一枚联币怎么样……”肯定会气地再死一遍吧?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深呼吸之后等待着店家的答复。很快,房间内探出了一个鱼头,她吓了一跳,勉强窘迫的微笑凝固在脸上。

    “啊,是你。”

    “啊,是你。”

    两声异口同声的叫喊。

    林鲛尴尬地搓搓手,之后认真道:“我想去自由区,可是没有钱,你缺做事的工人吗?我可以的……”

    “进来吧,可怜的孩子。”

    鱼头人叹了口气,将房门开到最大,拉着林鲛进到了屋子中。

    “真是太感谢你了!”

    林鲛进门开始打量房间,并不大的房间内破旧的家具安排的满满当当,家中不仅有他,还有其他一个人类女子,两个半人鱼孩子。他们在她进门的时候同时探出门。

    “家里来客人了吗?”人类女子问。

    “一个可怜的孩子。Pearl,今晚麻烦和孩子睡一起了。”

    “不碍事不碍事。”林鲛连忙挥手,“我可以睡地上的!”

    “千万不要。”鱼人大叔道,“你一定是个娇生惯养的孩子,想要去自由区,还不会水,您一定是贵族家的孩子,看你身上的西装,一定价格不菲吧!请安静地休息一晚上,明天早上我会送你去车站的。如果你想报答的话,请让我的孩子去人类学院读书,要是觉得为难,也不必做此不可。”

    “啊,可是……”因淋浴而狼狈的林鲛站在门口,鱼人大叔的提议对这里的贵族子弟来说可能是轻而易举能达到的事,但林鲛却自知自己不过是随随便便被陌离扔在这里的过客。充其量算是一个东联军的先锋信使,几乎是不可能实现鱼人大叔的请求。

    “没什么可是的。”人类女子Pearl骄傲地说道:“我丈夫是狄拉克组织成员,向你提供帮助是应该的。”

    “好吧……”林鲛心虚得叹了口气。

    第二天,被鱼人大叔送到车站,林鲛搭乘海洋列车,随手翻阅一本《狄拉克旅游必备》,至此她终于明白为何狄拉克海洋没有防空识别区,为何可以任由逃生舱登录大陆线,为何列车的票价如此之贵。狄拉克的主要交通线并不在陆地上,占据星球82%表面积的海洋是狄拉克的经济繁荣区,剩下的18%陆地则由旅游景区和人类政治经济区划分。与人类文明不同,狄拉克原始文明诞生自海洋中并完成进化,中间虽有短暂的登陆纪元,但最终还是回归了占据绝大多数面积和绝大多数资源的海洋,发展出迥异于人类原始文明的海底文明世界。换句话说……海平面对狄拉克原始居民来讲,好似中联星的大气层。狄拉克军队并不会对海面投出大量关注,就好像东联军队不会把注意力放在地底一样。

    由十头巨鲸牵引的海洋列车在海洋中驰骋,偶尔喷出的巨鸣令乘客兴奋地嚎叫。从长长的珊瑚礁中穿行而过,蓝色与红色交错分布,渗透下来的幽暗光线和列车的灯光照耀在深沉的海底,一切都漂亮的不像话。

    正是对周围一切都充满幻想的年纪,但是林鲛的眼死死地盯着外面,表面之下带着一层薄薄的隐忧。一切从她造假身份进入军队就开始了,不,或许更早,从她想挣脱命运的枷锁把自己当做一个男孩开始。机缘巧合成为陌离的秘书官并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起码不仅没有被她带来任何实质的收益,所有的联币都是左边进右边出。当然,想一想建立在误会上的如履薄冰的关系,能活着已经不错了。还有,她并没有忘记在母舰上接收到了神秘命令,差点害死她!最糟糕的是,眼中随时可能会让她死于非命的粒子。

    “看!爸爸!好漂亮的的星空树啊!”

    “看!看呐!好漂亮的人鱼姐姐啊!”

    “哈,小鬼头,将来娶这个人鱼你乐意不乐意啊!”

    “当然!我要娶个美人鱼,生个小人鱼宝宝。”

    孩子的喧闹声吵断林鲛的愁绪,抬眼看去是个七八岁的男孩子,应该是个纯粹的人类。联想到昨夜,她不仅有些叹息,看来这里的通婚很盛行。这大概就是中联星要对付狄拉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