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秘书官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7:17本章字数:3002字

    林鲛醒来是一个多月后的事,从门口全恒星日看守的监牢军的嘴中得知,现在他们正在返航。

    中联联合国大总统肯特尼对东联星首陌离的军事行动的成绩给予高度的肯定,同时对他不负责丢下军队擅自行事的做法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但是林鲛即使在监牢中也能察觉到,红联的势力更加强盛了。

    没有人对她进行审判,而且她居住的监牢其实环境不错。不再是冰凉连核爆都炸不穿的牢墙,而是一个一百多平有书房有浴室有卧室的大屋子。这不是一个下士应该有的待遇,也不是一个普通的罪犯应该有的享受。

    她心里惶恐了好些天,最后逐渐安然,似乎她想明白了。陌离篡取了她的功劳,她现在的身份于陌离而言是最关键的罪证。其实对她来说无所谓的,本来就是他们两个人共同完成了对L1机甲的制造,而判定他们离帝国军事基地很近也是陌离的功劳。就算她以妒忌之心对别人说这全是我的功劳,有人信没人信是一回事,可放走帝国军人也是一回事。

    纠结就纠结在她确实立了功,也确实犯了罪。立了大功,犯了大罪。

    但抛开这一切,这“监牢”也算是很实际的好处,而且她能够在封闭的空间内傻子一样干傻事。这里书也多材料也多,当机油弄满一身的时候还随时能去洗澡。

    门口响起了细碎的脚步,三个军官走到了门前,对守门的军人出示证件后道:“林鲛。”

    “到!”她一咕噜爬起来敬礼。

    “周大壮将军点名要见你,请整理好你的仪容随我们出发。”

    这,这是要上路了吗?她不太情愿的拍了拍身上的褶皱,带上帽子跟在三个军官后面。

    一路穿过军官们才有走的特别通道,高等机械与材料有点晃晕她的眼,她舔了舔嘴唇,甚至有些忘乎所以。

    “咳,你们下去吧!”

    “是,将军。”

    林鲛过了会儿才注意到安静坐在偌大的真皮沙发上看报纸的胖将军,立正道:“您好,我是……”

    她刚开口就被胖将军摆摆手打断了,“我知道你,你去你所在的连队还是我安排的。”

    “是的。”林鲛沉默了一下,“差点被枪毙。”

    “你知道就好。”周大壮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林鲛扫过一眼封面,是在说东联部队此次出征大获全胜,是中联的报纸。

    “现在,我想调动你的职务,特地来问一下你的意思。”

    这……如果哪个小兵的职务调动还需要将军来亲自询问意思的话,林鲛觉得星联军队的战斗力一定会膨胀到帝国的国都。

    “我没有任何意见,为星联效命是我的天职。”林鲛响亮的道。

    周大壮笑了,胖胖的脸上这笑意是大家都懂的笑。

    “你是一个很优秀的军人,只是不知道调动你为某个人效命你会不会接受?”

    林鲛的眼一下子瞪圆了。这实在是出乎她的预料,不过转念一想,好像除了把她放在监牢中一辈子也只能这样了。

    “我接受。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周大壮哈哈笑了起来,“你可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家伙。”

    可林鲛却一点也不觉得有意思,如果说不的话会不会被立即下令,把这个家伙给我扔监狱里,门焊死,钥匙砸了。

    “你过来吧。”

    林鲛恭敬地走了过去,伸手便接过了一个厚厚的信封,“拿着这个,去东联大厦201层报道。”

    “啊?”

    “林鲛,恭喜你,从即刻起,升任为,林鲛少校。你是整个东联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校官。”

    周大壮对她亲密的笑了起来,甚至拍了拍她的肩膀,“如果时机成熟的话,你会立刻被提拔为中校。但是考虑到你的年龄,我怕有些人心里不平衡,实际上你完全有这个天赋,好好干。”

    她端着信封有些迷迷糊糊地走出去,三个带她过来的军官冷漠地跟在她的身后,直到她问道:“请问……东联大厦201,不,201层,对,201层怎么走?”

    三个军官一同愣了一下,然后震惊地看着林鲛,脸上立刻露出逢迎的笑,“请随我们来,不过上面要你自己上去,我们没有是权限的。”

    “啊?权限?”

    “既然将军让你去,那说明在之前就已经将你的信息录入了。看来将军早就有意提拔你,林鲛兄弟,以后还希望你在将军面前多美言几句。”三个军官笑着道。

    难道是……成为周大壮的私人官?现在需要的是去东联大厦201备案信息?

    她来过东联大厦,在过去的岁月里每一次抬头都会喟叹它的雄伟高大,它就是东联的象征,也是星联殖民在这颗星球最好的证据。但从来没去过东联大厦一层楼以上的任何地方,因为上面明确写着,“非相关人员不得入内!”

    能够出入大厦二层,那就不是普通士兵平头百姓,起码也是个办事员。

    而现在,她在三位军官的簇拥下走进电梯内,火箭一般嗖的往上冲,蓝色的激光扫描过她的脸,金属通道内至少经过不下五次的检测,每一次她都心跳加速,踩着光滑如镜的白玉地板,她有点做梦的错觉。

    “感觉怎么样?”

    “不太好。啊……”

    “小点声,你要吵死我吗?”

    林鲛这才看到独自一人站在空窗往下望的陌离,他穿着笔挺干净的军装,没带帽子,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这是……掌握着东联星命运的男人。

    不知道为什么,除了一开始心跳加了速以外,她很快就觉得这个男人其实没什么。许是在封闭的空间中,让她觉得这个男人其实就是一个事主,有大一堆的毛病。

    “打开你手上的包裹吧。”陌离淡淡的道。

    “哦。”林鲛打开了包裹,是……是一套崭新的军装,上面带着星联的花穗和金星,少校军服。

    “从现在起,我正式任命你为我的秘书官,即刻提拔,立时生效。”

    “是。”

    “哦,你刚才说什么,我问你感觉怎么样?你说不太好?”

    林鲛的嘴角轻轻抽搐,但是撒谎并不是她的强项,何况似乎对他而讲,没有什么谎言值得撒,半年多的相处足够摸清楚一个人的脾性,包括吃喝拉撒睡。

    “我不太爱和人说话,但是我来的路上,送我来的军官缠着我说了好些话。”

    “需要我惩戒他们吗?”

    林鲛摇了摇头,“不需要。”

    “你有什么要求吗?”

    “有。”

    “提。”

    “我要……”她斟酌了一个数值,“100联币?”

    于是陌离沉默了一下,“下班的时候去军资处领一万联币,以后这种要求不要再对我提。”

    也许是觉得她这个要求很丢脸吧。可除此之外林鲛真的没有其他任何的要求了。

    陌离没有对她说秘书官应该做什么,也许只仅仅是把她拴在身边比较好,她也不再打扰他。有意思的是这种一飞冲天的感觉只有在离开陌离面对普通人的时候才有,而对陌离,她只有一种普通人对普通人的感觉。

    下班的时候这种新鲜感才出来,随着电梯的加速,心跳也开始加速。这一身考究的少校军服穿在身上格外舒服,至少能够扬眉吐气,她记得在当小兵的时候护士在她苏醒后鄙夷不屑的目光。那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并不是每一个在社会底层的人都甘愿待在社会底层,并不是出身意味着原罪。她很想站在东联大厦的顶层用东联星最大的喇叭往下呐喊。

    当她走在广场上的时候,人们纷纷对她投来羡慕的仰望的目光,在战火纷飞的世界中,军衔就意味着等级。她并没有逾越规矩,站在军资处外面,可是前面的家伙全都无声息的让开了,这让她很不习惯。

    “度支10000联币。”虽然准备了好久,可林鲛说出来的时候还是有些不太自然。

    也许是这种不自然引起了值班者的警惕,值班者怀疑的目光打量着林鲛,随后抱起了胳膊,“我想,你应该先证明一下你的身份,年轻的军人。另外,没有哪个军官大人会来亲自度支大额的联币。”冷笑声。

    她有些讪然,可对陌离来说,她确实是一个微不足道但有显得有些重要的小人物,这一切都是因为一场关于荣誉与犯罪的误会。她能被就地提拔起来,也能被就地压入监牢。林鲛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份与地位,也知道自己的军衔是如何得来的。但这一切都不重要,她现在已经不再是军队的修理兵,也不再是隶属于红联机修大队的士兵。所以不好证明自己的身份。

    她觉得陌离是在坑她。

    原本尊敬地看着她的人脸色一下子变得戏谑起来,年轻的娃娃脸实在与少校军衔不相匹配。

    “小个子,如果你穿的是少尉军服,数额再小一点,说不定能蒙混过关呢。”见林鲛站在那里眉头局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