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8-07-14 15:19:43本章字数:6771字

    “我的结局早已经写入剧本无法更改,但你们的人生不应该被国家偷窥……后天晚上,也就是5月4日的晚上,如果你不想继续保持沉默,请你和我一起前往中央广场,一起打破国家对我们思想的钳制,见证这个建立在剥夺国民隐私之上的国家,和这个不代表人民的人民议会一起消失!”

    突然,子弹脱离枪口时发出的巨响盖住任何其他声响,鲜红的血液伴随着身旁女记者的尖叫从胸口迸溅出来,染红了由当前顶尖设计师量身定做的礼服。镜头迅速转向身穿安全局制服的安保人员,他全身发抖,仿佛不敢相信子弹是从他自己的手枪里发射出来。身旁的另一个安全局人员迅速将他的枪夺下,并想阻止摄像头继续将画面直播到无数的电子屏幕上……

    “全面封锁网络,关闭VPN,检索关键词,在微博微信贴吧等全部平台将有关内容删除干净,加派人手对可疑内容进行人工核实,我不要看到这段视频出现在任何网站上,也不要看见任何人在谈论这件事情!” 直到萧振邦这样一声令下,整个安全局的工作人员才开始有条不紊地工作,而不是保持着看到直播画面后的不知所措。

    “调出在场所有人智能眼镜录下来的画面,然后发给我。”他看了两遍摄像机拍下的画面,紧皱着眉头。

    “报告萧科长,按安全局一般工作指引,两个安全局同事的摄像功能都被我们暂时停用了。还有就是……”

    萧振邦没有抬头,眼睛盯着杯子里的柠檬片,切片随着手的搅拌,旋转,旋转。大家的命运,也像这片柠檬在水中浮沉,只是知道这只手的人,不多罢了。

    听完手下的话,他摇了摇头,无意发现屏幕中的镜像,几根银丝在灯光下格外地显眼。

    安全局,全称是国家安全局,负责的范围从反恐怖主义反国家分裂,到一般的网络安全。安全局代替曾经的武警部队,填补了人民警察和军队之间的空当。他们不会在大街上巡逻,但是需要追捕不法分子时,却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稳定带来和平,和平带来发展。这座美丽的城市经不起太多波澜,一个疏忽导致的恐怖袭击会让数千万人心碎,而萧振邦听过市民最满意的评价是:“他们值得我们歌颂,他们是城市默不作声的守护神。”

    现在,电脑显示的是一组摄像头画面,角度包括教室角落的主摄像头,老师的智能眼镜,坐在他孙子后面的某个同学的防盗书包等。萧振邦在闲暇时就会调出这组画面,看孙子在幼儿园适应得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他。萧振邦一直觉得,是因为自己年轻的时候执行任务时损了阴德,孙子的自闭症是上天对他的惩罚。

    萧振邦再看了一分钟,然后操作电脑调出主角的详细资料,一份自出生那天,安全局为他创建的档案。只是在21世纪初的世纪恐袭后,档案从纸质记录变成电子数据,像一面无处不在的镜子,时刻在复制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陆信舟,男,1995年出生。

    前几天是他的26岁生日,国家级一级演员。概述无须多看,当红炸子鸡的资料早被各地少女传诵,不是秘密。他就是这么受欢迎,俊俏的样貌让女粉丝尖叫不已,正直的性格被朋友所赞美,乐观的心态得到中年人的肯定,最重要的是,政治宣传部也帮忙树立起他高尚人格形象,全国各地电影院都在电影开始前播放他的爱国主义价值观宣传片。

    记录实在是太长,光是目录就又十几页,不过还好也无需全部看完。萧振邦随意翻到某一页,一次大约一年前的记录。昏暗的月光只照亮了房间的一部分,突然,不知从何处传来的一句话打破了沉寂,像上世纪电影的开场白。

    “嗯,知道了……别拍我,保安,保安!”之后是一段沉默“签哪里?哦……”陆信舟的话语断断续续,似乎毫无逻辑。

    科长推一推厚实的眼镜,往下一看,一句工作人员的注释他恍然大悟,原来陆信舟睡觉时说的梦话也被记录下来。当然这些资料属于国家机密,谁又想到摄像头不像人的眼睛,没有眼皮阻止它记录下生活的每一点每一滴。

    若佩戴了智能眼睛,只需转一下头,就能自动翻页。但萧振邦始终觉得这个动作有点傻,就像公交车上用蓝牙耳机谈电话一样傻。若是在他的年代有人对着空气说话对着空气摇头晃脑,那准是一个急需治疗的傻子。只是这个年代,已经不再是他的年代了。

    下一页的资料,像发光的金子一样,引人目光。这一页是陆信舟每年做的虚拟现实评估,亦真亦假的幻象会偷偷潜入人脑的潜意识区域,拆掉谎言建成的屋顶,把这个人身上的遮羞布扯去,让他赤裸裸地展现最真实的自我。

    2020年8月,测试对象,陆信舟;测试结果,正常;忠诚考验,通过;智商,较高;情商,高。萧振邦有点不耐烦,食指快速滚动鼠标滚轮,他自己也不晓得,什么时候增加了这么多测试项目。评价几乎全部都很正面,除了倒数第二栏的一行特立独行:遇到重大考验时,测试对象迟疑不决,表现懦弱。

    看到这里,两个摆在面前的矛盾事实让他一脸茫然。一边是不可能造假的评估,另一边则是直播画面中果敢无畏的神情。

    萧振邦迅速翻回测试内容的那一页,试图找到病因。

    测试九,根据测试对象搜索喜好和浏览记录等数据,塑造完全符合测试对象审美的女性角色,以诱惑测试对象。假设敌国女间谍偷偷潜入测试对象的卧室,坐在床边用大量金钱和安全承诺腐蚀测试对象。测试对象表现良好,毫不犹豫地决绝一切诱惑。

    随后假设以下场景:女间谍突然拿出绳子紧紧勒住测试对象的脖子,测试对象肾上腺素分泌增加,各种表现皆可归结为恐惧,在有充足反抗条件下选择屈服。

    明明是决定生死的瞬间,却像在小白鼠身上做实验的医学论文一样冷血。

    萧振邦从抽屉拿出一支钢笔,放在整洁的桌面上,在调整一下角度,与桌子的边沿平行。办公室空调的冷风钻进领子,肆意刺激着他皮肤表面的冷觉感受器。和中央商务区不同,这里采用了独立的空调系统,耗能的增加在安全前不值一提。看完前面的资料,他不敢随意下判断,并感觉到事情铁定不是简单的恶作剧或者是直播事故。

    萧振邦看了看手表,略带锈迹的金属表带像坦克履带环环相扣,玻璃表面出现几道刮痕却迟迟没有更换。因为旧时手表抵挡不住智能眼镜的普及而面临灭绝,再也没有工厂生产这种老古董。

    这只手表是他爸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在很久以前,他还在十八岁的时候,一只机械表的价格可以顶两个月工资。高考失利之后,他站在十字路口迷失了前进的方向。以往每年都要在准备期末考时度过生日,那年难得在考试后过生日,而且是意味着成年的十八岁生日。他早已经精心策划好生日派对,但却没预料到糟糕的成绩会完全摧毁他的心情。生日当天他一觉醒来,发现床边出现他梦寐以求的手表,爸爸答应他考上名牌大学后奖励他的手表。

    爸爸平时不爱说话,但那天的一句话却让他刻骨铭心“无论发生什么,你永远是我这一生的骄傲。”他戴着这只手表,发誓要摆脱现在的窘况。也不知道初中都没毕业的爸爸是从哪里找来的这句话,但是却像芥末在振奋精神的同时,催促泪腺分泌眼泪。

    现在,看着这只手表萧振邦居然突然回想起当年眼泪的咸味。手表滴滴答答地响,提醒他没有足够时间仔细翻阅每一次记录。人民议会的威胁还有不到48小时就要来到,每一分钟都不能浪费。

    勺子戳到杯子底部,柠檬片也随着上下飘荡。几个饱满的颗粒脱离出来,奋力躲避金属勺的冲击,免得被挤压得粉身碎骨。

    第一步要分析的是,动机和计划。萧振邦回过神来,开始自言自语。究竟有什么,能让陆信舟牺牲自己的生命去捍卫呢。就算枪支鉴定结果是简单的走火,说出这番话时也需要与战胜死亡相若的勇气。现在他的尸体渐渐失去温度,又有谁来执行下一步行动呢,他的下一步的计划又是什么。为什么摄像机的画面里的信息少得可怜,为什么安全局保安的枪支会走火。各种各样的思绪像高峰期坐地铁的乘客,拼命挤进老科长的脑袋。

    世纪恐袭之后,人民安居乐业,经济不断发展。人口迅速膨胀,带来的副作用便是社会竞争加剧。一线城市房价飙升,三代人的努力才能勉强换到一个安乐窝。高压的生活让人的情绪更容易波动,浮躁的群众时刻威胁这国家的统治。还好有各式各样的电视剧和综艺节目,将恩怨情欲表现得淋漓尽致,观众也跟着哭哭笑笑,以此舒缓生活压力。

    二十一世纪初,手机大行其道,越来越多人用各式各样的电子产品记录自己生活的点滴。然后是全国保安计划,每个家庭,每间办公室,一定要安装摄像头,来彻底杜绝盗窃。随着棱镜系统收集的数据越来越多,各种犯罪的破解率直线上升,并且得益于预测犯罪学的发展,不少罪犯在出手前已经被跟踪调查。国家不会对破坏社会和谐的蛀虫心慈手软,这些罪犯一律被定义为思想犯罪。

    不过近年来需要安全局的情况越来越少,这个老科长的脑细胞也不如以前活跃了,但这次意外让他感到兴奋,这把略微生锈的尖刀迫不及待要剖开这个谜团,犹如刚刚伤愈的运动员想立即回到运动场上驰骋。手搅拌的速度加快,柠檬片失去了应有的形状。

    关于棱镜系统的诞生,在安全局流传最广的说法是,在世纪恐袭之后三年,一个瘦弱的大学生披着大衣,手中拿着一个硬盘,一进来就要求亲自见局长。少年多次叮嘱,里面是可以毁灭世界的力量,一定要谨慎使用。后来,少年拒绝了局长给的荣华富贵,再次消失在茫茫人海。

    当然这只是一个都市传说,有些秘密是无法被世人知道,网络在四通八达都无法揭开这些秘密。

    但是棱镜系统像一个贪婪的巨兽,要消耗巨大的电能,体积庞大,有人说藏在中央商务区地下,也有人说在天上的空间站里,但没有人知道计算机群确切的位置。就连在安全局任职的萧振邦也不知道,但他从不好奇,有些秘密埋藏在地底,是不能窥视的。

    在等待目击者被带来的同时,先看看他们的资料吧。萧科长喝了一口柠檬水,眼睛仿佛被强光冲击无法睁开。仰头时脖子喀喀作响的声音,提醒他还没适应一整天坐在电脑前工作。他突然有点怀念,以前那个用窗帘都挡不住斜阳的办公室,在那里,春天会有花瓣飘窗户,柠檬水也要好喝一点。

    高子玲,1995年生,毕业于外国语学校新闻系,去年获得报道者奖,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得主。

    报道者奖委员会也终于抵受不住压力了吗,以前就算人气再高,也不会颁奖给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还是说,她的实力足以让委员会打破陈规旧矩呢?估计是国家电视台想要吸引年轻观众,才派出和陆信舟年纪相若的高子玲,来采访他吧。

    眼神很清澈,眼睛下面的算卧蚕还是眼袋呢,他不懂如何判断。被抓拍的图片上的纯真笑容让他回想起自己的高中,年代久远而记忆新鲜。高中女生的笑容,几乎可以和一切的美好事物联系起来。

    萧振邦推了推眼镜,一副和他一样上了年纪的眼镜。他的笑容突然消失,眼神也变得深邃。

    郭南星,男。

    和高子玲搭档的摄影师,两个人总是形影不离。他擅长构造出到最合理的画面,也经常捕捉到高子玲不经意的微笑。

    1995年……

    嗯,他们年龄相差无几,已婚……原来高子玲和郭南星已经在一年前领结婚证了。记者和摄影师确实容易擦出爱情的火花,朝夕相对下难免会日久生情。快退休的老科长快速滚动鼠标滑轮,在期待下一页就有谜底的线索。

    他记得自己还是一个高中生的时候,在一次问答竞赛获胜并获得参观电视台的机会。两个人构成的简单画面,居然是一整个团队同心协力的结果。不过科技日新月异,许多工作都渐渐由机器完成,今天的采访本来只需三个人就可以完成,但在一些工作领域,机器永远无法代替人类。

    白色的桌子上有三个大小不均的黑色屏幕,破坏了整个办公室的完美布局。墙上挂着一幅水墨画作,挡住了背后一个突兀的插座。萧振邦摇晃了一下脑袋,好让新加进来的信息融入脑中的溶剂。下意识整了整衣领之后,又后悔自己的举动。他其实介意别人说他只会穿白衬衫黑外套,但他今天穿的,依然是白衬衣黑西装。

    刘琦和段决明。

    一个是安全局保安处的队长。另一个是在队长身边实习的新人。刘琦比段决明年纪大四年,奇怪的是,无论是大学的毕业典礼,还是街头路人甲的抓拍,相同的笑容重复出现在大部分的照片里,连刘琦嘴角上翘的角度也都惊人地一致,就像每一个微笑都是用Photoshop处理的。段决明则是跟着刘琦实习的小弟,年轻,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尖子生。各项数据几乎达到满分,这应该是他连续被刘琦破格提拔的原因吧。不知道他这么年轻,能不能承受杀人带来的压力呢?

    他们两个虽然说是自己人,但内部腐化的现象从来就没停止过,以往就出现过安全局人员因贿赂而失职。他们今天负责采访室的保安工作,主要工作当然是贴身保护陆信舟的人生安全,但也暗地背负着监视陆信舟的使命,在陆信舟出现异常时及时提醒一下,譬如今天……没想到当初为了以防万一而定下的工作细则,今天第一次落实了。“第七章第九条,若监视对象做出严重损害国家利益或严重威胁国家安全的行为,安全局人员有权尽一切办法阻止,实施办法时受最高豁免。”只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就像一场写好剧本的舞台剧。

    和高中时代的语文课写作不一样,档案描写得越是详细,里面人物越是无法跃出电子屏幕的冰冷无情,独一无二的数字编号,代替了独一无二的灵魂。

    忽然拉响的警报声,打断了萧振邦的思维。对方直接入侵安全局吗,如果是真的话,也未免太看不起这个国家暴力机关了吧。萧振邦的肥肉挤满了座位,没有留出空间让他伸头拿枪。无可奈何,他站起来检查这把老手枪,子弹上膛,打开保险。

    他不是想成为战斗的一员,这只是收到警报后办公室每个人都要进行的操作。毕竟摄像头看着呢,到月中被扣工资就不好了。

    完成操作后,萧振邦淡定地坐下继续工作。防卫安全局内部可不是他的职责,越俎代庖可不止扣工资这么简单

    在没有思绪时,撇一眼桌上的提示信息。报警的地方是放路由器的次要机房,可能只是报警器刚好坏了误报罢了,毕竟,入侵安全局可比老虎头上拍苍蝇危险多了。

    萧振邦一边挠头,一边用钢笔在纸上画了几个圆圈和几条直线,把几个人物的关系理清楚。并写上备注:段决明这个名字有一条直线引出来,写着:

    执行者,重点看近期心理报告和接触过的人和书。

    刘琦上则写着:

    检查弹药归还情况,一手提拔段,嫌疑大。

    萧科也试过学习用电子屏幕和手指,但还是对微微化开的墨水情有独钟。每个人互相的联系一整理出来,就可以挖出可能的幕后黑手,然后一举破解这个谜团。面对威胁国家统治的紧急事件,科长仍像在玩推理游戏一样镇定自若,有条不紊地抽丝剥茧。

    陆信舟的名字放在最中间,他辐射出去的线被一根根地划掉。根据对陆信舟的全天候监视,基本可以排除他和恐怖组织或者国外势力有联系;人已经死了,不可能是勒索;感情方面呢,家庭方面呢,应该也没有问题;原因看来是一时间找不到了。萧振邦一陷入困境,就忍不住抓头发,哪怕他头顶的头发已经不多了。

    已死之人是无法继续行动的,当灯光打在陆信舟身上时,身后的阴影就是他同伙躲藏的位置。可恶,茫茫十三亿人,用排除法是行不通的。和他接触的人有这么多,哪个会是他的同伙呢,这家伙一呼百应,谁都可能为他卖力。他的同伙还可能平时根本没有和他接触,只通过加密通讯来交流。滴答滴答,时间随着萧振邦的思绪发散出去,飘向空洞虚渺的远方。

    萧振邦快速眨动眼睛,仿佛不敢相信真相会如此简单。比柠檬水更能振奋精神的线索出来了,刘琦,陆信舟,高子玲,郭南星,现场的人除了段决明外,其他线都相交于同一个地方——第五十五中学。这间立校百年的重点中学恐怕要因为他们名誉扫地了。有了这条线索,追查起来就方便多了。他们可能通过校友会认识彼此,然后谋划这次行动……

    萧振邦想了想,自己应该已经缺席好几次同学聚会了,谁叫每次聚会到最后都变成炫耀大会呢。萧振邦一边继续翻阅资料,一边在微信上下令调查这间学校,老师同学校职工都要查一遍。

    萧振邦觉得1995这个数字出现了不止一次了,点开详情后发现,他们不止互相认识,他们还是同届同班同学!他们在十几平方的小课室里,一起渡过青春中的三年时光。受够了,又是高材生,他们真的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以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都是那些高智商犯罪电影的祸害!这几年文化局把的什么关,又让促进犯罪的电影通过审核,又来添乱!这次这几个高材生,仅仅是为了宣泄对现状的不满,还是背后有人别有用心呢?

    当主桌面上方的数字从23:59跳到00:00时,一封新的消息破坏的4个0整齐的和谐美,隔壁科室发布了新的消息:经医生判断,段决明已经精神崩溃,无法从他身上获得更多信息。从每年的精神健康调查报告得出,作为段决明的直属上司,刘琦同志负虚假陈述责任。

    萧振邦为自己比隔壁的傻瓜更接近真相而窃喜,段决明能不能提供线索已经无关紧要了,在把他们四个的资料交给棱镜系统分析的同时,他要继续思考他们行动的动机和最终目的。

    通过电视台来散播消息,他总觉得这个剧情在哪里出现过。如果现在的人模仿小说或者影视作品的情节来犯罪,也未免太看不起安全局了吧。那些看似天衣无缝的高智商犯罪,其实和魔术表演十分类似,用夸张的动作来勾走观众好奇的目光,然后说自己完成了不可能的神迹,但如果用另一个角度来看,就会马上产生退票走人的想法。

    挠着挠着,头顶的发丝又掉落了一根。

    突然,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报告科长,除了刘琦队长失踪以外,当时在场的人都带过来了。刚刚下达的封锁网络命令,棱镜系统自动下线,我们无法追踪刘琦的去向。”

    萧振邦手挡在嘴前,没有说话。等办公室只有他一人后,用力地一锤,桌子一震,险些把玻璃杯震到桌子外面,柠檬水剧烈上下跳动,但怎么也逃不出杯壁的围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