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误会解开?

    更新时间:2018-07-18 09:09:02本章字数:1846字

    夜晚降临,花未染按照和老鸨原来的约定,在傍晚之前又洗了个澡,换下之前的青色便服,化出一件较为华美的衣服,浅蓝色的布料上绣着细纹,在不同光束的照射下,都显现出不同的图案。 花未染将自己梳妆打扮好,静静地坐在房间里等候着老鸨。

    “吱呀——”房门被轻轻打开,老鸨从门外走进来,看见已经梳妆好的花未染,心下一惊。

    此时的花未染宛如仙女下凡,一双美眸清澈透亮,可以一下子看到眼底,眼波流转之间,尽显芳华。浅蓝色的布料更凸显出了花未染出尘的气质,极好地诠释了未染纤尘这个成语,让人生不出玷污之心。

    老鸨压制住内心的震撼,欣喜地对花未染说道:“未染姑娘,你已经收拾好了?”

    花未染浅浅一笑,淡淡地回答道:“是的。”这一笑,更是让人觉得周遭闷热的空气都凉了几分。美!真的是太美了!老鸨在心中啧啧称奇。

    花未染时刻注意着老鸨,想验证自己之前对她产生的怀疑。可遗憾的是,老鸨满脸皆是惊叹,花未染并没有读出别的神情来。

    或许真的是她想多了吗?花未染一想到自己可能是冤枉了老鸨,花未染心里一阵愧疚。她怎么可以无凭无据地,仅凭一些自己的猜想而去怀疑一个人呢?更何况还是一个曾经在她迷茫的时候收留她,帮助过她的人。

    老鸨自然也是根老油条,看到花未染打量自己,就知道花未染心中在想些什么。

    她抿抿唇,叹了口气:“未染姑娘,奴家知道你在怀疑奴家,奴家也不介意。可是奴家尽心尽力的帮着姑娘,也从未有愧于你……”

    老鸨顿了顿,眼中的神情转为不可思议:“难不成仅仅是因为奴家买不起全部的料子,把一件给姑娘穿的衣服做得稍微暴露了些,姑娘就开始怀疑奴家,奴家到底做了什么让姑娘丝毫不信任奴家?”说完还转过去,用手背假装抹了抹泪。

    花未染听后,再看看老鸨伤心的模样,心里更是愧疚,她当初竟然会怀疑这样善良的人。她轻轻地走到老鸨身边,拿出一块洁白的帕子,递给老鸨,并且用手将老鸨抱住,头轻轻地靠着老鸨:“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

    老鹅身子颤了颤,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老鸨在花未染看不到的角度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好久没有见过这么美,又好骗的姑娘了。

    老鸨调整了一下表情转过身,一边把手帕递还给花未染,一边说道:“未染姑娘,奴家没事了,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那你便随我出发吧。待会会有很多人来到大堂里,奴家也不要求姑娘做什么,就在台上走一圈便好。”

    “为什么?”花未染不解,可这次她并没有表现任何的怀疑,只是单纯的不解。

    老鸨解释:“姑娘不是来寻人吗?姑娘在舞台上走一圈后,所有人都看的见姑娘。说不定姑娘要寻的人就在当中,姑娘上台走会,他看见了自然会来找姑娘的。”

    “这是你特意为我办的吗?”花未染有些惊诧。

    既然花未染还帮自己圆了话,老鸨自然是要添油加醋一番:“是啊,为了未染姑娘你,奴家可是邀请了天涯南北的朋友呢!”

    花未染感觉心里暖暖的,她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谢谢你,你是除了我哥哥以外,对我最好最好的人了。”

    这时,翠袖推门而入,先是看到花未染的容貌一楞,再看到花未染和老鸨之间和谐的场面,秀眉几乎不可见地蹙了蹙:“妈妈,一切都准备好了,只待未染姑娘上场了。”

    “好。”老鸨转头望向花未染,“未染姑娘,你准备好了吗?”

    “嗯。”花未染点点头。

    “那好,翠袖,你带着未染姑娘上场吧!”老鸨对翠袖使了个眼色。

    “是。”翠袖看向花未染,道:“未染姑娘,请跟我走吧!”花未染站了起来,提步跟上翠袖。

    翠袖带花未染来到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两扇门,除了花未染刚刚进来的那一扇,还有另外一扇门,那扇门外似乎是人声鼎沸。“新来的超级美的姑娘呢?”一个人叫道。

    翠袖深沉地看了看花未染,悄悄递给花未染一个纸包: “未染姑娘,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但我真的没有骗你,这个人间很复杂。这包药粉你留着,如果遇到危险,把一整包往人身上撒,可以使他瞬间失去意识。翠袖言尽于此。请未染姑娘从那扇门上台,走一圈以后回到这个房间。”

    花未染有些不解,但听到翠袖的语气,以及她那神色深沉的眸子,她还是收下了那个纸包,放入了空间储物袋中。“虽然我不太理解你在说什么,不过我知道你是在为我着想。未染先谢过翠袖姑娘了。那未染,便先行一步了。”

    翠袖看着花未染推开门,轻轻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她也是看不下去这么纯真的姑娘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罢了,若是换作别人,她可能会视若无睹,可对这个姑娘……想到花未染那清澈的眸子,翠袖又长吁了一口气,她还真的是做不到呢!

    翠袖回头望了一眼:未染姑娘,希望你的运气真的有那么好,能让你得贵人相助,或是因缘之下逃过此劫。翠袖,一直能稍稍的帮你一把呢!人在风尘之中,也如同在皇城中一般,身不由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