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怪事未停镇上犯难

    更新时间:2019-02-07 23:26:19本章字数:2076字

    《乡村魔方》小说

    作者:臧有风的日子

    4.3怪事未停镇上犯难 

    还没等二愣子想通,随着村委会屋门咣咣铛铛的一开一关,一个黑影早已消失在朦胧的夜色里。

    小张医生的意外受伤,永服嫂很是愧疚。永服嫂打断了二大仙儿的有关自己去向问话,而是很机警地告诉二大仙儿抢救小张医生最重要。

    “张啊,你自己给自己看病吧,呵呵”二大仙儿嬉笑道

    “二大仙儿,到什么时候了,还贫嘴。还等什么,赶紧将张送回村卫生所。”永服嫂训斥道

    二大仙儿和永服嫂一同搀着小张医生回了村卫生所。

    小张羞涩地告诉永服嫂如何帮自己拉伸受伤肌肉,如何包扎等等。永服嫂面对小张大夫扭伤的、红肿得像个发面的馒头脚面甚是心痛、着急,突然,她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

    “莫非咱永服嫂有什么治愈脚伤的高招了?”二大仙儿

    永服嫂没有立即回应二大仙儿,而是突然转身跑出了村卫生所。

    没等满脑狐疑的二大仙儿回过神来,气喘吁吁的永服嫂又跑了回来。

    “一试我这跌打损伤神药的神效,哈哈。”永服嫂一边说着,一边附身将一小暗色瓶的药液慢慢涂抹在小张医生的红肿处。

    “永服嫂,您这宝贝很棒啊,我的红肿灼热感减轻了,感觉也消肿了。”

    “您那什么宝贝,竟然比咱卫生所西药还神奇。”

    “小张,你要小心了,看来俺祖传的红花油要抢你的饭碗了,哈哈”

    “要不说,永服嫂干啥像啥,这三下五除二把你小张的手艺就学精了,而且还有祖传的神药护法,厉害、厉害。要不,我这笨手笨脚的,早就误事了”二大仙儿一旁夸奖道。

    忙碌了半天的二大仙儿和永服嫂安顿好小张后,各自匆忙打道回家了。半个月牙似乎也有些累了,不知何时早已挂在了山腰,繁星点缀的穹宇似乎睡醒了一觉,天边也越发明朗了许多。

    次日清晨,海浪河河畔的四海镇镇政府各部门依旧早早地开板办公了,晨光将三楼镇长办公室的每一个角落一一点数着,生怕有一丝走神疏忽。叶色浓绿的君子兰早已蓓蕾吐芳,候着主人一起分享春夏的色彩。

    孟林将右手的公文包重重地放在了老板桌上,然后将浅蓝色的中山服搭在了桌后的靠背上。他急步走到窗前,猛地推开窗户,展开双臂,深深地呼吸着清晨清新的空气。他原本暗色的眼带似乎此时也消失了一些,不过倦意依然流露在面颊上。

    一阵急速的敲门声让孟林应和道:“请进。”

    “原本不想打扰镇长您了,不过……”进来的吴秘书无奈地说道。

    “小吴,什么时候你也学会女人样子了,什么事?快说吧”孟林转身问道。

    “这一大早,收发室老刘就告诉我,维纳斯村钱老年儿一直在等你,开始我告诉他,‘今天您要外出’,可他说啥要见见您。”吴秘书尴尬地说着,“只好让他在会客室候着呢。”

    孟林一边听着,一边慢慢地踱回到桌子后面,伸手去拿茶杯,面带笑容的吴秘书赶紧抢先把早已斟满的热茶拿起递给了孟林。

    孟林喝了一口小吴递过的茶,上下唇咬合了几次说道:“那就让钱老年儿十分钟后到我办公室来。”

    吴秘书刚走没有一分钟,孟林都还没有来得及坐下,就听见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孟林哼了一声,没等孟林说请进,门外就传来一声:“孟镇长,是我,钱老年儿。”

    “那就进来吧。”孟林似乎很无奈地说道。

    随着一声咣当开门声,手拎大包小裹的的钱老年儿出现在老板桌前。没等孟林说话,只见气喘吁吁的钱老年儿把手里的大包小裹顺势一股脑放在了孟林桌子后面,之后忙着用白布褂子衣角不停擦拭着额头滚落的黄豆大小的汗珠子。门外小吴跟了进来,不停地说着:“老钱,我要帮你,你还不干。”

    “小吴,赶紧给老钱儿打盆水来”孟林从桌后走了出来,一边挥挥手安排小吴打水,一边对钱老年儿很无奈地说道,“你这是要再次闯关东哇,先坐下再说。”

    “孟镇长,你太幽默了。”钱老年儿定定神说道,“咱电话里早就说好了,不就是一些…”

    “钱老年儿,我说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也正要找你呢。”见小吴打水走进办公室,孟林赶紧用眼色阻止了钱老年儿继续说话,随后立即转移了话题应和道。

    “吴秘书,你忙去吧,我和老钱谈谈工作。”孟林用温和语气命令吴秘书离开。

    小吴秘书晃着头很知趣地把孟林办公室的门随手关上离开了。

    “孟镇长,不就是那些野鸡等山野货,还有我儿子留给我的雪茄烟。”钱老年儿回应道。

    “多少次了,不让你拿这些东西,我自己有,即便缺了,也可以自己买吗,你就是不听啊。”孟林一边推辞着,一边把满是山野鸡的口袋放进了桌柜里。突然孟林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后按了一下桌子上秘书小吴的呼唤铃:“小吴你来一下。”

    “小吴,麻烦你把老钱儿带来的雪茄烟分给各部门喜欢烟的同事。那些,蘑菇和野菜也没法分。”孟林把刚刚接到的,还没有打包的一条雪茄烟一边递给了吴秘书,一边嘱咐道。

    还没有来的及坐下的钱老年儿眼看着孟林把那条被自己绑了丝线的香烟递给了小吴。老年儿在一旁瞪大了眼睛,吱吱呜呜地不知所云。

    “老年儿,哪不舒服吗,要不顺便到咱镇政府旁侧卫生院看看?”孟林关切地建议道。

    小吴走后,红着脸的钱老年总算说出了一句话:“孟镇长,小吴拿走的那条烟要比剩下这条烟有劲啊。”

    “你早说啊,况且烟这东西,你也知道,你越惯自己,自己对烟要求的档次越高,对自己毒害也越大啊,呵呵”孟林笑谈道。

    钱老年儿一边听着孟林的说辞,一边全身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瘫坐在了黑色会客长沙发上。究竟发生了何事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