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心念

    更新时间:2020-07-23 22:23:31本章字数:3433字

    淳萧以为她对郝斌的感情会随时间过去就渐渐转淡,她极力回避着与他有关的任何事情,不想他的好,提醒着自己不要自作多情,心理反复念叨他是不可能会爱上她的。纵观周围浸在蜜运中的女友们,多是温柔大方的姑娘,不得不说男孩挑女友的眼光很“实际”,他们不会找,或者是不屑找“刺头儿”女生做女朋友呢!“熊孩子”有个性、爱争论,不易被驯服,男生们是敬而远之的,他们似乎不知道就是这样缺点多多的女孩对于爱情往往是认真执着的,没有太多的中间路线可行,真实诚恳,爱了就是爱了,学不来“欲拒还迎”、“欲擒故纵”的感情高招,她们其实和温柔大方的姑娘一样,都是好女孩!

    淳萧有自知之明,她不是一个温柔的姑娘,她也不是一个爱争论的人,尽管她甚少对人发飙,但她真的不善于掩饰自己的情绪,她以为只要不骂人就可以与人和平共处,她不知道她那有意或无意的冷感会让人感觉压抑。她自以为对人真诚不做假是美德,但连门面应酬的话语都不屑去说那是会吃亏的,从小没人教过她这些,她不是一个高情商的人,她将自己的温柔和耐心只留给了家人,淳萧记得斌不止一次跟她说过:“你这么敏感,会多是非的,你也会不开心啊!”她似懂非懂的追问:“为什么会多是非啊?我哪里有敏感!”他只是笑笑,很随意地揉揉她的头发:“你长大就会知道了!” 

    郝斌说得没错,淳萧是不容易开心的人,甚至面对疼爱她的爷爷,长大后的她也会生出很多怀疑,其实会不会是她想太多了?大学每年的春节假期,妈妈都让她去探望爷爷,而爷爷会让奶奶带她去拜访亲友,等待着他们“打赏”红包,或许在家长眼里这只是普通不过的伦理亲情,但在淳萧心中却觉得自己是在乞怜,在被人施舍着。当年一样的亲戚关系,家中困难远胜如今,并不见得有人会来雪中送炭,就连爷爷和亲叔叔们也没有给予过他们一家经济上的帮助,现在却要她在收了亲戚朋友的利是后接受妈妈和爷爷的双重询问,向他们汇报金额数目,这是让淳萧觉得难堪的事情,但无论爷爷还是妈妈都不曾体恤她的敏感和自尊。

    爷爷其实没有自己的小金库,所有退休金是在小叔叔手里掌握的,每个学年他都让小叔叔给淳萧拿1千块做花销,淳萧心里明白这些钱其实是爷爷的,但爷爷却对淳萧说是小叔叔对她的帮助,让她要感谢他,记得小叔叔的好。就算是这样,小叔叔其实也没给爷爷和淳萧好脸色看;她曾向妈妈提过她不愿接受这样的馈赠,妈妈对她有这样的想法很是气恼。妈妈觉得淳萧死脑筋,她告诉淳萧根本不需要推辞或者觉得受之有愧,因为这本来就是她应得的,而且这又不是她们一家主动索要。

    早在反右年代,爷爷被批斗下放时,淳萧的爸爸当掉了手表、倾尽了所有积蓄,为爷爷和叔叔他们筹措了大部分款项,建起了下放时居住的房子。那时淳萧还没出生,妈妈和爸爸还是两地分居的,妈妈带着哥哥和姐姐生活,整整一年多没收到过爸爸寄来的生活费。后来爷爷平反回城,而卖掉房子所得的钱却也一分也没有还回给爸爸和妈妈。

    淳萧从叔叔手中接过的钱她从未花过,瞒着妈妈,一直存在银行里,就因为她知道叔叔是怎样一个人,她不敢轻易接受他的好处。她担心日后自己假若不能给予他所满意的回报,经他口所言,他就会是那个曾对她无私地供书教学的长辈,负责了她所有的读书费用,而侄女却是一个忘恩负义之徒,不懂知恩图报;想想如果为了区区5千块而落人口实,折损了她的骄傲,怎么都不划算。或许这就是斌所担心的她会多是非吧?

    她从来不会像姐姐那样自信,淳诗觉得别人对她好是最自然不过的事,她配得起别人的关怀和宠爱,从小她就习惯于别人目光的聚焦;习惯了被众人环绕簇拥的人,是难以接受别人的忽略的,所以淳诗婚后也就有了很多值得她抱怨的事情。而淳萧却甚少会心安理得地接受别人的“善意”,她似乎更愿意成为予人善意的人;就好比饥荒年代里吃不饱的人却愿将口粮分给比她自己更困难的人,她需要通过这样的方式确证她的存在是有意义的,她在谨小慎微、敏感多疑的同时又忍不住释放出善良,冷冰的面孔后面藏着一颗柔软的心。

    淳诗经常向妈妈诉说她在夫家生活得如何“水深火热”,丈夫、大伯、三姑六婆等等之辈没有照顾好她的感受,妈妈的附和认同更是让她觉得自己在理了。其实在淳萧心里,那些真不算什么大事。姐姐居然会执着于家族聚会吃饭时,她喜欢的菜没有摆在她面前,翁姑分给她的自产蔬果不是最好最大的等等琐事。

    试想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上有老下有小,众口总是难调的,她喜欢吃的菜并没有禁止她伸筷子去夹,分给她的蔬果“中上之姿”其实已是很不错了。她如果换个角度想问题:菜肴的摆位是以敬老为原则的,蔬果再怎么“歪瓜裂枣”也是有机绿色的,完全可以免去很多的烦恼!真的没必要上纲上线非要认为那些是别人对她不疼爱的证据。已为人母的淳诗,她自己应该很明白,小孩跌倒时要鼓励他自行站起,而不是过分渲染他摔倒时的疼痛,对待情商的训练是类同的,只是在这两方面上,她和妈妈都没做好。

    或许人总会移情,现世生活的不如意就更容易让人怀念曾经美好的日子。淳萧一直都很乐意和淳诗分享她的大学生活,告诉她一些自己在生活、学习上的琐事和趣事,希望自己的快乐可以感染姐姐,让她在并不满意的生活中有一点安慰。但似乎淳诗对淳萧的开心与不开心并不感兴趣,因为那不是她的生活,她更喜欢她们之间聊的是她有着众多裙下之臣的风光岁月,而且淳诗总有办法将话题绕回到郝斌身上;一如《项链》的女主角,依靠一夜的荣耀,成为她还债十年的精神支柱。

    淳萧从心底里对自己喜欢郝斌这件事感到不安,她那样卑微,远不及姐姐那样光彩照人,她从不敢奢望斌会爱上她,尽管当初是姐姐没有选择他,就算现在的她已为人母了,想必也不妨碍她仍然是他的女神。如果因为她自己的多情令到姐姐和郝斌之间的友谊出现瑕疵,她会很内疚自责的,况且姐姐一直那么坚信只有她才是郝斌的挚爱。她尽量避免和淳诗谈及与斌有关的话题,不在她面前表现得异常,每当淳诗提起他时,淳萧都有意冷淡处理,不会表现得很热切。面对她不断询问郝斌的情况,淳萧只能老实回答:“我好久没和他联系了,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他在干什么。可能他工作很忙吧?”

    出乎淳萧的意料,淳诗对郝斌的关心程度远比她嫁人之前的高,没过几天,淳诗就告诉淳萧:“郝斌拍拖了,没时间去看你很正常啦。但你如果有事需要帮忙,随时可以找他的,你是我妹妹,他一定不会推辞的!”

    淳萧不禁一怔,接过淳诗的话:“喔,是啊,他拍拖了呀?”手却不自觉地握紧了电话。

    淳诗继续念叨着:“不过听说他的女朋友不漂亮。”

    “是吗?性格好才是重要的吧?他可能喜欢有内在美的人!”淳萧回答得有点飘忽。

    淳诗很是大度,“哎呦,他终于放下过去,肯去谈恋爱了,他为我付出那么多,是应该为自己考虑一下了,我为他感到高兴,也终于放心了!我会祝福他的。”

    淳诗的心酸酸的,但仍是极力表现出开心的样子回应着淳诗:“是啊,他那么好的一个人,是值得被人好好对待的。”

    半年的不见,经由姐姐的口中知道了他情归何处,淳萧感觉心中空荡荡的,这就是她要的结果吗,她如愿了吗?郝斌果然没有喜欢她,即便爱的不再是姐姐,他的心却也只是被别的人占据了,她算不上什么。她对郝斌的爱,淳萧只愿永远珍藏在心里,因为只有这样,才会一切都没改变:他是照亮她青春岁月里最灰暗时段的阳光,他曾以一个兄长的身份待她以温柔,给过她宠溺!她总觉得自己性格中是潜藏有某种悲剧色彩的,太美好的、太真实的东西降临在她身上都会变得脆弱无比,易于坍塌,而现在与郝斌的关系却是刚刚好。

    淳萧深深知道,那个能被郝斌爱着的人是幸运的,因为他是那种就算委屈了自己也要令自己关心在乎的人开心;他待姐姐如此,朋友如此,甚至对待只是姐姐身边跟班的她尚且如是,他的女朋友又怎么可能不幸福呢?或者在他的感情世界里,只要是他能够付出的,他根本不会保留,对他而言这才是爱情的本义。淳萧默默祈求与他相处的人是会珍惜他的,懂他的,是比她更爱他的!

    星期天的早晨,坐在偌大的教室里,仅有几个单身男女“陪着”淳萧自习,她咬着油饼,吸溜着豆浆开始了美好的一天。旁边座位上放着一本别人占位子用的诗集,她翻开看了一下,不禁被其中一首吸引:“你若是那含泪的射手/我就是/那一只决心不再躲闪的白鸟//只等那羽箭破空而来/射入我早已破裂的胸怀//你若是这世间唯一/唯一能伤我的射手/我就是你所有的青春岁月/所有不能忘的欢乐和悲愁//就好像是最后的一朵云彩/隐没在那无限澄蓝的天空/那么/让我死在你的手下/就好象是/终于能/死在你的怀中。”她的心中一怔,“唉,真有那样凄美的爱情哦?”淳萧轻叹一口气,将诗集合上,把心思放回到厚重的专业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