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8-07-27 22:00:00本章字数:3050字

    43、旅馆房间 日 内

    (闪回)

    时光又回到一年前。赵知非在旅馆房间的床上抽着烟玩着手游,头发剪成男式的短发,还染成了蓝色。宋冉在一旁乖巧的听歌写笔记。房间虽小,但被女孩整理的干净整洁。可抽烟的赵知非在这个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

    赵知非:(云淡风轻地)我想买个新台灯。

    宋冉:上次已经买过了呀。

    赵知非:那是你买的,不是我的。

    宋冉:这有什么不一样。

    赵知非:不一样。你买给你自己的和你买给我的怎么能一样呢?

    宋冉:(无奈的摘下耳机笑了笑)你这是无理取闹。

    赵知非:(起床拿起烟盒,发现里面空了)没烟抽了。

    宋冉:自己去买。

    赵知非:(和宋冉挤在一张椅子上,手撑着头撒娇的模样望着宋冉)你最好 了。

    宋冉:(假装不去看她,起身把窗户打开)别抽烟了,对身体多不好。再说了,陈叔看见了又得说你。

    赵知非:说就说呗。我帮我说上两句,他就会消气了。反正啊,你说什么他都会听的。

    宋冉:别胡说。

    赵知非:我们搬走吧,我们离开这里,去自由自在的生活。

    宋冉:(无奈的笑)我出去帮你买烟。

    赵知非:(拉住宋冉)我没开玩笑。

    宋冉: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赵知非:不过是拍了张照而已,只要我们能还上钱,没有人会知道的。

    (宋冉拿起钥匙和外套,转身离开了房间。)

    44、赵老师房间 日 内

    宋冉被梦惊醒,发现自己被绑着,嘴巴仍被毛巾捂住。他下定决心要逃,拿着手里的瓷杯碎片,拼命地想割开绳索。漫长的时间过去了,绳索有松动的迹象,眼看胜利就在眼前,房间门被赵老师打开了。

    赵老师:(整理着行李)我入了辆二手小货车,等我收拾好东西就出发。(见宋冉流露出哀求的眼神)没关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只是想你。

    (宋冉只能拼命摇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手仍然在继续割开绳索,赵老师并没有察觉到这一切,背对着宋冉收拾着东西。经过一番挣扎,宋冉终于将绳索割开,发现跑到门的位置可能会被赵老师抓住,于是只要跑到窗户前想从窗户跳下去。可就当宋冉拉开窗帘时,才发现这里根本没有窗户,只有一个外嵌的小小空间,挂着一张有赵老师 宋冉和赵知非的全家福,其中赵知非的照片部分已经被人剪掉。宋冉惊得尖叫了一声,赵老师这才发现宋冉已经挣脱了绳索,慌忙拿起绳索想绑住她,宋冉觉得自己反抗无力,想拿起身边的东西进行自卫,可翻来找去没有合适的东西,只好把照片取下来,挡在自己和赵老师中间,赵老师似乎发了狂,拽住宋冉的手腕,试图把她扔在床上,宋冉慌乱之下将相框用力的砸向赵老师的头,但赵老师头部虽出了血,可仍然没有放过宋冉,宋冉随手拿起一块相框的碎玻璃块向空中乱划,却扎进了赵老师的后脑勺,赵老师渐渐失去了力气,眼睛直瞪瞪的望着宋冉,想将后脑勺的玻璃块取出,嘴角却慢慢流出血来,无力的倒在了床沿。宋冉吓得连哭都在颤抖。不敢碰触到赵老师的身体,但又不得已将手指凑到他人中处感受鼻息。悚然发现赵老师已经没有了呼吸,宋冉崩溃的捂脸哭泣,脸色煞白,双眼充血,眼下还挂着泪痕。宋冉持续的深呼吸想让自己恢复理智,将自己手上的血蹭在被子上,顺便用被子盖住赵老师的尸体,颤巍巍的从床上爬下来,在赵老师的包里翻来覆去,想找手机报警。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45、赵老师房间门外 日 内

    赵知非走过一个长长的走廊,穿过一片挂衣服的小阳台,这才走到了这个僻静的住处。站在门口,她恍惚想起了小时候。

    46、小阳台 日 内

    (闪回)

    不过十岁左右的赵知非和宋冉在赵老师房间门外耳语,像是在商量着什么。赵知非敲了敲门,两人快速的穿梭在在了晾晒的被子衣服里,试图找一个合适的躲藏处。赵知非很聪明的躲到了阳台角落,用衣服把自己遮挡起来,而宋冉只能匆忙间躲在晾晒着的大被子后面。赵老师打开门却发现门外空无一人,在阳台上溜了一圈,赫然发现宋冉的脚没能被晾晒的大被子遮住。

    赵老师:(向藏着宋冉的被子走近)是谁在敲大灰狼的门哪?是小红帽吗?(听到被子后面的宋冉发出咯咯的笑声,于是掀开被子)小红帽被 我抓到咯。

    宋冉:(尖叫着跑开)大灰狼要吃掉小红帽啦,救命呀~

    赵老师:(拉着宋冉,蹲下来帮宋冉擦汗)陈爸爸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宋冉:好,我们去找知非姐姐吧。

    赵老师:(小声地)我们要是找到了知非姐姐游戏就结束了哦,我们吃完再回来的话,才可以和知非姐姐继续游戏。

    (宋冉乖巧的点点头,赵老师牵着她离开。而赵知非躲在阳台角落里,却迟迟没有人来找她,天渐渐黑了,她才从阳台角落里默默走出来,却发现阳台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她有些落寞的敲了敲赵老师房间的门,没有人应答,阳台的风很大,吹得有些冷,她只能蹲在赵老师房间门,静静地等着赵老师和宋冉回来。)

    47、赵老师房间门外 日 内

    赵知非:(敲了敲门发现无人应答,疑惑地)赵老师,我是知非。

    (房间内仍然迟迟没有人应答,赵知非觉得或许赵老师不在家中,决定转身离开时,门突然开了。眼前竟然是失踪了三日的宋冉,头发凌乱脸色惨白的宋冉见到了赵知非,内心的防线似乎全然瓦解,抱着赵知非开始哭。赵知非有些不知所措,推开门打算进去,却发现房间里一片狼藉。)

    48、骆远家中 日 内

    付婴宁也生了闷气,坐在沙发上,不愿和骆远说话,两人在客厅僵持着。

    付婴宁:我承认我曾经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可那个女生是罪有应得的。

    骆远: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找借口。

    付婴宁:我没有找借口。我...我只是气不过。

    骆远:气不过就可以对一个女孩子做出这种事?

    付婴宁:你根本就不明白当时发生了什么,你和那些见风使舵的网友也没什么不一样。再说了,把这件事和宋冉的失踪关联起来,我也太冤枉了。

    骆远:你走吧,我也帮不了你。

    付婴宁:我相信你是清白的,可是你能不能也相信相信我,我真的是无辜的。

    骆远:她们有什么理由要陷害你?

    付婴宁:(突然抬高音量)因为...因为....(小声地)我发现了她们一个秘密。

    骆远:秘密?

    付婴宁:(手足无措的)没...没什么,你就当我没说吧。我...我想回去了。

    骆远:回去?警察一定在到处找你。

    付婴宁:我会去找警察说清楚的。我躲,他们就是以为我做贼心虚。我相信你是好人,我不希望你也被搅进来。还有,不要放弃你喜欢的话剧,好好干,以后我给你当女主角。

    (骆远笑了笑,起身打算送她。付婴宁整理好自己的包,向骆远挥手道别,示意不用送,她穿好鞋子打开了门,却发现两位警察站在门口,一位就是问讯赵知非的警官。警察拿出了证件,二人愣住。)

    49、赵老师房间 日 内

    赵老师房间的空调像是坏了,赵知非开了好几次都打不开。这个没有窗户的房间仿佛一个巨大的蒸笼。宋冉坐在门口忍不住的抽泣,赵知非看着这具尸体。明明是再熟悉的不过的人,此刻的她却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没有伤心没有害怕,就像是看一只丧命的猪狗一般用手探了探他的气息。

    宋冉:(抬头凝视着赵知非)我...我该怎么办?

    赵知非:还能怎么办,只能打电话报警。

    宋冉:要自首?

    赵知非:不然也没别的办法了,人都死了,不可能复活。

    宋冉:(近乎崩溃的)如果自首,我会怎么样?

    赵知非:谁知道....

    宋冉:我早该听他的。

    赵知非:听他的回去?回那个愚蠢的贫穷的小村庄?

    宋冉:他来找过我,让我和他回去,可是我想,你一定不会愿意的。都是我的错...

    赵知非:别因为这样就觉得是你自己的错,都是他的错,根本用不着为了他而坐牢。

    宋冉:说这些有什么用,杀了人就是杀了人。

    赵知非:是他绑架了你,你只是出于正当防卫。

    宋冉:不,知非,我杀了人,我杀了赵老师。

    赵知非:他只是一个绑架了你的罪犯。没人会相信一个家庭旅馆的清洁员会和光鲜亮丽小有成就的小明星有什么联系的。他不过是个变态的私生饭。

    宋冉:可你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赵知非:没人会在乎事实如何。

    宋冉:知非,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赵知非:(歪着头看着宋冉)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