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8-07-30 22:40:11本章字数:3015字

    56、车内 夜 内

    赵知非发现车快没油了,眼前的路越来越荒凉,像是很难能找到加油站的样子,宋冉有些着急。

    宋冉:刚刚我见路上有一个加油站,倒也不远,我们的油量应该是够的。

    赵知非:或许还能撑到进高速路。

    宋冉:这个样子肯定走不了多远的,你听我的,先折回去。(作势要打转向灯)

    赵知非:(拦住宋冉)万一被加油站工作人员认出来了怎么办?

    宋冉:可这种油量,我们连城也出不了了。

    赵知非:会有办法的。

    宋冉:你在这等我,我去加,加好我就回来。如果我一个小时没回来,你就逃吧。

    赵知非:你说什么呢?

    宋冉:知非,我知道,人就是我杀的,我逃不掉,可你是无辜的,我不想牵连你和我一起担心受怕。

    (赵知非无言以对,不想回应宋冉的话,只是打个转向灯掉了头。宋冉也不再看她,只盯着窗外。

    57、骆远家中 夜 内

    骆远进了厨房,付婴宁气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山,却突然被一本笔记本咯着了,便随手拿起,看到了那页写着宋冉失踪的嫌犯信息,看着从厨房出来的骆远,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付婴宁:脾气暴躁,性格诡异?

    骆远:什么?

    付婴宁:骆大侦探,您就是这么看我的呀?

    骆远:(抢过笔记本)你这人怎么乱翻人东西。

    付婴宁:(将笔记本藏在身后)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呀,可让人吓一跳呢。

    骆远:(恼怒的)还给我。

    付婴宁:(将笔记本递给他)我也不是故意要看的,谁知道就让我不小心翻到了。最近这事儿都发生的怪。宋冉的手机也是我无意间找到的, 你也是被我无意中发现的。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呢?

    骆远:(支支吾吾地)姑娘家家的...说这话...也不害臊。

    付婴宁:你当时牵着我进剧场的时候也没见你害臊啊。

    骆远:我拿你怕你在门口呆久了会有记者来拍,要是拍到我们在一起我可就洗不清了。

    付婴宁:反正我也洗不清了,我们俩算是负负得正吧。

    骆远:才不是....

    付婴宁:(看着笔记本)你说,她们现在在哪呢?

    骆远:不管在哪,都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付婴宁:我现在倒觉得他们挺可怜的,失去了一位亲人,他们心里也不会好过吧。

    骆远:就像童话中两个贪心的人挖地下的财宝,结果挖出一个人的骸骨,虽然迅速埋上了,甚至在上面种了树,栽了花,但两个人心理都知道底下埋的是什么。看见树,看见花,想的却是底下的那具骸骨。

    付婴宁:什么意思?

    骆远:没什么意思,(拿起付婴宁的包)去睡吧。

    付婴宁:(紧张的)去..去哪睡。

    骆远:我家可只有一个卧室。

    付婴宁:(慌张的)不不不,我睡沙发就好了。

    骆远:(恍然大悟)别担心,你睡主卧,我睡沙发。

    付婴宁:(不好意思的)我睡沙发就好了,真的。

    骆远:说来也怪,我的体质就适合睡沙发。你就安心睡下吧。我明天下午还得去看一场的新的话剧呢。等了半个月票才抢到的。

    付婴宁:我能去吗?

    骆远:等你明天醒来,看看会不会有好心人给你带来好消息吧。

    付婴宁:那...晚安。

    骆远:晚安。

    (二人洗漱完,关好灯,进入了梦乡。)

    58、加油站 夜 外

    车终于开到了加油站,赵知非带着口罩帽子下车加油,午夜的加油站只有一个年轻男生在值班,眼睛一直盯着手机里的足球直播。赵知非付款时,年轻男生多看了她一些,虽只是漫不经心的一瞥,可在赵知非眼里,这一眼却显得意味深长。赵知非不敢多想,年轻男生递给她发票她也不敢接,给完钱便加快了脚步匆忙上了车。另一头加油站的电视里播放着警方对宋冉赵知非的逮捕通知。

    59、车内 夜 内

    赵知非上了车仍在不停喘气,可能是刚才跑的太快了了,或许是因为实在太过紧张。

    宋冉:要不换我来开车?

    赵知非:(发动车辆)没关系。

    宋冉:你太紧张了。

    赵知非:(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颤抖)你说,刚刚加油站的那个男生是不是认出我来了?

    宋冉:不会的,你别想这么多。

    赵知非: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粉丝见面会上?机场?还是在哪里?

    宋冉:我们没有见过他,你不要去想了。

    赵知非:不对,我一定是见过他的。可是在哪里呢?我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

    宋冉:知非,你需要冷静一下。我们把车停在路边,休息一下好不好。

    赵知非:宋冉,我们快出城吧,我会开很快的,我们用最快的时间离开这里。

    宋冉:知非,你真的需要休息。

    (赵知非和宋冉的车在路上歪歪扭扭的前行着,前方一辆大货车开了远光灯,疯狂的鸣笛,眼看就要相撞了,宋冉急忙转动方向盘,赵知非差些撞上方向盘,所幸二人并无大碍。二人将车停在路边,赵知非仍然惊魂未定,趴在方向盘上大口喘气。宋冉解下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60、海边 夜 外

    宋冉和赵知非的车停在路边,二人走在海边吹风,海浪席卷着沙滩,却又被吞噬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赵知非只是自顾自的往前走,宋冉似乎想的很深,宋冉时不时偷偷瞄她一眼,又收回了眼神。

    宋冉:(看着赵知非,情绪有些不安)知非....其实我很后悔。对不起,我总觉得我应该对不起的是你。我想不该把你牵连进来的。

    赵知非:(苦笑)我现在不过是和你一样的人。

    宋冉:什么?

    赵知非:你每次愿意为我出去买烟,不过是为了自己也能出去抽两口,还不会被赵老师发现。再说了,以你的头脑,怎会被他一个懦弱无能的人囚困,甚至误杀了他。他本就生活拮据,怎么会还愿意收养你一个孤儿。他志愿当一个清贫老师,又何苦来城市当这个不起眼的清洁员,如今他只想回家安心养老,你又何必把他逼到绝路?

    宋冉:知非...

    赵知非:还有那个你所谓同好会认识的网友。你要不是想利用他带你离开这里,你用得着如此费尽心力?

    宋冉:我.....

    赵知非:我只是恨刚刚那辆车,为什么没能成全了我们。

    宋冉:(看着海面)你说,如果车一直往海里开,会看到哪里去呢。我从前听你说,一直往南边走是无人岛。往西边走是大山丛林,可以去离天堂最近的地方。一直往北走,去大草原看星星。那要是我们没有退路了,一直朝着海的方向走,我们会去哪里呢?

    赵知非:或许我们哪也去不了(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宋冉,我们走了,赵老师的尸体会送去哪里呢?

    宋冉:(仰着头)我想,会停在太平间吧。(顿了顿)我从前在卫校的时候见过尸体,有表情狰狞的,也有走的很安详的。但无一例外的身体会逐渐变凉,脸色也变得暗淡。火化之后,就连朝夕相处的亲人,也不一定能认得出来。

    宋知非:可是我总是有一种感觉。无论我们走到哪里,赵老师都会找到我们的。

    宋冉:(难以置信的)知非,他已经死了!

    宋知非:(苦笑)我知道我知道。无论我怎么做,做什么,他都不可能活过来了。二十一年,我没有哪一天不在盼望着今天的到来。现在我终于解脱了,我应该高兴才是。(话锋一转)可是……

    宋冉:知非,事情已经发生了,或许你这段时间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待会儿我来开车。

    61、海滩 夜 外

    赵知非因为开车的疲惫而睡着了,宋冉迟迟无法入睡,望着窗外发呆。海边有一位父亲带着两个尚小的女儿散步。这位父亲本来只是牵着两个女孩的手往前走,突然妹妹哭的很大声,一旁的姐姐一直安慰她无果,父亲抱起了这个爱哭的妹妹,哄着她,姐姐在一旁似乎有些失落的样子。慢悠悠的跟在后面。沙子太软,姐姐不小心摔倒了,本来表情委屈的想哭,可看着父亲还在哄着年幼的妹妹,又忍住了眼泪,自己艰难的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奔跑着追上父亲和妹妹。父亲转头看见了掉队奔跑着的姐姐,向她招了招手,笑着示意她赶快过来,姐姐见父亲对她笑,愿意等她,便屁颠屁颠的跑得更卖力了。

    63、车内 夜 内

    宋冉看着这一切,眼角微微有些湿润了。看着一旁熟睡的赵知非,帮她拨开掉到眼前的碎发。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赵知非身上,将车里的空调调到了最舒适的温度。静静的看着赵知非熟睡的脸。

    宋冉:(轻声的)辛苦了。

    (说罢,宋冉蹑手蹑脚的下了车,生怕被赵知非听见。车门一关,赵知非才缓缓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