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志同道合

    更新时间:2018-07-24 08:59:52本章字数:5735字

    我来到灏王府门口对门卫说:“通报一下就说郭龙飞求见!有事相谈!”侍卫进去了不一会南宫灏出现了看到我笑着说:“不知道郭兄弟到来,快请进!” 

    我一边走一边说:“不好意思在下打扰王爷办正事了!只是在下确实有紧要的事情需要王爷答应!”南宫灏惊讶的说:“有我可以帮你的

    地方?快说本王做得到一定答应!”我笑着说:“你说的啊!”

    我们来到书房我拿出我设计的方案给他看说:“这是在下想出来的装修样式,

    需要人力和物力,我相信对于你来只是一句话的事,剩下的就交给在下就可以了!”南宫灏看着设计方案很是奇怪说:“这为什么我从来

    都没见过!”你见过都有鬼了,这可是二十一世纪的产品你这个老古董怎么可能见过,我笑着说:“昨天晚上在梦中一个人跟我说的我也很奇怪可是当他跟我说了这一切之后我觉得这个设计太美妙了,

    我醒来就赶紧把他写下来后来跟你看看希望你能帮忙!”南宫灏看向我说:“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我最缺的就是人力和物力,你凭什么断定我会给你!”我看着他笑着说:“

    因为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言而无信之人,而且我也不会相信你向你投向我的诚意,并且带着慕容家族来投诚!”说完后看着他,南宫灏被我的话弄得一愣不说话而是看着我,

    我看着书房的后面说:“既然来了为什么不正大光明的听而是偷偷摸摸的!”下一刻江明走了出来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我随意坐了下来

    拿起茶杯喝了几口说:“既然合作就不要偷偷摸摸的,你昨天跟踪我我早就知道,如果我想对你们有所隐瞒我会毫不留情的设个陷阱将你

    们一网打尽不会让坐在这里跟你们聊天聊地聊人生!”江明冷冷的说:“你故意接近王爷的对吗?”我笑了一下看着江明说:“你错了,从一开始我都没想过结交王爷

    ,因为意外得知王爷的身份,谁知王爷第二次相遇居然跟我提起了赈灾事宜我帮忙给个主意成了朋友,至于我的身份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隐瞒,没必要!

    所以你跟踪我我没有理会就是为了你能够知道我的身份从而知道我对你的忠诚!”江明没说话南宫灏看着我说:“你说是意外为什么你不

    告诉我们你的真实姓名!你与慕容家是什么关系!本王了没有听说慕容复有你这样的儿子!”我冷笑一下说:“我不是慕容复的

    儿子,我是他的女儿慕容蕊儿!”说完后摘下头饰头发飘落下来,江明南宫灏大惊,他们一副震惊不已的看着我,我继续说:“我来就是

    让王爷履行你的诺言的!”南宫灏看着我说:“什么诺言!”我一边绑头发一边说:“第一个要求就是慕容家族从这一刻为王爷马首是

    瞻,只求王爷坐上那个位置以后善待慕容家族,

    第二就是请王爷向皇上请旨迎娶慕容蕊儿为你的正王妃,我们来一场一年的假夫妻,互不相干,表面上我们是夫妻实为你的军师,一年以

    后我们解除婚约,如何!这是我写的协议书你签个字盖个章就可以了!剩下的一个要求现在没想到等想到了再说!”说完从怀里拿出一张

    纸放到他的面前,南宫灏看着面前的纸抬头看着我说:“还是那句话你为什么相信我会签字,不怕我杀你灭口吗?”我笑盈盈的说:“我

    相信你,再说我敢来就不怕你能杀了我,

    而且你不会冒险的,因为接下来的事物还需要我为你出主意,你还需要军方的支持,如果你杀了我慕容府会与你反目为仇你不是那么愚蠢

    的人,如果你不同意我不勉强我可以寻求其他人!”

    南宫灏想都没想说:“我同意!这么划算的条件我何乐而不为!”说完签了字按了章,我笑着伸手去去拿被南宫灏拉住我看向他说:“我

    希望这一年的时间不要假戏真做爱上本王,那样的话你可吃不消!”我笑着拿开他的手拿起协议书说:“谢谢你的警告,我会记住的,不过在我眼里你只会是我的合作伙伴!我可以给你一个例外只要你遇到你爱的人可以跟我说一声我会主动离开正妃的位置,成全你们有情人

    终成眷属的,同样我遇到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我会跟你说,到时候你可要成全啊!”南宫灏听了我的话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种失落感,我走到江明的面前说:

    “我对你还算有点好感你成亲了吗?有喜欢的人吗?本小姐可是你喜欢的类型!”江明知道我是女儿身后对我很是抵触可是被我一调戏脸一下子红了,

    我看到笑了出来,南宫灏心里更加不悦,我突然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笑着说:“在下听说王爷府的桃花盛开很是漂亮不知能否欣赏欣赏!”

    南宫灏站起身说:“当然可以,请!”我点头离开了书房,我们一起来到桃花林我看到开满桃花的惊呆了说:“果然比一般的桃林不能相比啊!漂亮多了!”

    南宫灏听了我的话自豪的说:“那是当然,连父皇和母后到了季节都会来府上观赏一番,只是今年政事繁忙就没了心思!”我转头看着南宫灏说:“是吗?那在下就恭祝王爷这次赈灾圆满成功!”

    南宫灏也看向我说:“这次赈灾本王希望你也同行!”我听了吓了一跳后退几步看着他说:“你是开玩笑的吧!”南宫灏摇头认真的说:“没有,这次赈灾你必须同行,你可以谈条件!我都可以满足你!”我看着他说:“那就

    把这里的桃花最嫩的花瓣摘了送到我府中!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如果完成了我就同意!”说完后转身离开,南宫灏听了露出了不易的笑容

    说:“命人照做!我要效果!办不成你知道该怎么做!”

    说完后看了一眼身后的人,身后的人应声去办理,我回到家就看到小月为我准备的东西,苹果山楂葡萄,我看到这些后就开始了制作美酒

    的行动,我用了一天的时间终于完成了美酒的酿制,看到自己劳动成果很是满意对下人指着院里的一处土虚说:“在那个地方挖一个大坑将这些东西埋到里面!”佣人们开始动工而我悠闲的躺在椅子上休息,

    这时小月跑着过来对我说:“小姐,不好了,五王爷和八王爷来府上说找你!”我听了睁开眼睛南宫灏来我知道但是五王爷南宫辰他来找我做什么?我坐了起来向客厅走去,客厅,

    慕容复看着这两个王爷不说话而是自顾自己喝茶,慕容奕看着这两个王爷很是不解,南宫辰他抛弃了蕊儿现在还来找她是什么意思?还有南宫灏,

    对外传他从不结交任何人却居然亲自来府上,蕊儿到底是怎么了!南宫灏看着南宫辰冷冷的说:“五哥,父皇已经下旨让你与慕容雪尽快

    举行婚事你不在家准备来慕容府找一个和你解除婚约的人,难道说你舍不得!既然如此为何当初不珍惜!”南宫辰悠闲的坐在椅子上喝着茶说:“八弟,这句话我该问你啊!当初父皇下旨赐婚你是如何的不愿意,

    怎么没几天你就死皮赖脸的向慕容蕊儿示好!你箱子里面装的

    什么?”南宫灏冷笑一下说:“这就不劳烦五哥操心了!”慕容雪跑了进来看到南宫辰跑到他的身边笑着说:“辰哥哥,你来看雪儿了!雪儿好想你!”南宫辰看着这个自己曾经喜欢的女子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以前的感觉反而觉得她的样子很虚假,

    我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看到在场的所有人走到慕容复面前行礼说:“女儿拜见父亲!”慕容复点点头,

    我转过头看向南宫辰笑着走了过去说:“民女见过五王爷,不知王爷找民女有何事?哦对了我们之间唯一联系的婚约早就被你一纸休书给毁掉了,现在来有何指教!”南宫辰听了赶紧说:“蕊儿我……!”

    我直接打断他的话说:“民女五王爷没有熟悉到可以这么亲密的喊我的名字,民女还是要嫁人的!请你自重!”南宫辰听了很是悔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好好的了解这个与自己有婚约的女子,我不在意他什么表情转头

    看向南宫灏笑着说:“八王爷,怎么好麻烦你亲自送来呢!

    你命下人来送就可以了!”南宫灏摇头说:“下人办事本王不放心,这可是你交代的事情一定不能马虎!”我满意的点点头,南宫辰看到

    我们有说有笑的很是不悦上前说:“你们是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我冷笑一下转头看向南宫辰说:“王爷,你这话可说的不对了什么叫勾搭?

    勾搭的意思是有了丈夫妻子在外面乱来才叫勾搭!我跟你好像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凭什么说我勾搭!再说我们有婚约前你跟我妹妹在一起有

    了孩子叫什么?难道叫奸夫淫妇吗?”南宫辰被我的话气的说不出话来,我冷笑一下转头不去看他,南宫灏看到我的样子心里一笑明白得罪谁都不能得罪眼前这个女子,我转头看向还在生气的南宫辰说:“本姑娘说一就是一从来不拖泥带水,此生绝不许任何人与自己分享丈

    夫,也不要三心二意的丈夫,你已经出局了,我希望你不要在纠缠下去,我跟你早就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八王爷,什么时候出发记得

    通知一下,我累了,再见!”说完后转身离开,南宫灏看着我离开脑海里一直浮现我刚才的话,这样的人会有吗?自己会不会成为那样一

    个人,他想到这里摇摇头,自己的婚姻都有父皇掌控自己完全做不了主,自己与她或许真的不可能了,想到这里南宫灏心一痛,这是从未

    有过的感觉,某处,一个男子躺在床上眉毛紧琐着闭着眼睛,他就是凌夜,几天前他执行一项任务受了重伤躺在床上,就算昏迷状态还是

    一副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他不知道他已经错过了她!我回到自己的院子对小月说:“去整理一下我们出去玩的行礼!明天我们出

    发!”说完后去酿酒去了,小月点头去整理衣服,晚上我心血来潮换上男装来到怡红院,因为好奇我走了进去,因为第一次来,很是好奇

    的四处看,这时我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五王爷?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随后我明白了,

    男人都是这样,可是我看到他的样子很奇怪心中有了想法,我偷偷的跟随在他的身后来到一个客房,他走了进去,我看了一下隔壁的房间

    没人就来到隔壁的房间,找到合适的地方偷听,果然,南宫辰对一个人说:“父皇把赈灾交给老八了,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一个男子

    开口说:“既然她占了先机我只能暗地里阻止,王爷,你明白吗?”

    南宫辰想了一下笑了出来说:“明白!我回去就准备!”我听了一震,看来这盆浑水自己必须要去趟了!我准备离开就看到隔壁房间走出来一个男子,我这才看清他的样子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 棱角分明 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

    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心中的评价就是帅,我赶紧摇摇头回过神来看着他

    离开,我正要去追这时传来欢呼声,因为一时好奇看过去,看到一个女子戴着面纱还是可以看得出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 一泓清水 ,

    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

    绕,当我想到自己要干什么的时候转头看哪里还有人,正当我懊恼的时候我看到那个男子在一处雅间坐着看下面面纱女子,看他的样子心

    中冷笑一下果不其然男人都是这个样子,我也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欣赏美女的舞蹈,果然不一样,很快一曲结束了,老鸨走了出来笑着

    说:“今天我家楚楚想邀请大家吟诗作对,有做得好的诗词可以有机会与我家楚楚饮酒赏月一晚!”老鸨说完后下面的男人都疯狂的喊我

    要与楚楚姑娘饮酒赏月!我看到这样的男人不由得摇头,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在下不才不知楚楚姑娘出什么题!”我听到声音看过去看到那个男子,不由得心里鄙视他

    ,楚楚走上前说:“以我刚才的舞蹈来做今晚的题!”男子直接说:“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 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 歌尽

    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 银釭 照,犹恐相逢是梦中。”他说完后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吭声了,楚楚

    听了很是震撼就在老鸨要说那个男子成功的时候我站了起来玩着手里的扇子说:“洞房花烛明。燕余双舞轻。顿履随疎节。低鬟逐上声。

    步转行初进。衫飘曲未成。鸾回镜欲满。鹤顾市应倾。已曾天上学。讵是世中生。”男子看向我心里有点震撼,他的诗词歌赋可以说是没

    有对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对手,老鸨笑着说:“这位公子果然是好文采啊!”楚楚却看着刚才的男子一脸无辜,我看到直接站起来向

    楚楚走去这时那个男子直接来到我的面前挡住我的去路说:“这位朋友,在下还没有认输你凭什么这么肯定自己赢了!”我看着眼前的男

    子说:“既然你不肯认输这样吧我们来对诗大会,

    赢得人可以让输得人做一件事,如何!”男子看着我笑了一下说:“你要是输了就把衣服脱了离开这里,如何!”我冷笑一下说:“可

    以,如果你输了在台上跳脱衣舞!你敢吗?”男子一愣说:“什么是脱衣舞!”我大笑出来说:“真是笨,脱衣舞就是一边跳舞一边脱光衣服!”男子脸一下子白了说:“好,一言为定!”

    我收拾笑容说:“好,开始,你先来!”男子哼了一声说:“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

    索。错!错!错!”我想都没想直接说:“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男子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快就对出来,

    我笑着说:“到我了,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说完看着他,男子好半天没有

    说话,我笑着说:“认输了吧!开始吧,难道你要失信吗?不过也对男人都是说话不算话早就领教过了!”说完后转身来到楚楚身边

    说:“男人的花言巧语不要相信,如果姑娘是一个聪明人就知道还如何做!”楚楚看过去,男子听了我的话脸一阵青一阵白,他堂堂东陵

    国太子居然让一个无名小子侮辱真是奇耻大辱,男子开始脱衣服很快把衣服脱光,在场的所有人都欢呼雀跃,我看到他的样子不知道为什

    么有种愧疚的感觉,我咳了一声走上前将衣服还给他说:“真没想到你算是一个真汉子,敢作敢当在下佩服,

    不知公子哪里人士,在下想与公子交个朋友!不知公子可否愿意!

    ”男子穿上衣服看着眼前这个男子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这样对自己说过话,更不要说交朋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自己对眼前这个

    瘦小的男子有想要结交的想法说:“在下东方朔,东陵国人,来南煜国看看南煜国游玩,想不到南煜国居然有你这样的文武兼备的人,让

    在下佩服!”我听了听出他的意思想到他与南宫辰说的话心里瞬间明白了,看来他的野心真的不小,据我的了解东陵国很强大虽然没有大

    的变动但是对我们南煜国虎视眈眈,这次联合南宫辰一定是有所行动,

    虽然这个国家腐败但毕竟是这个身体的祖国,不能就这样成为亡国奴,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南宫灏他能够整顿这个国家了,为了不让他有

    所发现赶紧笑着说:“这样啊,真是有缘来相聚啊,如果我不来这里我们就不可能相识了,走我们去喝酒好好庆祝一下!”说完后豪气的

    搂着他一起来到一个雅间坐下来,东方朔看着眼前豪气干云的男子心里慕名的有了好感,我们聊了很多,从他的嘴里我了解到他们东陵国

    的情况,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居然喝醉了,

    第二天我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大惊赶紧看自己衣服,当我看到自己的衣服还好好的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我才稍微放心了,可是当

    我看到睡在我旁边的人后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床,

    可是我还是忍住了我轻轻的下床穿上鞋子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叹了一口气留了一封信上面写着后会有期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