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争吵

    更新时间:2018-07-24 17:07:41本章字数:1932字

    她看着他,眸间闪过一抹灰暗,抬头看向售货员说道“我不喜欢这个,不想买了。”负气的转身就要走。

    沈君泽接过售货员递过的卡,看着负气的未婚妻,头疼的揉了揉脑门,他的家族需要他与韩家联姻,而韩嫣与他年纪相符,只是这娇纵的大小姐脾气真是让人吃不消,他耐着心性陪她逛街,她又耍什么大小姐脾气。

    他追了上去,韩嫣虽然难哄,但是心性单纯,娶这样的女子为妻,是他的选择。

    “嫣儿,怎么生气了,别生气了。”他搂着她,轻声诱哄着。

    韩嫣的泪水缓缓的滑过了脸颊,她本来不想哭的,但是听着他的安慰,不知道怎么就哭了出来,他像是她的白马王子,满足了她所有的幻想,但是她却感觉不到他的心,她知晓自己身为韩家女,注定要联姻的,本来她是抗拒的,但是对象是他,她舍不得放掉这个机会,可是快半年了,她依旧感觉他把每场约会当做一场任务,他的眼睛从未认真看过她。

    苍璃玥站在街角,看着相拥的两个人,深深的有种自己被背叛的感觉,但她晓得,她没有任何资格指责,因为她才是第三者,她低下头看着手中的蛋糕,冷笑了一声,既然已经坏了,那就坏个彻底吧,每部剧总要有个恶毒欺压女主的女配,这戏才能有趣。

    她大大方方的出现,打破了深拥着两人的暧昧粉红色的泡泡,举着手中的礼物盒,笑眯眯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但脸上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也没有“我自己做的糕点,凉了就不好吃了,君泽拿着啊。”她一把将韩嫣拉开,将糕点塞到沈君泽手中。

    “君泽,她是谁呀?”韩嫣狐疑的看着沈君泽。

    “我劝韩小姐还是不要询问了,我怕答案,韩小姐不想听呢。”她微弯的眼眸像个十足的狐狸精“我晓得君泽是要娶你的,但是君泽爱不爱你,想必韩小姐心里很清楚吧。”她摇曳着柔软的腰肢,轻浮又挑衅的说道。

    韩嫣蓦然回想起君泽在她拉开他俩的时候,顺从的松开了她,心里苦涩不已,她不相信他的力气不如面前的女子大“我是君泽的未婚妻,以后是要嫁给君泽,至于你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情妇罢了,连沈家的家门都进不去。”她勉强拿出大家族的气势说道。

    但她没想到,面前的女子非但没有沮丧,反而哈哈大笑道“你怕是没有了解情况,他是我的猎物,所以我不在乎能不能进沈家的家门。”

    沈君泽听闻此言,眉头微皱,他从未料到自己会是她人的猎物。

    “苍璃玥,休要胡闹。”他冷声斥责她道。

    她不甚在意的耸了耸肩。

    “嫣儿,我送你回去吧。我与她没有关系,你不要多想。”沈君泽低声温柔的诱哄着。

    “可是她......”韩嫣不甘的看着苍璃玥,想要指责她不要脸,可是碍于教养问题,终究没有破口大骂。

    她看韩嫣不安且戒备的看着她,脱口而出了自我介绍“我叫苍璃玥,很高兴认识......我们似乎是情敌耶.....”

    韩嫣看着她如此愚笨,心防降低了一点。

    沈君泽不愿意再听苍璃玥挑拨离间的话语,搂着韩嫣就要离开。

    “喂,你们就这么走了,我大老远的来一趟的......”她跟在沈君泽的身后,看见沈君泽将她亲手做的糕点扔掉了,就使用空间异能离开了。

    她亲手拾起糕点,打开盒子,看见已经碎掉的糕点,淡漠的一笑,她错了,依沈君泽的身世要什么样的厨娘没有,自然是看不上她做的了,他需要的不是佣人,正好,反正她要的也不是他的心。

    她随手将糕点丢掉,周围的乞丐一哄而上,将糕点全都哄抢完了,只是装糕点的盒子上的水渍不知道是口水还是其他的。

    一路上沈君泽解释他与苍璃玥的关系,好不容易的哄好了韩嫣,疲惫的回到了居住的地方,看见苍璃玥光明正大的坐在他的床边,竟然发现他既然一点也不诧异,似乎早就知道她的做法一般平静的接受了她的不请而入。

    “亲爱的。”苍璃玥伸手搂住他的脖颈,将整个身子挂在他身上,格外亲密的将头靠在他的脖间“你今天的做法真是寒了我的心啊。”她的气息喷撒在他的耳畔,他的耳朵蓦然通红。

    沈君泽恍惚间竟感觉到满足,似乎他早就等待着这一个拥抱,回过神来,急忙将她推开了“苍小姐,请你自重,虽然不知道我做了什么让你如此青睐,但我改还不行吗,请你别在来打扰我的生活。”他感觉有些情感仿佛掌控不住般惊恐,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娶一个什么背景也没有的女人,所以为了彼此好,还是拉开距离的好。

    “亲爱的,你害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她高傲的冷笑道,眼眸间像是残留着魅色般风情万种,她在桌上拿起糕点,递到了他面前,神情蓦然转换成一个纯情少女,满脸的期盼的说道“我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才做出的糕点,你尝一尝嘛,人家的手上都烫的全是泡。”她伸出纤细修长的手,上面赫然有烫伤的痕迹。

    沈君泽心里蓦然一痛,似是心疼的感觉,让他惊愕不已,他明明只见过她两面。

    “尝尝嘛。”她将手中的糕点放在他的嘴边,满眼期盼的看着他,似乎,只要他吃下这个糕点,就是对她最大的肯定。

    也许他身边没有这么容易满足的人,也许是她的期盼的眼神蛊惑了他,也许是......他的心也为她颤动,他低下了头吃掉了嘴边的糕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