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秘密

    更新时间:2018-07-24 17:09:27本章字数:1703字

    戴进和仙渃一走,气氛瞬间尴尬的有些难受的寂静,苍璃玥转身坐到床上,翘起了二郎腿,轻挑起了秀眉,透着一股逼人的凌厉感“你这么晚来寻我,应该不是为了和我搞的吧?”

    沈君泽皱眉的看向她,满脸的鄙夷“就你的姿色,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嗯?”她耸了耸肩,无所谓的掀开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体“既然不是来睡觉的,那去把门关上,我困了,要睡觉,你给我安静的。”

    沈君泽转身就要去关房门,关好了后,诧异的发现他竟然如此听话,气恼自己不受控制的行为,将苍璃玥的被子就掀开了“睡什么睡,给我起来。”

    苍璃玥伸手就要够被子,发现怎么也够不着,无奈的睁开眼,看见被子被沈君泽全都抱在了怀里,轻叹了一声,“你这磨人的小猎物,也就看着我对你还有兴致。”勾着沈君泽的脖子,一同倒在了床上,伸脚将被子盖好了。

    沈君泽狼狈的从她怀里起来,去卫生间接了凉水就泼了过去,吓得苍璃玥一下子就醒了,茫然的看着他,宛如迷路的孩子般无辜。

    “还睡吗?”他冷眼看着她的狼狈。

    她起身摸了一把脸上的水渍,看着面前冷漠的好似雕刻的人,又到了下去,缓缓的竟又睡了过去,她那时候被追杀的时候,衣不遮体,果不饱腹,随时有生命危险,无论什么环境都睡得着,自然也不在乎床上的被泼湿的被子。

    沈君泽气的又去接了一杯水,对着她的脸却怎么也泼不下去了,转身欲走,可又转身轻柔的将她抱起来,一手将床上的湿的被子换了,将她放在床上,又找出一床被子,给她盖了上去,看着她舒展开的秀眉,轻叹了一声,果然是自己造的孽,自己要收拾。

    阳光透过树梢落下斑驳的光影,像是彼此分离般再无关系,转眼间一阵凉风拂过,光斑便交融在一起,耳畔响起风吹树叶的哗哗作响的声音。

    苍璃玥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想要动一动时候,发现被身旁的人牢牢的禁锢在怀里,竟无法动弹,她转头看向身后之人,竟然是沈君泽。

    他睁开眼睛看向她,他在她睁眼的那一刻就醒了,不知是心虚还是怎么回事,他闭上了眼睛,片刻后觉得他又没做错什么就睁开眼睛看着她,阳光落到她的脸上,他恍惚间觉得自己似乎对这个场景有莫名的熟悉感。

    “你醒了。”她慵懒的起身,伸手将他放置在她腰间的手臂挥到了一边,下了床,若无其事的走进了洗漱间,徒留床上的他呆愣的看着她的背影,他赫然的觉得自己好像是失宠的妃子,他在这里想过好几种她见了他在她床上羞涩的神情,却未想到她如此的干脆大方。

    他起床,推开了洗漱间的门,打开水龙头洗脸,她半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在忙着洗漱,他恍惚间觉得他们应该是相处多年的夫妻,拿毛巾擦脸,暗自将脑海中荒唐的想法甩了出去。

    她离开了洗漱间,他紧跟着她,看着她熟练的在厨房处理食材,张了张嘴还是将心头的疑问说了出来“我们是不是认识?”

    “嗯。”她点头,伸手拿起了勺子“不但认识,我们刚刚不是还睡在一起了嘛。”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他从口袋中拿出了那张他与她的照片“告诉我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

    她抬头看了照片一眼,蓦然睁大了眼睛“竟然有人和我长得如此像。”她审视了半天后“但是没有我好看。”

    “你到底知道什么?”他眸子不耐的转冷,语气中带着审问犯人的命令感。

    她直直的看着他,他眸间有对答案的执着“我不认识这照片上的女孩,之前也和你并不认识,也许你把我当成了她,但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我的猎物,我不屑于当任何人的替代品。”她上前一步,将他逼到了墙上,语调中带着一点她本性的桀骜不驯“即便是你,也不配。”她收敛了所有的傲气,转身接着收拾食材“所以,亲爱的,不要疑惑是谁派我来到你的身旁,你要相信你有绝对的吸引力。”我的欲望之火。

    他直直的看着她,他很确定她并没有说谎,那么那段他不曾拥有的记忆中,他和那个女孩发生过什么。

    她转头正好看见沈君泽黯然神伤的模样,不愿意看见他为了别的女人难过,即便那个女人和她如此的像“噗,你在我这儿装什么痴情种,要我说你就不要寻找答案了,她既然一直没有出现,想必也不会出现了,即便她回来了,你又能做什么。”

    他痴痴地看着照片,他从不知道他也可以笑得如此洒脱,他知道她说的都是对的,他是一定要争夺沈家家主的地位的,迎娶韩家女是其中重要的一步,他看向她,眸子恢复了对陌生人的淡漠“你说的没错,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我不想让韩嫣误会。”他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