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说不爱了

    更新时间:2018-07-24 17:10:01本章字数:2051字

    她看着他离开后,转身接着给自己做早餐,看着多做的一份早餐,轻蔑的笑了一声,沈君泽,见不见面,决定权不在你。

    阳光的温暖无法顾及所有,总有些地方黑暗遍布,引不到半点光亮。

    沈君泽的父亲沈凌孤端坐在沙发上,眼眸间有着上位者对人权的渺然,身旁数名身着黑衣的异能者在保护着他的安全。

    蔚涵低垂着脑袋,被人强压着跪在他的脚边,身为科学家的自傲让她倍感屈辱,往日里冷静聪慧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她完全不知道她做了什么触怒了沈家,以至于要得到这样的对待,她愤怒的瞪着高高在上的沈凌孤,她是个受人尊重的科学家“不知道先生这般到底要告诫我什么?”

    沈凌孤此刻像是才看见她一般,赏赐般垂下眼眸瞄了她一眼,语调中带着肃杀的威严“蔚科学家,我记得我当初给过你一个实验体,如今她又出现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蔚涵自然没有傻得以为沈凌孤是真的询问她,她一听这话就明白他说的实验体是谁,没想到E竟然还存活于世。“沈先生,我可以向你保证你见到的实验体并非本体,所以它不会对你的生活造成任何困扰,另外,这是实验室的资产,我将会申请回收实验体,请你相信我,先生。”

    沈凌孤冷然的看了她一眼,这批科学家不可以得罪光,给她个教训就可以了“三天时间,若是蔚科学家回收不回去垃圾,我可以帮忙。”他转身离开了。

    蔚涵冷眼的看着他离开,扭了扭被摁的淤青的雪腕,她当初年少,舍不得含有强大基因的人死去,就取出她的细胞培养,利用异能促进她们的成长,结果只有排号E的实验体存活,也是她太过贪婪,培养期间,往细胞中加入了多名异能者的基因,妄想造成拥有所有异能的万能之王,结果实验体承受不住基因的强大,一个一个死去,实验体E出逃,她本想依照前几具实验体的结果,E也应该死去了,没想到竟然还活着,如此......有趣了,她眸间闪过执著的狂热。

    对于被称作实验体垃圾的苍璃玥此刻正站在自家门口见一个陌生的老友,之所以是陌生,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他,之所以说是老友,是因为面前的小青年,叫做小源的小伙子,说她们是老朋友了,最主要的是他拿来的礼物她很喜欢,一柄上好的鞭子,材质采用直径0.5cm,略带弹性的软硬适中的橡胶材质,但手柄上摸着有牛皮的质感,手柄处有装置,可以灌毒药,鞭身上有细小的倒刺,只要在手柄处打开开关分分钟收割一排生命。

    小源看着她爱恋着抚摸着鞭身,像是抚摸着情人般深情,眼眶不由的红了,这鞭子是景姐第一柄武器,当年景姐也是拿着这鞭子将昔日的景阳大队,如今的无名小队推上了雇佣兵的榜首......是他对不起景姐,是他.....太害怕沈家将他的父母妻儿送到实验室中,是他背叛了景姐......没有参加营救景姐的行动......如今景姐终于回来了。

    苍璃玥见他红了眼,以为他心疼送出去的礼物,撇了撇嘴,将礼物递还回去“你既舍不得,就不要送我,我也不爱夺人所好。”

    “不,不......”他急忙将手中的鞭子递了回去“景姐,不是,玥姐,我是太想念你了。”他激动地向前拥抱了她,当年他们在一起时一起吃一起睡,早都是战友的情谊,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但是在苍璃玥看来,他的一抱,像是登徒子般下流,轻叹了一声自己红颜祸水,竟然在不经意间让人家小伙子如此神魂颠倒,轻轻的将他扶开,自恋又惋惜的说道“我知道我太过美丽,但是小子,我心中有人了,你即便爱我爱的发疯,我也不会要你的,但是礼物,我收下了,谢谢。”她豪气的一喊,咣当将门关上了。

    小源呆愣的看着她,茫然的看着紧闭的门,气的大喊道“老子是有媳妇的,老子不稀罕你,啊,还我潇洒的景姐。”他气的转身就走,看来景姐什么也不记得了,性情也变了许多,竟然有些娘们气了。

    仙渃悄悄的打开门瞄了一眼,没想到苍璃玥竟然这么受欢迎啊,她打开苍璃玥的房门,想要探望她,却未想到竟被吓得做了好几晚上的噩梦,她永远也忘不了苍璃玥抚摸着鞭子,似是察觉到有人的到来,抬手一鞭子挥了过去,眸子淡漠的像是没有任何感情般空寂,在她的惊叫声中,苍璃玥匆忙收回了鞭子,眸色转温,轻笑道“看看你胆子小的。”

    “你吓死我了。”仙渃不悦的指责道。

    “你来做什么?”她奇怪的挑眉,仙渃的丈夫竟然让她见她,不怪她这么想,这房子的隔音不太好,咿咿呀呀的什么声音也能听见,自然也听见了戴静对她说莫要于她来往,以免带坏了仙渃,她深深的感觉戴进这是将仙渃当小娃娃带,她无法理解这种爱情,可她却克制不住的羡慕这种爱情,她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得到这样的爱情。

    “我来看看你。”她不由得伏手于胸口,那跳动不已的心脏透着紧绷的惊恐感。

    “我有什么好看的。”她轻笑的摇了摇头,“看你吓的还没缓过神来,先喝杯热水吧,就你这样的怎么出去杀兽。”

    “我从未离开过基地,我是任家的孩子,虽然我母亲只是情妇,但我父亲很是疼爱我,所以我不需要考虑生存问题,只是没想到....任家的势力竟然...短短几年的风光就被沈韩故三家平分了......后来遇见了戴进......”她委委屈屈的说道。

    苍璃玥轻叹了一声,仙渃竟是个落难的小公主。

    不一会,戴进就来了,将他的小公主带了回去。

    后来知道是苍璃玥吓到了他的小公主,还和苍璃玥打了一架,这些暂且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