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E父

    更新时间:2018-07-24 17:10:23本章字数:2040字

    因为吓到了戴进的小宝贝,她被勒令不许潜入戴进家中,为此,戴进特意将食物锁进了保险箱,她可以撬开普通的锁,却对保险箱无奈,于是她啃了几天方便面,对所有口味都没有食欲了,无奈出来觅食,她行走在空荡荡的街道,半个人影也没有看见,这个世纪没有人开饭店,自己的食物都不够吃的,怎么可能卖给别人,她猛然间发觉好久没有见过君泽,大约三天了吧,不如去他那蹭一顿?!她走到他别墅守卫看不见的地方,刚使用了异能,心口突兀的疼痛了起来,像是被人狠狠的攥着般,冷汗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这感觉让她不由得回想起不悦的往事。

    她眼前一片模糊,恍惚间像是看见一角白袍,打了个寒颤,抬眸努力的看向来人,吓得瞳孔一缩,蔚涵!

    她怜悯的看着痛苦不已的E,轻叹了一声“跟我走吧。”

    她眸色空洞呆滞的跟上了蔚涵,像个精致的人偶般可怜又可怖。

    蔚涵回到自己的住处,指挥着苍璃玥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拿出一个结实的麻绳将她结结实实的捆绑了个结实,她是E的制造者,自然知道E的危险性,她为她消毒,取手指肚间的血液,十指连心,扎手指头的疼痛让苍璃玥摆脱了蔚涵的幻象。

    她看着蔚涵,半响后突然低低的轻笑起来,暗自摇了摇头,像是自嘲般开口道“我饿了,有吃的吗?”死之前她想做个饱死鬼,她知道蔚涵不会杀了她,但是去实验室接的当实验体,她宁愿死去,只因为她是人工培养出来的,就完全不把她当人看,只为了挖掘她的潜在异能。

    蔚涵看了她一眼,眸色又恢复了科学家冷静自持的理智,去拿了一个面包丢给了她。

    她撕开了面包袋,弯下腰,啃咬了一口,惊喜的说道“肉松的!”

    蔚涵不解的看着她“你在外面连口饭都吃不上,当初为什么要逃跑,还炸了实验基地。”

    苍璃玥慵懒的靠在身后的沙发上,悠闲像是在人家家做客一般“为什么逃跑,我自小就在那片到处都是白色的屋子里,我也渴望天的蓝,花的香,风的美......我渴望我是个人,而不是小白鼠......呵呵,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猫怎么了解老鼠的困境。”

    “那你为什么要去找沈君泽?”她不会继承了主体的记忆,按常理说这不可能,但是如果这是真的,她将是第一个发现这件事情的科学家,各大基地都会知晓她的姓名。

    “《洛丽塔》中有一句话:苍白,臃肿,混俗,腹中是别人的骨肉,但我爱她。她可以褪色,可以萎谢,怎样都可以。但我只要看她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当初我不明白这种感觉,直到我遇见了他,他张扬一笑,我心就开始跳,我知道他眼中没有我 ,就如同《洛丽塔》的亨勃特,明知前方是罪恶的深渊,是道德的唾弃,还是妄想着沾染......真是奇怪,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你眼中只有你的科学实验,只有专属于你的荣耀,你不会明白这种感觉的......”她摇头似是困倦般闭上了双眸。

    苍璃玥的话语触痛了蔚涵的心伤,她的父母的结合只是为了基因的强大,各自有各自的情人们,她从来不懂什么是感情,她也认为自己不需要知道,但听了苍璃玥的一席话,她蓦然感觉自己才像是试验品,只为了科学而活,她知晓这样想很荒唐,但是......还是无法避免的思考。

    她恍然间发觉自己竟然在浪费时间思考无用的事情,真是浪费时间,人的一生,总有什么要比感情来的重要,比如专属于她的科学奖项......

    如果E不是继承了主体的感情,怎么会之一面就爱上了沈君泽,如果继承了主体的感情,那主体的空间异能是不是也继承了,对她身体的其他异能基因起到了压抑的作用,是这个原因才使实验体E至今存活于世的还是有其他,她一想到这些谜题,兴奋的双眸发亮,如果实验体E能存活下来,那么破解了实验体E的基因密码,对改造其他人的异能就可以提供强有力的资料,这样一来,看谁还敢看轻她的能力。

    蔚涵给苍璃玥打了一针药剂,助眠的,以防止她出逃,见苍璃玥完全睡过去了,她双眸放光的拿着装满实验体E的血液的试管进了自家小型的实验室。

    仙渃磨着戴进松了口让她与苍璃玥来往,她兴奋的来到苍璃玥家门口,接过摁了半天门铃也没有人开门,以为苍璃玥出去了,可是半个月,她每次摁门铃都没有人开门,她就有些不放心了,让戴静找人将门撬开后,看见满屋的垃圾,却没有看见苍璃玥,心头一紧,恍惚间觉得苍璃玥出事了。

    她转身看向戴进,满心的不安“苍璃玥......是不是出事了?”

    “不要担心,她可能离开了吧。”戴进沉声说道,他对那个一点也不知人情世故的女孩半点好感也没有,出事就出事了,省的带坏仙渃。

    “她说过她离开的话会给我做个蛋糕的,她很讲信用,我不信她不辞而别,一定是出事了,老公,你帮我找找她可以吗?”仙渃搂着戴进的脖子,半撒娇半哀求的说道。

    “.......”他低头看着仙渃,不愿意看见仙渃不开心“那天你和我耍脾气,在苍璃玥家的男子是沈家的长孙沈君泽,也许苍璃玥是去男朋友家住去了,过段时间就会回来的。”一个没什么势力的女孩子还想勾引沈家的,也就玩玩吧,不出一个月,自己就灰溜溜的回来了。他不屑的想,神色却未露出半点,低声在仙渃耳畔诱哄道“既然她没在家,不如你就将刚刚允诺我的给我?”

    仙渃知晓他讲的是何事,脸上爆红一片,戴进低笑一声,弯腰打抱起仙渃,回到自己的地盘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