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空气灰朦

    更新时间:2018-07-24 17:11:20本章字数:2100字

    沈君泽见仙渃消失在门口,转身欲要上楼,却又停住了脚步,心中有些担忧苍璃玥的安危,他思索了一下,或许是韩家做的事情,毕竟苍璃玥是试验品E的事情太过久远了,那件事情基本尘埃落定了。

    他从车库里开出了跑车直接开往了韩家。

    一脸娇羞的韩嫣急匆匆的从楼上下来,看见沈君泽,故作小女儿姿态。

    “嫣儿。”他一开口就是宠溺的语气。

    “君泽,你来找我了。”她伸手牵着他的手,那眸间的热恋的感觉泄露了她内心对郎君的满意度。

    “嗯。”他压制下抽出手的冲动,内心却是一片灰暗,他真没想到苍璃玥对他的影响那么大。

    韩嫣诧异的看着她,他从未对她这般冷淡过,尴尬的寂静蔓延开来。

    他拉着她的手坐到沙发上,神色又回到了以往的宠溺,下人们早都识相的退下去了。

    “君泽,你刚刚怎么了,感觉好奇怪啊。”韩嫣疑惑的问道。

    “我刚刚在想人怎么会失踪呢?”他低声宛如喃喃道。

    “谁失踪了?”韩嫣一脸好奇的看向他。

    他仔细打量韩嫣,她眸间只有好奇,并无其他情绪,他笑了笑,温柔的抚摸着韩嫣柔顺的秀发,突兀的又停住了手,她的头发从来都是打结微弯的。“无事,只是有人请我帮忙寻找一个朋友。”看来此事和韩嫣没有关系,那么是谁绑架了苍璃玥?

    “君泽,你是不是怀疑我?”她难掩眸间的失望,低下了头,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她虽然性子娇气些,但好歹是世家之一的韩家养出来的女儿,将来要嫁给沈君泽,当沈家的主母,自是聪慧的。

    “你想多了。”他眸间闪过一抹厌恶,他当真有些哄烦了。

    她见沈君泽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来哄她,便明白有什么事情在他与她之间变了,她收敛了眸间的情绪,沈君泽是她能够挑选的丈夫中最优秀的,她舍不得“君泽,虽然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但是我会努力做好你的未婚妻,你明白的,这场联姻你我都必须参加的。”

    他直直的看见她,没有了昔日的娇娇的小女儿姿态,这也许才是真实的她吧,突然有种悲哀感,他们的相处像是各自戴着面具,自认为演出了自己满意的角色,实际上却是荒诞剧。

    “我知道,天色有些晚了,我先走了。”他说完,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了。

    韩嫣抬头看向墙上的表,才下午的三点,苦涩的一笑,她原以为可以找到彼此情投意合的联姻对象,如今看来只是妄想罢了。

    沈君泽驾驶着跑车,脑海却是在思考是谁绑架了苍璃玥,蓦然想起父母对苍璃玥的存在表现过于诡异的态度,他心里基本有了答案,却无法相信,将车子开到小源的住处,打了电话,让小源出来。

    小源的异能是只要接触被调查者接触过的东西,就可以身同感受到被调查者的回忆,这回忆的长短取决于被调查者的能力和小源的能力之差。

    “沈队长。”他看着面前的沈君泽,眼袋肿着揉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这才什么时候,你就开始睡觉!”他厉声斥责道。

    “队长有什么事。”他并没有回答,半个月前他在苍璃玥家中偷走了她家的遥控器,回来后便看她的记忆,没想到苍璃玥的记忆竟如此恐怖,他到昨夜才可以睡下。

    “苍璃玥失踪了。”他低沉的说道。

    “什么,景姐,她.......”小源立刻惊呼道。

    “我怀疑和我父母有关。”他看向道旁的树叶。

    “沈父和沈母?”他笑得像是哭一般“景姐是做错了什么,一而再的遇见你,沈队长,这次景姐若是有什么不测,你是不是满意了,我们等了她这么多年......”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他冷声的说道,面色如常的严肃而自持。

    “你不懂,所以就没罪了吗?”他彻底被沈君泽激怒了,他上前揪着沈君泽的衣襟,神色狰狞的像是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我告诉你,你现在的队长是我景姐的,连你这条命也是我景姐的。”

    “你发什么疯?”他挥拳将小源打到了墙角处。

    “我发疯,是啊,我是在发疯,我背叛了景姐,我背叛了她......”小源蹲着地上嚎啕大哭,明明一个六尺的儿郎,却像个孩子般哭泣,莫名的让人心酸,但这个人肯定不是沈君泽。

    他一脸嫌弃的看着小源,揪着他的衣襟,将他拉了起来“你一个男人哭什么哭。”然后将他拉到了车上,开回了父母的住处。

    “小源来了,怎么还哭了?”沈君泽的母亲叶木琴好奇的询问道。

    小源以为得知苍璃玥的失踪,暂且认为沈父沈母是害苍璃玥的人,一点也不想理会沈母。

    “母亲,他无事,父亲呢?”他出声询问道。

    “他自然在别的温柔乡。”叶木琴难掩心头的愤怒,语气不好的说道。

    “叫他回来吧,我想与他吃个饭。”他神色如常的说道,在他看来父亲这么做并没有什么不对,他反而觉得母亲太不贤淑了。

    “嗯,我打电话叫他。”叶木琴面色喜悦的回道,儿子每次有要事同他父亲商议的时候都会这么说,她也不在意儿子瞒着她,只要丈夫不在那个狐狸精哪里,一想到狐狸精气的不行的样子,她就开心。

    不到半个小时,沈父就回来了。

    “父亲。”他恭敬的请父亲入座,此时餐桌上都摆好了餐了。

    “沈先生。”小源面色冷漠的说道。

    “都坐吧,小源你就当自己家一样,别客气。”沈父笑眯眯的说道,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个和善的老人呢。

    “谢谢。”他压抑着自己,努力保持着基本的礼仪。

    沈父也看出小源的不对劲,面色微沉,想起小源也不过是他儿子手下的一个小人物,何至于同他动怒,掉了自身身价。

    一时间餐桌上上只留下吃饭的声响,吃完了饭,沈父开口道“君泽,等会来我书房,我有话要同你说。”

    “是。”他低头应道。

    沈母知道她不应该听,自己回屋了,小源同沈君泽对视了一眼,回到了自己的客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