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人生苦短

    更新时间:2018-07-24 17:16:13本章字数:2854字

    鲫鱼新闻公布了科研基地的丑闻,掀起了一片哗然,基地中人心惶惶,隐隐有动荡之势。

    对此,西东基地的诸位家主甚是愤怒,派人暗中捉拿鲫鱼新闻的主编樊栎,妄想压下这则丑闻。

    沈凌孤看着手中的新闻,沉思了片刻,对身旁的沈君泽说道“或许这是我们家族的一个机会”

    沈君泽立刻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眉头微皱,有些不情愿,科研基地归属于叶家,是叶家最有力的资源之一,他母亲就出身于叶家,若是这次将叶家驱逐出大家族之列,他母亲难保不会受到波及。

    “君泽,你也记住你是沈家的人,叶家虽是你母亲的娘家,可她已经嫁到沈家,就是沈家的人。”沈凌孤看沈君泽的神色就明白沈君泽在担忧什么。

    “是,父亲。”他掩下眸间的情绪。

    关注鲫鱼新闻的不止沈家还有韩家,向来以纨绔形态出名的韩旭搂着一个身材火辣的洋妞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神情,竟有些不像往日的轻浮神态。

    “韩少,我让你帮我找的人找到了没有啊~~”洋妞双臂悬挂在韩旭脖子上,娇滴滴的撒娇的说道。

    “你找的人啊~”韩旭乘机摸了下洋妞的屁股“这不是上报纸了吗?”

    洋妞就是卡琳娜(英文名Karina)急忙拿起韩旭手中的报纸,果然看见上面有苍璃玥的名字,只是她没想到苍璃玥竟然又被关进了科研基地了。

    看来她必须也去一趟科研基地了。

    “想什么呢,不好好伺候你大爷我。”韩旭不满卡琳娜将注意力关注在报纸上,搂着卡琳娜的腰肢,调戏的说道。

    “大爷~~”卡琳娜笑得有些勾人的妖媚,凑到韩旭耳畔轻声说道“本姑奶奶没空陪你玩了。”她起身拿着报纸离开韩旭的身体,走出了包间,只见包间中的韩旭像是被人捆绑住一般,奋力挣扎,却无法挪动半分。

    卡琳娜走在宽大的道路旁,看着手中的报纸,神色有些焦急,苍璃玥怎么又进去了,她想要见她,难不成也要潜入基地嘛,这样太过危险,她也有可能回到那个逃出来的炼狱。

    骚包的宝蓝色的跑车停到她身旁,车窗缓缓的摇了要来“我当是谁呢,这不是韩哥的女人嘛,怎么自己在路旁,被韩哥抛弃了,没关系,到哥的怀里来,哥好好疼疼你。”韩旭的狐朋狗友之一叶允轻浮的调戏道。

    卡琳娜勾起一抹讥讽的妖媚笑意,所谓男人,不过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她摇曳着腰肢,步步生香的走到车窗前,手搭在车上,微折腰,展露着胸前的资本,果然如她所料,叶允视线一直盯着她的胸,她嘴角的弧度愈深,眸间滑过一抹落寞,轻挑的启唇“叶少,不是愿意载卡琳娜一程嘛,怎么一直盯着人家的胸看,也不管人家冷不冷。”

    “看来是我的不是,让大美人挨冻了。”叶允开车门,卡琳娜上了车。

    “不知美人是去酒店还是去我家啊?”叶允暗有所指的问道。

    “叶少,真是讨厌,当卡琳娜是什么人了,刚见面就把人家往酒店里面领,真是坏死了~~”

    “好,好,那我们回家。”叶允眸透淫光的说道。

    身为基地的第一雇佣兵小队,无名小队,队长囚禁潘属小源等人的消息瞒不过一日,全队的人都晓得了,即便他们不同意潘叔小源入侵科研基地,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潘老,小源等人被囚禁,他们之所以在基地外能存活下来并顺利完成任务,全都仰仗着诸位兄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受过潘老等人的舍命相救,如今见潘老等人同蛟龙浅水般的被困,所以的队员都站在沈君泽门口,指责沈君泽不配当这队长,要求将潘老等人放出来。

    沈君泽从窗户内看向大门口外乌压压的一片人,大约全队的人都来了吧,这感觉有些像逼宫呢,他淡笑的摇头身形渐渐消失在原地,再出现的地点是监狱的贵宾间(摆设舒适程度像是酒店,只是没有自由)。

    “你来做什么?”小源冷声质问道。

    “我可以放你们出去,但你们要像我保证不要去基地营救任何人。”他语气淡然的说道。

    “我以为依你的性格,怎么也得管我们半个月,外面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潘老低沉着声音说道,眸间皆是睿智。

    “有人扇动队员闹事,我不想我精心布的局被破坏掉。”尤其是现在关机时期。

    “我可以出去给你安抚队员,但是我们必须营救景姐,你不可以阻拦。”潘老沉声说道。

    “我不是在和你做交易。”他低声说道,眸间有些厌烦。

    “我也不是在和你商量。”潘老寸步不让的说道。

    “你真以为就你们手中的那些破武器就能进去科研基地吗?”他急躁的走来走去,潘老,小源等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他生死兄弟“我给你们说实话吧,哪里不仅有重兵把守,墙上地上都是机关,没有重量级人员的血液关闭机关,你们刚进去,都会死在哪里。”

    “我知道,他们也知道。”潘老像是看破生死般的淡然说道“逼你放我们出去的队员,明知道闹事定会遭到你们这些大家族的打压,可还是义无反顾的做这件事,这便是义气,这也是我们小队成为第一队的原因,我知道你不记得以前的所有事情了,也不明白景姐对我们的意义,我给你说一件事,那次执行任务景姐和小源与队伍在沙漠中走散了,三天后等我们再找到景姐和小源的时候,景姐和小源昏迷在沙坑里,她一个女子竟用自己的血喂小源这个重伤之人,结果害的自己的性命也快搭上了。”潘老拍了拍抹眼泪的小源的肩膀说道“这一桩桩一件件以命相交的事情,景姐一个女子都做的出来,我们都是大老爷们,为景姐死亦在所不辞。”

    沈君泽呆愣在原地,他不知道心中那翻涌的情绪是敬佩多一些还是心疼多一些,可是他又心疼什么,苍璃玥与他不过是一夜情谊。

    他一向知晓自己冷血冷情,听到潘老口中景姐的事迹,他也多少明白苍璃玥这个景姐之后的产物对于潘老等人的意义,嘴唇张了张“好,我帮你们救出她,但是你们要听我的,不可贸然行事。”

    “行。”潘老低声应道,领着囚牢中的众人出了监狱。

    闹事的队员也全都散了。

    午后的日光最为炽热,似是能焚烧尽人世间所有的罪恶般让人心生幻觉。

    叶博鸿堂而皇之的走进了蔚涵科学家的实验室,那浑身的气势像是来兴师问罪般可怖,蔚涵急忙请了叶博鸿坐下,恭敬的说道“实验进行的十分顺利。”

    “外面都在说科研基地在进行十分不人道的实验,纷纷要求科研基地出面说明,我来是告诉你一声,叶家到必要的时候会丢卒保车,你应当知道该怎么做。”叶鸿博沉声说道

    “怎么会这样?”蔚涵微皱眉问道“父亲,不过是区区人言.....”

    “事情永远不是如眼前这般简单,你一向聪慧,只是在人事交往中还欠些火候。”他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知道她对于人事往来错综复杂的人际网不太感兴趣,但她不可能一直不清楚,他的孩子中,只有她还算优秀“你要知道一个家族若是失去一大助力,定会有其他人争夺这块肥肉,所以若只是流言不可怕,可怕的是算计好的人心。”

    “我明白了父亲,我会尽快安排好这一切。”蔚涵恭敬的回道,那举止言行一点也没有对父亲的亲昵,像极了上下级关系。

    “嗯,只要你想,叶家小姐的身份随时属于你。”叶博鸿满意的说道,只是那口吻像极了赏赐般的高高在上。

    “我认你为父亲,是因为我的体内流着你的血,至于其他的就不必了。”蔚涵音调有些生硬。

    “你当真像极了你的母亲,固执的可怕。”他似是回忆的说道,只是那眸间没有一点柔情。

    “也许。”她没什么感情的回道。

    “好了,我该走了。”叶鸿博转身离去,半点也没有留恋。

    在其他男人珍惜子嗣的时候,像叶鸿博这般拥有数不清女人的人,子嗣已经够多了,难免薄情了些,更何况,蔚涵的出生只是一个实验品,他与蔚涵母亲与实验室相识,后来为了研究异能可不可以培养,才出来一个蔚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