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邻家有女唤阿芳

    更新时间:2018-07-24 23:53:23本章字数:2269字

    仙庭上有一处青竹林,住了位上神,名唤溶月。

    溶月上神每日的工作便是听着其他小仙的汇报,指点江山。

    这日,将命令全部下达完之后,溶月躺在竹椅上闭目。脑中想着今日的汇报也听了,命令也下了,剩下的时间该如何的时候,脑中突兀的闪过一个画面。

    那是一个很缥缈的景象。一男子身着粉白色衣裳,坐在桃花树下喝着花酿,粉白色的桃花漫天飞,飘飘洒洒的落了男子满身。

    溶月一个激灵从竹椅上坐了起来,站起身面色严肃的就向外走去。

    门外其余小仙本是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说着今日仙庭的八卦,卜的一看到溶月上神面色严肃的走出竹房,吓得赶紧散开,继续忙手下的活儿。

    溶月走到竹林门处,才记起似乎什么东西没拿,随又转回身走向竹房。

    过了半柱香后,方才走出来。

    不一会儿,便腾云驾雾的向着某一处去了。

    溶月走后,方才撒开的小仙们又聚在了一起,为首的一名白色衣裳的仙子看着溶月飞走的地方道。

    “上神这是要去何处啊?看起来面色好凝重的样子。”

    “是啊,我来这还说是第一次见到上神如此严肃的面孔。”另一名青色衣裳的仙子附和道。

    这二人一带头,其余小仙便都统统点点头,叽叽喳喳的猜想是否是何处出了重大事件。

    “要我想啊,一定是西塘又发大水了,西塘龙王压不住唤上神去呢。”最后还是一位手里拿着花洒的仙子说出了一个让其余小仙都觉得可信的理由。

    于是诸位小仙纷纷看着溶月离去的方向,眼中露出了仰慕的神色。

    只有趴在院子靠水井的一只银色的神兽打了个哈欠,心道:“其实只是溶月这厮嘴馋了,想喝月老酿的桃花酒而已。”

    至于为什么是面色严肃的前去,事情要回溯到五百年前。

    那时候月老刚当上任不过五十年,为人正派,最看不起的便是溶月上神作为仙庭的领头人之一,每日竟这么无所事事。而且,而且还一天到晚的去他那讨酒喝。

    一喝就是十年,愣是把他辛苦酿的桃花酒都喝了个精光。你说真能不气么?

    是以,在溶月又将月老酿的桃花酒喝光的第三个十年,月老发飙了。

    不管不顾的拉着溶月打了一架,结果嘛,不用说也知道。

    月老那才不到百年的修为自然是打不过溶月这个老妖婆,被溶月狠狠的虐了一顿。

    被虐之后的月老免费的给溶月喝了将近两百年的桃花酒,后来不知怎么的月老开了窍,跋涉几千里去了嗔渊请出了淡风上神,治了溶月。

    说是治也不算,就是让溶月和月老立了个字据,日后溶月想去月老那喝酒时,需的将她竹林里新生三百年的青竹带去几根,当做给月老做酒杯的材料。

    这字据看起来还算公正,于是二人便当即画押,字据当即生效了。

    只不过,溶月白喝月老的酒有好多年了,都喝出习惯了,每每去总是忘带青竹,这次可算是记得了。

    驾雾停在桃源境院内,溶月熟门熟路的绕过一片桃林,悄悄的来到月老住的小院子后方,正准备对着小院子后边的一排酒壶下手时,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咳咳!”

    “咳....原来是月老啊,吓本上神一跳,哈哈..哈哈哈。”

    溶月心虚的回过头,看了眼满身粉白的月老,突然道:“月老,你怎么这么多年了还是一身粉白?”

    月老乜了眼溶月,走到溶月的身旁,对着面前的酒壶敲了敲后,拿起两壶酒分了一壶给溶月,二人就坐在离院子不远的桃树下坐着对饮。

    “你不也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身绿?”

    “那不一样。”说话间半壶酒便下肚了,“我这身绿都穿好多年啦。”

    “嘁,能有什么不一样。”月老喝着酒斜眼看着溶月,才发觉溶月已经将一壶酒都喝光了。

    “反正说不清。说起来,你不牵红线啦?”

    “牵,怎么不牵,就是最近牵的这对善男信女有点麻烦,是孽缘来着。”

    “哟,难得。”

    将手中的酒壶放下,溶月施法将另一壶酒拿来,拔开塞子的同时将带着的青竹扔给了月老。

    “给你,我这次可没忘。”

    “.......”月老摇了摇头,心想你在我这都白喝多少了。

    收起青竹,月老喝着酒慢悠慢悠的和溶月说起这次牵的红线:“这次牵的啊,是一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来着。”

    “这不挺好吗,打小就有亲。”

    “是挺好,就是一个富家的小姐一个富家的奴仆,其爹娘的反对也是在日益加剧,我这个月老是没什么办法再让他两做夫妻了,怕是得来世再续缘,可是这来世,我算了算也还是命运多舛,真不知道这二人是得罪了孟婆还是怎样,在一快都不行。”

    “那你下界去看过了?”

    “去过了,都没什么大的问题......”

    “不然我再和你下去看看吧。”溶月突然起身,拿着酒壶笑嘻嘻的看着月老。

    “?你要做什么?”月老起身,挑眉看着溶月。

    “当然是帮你,走走走。”

    “你....”月老话还没说话,就见面前的场景变了个样,仔细一看才发现二人已经从桃源境来到了人间集市上。

    此时在二人的面前有一气派的府邸,大门上写着个李府。

    接着还未等月老反应过来,溶月就拉着月老进了李府,不一会儿就到了李家小姐的闺房前。

    透过打开的窗,溶月和月老清楚的看到李家小姐此时正对镜梳花黄,一副待会要去见心上人的架势。

    而在其身旁,还站着一身着花色衣裳,梳着两个包子头的侍女。

    那侍女的嘴时闭时合,凑近了听才知道原来是侍女在劝李家小姐放弃其心上人,和来提亲的朝廷官员的二子成婚。

    看了眼月老,溶月突然发问:“月老,你之前有帮过其他的善男信女私奔吗?”

    “有。”

    “那这一对.......”

    “不行的。”溶月还未说完话,月老就打断了。随即月老又从他那粉白色衣裳的衣袖中拿出一本小册子,翻开其中的一页,指着对溶月说道:“你看,若是私奔便会如此下场。”

    溶月凑近一看,之间那一页在李家小姐与其心上人的名字下方写着几个小字,其中就有私奔,但是再认真一看,便能发现私奔的下方也写着几个小字,是暴尸野外。

    玩味的笑了笑,溶月收回目光,道:“真是孽缘。”

    闺房内。

    芳华还在对镜梳着自己的三千青丝,而小翠则还在孜孜不倦的对芳华说着李壮的不好。

    “小翠,好了。”李芳放下手中的梳子,转过身,看着小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