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参战,白虎岭

    更新时间:2019-01-25 23:30:09本章字数:5397字

    说实话,汽车对于山谷里的村民来说,还真的算新鲜事物,不过那些参谋长司令员们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孙毅辰很好奇当他们看到车上拉的东西以后是个什么表情。

    王易是248团的团长,三天前接到了孙毅辰的电报,狂喜之情几乎溢于言表。“将军,物资已经准备完毕,是否出发?” “最后检查自己的武器,我可不想有人出现走火误伤或者是枪膛卡壳之类的破事儿。”“明白。”趁着这个时候孙毅辰拿了一把HK416,装上垂直握把和4倍光学战斗瞄准镜,还有枪口补偿器,另外还有一把满配(不含快速弹匣和快速扩容弹匣)的M24。

    “准备出发。方向西南218,距离5千米,会经过敌占区,不要恋战,快速清除沿途威胁到达目标地点,不计一切代价保护这些物资,把车上的轻机枪换成加特林。机枪手,注意保护自己,在车载掩体内实行火力压制。装甲运兵车,使用车顶的高平两用机炮实行火力覆盖。自行火炮,清除炮楼上的射击孔和最顶上的火炮。”“明白。”“出发,注意观察四周。”

    浩浩荡荡的车队出发时自然惊动了附近的土匪,不过当他们看到那狰狞的加特林机枪时,一个个溜得比兔子都快。笑话,谁敢去试试加特林那11.2口径的子弹制造的金属风暴?就算不是加特林,那些到处都是的轻重机枪也足够把他们打成肉酱了。当然也有头铁的,不过在20挺马克沁重机枪的“照顾”下,再也没人敢去试试这些机枪的威力。其实孙毅辰是想拿出德国产的MG42重机枪(别号“希特勒的锯子”,口径7.92毫米,轻便灵活,可做重机枪,也可作为随班轻机枪使用,可用250发弹链供弹,也可用30发弹匣供弹,葬送了大批英法美三国联军的士兵的生命,恐怖的射速制造了如同电锯运行时的声音,这个外号由此得名。有兴趣的童鞋可以去百度一下)给这些土匪一个警告的,不过他想了想,如果被日军看到德产重机枪就不好办了。他自然知道二战时日本与德国的关系,他不能让日军看到德国机枪。

    虽然路上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但是根本不影响运送这些足够让一个满编的团富得流油的物资。昨天晚上疯了一个通宵,孙毅辰的腰到现在还是酸的。当然那支女子特种兵小队还真是带劲儿,成功的让孙毅辰飘上云端。从窗子里探出头去,用M24(绰号订书机,射击时的声音特别像订书机的声音,很好听)扫视着周围的草地与山林。突然,孙毅辰在一从灌木里看到了一个黑色的类似于水管的东西,那是消音器。“停车,所有人戒备,有狙击手!”

    山下沃野是日本神风特工队的一名狙击手,这次被派来找出上次狙杀了整整一个师团的高级将领的人。他手里的是用毛瑟步枪改装的狙击步枪,装有一点五倍光学瞄准镜,射程420米,使用7.62毫米空尖弹,杀伤力很强。他毕业于德国特种兵培训机构,对于远距离射击有很好的天赋,被他的教官重点培养。“西南106,距离309米,加特林,进行扫射,毁灭弹幕范围内的一切活物。看我的枪指的方向,我的枪指到哪里就打哪里。”其实,在他被孙毅辰发现他时他也发现了孙毅辰,不过出于一个特种兵的直觉,他感觉孙毅辰手里的那把枪对他的威胁很大,而且狙击手在战场上的大忌之一就是被发现了还呆在原地,他可不会犯这种原则性错误。“想跑?先想想怎么保住你的脑袋吧!加特林,准备,跟随我的枪口指示的方向毁灭一切!”“啪嗒!”一声订书机的声音响起,一发7.62毫米的子弹瞬息而至,打在山下沃野的脚边,一记标准的M24警告,意思是“最好不要来找我们的麻烦,否则你也别想走。这次给你一个警告,下次你失去的就是你的脑袋!”不过很明显山下沃野get到了这个点,又在一棵树后面拿出了毛瑟步枪打在了车胎上,意思是“别想着杀了我,你不一定有这个能力,这次我不想和你打,下次我们见面就是不死不休!”随着M24类似于订书机的枪声响起,12.7毫米的子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扫过了山下沃野刚才趴着的地方,瞬间那里什么都没了。相同的警告方式,不一样的狙击步枪,不一样的角色。

    “该死的,支那怎么会有狙击手,难道是国民党的弑风计划有进展了?”疑惑之余又感到愤怒,他居然被一个中国人用相同的方式给警告了!最重要的是,这个中国人的武器看上去比他好的多!他知道孙毅辰是故意不打中他,但他不知道警告他的人就是那个狙杀了一个师团的高级将领的也是他这次要杀的人,只是为了给他一个警告,但就算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也让他感到这是奇耻大辱,因为现在中国精锐军队的枪法甚至还不如他们国内的民兵,可是这个人的枪法比神风特工队中那些有名的狙击手都要好,他决定回去以后好好查一查。不过他注定是查不到的,孙毅辰现在就是个黑户。

    “将军,前面发现大批移动目标,有车辆,是否绕路?”“绕开他们,不要被发现了,所有人,丢烟雾弹。”一阵密密麻麻的烟雾弹从车窗里被丢出来,制造了一大片浓密的烟幕。烟雾弹在特种兵的装备序列中是必不可少的,在遇到不利情况时可以用来掩护撤退,也可用于突袭时遮住敌人视线,防止我方人员被发现导致面临减员。当然有好事者开发出了烟雾弹的另类用法,这里不做介绍。车队换了一条路,从一处荒草滩上直奔目的地。越接近248团的驻地,所有人就越冷静,手中的半自动步枪(M1,SKS)全部上膛,都装上了军用刺刀,另外一只手还拿出了霰弹枪,时刻看着两边。如果有人头铁想来试试半自动步枪的威力,那么变成马蜂窝的命运改不了。孙毅辰不想惊动附近的县城派来的鬼子的增援部队,那没有什么好处。

    “王团长,你要的物资到了,请派人来搬进去,还有三千人的兵力。”王易动作很快,但是孙毅辰的兵更快,等一个班的战士们到大门口的时候,已经有两辆卡车的物资被分类摆放到地上了。“这是......德国毛瑟步枪!”有人认出了闻名于世的毛瑟步枪。“兄弟们,我们的枪就是仿照毛瑟步枪造的。”“这是什么?”“装到准星后面的导轨上试试看,从枪托那儿往前滑,你感觉滑到哪儿合适就停下。”白成涵试着把一个四倍光学瞄准镜装到了皮卡汀尼导轨上,瞄准了远处的一棵树。“我大概猜到这是什么了。”“这是什么?怪模怪样的。”“从这里滑进去,你们看自己的瞄准习惯来。”“怎么还有个十字?咋还有数字?”“横杠是镜头的视线范围,那三个数字代表的是距离,红色的4代表这个瞄准镜能看清的距离不低于四百米,那个灰色的6代表最极限的距离是600米。”“小白,你咋懂得这么多?”“在德国的军校呆过几年,经常用到这些东西,自然知道。”

    三千多人搬走足够6000人的物资用不了多长时间,弹药一次几箱子地朝里面搬,步枪机枪成堆地推进去,药品要用板子抬,军用罐头得用牛车拉。“孙将军,感谢您的物资,我们不知道如何感谢您,我们也只能尽地主之谊。”“王团长,我们是不会让您破费的,有一点您需要注意,我给您增援的那些兵所用的武器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造出来,如果您不信,您可以试试,这里不像是会有铁矿的地方。而且他们用于近身战的武器更难造,打一发少一发,不过打近战的时候一枪一个马蜂窝,您到时候自己去问他们。对了,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捣了3公里外的鬼子据点?”王易略一思索,“一个礼拜后,我们主攻,你们帮我们阻截县城的援兵。”“让我的那3000人主攻,你们侧翼夹击,我会派出一组机枪手,守住县城通往这里的唯一一条小路。我的人只负责让鬼子们无法反击,处理俘虏的事交给你们。另外那里面的东西全是你们的,我们不要一分一毫。”

    正说着,下雨了,王易见状,微笑道:“看样子上天暂时还不想让你走,那就先留到这儿,吃了饭再回去吧。”

    说实话, 248团的伙食真心不怎么样,如果不是有了孙毅辰的那一大堆粮食,就连青菜都成了管制品。和王易瞎扯了一会儿,孙毅辰带着人离开了248团的驻地。

    回到临时基地后,孙毅辰写了一份发展规划,思考着在未来的几年内把这里变成全世界唯一的政治、金融中心。这里的有色金属和煤炭很丰富,但是铁矿极少,可以发展有色金属的冶炼工业。另外这里没有地表河流,但是地下水和优质牧草反倒很多,放牧业可以在这里发展。这里最大的特点是,这片地方在一片面积为20平方千米的荒原中心,12千米外是一片森林,农田在基地西北方向的7千米外。鬼子的兵力照顾不到这里,所以有好几年的稳定发展时期。

    根据王易给他说的情况来看,这会儿主席才刚开始创立敌后根据地,正面战场依旧是国军主导。虽然孙毅辰很想在正面战场上插一脚,不过因为实力有限这个想法暂时保留,等到有了足够的军队和权势再去正面战场把战火扩散到日本全境。摧毁日军在太平洋的军事力量的事儿就交给老美了。毕竟他们的军工力量太强了。

    其实,不只是正面战场,滇藏线他也可以去插手。但问题来了,那里是茂密的热带雨林,日军随便钻到哪个角落里就人间蒸发了,更别提把日军赶出滇藏线了。何况那里人生地不熟的,那里的土著部落来找自己的麻烦同样难受。思来想去,孙毅辰决定,暂时不管其他方面,先把一周后的进攻弄好。

    从系统里搬出各种工程机械,他准备把这里弄得像模像样的。外围是岗哨和防御阵地,内圈是办公处和军营,两边的高地上是机枪和火炮阵地,密集的交叉火力足以毁灭一切试图闯入这里的外来者。兵工厂暂时搁置一边,孙毅辰先把煤炭矿井搞了出来。笑话,没有能源何谈工业化?虽然工业化是以钢铁和煤炭工业为基础的。不过这里没有铁矿,只能搞有色金属冶炼,倒也不影响这里的工业化。虽然如果被欧美的资本家知道了会笑的直不起腰来。

    第四天,该有的建筑都有了,现在就差一个兵工厂了。

    “后勤部长,准备物资;电报员,随时保持联络通畅;阿南斯(一个上尉团长,是一个克隆士兵),在你的人里选出两个机枪组,再选三个45毫米高平两用机炮小组作为后备。”这天是周日,明天就开始行动,必须做好一切准备。趁着手下忙活的机会,他去和自己的女子特种兵小队干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毕竟她们被系统设定为孙毅辰的士兵兼奴隶)。

    第二天,孙毅辰让之前的三个机炮小组和两个机枪小组堵住三公里外的那个据点通往外界的唯一一条公路,又派了一个装甲车小队作为重火力支援。“给王团长那儿的3000人发报:准备行动,2营.、4营、9营正面火力牵制,6营、8营、1营、5营主攻,3营、7营,抓捕高级军官。手雷尽量往敌人密集的敌方扔,注意战术装备的合理使用。注意,在一小时内完成行动,没有失败这个选项。”

    “王团长,行动吧,我们的人已经准备好了,等待您的命令。”“可以行动,战斗人员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可以投入战斗。”“行动开始!”

    几千人坐着卡车飞奔,仅仅十几分钟就到了集结点。“按计划行动。狙击手,跟我走!”孙毅辰带着三十几个狙击手钻进了了周围的灌木丛里和树后面,最低四倍起步的瞄准镜对准了每一条防线和每一个机枪阵地。

    “所有人注意,看到三发紫色信号弹升空就开始战斗!”“砰砰砰!”随着三发紫色的信号弹升上天空,王易来到驻地的第一次战斗开始了。

    “砰!”“哒哒哒哒~!”“突突突~!”“咚!~”张伟文率先开火,第一梭子弹打爆了一个鬼子的脑袋,随后日军反应过来,开枪回击。顿时枪声大作,刺耳的子弹尖啸声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7.62,6.5,5.56,7.92,12.7,各种常见口径的子弹在周围乱飞,地上到处是枪眼,沙袋几乎被打烂了。

    刘耀明刚换上一个新弹夹,一发6.5毫米的子弹就擦着他的头盔飞了过去。“我操,差点把老子爆头,给我等着,让你变成蜂窝煤!”“哒哒哒哒!”话音刚落,HK416步枪的高射速就把40发子弹送进了左前方的一个碉堡里。顿时一阵血花飘起,不确定里面还有没有活口。“草,跟谁俩呢,火力压制是吧,来尝尝75发子弹的大餐吧。”李成飞端起RPK一阵扫射,让三个机枪阵地失效。

    “嗵嗵嗵!”150毫米的榴弹炮发威了,第一轮齐射就让据点里腾起一阵烟尘和火光,人的尸体像破布一样飘上天空。

    山田次郎把三八大盖对准了孙毅辰的脑袋,刚要开抢,一发7.62的子弹就送他去了天照大神的面前。“迫击炮,逐个敲掉暗堡,205毫米自行加农炮,覆盖式轰炸前线阵地,保证不留一个活口。”大口径火炮的巨大威力让前线阵地顷刻面目全非,有两发炮弹因为角度计算错误打在了墙上,炸开了两个巨大的缺口。

    “6营,8营,1营,5营进攻,轻机枪火力掩护,重机枪火力压制。”“白耘文,带着你的人去西北方向,堵住西北大门;赵登元,和你的三营把东南大门堵死了,除了高级军官外一个不留。”

    孙毅辰狙死了二十多个鬼子,他周围的狙击手最少也击毙了十个。“咔哒。”邓云林换上一个新弹匣,把6倍瞄准镜的准星放到了一个小队长的胸口。“砰!”“十三个。”“嚓啦。”拉出弹壳,邓云林在找下一个目标。“所有人,准备进行近身战。”

    接下来的战斗就更为血腥了,一大堆人从墙上的大洞里冲进了据点,进行血腥残酷的肉搏战,在搏斗中很多人丢了自己的武器,就抱在一起滚到一边徒手斗杀。因为自己人和敌人混在了一起,火炮无法使用,机枪没有任何作用。

    战斗过后的战场上像极了一座瞬间石化的博物馆,有一个日军小队在被150毫米榴弹炮团灭后还保持着全队冲锋的队形。

    “报告,这次战斗抓获大队长以上的中高级军官20人,缴获各类物资200吨,敌军阵亡2750人,投降200人,我方阵亡200人,轻伤488人,重伤105人。其中大部分为近身战时阵亡或者受伤,少部分被敌军用武器所杀。阵亡士兵的尸体已经收集到了一起,准备埋葬。”“他们都是人民的好儿子,让他们就在这里继续履行人民赋予他们的崇高使命吧,鸣枪送行!”

    孙毅辰说完这些话以后就转过了身去,眼泪从眼里不住地流下。就算是这种时候,硬汉们也不想让人看见自己还会流泪。

    这场战役被以后的人称为白虎岭歼灭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