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3:26本章字数:1290字

    公示的这几天,陈家良过的战战兢兢。思忖了半天,他还是把钱转了过去。破财消灾,明明知道自已和丁丁之间没什么实质性关系,但公示期间,如果这几张照片给组织部门寄过去,他依旧是说不清啊,起码他的提职就得马上叫停。另外,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子萱,她单纯、 任性,容不得丝毫的欺骗和背叛,他害怕,她哪天清醒过来变了卦,拿着照片闯过来。女人,一旦失去理性,做事情是不计后果的。乖顺的家良让子萱有点不适应,他推掉了晚上的所有场合,下班后立即回家做饭,只是两个人之间的气场依旧是怪怪的,他说什么,子萱都会说好,但此好与彼好大相径庭,子萱再也不会声色俱佳地和他形容单位里的某些怪咖、讲狗血剧,有时家良努力逗她说话,她也没露出惊喜的神情,不过是应付罢了。偶尔,两个人躺在床上,听的见彼此的呼吸,却又觉得是那么的陌生,明明知道对方都是醒着的,却都佯装睡熟,安守着彼此的静寂。唯有静寂,才可以维系平和的假象,短暂忽略对方的背叛、伤害和蔑视,但忽略并不代表着忘记。这时,家良也会心怀谦疚的想起丁丁,连续多日,他都刻意回避着和丁丁眼神的交集,但当她眼神中的热切、期待、落寞直直的撞进他的眼里,他的心里依旧会痛。他为自已的自私感到不耻。毕竟,他是真心的喜欢这个女孩,只是这种喜欢,在名利的面前,微渺的经不得推敲和取舍。自此,他再也不会牵绊和招惹这个女孩,子萱说得对,她想要的,他根本给不了,他也给不起。而他却一度自不量力。

    任职文件终于在千呼万唤的祈祷中尘埃落定。处里的同事围着家良让他请客,家良连声说好,却没有勇气坦荡的对视丁丁。晚饭的时候,家良把提职的事告诉子萱,她漠然的没有一点反应。她在心里既看不起家良,也同样看不起自已。在蝇头大小的名利面前,她首先选择的是屈服。在子萱把自已关在房间不吃不喝的那两天,她感觉太累太累,不断的睡,怎么都感觉睡不够,老是不想醒,更不想面对。尽管如此,她仍然用她唯一的一点清醒告诉自已,要守住她应该守住的。于是,她用五万块钱交换了几张照片,用一个女人最应该坚守的情感的尊严,交换了一个小小的副处长的职位。她曾无数次说服自已,她所做的一切和退让都是为了妮妮,其实她最不愿意承认的是,尽管彼此没有爱了,她仍然需要婚姻的庇护,还有一个条件匹配的丈夫,哪怕仅仅是为了女人的需荣,或者是在一段婚姻面前的最后的自尊。

    日子流逝的很迅捷,让人还不及梳理一切的是非与对错,便被时间被动的一直推着向前走,无法停顿。快过年了,购物中心里散发着浓郁的春意,商家还不失时机的搞着情人节的促销,家良和子萱带着妮妮去看电影,有人在卖场的大屏幕上求婚,鲜花、汽球、乐队,男孩单膝下跪,大声说我爱你。围观的人也被浪漫的气氛感染了,跟着大声欢呼。子萱的心里突然有些酸涩,年轻的时候 ,说过很多次“我爱你”,但彼此都不珍惜,觉得这份感情是自已应得的。人只有濒临失去的时候,才会觉得珍惜。当她的婚姻面临危机,她才发现,爱情早在岁月里风干了,她的婚姻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了她的一纸孤勇。如果生活可以回放、可以定格,她只想停顿在十几年前咖啡店的那个下午,家良带着满目粲然的阳光走进来,天地之间再无其他。只是,一切都已经无法再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