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们仨

    更新时间:2018-08-14 17:09:50本章字数:2183字

    惨烈的现场,血腥和厮杀,飞尘扬起又很快坠落,粗壮的树干拦腰折断错乱不堪地伏倒在地,像一个讨伐失败者做着跪姿求饶的行礼,世界很快混乱一片,而场面可以用壮烈来形容,虽凄惨却不失壮观。世界成了土扬起的灰,又不知谁在镜头上撒下了血沫飞花的红,只是一会功夫,河水也传染了深深的红,水位足足喝饱了,越发红得耀眼了。黎川惊呆站立在原地,他觉得自己仿佛有高于转动世界的力量去搅动这世界的洪荒,他不知道这些犀牛是为谁而作着殊死的决斗,为了争夺配偶?食物还是权力? 他把自己能想到的都各种脑补了一遍,不过还是发现自己的脑回路不够,现在他应该担心的是,犀牛群随时可能冲过来,踏碎他的关节和肋骨、嚼食它的血肉,很可能他连骨头都不剩下分豪。

    很快,黎川身上那些搅动世界洪荒的力量不见了,像是被谁施了魔法,抑或是被吓到了,他身体所有的神经都失去知觉了吧,他根本就动弹不了。

    “背时砍老壳的,我还不至于这么胆小吧”他嘴里破口而出这句话时,那群犀牛已经伴随着地动山摇的震动冲过来了。

    黎川条件反射性的闭上了眼睛,当他睁开时,和煦的阳光正打在红瓦白墙的窗格子上,紫色的蝴蝶兰和白色的黄格朗挂着晶莹的露珠,阳光为其度上了一层别致的光,像海浪衬着珊瑚,白里透红,唯美纯真如同少女绯红的脸颊,远处高过屋顶的稻草垛子接二连三的排成了小山丘似的长队,这都是黎川家的,一笔不菲的资产,别的人家只有羡慕嫉妒的份,黎川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但很快表情僵硬,随即又露出疑惑的表情。

    “难道刚刚是一个梦,不应该呀,为什么那么真实,太可怕了”自言自语的同时拂去了额头间豆粒大的汗珠。

    秀莲起身瞥见他若有所思、浑身僵硬呆坐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

    "你呀,又在想什么呢?别整天胡思乱想的,今天犀牛,明天水牛的"秀莲一脸笑意并伸手环住了他的腰,黎川也顺势扣住了他的。

    黎川和秀莲的感情一向很好,不论是村里的集市还是初五的龙舟、十五的花灯还是十六的登高,你总能看到他俩双双出入,一个人牵着一个人的手,生怕走丢了,如胶似漆的样子颇有秀恩爱的嫌疑,简直羡煞旁人。当然,他们不是在秀,是真的恩爱。

    “你怎么知道犀牛?”

    “难道不是你告诉我的?”

    这下轮到秀莲多想了,“难道我也做梦了、神经搭错线了不成” 。

    黎川最喜欢看着秀莲迷惑的时候傻傻思考的样子,美丽的脸颊白皙如珍珠,轮廓和线条分明而饱满,是造物者的神赐,更像是画家勾勒出的画中仙子、人间尤物,他最得意的便是和秀莲的相遇,让他如获至宝,他也异常珍惜这得之不易的幸福。 此刻,他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看着他的妻子,宠溺的用右手食指刮蹭了一下她精致挺拔的鼻梁,轻轻说了句“傻瓜”环抱她纤细腰部的手加重了力道。

    正当两人沉醉于 你侬我侬的花式虐狗的甜蜜时,小宇霖那张天真无邪的笑脸在他们的瞳孔里不断放大,虎头虎脑的小脑袋已经凑近到他们的中间,两个小眼睛因为好奇有了光彩,扑灵扑灵的闪动,像是星星挂在夜空,又好像是萤火虫飞舞在黑色的芦苇间,有一种令人拒绝不了的吸引力。

    “爸爸妈妈,你们在干嘛呢?为什么不理我?”

    秀莲马上收敛起一脸柔情,恢复了一个母亲应有的慈爱,把小宇霖整个揉进自己的怀里。“呃·······那个,我们在商量送宇霖什么样的生日礼物呀!小宇霖不是马上要到三岁了吗?”

    ” 对呀对呀?宇霖,跟爸爸妈妈说说,喜欢什么,就是天上的星星,爸爸也给你摘下来,好不好“

    “不,我不要礼物,我想和村里的小孩一起玩,可是那个古柏叔叔家的浩子说,他爸爸说让他不许和我玩 ”

    “ 那你就在家和奶奶一起玩好不好,奶奶会讲很多故事,小宇霖以后你就会成为一个小神童” 

    说着,黎川的意识飘到了很远很远,那时候,老父亲总是习惯背着烟锅在午后的那台树荫下乘凉,村里的人都围着他听他讲讲自己年轻时候的老革命故事,父亲的人缘天生就很好,以至于他走的时候基本上全村都带着黑色的孝袖为他送行,不知道是感念他曾打走了一个土匪窝子还给了这个深山里的村落一片宁静,还是怀念他那些惨淡岁月里惊天动地的革命故事,人们总是习惯在别人的伟大里惊天动地,待到热情冷却时候继续装睡!在黎川的印象里,父亲绝不是这样的人,父亲是一个老革命,本名叫顾清风,只是两袖清风并不是它的风格,饥馑的年岁,自持清高不能带来一丁半点的好处,默默无闻的他不甘心平平淡淡的生活,更不想就这么一穷二白的活活饿死在家里,人太不值钱了,人命也是,他要找到一跳正确的路,他要去证明自己的价值,于是改掉了那个颇有文艺气息,读起来颇为蹩脚的名字,成了土不拉叽的连贵,毅然投身于革命队伍,混迹于一帮五大三粗的江湖汉子间,在灾荒饥年里,原来的那个清贫文雅的青年消失了,剩下一个为了革命流血拼命、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铁血汉子,不过革命似乎也并没有给他成为英雄的机会,其实,在整个连里从来没有父亲的名字出现过,不论是烈士名单还是厚拥战士,不论是顾清风还是顾连贵,他的名字在革命成功的时候就不翼而飞了。后来,父亲在私底下告诉我们,实际上,在他参加连队半个月以后,他就在说不清是敌人还是山匪给打散了,一个百人的大团队最后就成了12个人的小分队,他们就那么吃着野菜树根、"山珍野味“,打着游击战,一路安营扎寨的捡回了一条命,一路上,他也不知道踏过了多少座山,淌过了多少条河!只知道,路上他们晚上要点燃柴火驱走野兽,还要每晚轮班换人值守防范敌人突然来袭,这样痛苦惊险的日子持续了半年之久,终于换来了全国解放,贫苦人民也有了翻身农奴吃饱饭的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