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

    更新时间:2018-08-04 13:37:15本章字数:5180字

    天已经完全黑透了。 

    秋夜的风泛着彻骨的凉卷起一片片飘零的枯叶,在半空划过凌乱支离的弧线。 

    四个人出了酒吧勾肩搭背的往回走,其中三个都挺清醒的,只有一个人在路灯映照下微醺的不停低低絮叨。 

    “前两天我妈又在念我了。说高三如果考不回小班就把手机没收,让我每天走读回家来监督我学习…… 

    “其实我也不是不知上进,反正……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只要有兄弟在我周围陪着……真的什么也无所谓,什么也不缺。被人看不起怎么了,不被当回事又怎么了。 

    “将来出了社会,还他娘的不是得看真本事……成绩、排名什么的都是狗屁。老子就算现在穿的人模狗样的到街上一走,那也是一表人才……又玉树临风。” 

    他说到这的时候姚绿明显要张口吐槽,最后还是生生忍住了。 

    “光是读书不顺心也就算了……你们说,我白宇泽不过就是成绩烂了点,人看起来愣了点,为什么……就没人要呢。不管喜欢上谁都他妈是我一厢情愿…… 

    “再不轰轰烈烈爱一场……老子可就真老了啊。” 

    白宇泽软的半边身子都挂在谢赭的膀子上,蔫蔫垂着头,说着说着声音就渐渐低了下去。那么多乱七八糟连自己也不知所云的话语都在他醉酒后一时间开闸般涌出,却唯独于脑海中堪堪浮现那个人黑夜般眼眸的瞬间,再次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默。 

    他尚带着灼热温度的呼吸规律的吹拂在谢赭颈边,少年架着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道边深色的树影渐进晃过谢赭偏过头淡然微笑的脸。 

    “……没人要的话,我要你。” 

    安静的街道上,这一句看似郑重的许诺听起来尤为清晰。 

    白宇泽迷茫的抬眼望望他,而始终在一旁默默走路的姚绿和宁子樾也不禁诧异转过头来,谢赭冲他们无辜的眨眨眼,笑容不散。“别急眼啊,我又不是不要你们了。” 

    “呵呵。”姚绿回了他一记轻蔑的白眼,懒散的双手插兜。“嘿。你小子该不会真是个Gay吧。” 

    “和我滚了那么久床单你才发现?”谢赭挑挑眉,脸上俨然已是一贯嬉皮笑脸的死不正经,让姚绿无从分辨他话的真伪。“莫非你还是直的?那可太伤感情了。” 

    “我嘛,其实男女都没所谓。”姚绿耸耸肩,在余人愕然的目光中坏笑。“怎么,没见过Bi啊。爷我不过是觉得,假如真的喜欢上一个人——你也就不会在意他是男是女了。” 

    一旁的白宇泽似乎是零零碎碎听进了他的话,微微抿唇,眼底黯然之色也因此褪去了几分。而谢赭闻言却克制不住的笑出声来,一脸促狭。“这得是什么思想高度啊。莫非你是从无数实战经验中总结的?喂喂我记得某人好像曾经在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曝过自己初恋还没送出去呐。” 

    “确实没送出去啊。爷我可还是标准的处~尽管你们肯定没人信。”姚绿踢开前面挡路的石子儿,沉默片刻后故作明快的吹了声口哨,随即调头用胳膊肘撞了下左侧的人,宁子樾便面无表情的转过脸看他。“你呢?……” 

    他愣了下,转回头盯着脚下的沥青路安静了很久,才神情淡淡道:“……都行。” 

    “啥?!”这回几人再次大跌眼镜。 

    白宇泽这一惊顿时清醒了不少,颤颤巍巍开口:“那什么……老宁,你不是认真的吧?” 

    宁子樾面上掠过些微的笑意,眼神坦荡。“……当然是认真的。我不爱开玩笑。” 

    “太劲爆了,我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好了……那妖孽也就算了,老宁你明明一副禁欲系的脸却还对男女都硬的起来!”不知是不是几人的错觉,谢赭此刻的表情简直称得上羡慕嫉妒恨。 

    “你能不要说得好像我是个欲求不满的色情狂一样么……▼_▼” 

    “不过话说回来,”将上一条惊悚的情报消化完毕后,姚绿眼睛一转又瞟上了白宇泽的脸,后者就是一阵汗毛倒竖。姚绿隔着谢赭暧昧的探手去勾他的下巴,“小白你喜欢哪一种?” 

    “喂喂!拿开你的咸猪手。”谢赭再次炸毛的去拍他,姚绿却顺势夹住了他的脖子把小白攥得更紧。 

    “啊……哈。我不是都说过了么。我暗恋过很多女生的……”白宇泽含糊的道,一边编瞎话一边急忙低头去回避姚绿犀利的目光。 

    “真的么?难道小白是我们之中唯一一个纯直男?好可惜。”姚绿失望的收回手,幽幽叹了口气。“三攻之中至少得有一受。没办法,谢二,宁子樾,你俩内部决定吧。” 

    “哈?!怎么看你都是被压那一个吧!长了那么张诱受的脸。” 

    “老子才是真·总攻!不要歧视比你好看的人行不行。” 

    “收好你的节操吧,都碎成沫沫了。……要不就让老宁来。” 

    “……▼_▼” 

    “……不!不要掏出你的钥匙兄弟我就是开个玩笑QAQ” 

    鸟悄儿的猫进了教学楼,待几人重新爬到高二楼层时只差几分钟就放学了。 

    姚绿和宁子樾在楼梯口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后沿着反方向迅速折回,只余谢赭扶着白宇泽慢腾腾的往五班走去。白宇泽酒劲差不多消了大半,虽然还有点迷糊但勉强能自己走路,就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管他了。 

    谢赭有些犹豫的松开手,看他重心不稳的当先迈进门槛。 

    教室里面比他们走的时候更闹腾了,可能是快要放学了的缘故,大部分人都没了学习的心思在收拾书包。 

    “哎!你们俩这两节课去哪了?过来过来。” 

    一听底下有人叫他们,白宇泽就有点心虚,然而循声望去却发现是班里的体委——一个又高又黑、身材超有型的男生,同时也是五班篮球队长。性格挺阳光的,笑起来牙特白。 

    两人先后走过去,体委就递给他们一份表格。“喏。下周三学校开运动会,我上一节自习的时候把项目表传下去了,刚填完,男子还空了三个位置。你俩刚刚不在,现在选吧。” 

    “妈蛋,都快入冬了才开运动会?我还以为取消了呢。这么冷的天,傻逼校领导都在想什么啊。”谢赭骂骂咧咧的接过那份表格扫视着。 

    “没办法。咱们奇葩的学校,你懂的。”体委理解的笑了笑,接着收拾书本。 

    “4×400……1500……3000……卧槽!!怎么只剩下这些让人一看就萎的了?”几秒扫完,谢赭心都凉了半截。 

    “所以我就说,你们这两节课到底去哪鬼混了。这几个都是别人挑剩下的了,没得选。” 

    白宇泽从谢赭身后探出头来,微微蹙眉。“啧。一千五和三千还是连着比的,咱俩必须一人选一个……都选的话肯定吃不消。” 

    “不行。”谢赭却不等他话音落地就斩钉截铁的拒绝了,抬眼看定体委。“小黑,能不能想办法找人和我们换一下。这个三千我跑了,但是一千五得给别人。白宇泽只跑接力。” 

    白宇泽和体委同时一愣,“为什么?” 

    “不为什么。行啊哥们儿,就通融通融。”谢赭撞撞他的肩。 

    “不是,”体委也为难的搔搔头,“关键是能跑的人项目基本都满了。要是非要人家换个距离长的,搁谁谁也不乐意啊。” 

    谢赭还要说点什么说服他的话,白宇泽就捅了捅他后腰,有点不满。“你就别给人添麻烦了,不就是个一千五吗,又死不了人。虽然我好像没怎么跑过长跑,但你就这么公然打击我的信心也有点太欠轮了。” 

    说着他就指点体委道:“麻烦了小黑,一千五给我报上。……谢赭,四乘四你跑还是我跑?” 

    谢赭黑着脸拉住白宇泽要填表的胳膊,声音比之前又强硬了些。“我都说了你不能跑。小黑,一千五和三千都填我的名字。” 

    白宇泽转过脸来怒瞪着他,感觉之前刚喝过酒那种浑身发烫的灼烧又回来了。“我说你——” 

    就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候,一个淡漠如斯的声音从白宇泽身后传来。“……一千五给我吧。我用一百和他换。” 

    白宇泽心里一咯噔,像闪了脖子一样龟速回过头去。冷杉却没有看他,盯着体委的眼神坚定到让人没法拒绝。 

    整个画面好像被人按了暂停键。 

    回过头去愕然呆立的白宇泽,神情波澜不惊的冷杉,蹙着眉目光有几分敌意的谢赭,以及进退两难不知所措的小黑。 

    半晌过去,却是白宇泽首先出声打破了僵局。 

    “……我不换。” 

    冷杉和谢赭的目光霎时都集中在了少年还微带红晕的脸上,白宇泽一字一顿,当着他们的面又重复了一遍。“……我不换。这个一千五,我跑定了。” 

    冷杉蹙眉,凝视着白宇泽抢过小黑手里的表格填上自己的名字,神情忿忿。连白宇泽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和谁赌气,以及这种自虐行为是不是幼稚的可以。他什么也不想管,这一刻只是本能般的抗拒别人对他一切的阻碍。 

    待他填完了名字,身边的谢赭叹了口气,认命的将剩下两个空位补上。“……你以后叫白眼狼好了。怎么就这么倔。” 

    白宇泽余怒未消的“哼”了一声,伴着放学铃声提起书包就向外走。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先前本已平息的醉意此刻再次涌上脑袋,他勉强迈了两步便脚一软栽向了旁边突出的桌角,冷杉心里一惊,伸手就要去拉他,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在他扯住了白宇泽胳膊的同时,谢赭已经迅速的冲上前将那个睡意朦胧的人从正面抱住了。他长长的手臂穿过白宇泽的腋下,紧贴着少年的胸膛将人支起来,一只手还大胆的扶在了他的腰间。 

    冷杉眉头紧锁的盯着两人,许久也没有放开手。“……你们真的去喝酒了。” 

    谢赭冲他勾唇一笑,眼里是明晃晃的挑衅。“是又怎么样呢?” 

    “你明知道他酒量不好。” 

    “只要他高兴,裸奔我也奉陪。” 

    冷杉危险的眯起眼。“谢赭,你不要逼我。” 

    “我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谢赭丝毫不以为惧,笑容明亮到近乎残酷。“冷杉,请你弄明白一点:现在你和他什么都不是。至于我和你之间,那点兄弟情义也早就坍塌了……在很久以前。” 

    他扶着白宇泽缓慢向渐渐空旷的走廊迈去,话语的回声寒凛刺骨。 

    “……你不要忘了,我本有太多理由可以恨你。冷杉。” 

    +++++++++++++++++++++++++++++ 

    顾明烨正失魂落魄的透过玻璃门呆呆望着外面的夜景,甚至连有人无声掠过他身侧都没有发觉。 

    而那个人似乎也觉察到他不太对劲儿,走出几步后回过头犹豫的看了他一眼。正思忖着是否要出声唤他,兜里的手机便再次催命的响起来。 

    被突如其来的铃声惊醒,顾明烨这才发现有客人进来了,急忙调整好面部表情略带僵硬的笑道:“您好,请问几——”他的话猛地刹住。 

    “……你哪里不舒服吗。”冷杉将通话按掉后设成了静音模式,方抬头淡淡问他。 

    “……是你啊。”服务生打扮的小哥顿时颓丧的叹了口气。“没什么……就是心里有点乱。哎,你今天可晚了快十分钟了。再不进去老板会发飙的。” 

    “嗯,知道了。”冷杉略一点头,收起手机也不再多言的转身向长廊深处走去。 

    隔了老远就听见吧厅内喧闹的声音,冷杉暗叹着踏进那片群魔乱舞的混沌,甫一露脸就被戚老板瞅见了。 

    “怎么这个时候才来?今晚延迟十分钟!”老板在吧台后冲他一瞪眼,冷杉虽然知道老板不过是只纸老虎,还是抱歉的加快了脚步向舞台中央走去。 

    正跳着舞的熟客大半都已经认识他了,纷纷自动让开一条路让他过去。 

    冷杉终于按着麦克风坐定在高脚椅上,垂下的灯光淡淡洒在他高挺的鼻梁。 

    “今天,我想先唱一首英文歌。Westlife的《My love》。”言辞是一贯的简洁明了,毫无拖泥带水。 

    随着伴奏声响起,黑发的少年闭上了眼睛,两条长腿随意搁在踏杠上,将麦克风又压低了一些,启唇带出一个看似随意的低喑轻呓。 

    整间酒吧刹那便安静了下来,其中的每一个人,不管男女老少,新客旧识,皆摒弃了心中一切杂念,专心聆听这颀长少年深情的演唱。 

    冷杉的声音和W.K很像,低沉、平稳、富张力、有磁性,只是静静听着他的声音,你便会不可抑制的被其本人于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个人魅力所吸引、感染,并疯狂地迷恋上它。 

    而在历经世事的戚老板看来,自冷杉口中吟出的旋律其实并不是“歌”——确切的说,并不仅仅是歌。那是他的心声,他未了的情愫,他的温柔的爱和隐忍的痛。而只有能够真正做到这一点的歌手,才算其中翘楚。 

    姚绿是,冷杉亦是。 

    三个小时的演唱结束后,冷杉走下舞台向戚老板的方向走去,感到嗓子像是干的着了火。 

    戚老板早就备了白水和喉糖在那里,笑着递过去。“今晚也干得不错。” 

    “谢谢。”他哑声道,抬手便将那杯水一饮而尽,又含了两块糖。 

    戚老板在吧台后边调酒边问道:“你的嗓子音域跨度很广。其实除了情歌,你还可以试试别的类型。” 

    冷杉抬眼看了他几秒,平静道:“唱别的,就不是我的风格了。” 

    戚老板闻言只笑了笑,将调好的莹蓝鸡尾酒倾入他眼前的空杯。“在你之前,曾经很受我青睐的那个小子也曾经这么说过。” 

    冷杉凝视着那杯鲜艳剔透的液体,淡淡勾唇。“是吗。他也不愿意听从建议轻易转型?” 

    “他在我的店里,从来都只唱摇滚。让他唱点柔和的抒情歌就像我侮辱了他似的,倔的要死。当然,这也和他的经历有关吧。那孩子,是干什么都很极端的一个人。不给别人后路,更不给自己。” 

    戚老板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姚绿就像只骄傲的小豹子,冲他下巴一昂,抖着腿拽道:“如果让我到你这唱歌,保证一个月内就让你们酒吧的收益翻一倍,不雇我是你们的损失。你是老板,你看着办吧。” 

    那个时候的姚绿,漂亮,倨傲,光彩逼人,但是锋芒太盛,浑身都是扎人的利刺。他不懂怎么去温柔的和人相处,不懂爱和温暖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但就算当初再嚣张轻狂,他也终是改变了。他的棱角慢慢被时光被打磨的圆润平滑,就如蚌体内的顽固沙砾,沥血过后便是柔光绽放的重生。 

    “如果是现在的他……应该不管唱什么都能震惊四座了吧。”已不再年轻的中年男人沧桑的面庞上漾起一丝欣慰的轻笑。 

    “总有一天……等你的心结解开了,你也会和他一样懂得,这世上有些执著其实是无谓的。 

    “你目前所得不到的东西,有时不过是在提醒你,需要将身后太多的负累放一放了。……”

    TBC

    ——————————————————————————————————————————————————

    超长更啦啦啦啦啦。顺便我叫三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