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初识馨香(2)

    更新时间:2018-09-06 20:06:35本章字数:3323字

    柳絮按摩完了方玉的手臂,她转到方玉前面,面对方玉坐下,桶里的水刚好淹到她的胸前,她那好看的胸脯,有一半沉没在水里,一半露出在水上。粉红色的玫瑰花花瓣聚集在她的胸前,使她白皙的胸脯更加诱人。

    方玉产生了想抚摸柳絮的强烈欲望,理智又告诉他不能这样,他只好用意念控制着自己,把柳絮高挺的胸脯想像成是雪山的冰峰和冰天雪地的峡谷,让身体已经在开始变化的某个部位,在意念的严寒中冷却。这一招果然有效,当柳絮面对面给他按摩胸部时,方玉的心再度宁静了。

    柳絮轻轻抚摸着方玉结实的胸膛,方玉微微闭上眼睛,平静地享受着柳絮轻柔的抚摸。贸然,他感觉柳絮的手不动了,他睁开眼睛,看见柳絮在凝视着他。柳絮美丽的眼里,充满了期待,犹如樱桃的小嘴微微张着,方玉心里一紧,他再笨也知道柳絮现在期待的是什么。

    柳絮拉住方玉的手,把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脯上。

    方玉的手一接触到柳絮的胸脯,他刹那间像是触了电一样,这是他第一次抚摸女孩子的胸脯。柳絮的胸脯像玉石一般滑润,方玉的感觉是那样的奇特,那样的美好,他面红耳赤地看着柳絮,真想把她紧紧抱在怀里,把自己的脸埋在高耸的山峰之中……方玉紧紧盯着柳絮的脸,某种意识在他心里复活,眼前之人尽管身着古装,但分明是他见过的风逍遥!

    方玉惊讶得脱口而出:“你是风逍遥?”

    柳絮:“公子说什么呀?小女子是柳絮,哪儿来的什么风逍遥?”

    方玉:“我从前见过你,风逍遥眉心处也有你这样一颗小小的黑痣!”

    柳絮:“从前,从前是什么时候?”

    方玉一下说不清了,如果他说他来自六百年后,她会相信:“也许我记错了。”

    柳絮:“这就对了,再说,”她指着眉心处:“这儿有痣的女孩儿,比比皆是!”

    柳絮说罢,用手轻轻抚摸着方玉的小腹。当她的手触到方玉小腹的穴位“丹田”,他如同被雷击一般,全身在颤抖。

    方玉大吼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他是在做梦。使他感到不解的是,柳絮就坐在床边,正在给他腹部的伤口敷药,而他也赤祼着上身。

    “公子,你怎么啦?”柳絮惊讶地收回手,望着方玉被痛苦扭曲了的脸。

    “这里是我的命门,不能随便动的!师傅曾经交待过,更不能让女子抚摸……”方玉见柳絮一脸的愧疚之情:“不要紧,我过会儿就会好的。”

    柳絮取过一张丝巾,替方玉拭去脸上骤然流出的汗:“公子,我不是故意的……”

    方玉认真的说:“以后不能随便解我的衣裤,更不准动我的命门!”

    “小女子知道了!”柳絮端起一只玉碗:“公子,我给你做了翡翠白玉汤,趁热喝了!”

    柳絮用汤匙喂向方玉,方玉眼前出现了幻觉,似乎是母亲在照料他。他喝了柳絮为他做的汤,一下感觉好多了,周身精力充沛,连伤口也不痛了。

    方玉:“柳絮,你与我,还有这里……是怎么回事?”

    柳絮:“你真的记不起来了?”

    方玉试着想了想,摇摇头。

    柳絮:“你从峨眉山的隘口摔了下去,卡在绝壁上一棵千年老松树上。我经过隘口时,听见你的黄骠马在嘶鸣,才发现了你。”

    方玉在父母坟前大病一场,柳絮守候了他三天三夜,这次又从悬崖上救出他,方玉非常感动。他想说几句感谢的话,说出的话却口是心非:“我的马呢?”

    柳絮有些失望,但她仍然平静的说:“它好好的,一点事也没有,就拴在马厩里。”

    方玉打量着有些气派、豪华的庄园:“这是何处?”

    柳絮坦然说道:“这家主人是大户人家,峨眉发生祸乱,全家避到城里去了。我带你下山后路过此处,一见这么大个庄园空无一人,就暂且借上一用。”

    方玉想想也是,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万一失控的人们群起而攻之,这些富豪强梁谁个不怕?他的目光无意中停留在柳絮的胸脯上,她穿了一件浅领的衣服,透过薄薄的纱衣,隐隐可以看见她的胸脯,他想起了刚才梦中的情景。方玉觉得奇怪,为何与柳絮在一起,做了两次有些相同的梦?

    柳絮察觉到方玉目光所在,用手掩好衣襟。

    方玉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峨眉山上没事了?”

    柳絮:“听说官军炸了老君像,烧了老君殿。”

    方玉:“我师傅,紫云道长呢?”

    柳絮:“公子,你受的伤还没有好,就别操那么多的心了!”

    “不!”方玉抓住柳絮的手:“你告诉我!”

    柳絮:“紫云道长……归天了!”

    “你说什么?!”方玉震惊了,不由抓紧了柳絮的手。

    柳絮:“公子松手,痛死我了!”

    方玉赶紧松开柳絮:“你说的不是真的!”

    柳絮:“是真的!”

    方玉握紧拳头,怒目圆睁:“是谁害了他?”

    柳絮看着方玉的眼睛,静静的说道:“名震江湖的野狼、白狐、秦风、耿怀忠,四人连手杀了道长!”

    方玉推开柳絮:“我这就上山去!”

    “你去了没用……老君殿被夷为平地,众道士死的死、散的散,再说野狼等人早已下山去了。”

    方玉拾起他的衣服,穿在身上:“我去为道长料理后事。”

    柳絮淡淡的说道:“凌云寺的慈青大和尚,还有丐帮的帮主,已经带着你师傅的遗体,到了嘉州。”

    方玉奇怪的看着柳絮:“你为何对这许多事情……了如指掌?”

    柳絮:“除了紫云道长的死外,都是我亲眼所见。”

    方玉:“那师傅的死?……”

    柳絮:“公子若见到慈青大师,就问他好了,还有那丐帮帮主,他们当时都在场。”

    方玉扎好腰中的马甲,系上玉棍,转身就要走。

    柳絮拦住了方玉:“公子,你真的就这么冷漠……”

    方玉望着柳絮那双充满艾怨的眼睛,心里不禁一动,他岂是无情之人!他看不透柳絮,总觉得她似乎处于云遮雾障之中,身上有着冰冷的傲骨。想到柳絮的好处,他觉得欠她太多。几天以来,柳絮已经如影相随,想甩也甩不掉。其实,方玉在峨眉山隘口看见柳絮身着红衣,出现在万绿丛中时,心里就有了她,只不过是有“义”而无“情”罢了。柳絮聪慧,能说会道,善解人意,又武功高强,若有她为伴,他会省去许多麻烦。想到此,方玉和善的对柳絮说:“谢谢你,柳姑娘。你心里想的,我都知道……但我不能如你的愿!”

    柳絮:“莫非小女子丑陋,公子心里己有他人?”

    方玉:“这倒不是。”

    柳絮:“那何出此言?”

    方玉:“道不同,不相谋,人也如此,柳姑娘就不要再问了。”

    柳絮:“公子,你在梦里叫小女子风逍遥,那风逍遥是谁?难道公子心里有的人是她?”

    方玉闻言一惊,未必柳絮替自己洗澡一事儿不是梦,他错把柳絮认成是风逍遥也是真的?他想了想反问柳絮:“我真的这样叫过?”

    柳絮肯定:“叫过。”

    方玉仔细想想,当初自己在兰贵人酒巴与风逍遥相会之时,只觉得她靓丽,没有看清她的面容,令他感到奇怪的是,风逍遥说今后她将与蓝湘子如影随行,现如今的柳絮真的就如影子般粘在他身后,想甩也甩不掉。心中所想之事,自然不能告诉柳絮,他只好说道:“梦中之事,不能当真!”

    柳絮:“那什么事才能认真?我和公子,真的就不能?”

    方玉见柳絮难受的低下头去,心有不忍:“柳姑娘,我比你小两岁,方玉没有姐妹,就尊你为姐姐,你意下如何?”

    柳絮眼里闪出一丝火花,但很快就熄灭了:“我想做公子的妹妹。”

    方玉故意激她:“如若不愿,我俩这就分道扬镳!”说完,做出要走的样子。

    柳絮急了:“谁说我不愿意,我照公子说的去做就是了……”

    方玉故意扳着脸:“那你还在叫我公子!”

    柳絮:“弟……弟,公子,我还是叫你公子好了,叫你弟弟我叫不出口。”

    方玉一想,只要大局己定,其他的就不重要了:“随你的意思,可从现在起,我就尊称你为姐姐了!”

    柳絮笑着点头:“我想问你件事情。”

    方玉:“你问吧!”

    柳絮:“你必需如实回答!”

    方玉:“我会的。”

    柳絮:“你……接触过女孩子没有?”

    方玉:“从来没有!”

    柳絮不相信:“公子身边会没有漂亮的女孩子?”

    方玉:“我才十六岁多一点,还不到年龄……”

    柳絮:“我们这儿的王孙公子、少年将军与你一样大,早已三妻四妾了!”

    方玉:“我和他们不一样!”

    柳絮:“哪儿不一样?”

    方玉一时回答不上来,他灵机一动,反问柳絮:“那你与别的男孩子……”

    柳絮羞红了脸,生气了:“公子怎么问我这样的事情,柳絮不是水性杨花之人!”

    方玉看柳絮委屈得要哭了,赶紧陪着不是:“都是我不好!”

    柳絮见方玉如此,破啼为笑:“你不该如此待我!”

    方玉看柳絮笑了,故意吓唬她:“你要惹我不高兴,就把你赶走!”

    柳絮急了:“公子,千万不要!”

    方玉:“那你要听我的了!”

    柳絮小心翼翼地:“我听你的就是……”

    方玉:“好,那就牵出马来,随我前去嘉州!”

    方玉和柳絮来到凌云寺,慈青领着寺里一百多名大小和尚齐集经堂,在为紫云道长念经,超度他的亡灵。经堂内香烟缭绕,诵经声中伴随着木鱼声声,间或还响起铙钵之声。方玉看出慈青在为紫云道长做法事,不便打扰,就在经堂外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