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6 18:39:48本章字数:3833字

    二0一六年元旦刚过,东海市的天气就象着了魔一样,一直阴着,昼夜不停地下着雪。忙忙碌碌的城市被漫天的雪幕笼压得失去了往日的暄闹。

    街上已很少能见到行人。有几辆急着外出活动的轿车,无可奈何地拱在了厚厚的积雪里动弹不得。

    气象部门预报,这场大雪将持续半个多月,并因此发出了A级红色预警信号。东海市各电视台、电台、报纸铺天盖地宣传鼓动,号召市民自发地行动起来,要打一场抗击暴风雪的战役。

    利益至上的商家们愁眉苦脸地指挥着员工用简陋的工具在门前扫雪,可是,老天似乎有意要跟只想大把赚钱的商家们作对,仅一天一夜,积雪的厚度就达到了60多厘米,车辆出行异常艰难。这场突如其来百年难遇的大暴雪,很轻易地击垮了诸多规则的约束,按部就班的人们终于可以堂而皇之地给自己放假——人们很愿意什么也不干,随意地站在厚压了纯白的没有一丝杂质的天降之物的楼房下,静静地享受雪这种纯洁的天降之物的陶冶,忘了人是需要吃喝拉撒的生物,乐得让自己沐在纷纷扬扬的飘絮里,体味一下童话般的单纯。最乐的是因为绵延不停的大雪而临时停课的孩子们,他们悄悄地约到楼下,童心无忌地笑着闹着,把整个肃穆的城市又点画得鲜活而富有生机。

    雪下到第五天,渐渐地小了,街上的行人和车辆又渐渐多了起来。

    有几位戴着棉帽穿着老厚棉衣的老人练完太极拳,便坐在两座高楼间的一个修鞋摊前,眯着眼睛看着仍然灰蒙蒙的天,看着仍然扑扑簌簌飘落下来的雪片。

    “老张,听说没有,又来新市长了,这一朝天子一朝臣,你看看,官小的给官大的送礼,风雪无阻呢。”悠然坐在自己手工打造出来的摇椅上的老李朝着一辆在雪地里慢行的挂着警务牌子的公务车哼了一声。

    “老李头,这你就不知道了……我听我儿媳妇说,上头要动真格的了,要抓大老虎……范市长去省里任要职,里面有玄机。”眯着眼睛看天的老张故意卖关子。

    “天下当官儿的都一样,这个走了那个来,换汤不换药,换了谁当市长,咱也是修鞋的命。”修鞋的老赵说着话,头也不抬地忙活着。

    对面的四星级大酒店,有几个保安小心地搭着梯子,扫掉门楼上厚厚的积雪,挂好了“热烈欢迎两会代表”的大红横幅。

    原定的市人大政协两会,因为这场大暴雪,不得不推迟了五天时间。

    五天时间里,为了尽快恢复城市交通,市政部门动用了所有的清雪工具,昼夜不停地忙活,才把东海市几条主要干道清理得勉强能够通行了。

    几辆警车鸣着警笛在通往市政府礼堂的主街上来回穿唆着,社区街道的工作人员在忙着插彩旗。

    没过多久,一辆接着一辆的挂着“两会专用”牌子的大客车驶过主街,停在了市政府礼堂前的广场上。

    参加东海市十三届人大政协两会的代表们从车上走了下来。

    代表们在开会以前,多了一项活动,拿着铁锹等工具在礼堂周围清理积雪。他们只是象征性地摆开阵势,由着电视台的采访车拍了几个特写。

    九点十五分,代表们进入了礼堂。事关许多人政治前程的“两会”正式拉开了序幕。身兼人大主任的市委书记杜才一如往常地走到主席台,微笑着跟他的几位得力部下打着招呼,可是他的心里却是非常焦灼——他从一个县里的宣传员干起,二十几年的时间,官场的政治风云可是实打实地摸爬滚打,别的不说,厚黑的境界几乎要炉火纯青了。从当县长开始,杜才有了一种别样的崇拜。

    对一个城市有了翻云覆雨的能力以后,杜才对风水的崇拜已经不可动摇了。

    不过,今天,杜才却有点儿隐隐约约的不祥的预感——虽然他从香港请来的那个风水先生信心满满地选了今天这么一个大利市的日子,可是,他却从心底里惴惴不安。

    这一届的两会的人事变动搞不好会出现大问题。

    他的不安主要来自上头。上头竟然在这么紧要的关头,把他的死对头——原东海市市长,刚刚代理省公安厅厅长的范洪给派了回来。让范洪跟从省纪委直接空降到东海市接任市长的何政一起参加这“别有一番风味的”两会。

    上头的安排太云遮雾罩了。

    杜才担心自己的人事规划可能触着了某些领导的逆鳞。最让人担心的是东海市中级法院院长这个异常敏感的职位。经过多番运作,东海开发区区长关丰登成了不二的人选。为了绝对保险,杜才施尽各种手段,剔掉了对关丰登有威胁的两个差额人选。

    不过,关丰登名声很差,在东海市开发区任职的四年,盲目上马的高污染企业将围绕开发区的双龙河变成了一条毒河。双龙河沿岸的三十多个村子,已经联名告了好多次,甚至有人打着横幅去省里,在省政府门前喊出了“保水保命,惩治贪官恶霸”的口号。

    已经有不少人大代表扬言,就是砍头掉脑袋也不能让关丰登这号人物当选法院院长。

    ……

    选举开始后,东海市代理市长何政很顺利地全票通过,正式成为东海市市长。接下来,就是最让杜才揪心的法院院长的投票。投票一开始,就出现了异样的气氛。本来选票上,只要同意正式候选人的,不用动笔,不同意或弃权的,才需要动笔打对勾。会场应该很安静才对,可是许多代表在众目睽睽之下,拿起了笔——不用说,他们是反对者。

    法院院长难产了。关丰登的票数很低,他的唯一之选,成了不二落选。

    此结果一出,入会的代表们兴奋地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场内异样躁动,礼堂外也出现了意外。不知什么时候,礼堂外的两棵百年银杏树上被人挂了四挂鞭炮。有人似乎消息很灵通,投票选举刚结束没多大会儿,那鞭炮就响了。

    是土制的,声音特别大。鞭炮噼里叭啦地很姿意地爆响着,礼堂外执行警戒任务的警察和武警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组委会安排的,任由四挂鞭炮放完。

    杜才坐在主席台上,脸色非常难看。他强自压着怒气,朝台下喊道:“韩局长,韩有为!”

    场内无人应声。担任“两会”安保总调度的市公安局局长韩有为,年龄到杠,对杜才安排他任政协秘书长这样一个虚职不满,故意在今天早晨临时请假住进了医院。紧张到极点的杜才的秘书这时才想起来,把韩有为的请假条递给了杜才。

    “公安局的,参加会议的都站起来!”杜才拿着韩有为的请假条,猛地朝桌子上一拍,怒喝了一声。

    五十多位穿警服的人大代表站了起来。一向昂首挺胸的警官们,都低着头不吭气。

    杜才的火气更大了,咆哮着道:“查,给我查,是谁主使,一定要严办!”

    这时候,礼堂外突然又不合时宜地响起了极为嘹亮的口号声:“热烈欢迎人大代表敢作敢为,热烈欢迎东海市第一恶霸落选!”

    喊口号的是开发区双龙镇十几个村子的村民,他们聚集在礼堂广场外面的街道上,此起彼伏地响应着。他们的穿戴五花八门,男女老幼混杂,与服装整齐仪表威严的警察和武警一比,显得是格格不入,但是,却没有一个人退缩。很显然,这是官方媒体所经常报道的有预谋有组织的在两会期间上访要说法的集体抗议活动。

    抗议的人群中竟然有好多孕妇,还有一些妇女怀里抱着孩子,有三位妇女怀里抱着的是死婴。

    警察们面对这样的特殊人群,有点束手无策,虽然他们的无线通话器里不停地响着“动手”的命令,可是,仍然没有人动手。

    一辆车身溅满了泥点子的奥特警车急驰着进了礼堂。车刚一停稳,便下来一位个头颇高的警官,他急匆匆地走过武警围成的警戒线,走到了抗议的人群中。

    他是市公安局副局长魏广正。此人长得方脸高鼻,走起路来,透出一股干练的味道。

    魏广正是为数不多的基层民众选出来的人大代表。他因一起跨省贩毒案而未能参加两会。前天,接到毗邻香港的深江市警方的消息,与市局刑警队长梁刚等人去深江市抓获了三名贩毒分子,刚刚才赶回来。

    ……

    “各位大爷大婶大嫂,双龙河污染致死人命的案子,市里已经立案了,公安局与环保局成立了联合工作组,马上就会下去调查,我现在和你们一起回去,把这个案子一查到底,你们看可以吗?”

    魏广正在双龙镇当过镇长,大多数村民都认识他。魏广正曾经因为关掉了双龙镇万牛庄的化肥厂,得罪了当时的五龙县县长关丰登而被调离了双龙镇。

    村民们看到了魏广正,一下子把他围住了。三位身穿长袍孝服抱着死婴的妇女忽然跪下了,她们什么话也不说,默默地擎起了抱在怀里的死婴。最前面的那个妇女,魏广正认识,她是养牛大户万秀莲。

    魏广正蹲下身子,伸手扶着万秀莲,又对另两位妇女说道:“孩子死了,你们心疼,我也心疼,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们先起来……”

    万秀莲突然甩掉魏广正的手,踉跄着跑到礼堂门口,大声地哭喊着:“关丰登,牛万中,我的孩子在天上看着,看着老天怎么收了你们这两个吃人肉吸人血的恶霸!”

    四个警察冲上去,想将万秀莲抓起来,万秀莲两手高擎起自己的孩子,面朝礼堂的大门扑通跪下了,仰着头,怒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你们谁能抱抱我的孩子,你们谁愿意抱抱我冤死的宝儿!”

    魏广正朝四名冲上去的警察示意,让他们退到了一边。

    “来,我来!”魏广正把围着自己的妇女和老人劝上了停在广场上的客车,快步走到万秀莲身边,接过孩子,抱在怀里,又伸手把万秀莲拉起来,“秀莲嫂子,咱们先让孩子入土为安,你说的事,咱们一件件地来,请你相信一个敢在这种场合说话的男人!”

    万秀莲被两名女警察扶到了车上,参加抗议的村民都坐到了车上。“两会”安保组专门调用了十几辆大客车,以应对“两会”期间的突发性事件。

    魏广正也上了大客车。他坐在了万秀莲身边。魏广正接过万秀莲递给他的告发材料,默默地看着……残酷的事实已经说明了一切,仅双龙镇就有十三个因污染致死的婴儿,这还不包括孕期妇女肚子里的孩子。为了这个案子,省环保局还责令市环保局搞了一个监测汇报,但是,监测的结果却是避重就轻,相关企业只是被象征性地罚了点钱。

    双龙河沿岸的污染,以双龙镇万牛庄和东西沙旺村的污染最为严重,万牛庄书记牛万中,仗着自己的亲妹妹牛薇做了关丰登的情人,在万牛庄横行霸道,无恶不作。

    在他名下的牛氏造纸厂和万牛新型塑材厂刚开了一年多,村里的几个大水库便被严重污染,水塘里的鱼大部分都死了,甚至,人的饮用水都成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