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更新时间:2018-08-06 18:40:33本章字数:3284字

    开发区几个部门在区政府一楼会议室联合接待了告状的村民,各部门负责人按照村民提出的问题逐条逐条地解释和答复。

    魏广正在中途,开着自己的警车直接去了万牛庄。下了车,他看到开发区环保局局长顾田安、公安处长靳勇立在风雪中着急地等着,两人身上的雪很厚,看样子是等了很久。

    “等久了吧,刚劝回来。”魏广正跟两人握了握手,一起朝村里走。他边走边对顾田安道:“老顾,你负责污染源的调查取样和相关的技术数据,我和靳勇调查污染导致的死婴案和黑社会的打人案,咱们兵分两路,每天在公安处碰碰头,争取在两会结束前,把案子结了。”

    “好,特事特办!”顾田安五十岁的年纪了,不过,干起活来仍然是风风火火。他说完话,马上领着技术人员奔着万牛庄东山的大水库去了。

    “魏局,案子我都查得差不多了,正等着你过来汇报呢。”靳勇手里拿着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子。

    “你注意配合镇上和村里安葬死婴的事……安抚村民的事,别死咬政策,别太较真,就那么一个孩子,尽量满足为人父母的愿望,”魏广正接过文件袋子,蹲在一堵老石墙下,翻看了几页,“老韩这家伙又躲了,这件谁都不想碰的案子落到了咱们两个人的头上,咱们避无可避,得办成铁案,滴水不漏,别让人挑出毛病来。”

    “知道,孩子的事咱们按照当地习俗,万秀莲她们几个没什么过份要求,只要给孩子鉴定了,烧了七就下葬……那几个打人的混混,我已经把他们控制起来了,你一句话,咱们立马儿开始行动。”靳勇掏出一盒烟,递了一根给魏广正,他一边打火一边道:“这口气憋得太久了,牛万中那两个厂子早就该关了。”

    “没那么简单,如果光是污水污染,双龙河还不至于成现在这个样子。”魏广正想到的是那三个刚刚从深江市带回来的毒品贩子,其中有一个是万牛庄的混混五跳。

    五跳招认,他的毒品是从海特集团名下的海特大酒店一个保安手里拿到的。

    海特集团是市委书记杜才一手扶植起来的综合性集团化企业。近几年,企业的规模膨胀得非常快,旗下的子公司涉及房地产、药业、电子、绿色农产品等行业,是东海市第一利税大户。新近在双龙镇兴建的海特大酒店,是五星级的涉外饭店,开发区在那儿划出一块地,专门供德国、法国、日本和韩国等外商建别墅。

    公安部门不断接到举报,海特大酒店有不少保安从事毒品交易。魏广正经手处理过好几期毒品案子,案犯供称,毒品是从来自缅甸的马仔手里得到的。

    省公安厅由此认定,东海市是国际贩毒集团刚刚建立的毒品中转站,打击的重点是运往韩、日两国的海上毒品运输线。

    魏广正却一直有自己的想法,他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以及对海特集团的了解,认为海特集团扮演的可能不仅仅是一个中转站的角色。

    最近风靡东海市各大娱乐场所的“飘仙一号”和“飘仙二号”,似乎与缅甸等地传过来的毒品很不一样。他破获的几起冰毒案,所查获的冰毒品种,都与缅甸货有极大的差距。

    “飘仙一号”和“飘仙二号”的纯度很高——虽然,目前的证据还不能证明,这两种最受娱乐场所欢迎的毒品的原产地在东海市,但是,从公安部的毒品走向通报分析表明,缅甸等地的冰毒大都流向了泰国,只有少量流入中国的南部省份,而对于东海市这样一个北方的地级市来说,大批量地陆上运输是没有可能的。

    虽然有这样的分析判断,可局限于目前的有限的证据和线索,魏广正只能是有什么样的条件就打什么样的仗,每经手一个案子,就紧紧地抓住那条隐隐约约的线索,慢慢地接近在东海市幕后操纵的黑手。

    魏广正觉得,双龙河沿岸的严重污染问题有可能打开那个血腥暴力的毒品黑洞。

    靳勇熟门熟路地跟魏广正一起把所有受害家庭走访了一遍,然后,两人回到开发区公安处,提审黄毛。

    黄毛是保外就医的案犯,是典型的五毒俱全的算得上黑道里有点儿名堂的混混儿。

    黄毛见到魏广正,无赖地伸出手:“魏大局长,给根烟抽……听说要高升了,兄弟们天天祈祷,希望你升到联合国……”

    “少说废话!”靳勇往黄毛的嘴里塞了一根烟,给他点上了。

    “靳处,你的好处咱记着,从咱犯事那天起,你就当警察,你严明执法,从不动用私刑刑讯逼供,是我党的好干部,党和人民都无比地感谢你。”黄毛呲牙咧嘴地。

    魏广正却突然道:“牛前进,咱们这次不谈案子,说说你最近新交的朋友,说说他们干的勾不上犯事的事儿,就算你有自首表现。”

    “真的?”黄毛没想到魏广正会这样审问。

    “当然是真的。”魏广正指了指监控录像的镜头,“咱们这是在审问,说不得一句谎话。”

    “这个吗……我吧,最近跟海特那保安队长大瞎在洗浴城粘乎了几次,那家伙最近玩了个大学生,绝对正点地处,大瞎说,那妞造钱真他娘的猛,那什么V的包,一买就四五个,净要洋货……大瞎有点受不了了,想转让给我……”

    “可以说第二个了。”魏广正制止黄毛的乱扯。

    “第二个吗,说谁好呢,第二个……”黄毛作妖似的举起戴着手铐的手,没上没下的四处拱了几拱,涎着个二皮脸,眨巴了几下眼睛,撇拉着嘴,“魏局你比座山雕还雕,你这是出其不意……”黄毛哼哼唧唧地:“我得自保……我得自保……”

    他叭叭地狠吸了几口烟,接着又道:“咱的衣食父母牛哥,最近又娶了一房,大嫂气不过牛哥直接娶在家里,整天跟他吵,要牛哥把那个小骚娘们儿撵出去,这事儿,牛哥让我给找的房子,那小骚娘们儿搬出去以后,自己开了个饭店……不知怎么跟大瞎的弟弟搞在一起了,老板叫了十几个兄弟,勒了大瞎三根羊猴鸡的贺岁金条……”

    说完这件事,黄毛再不想出有啥无足轻重的花边艳事了,一口一口地吸着烟……沉默了一会儿,他忽然象猴子似地蹦了起来,“啊呀呀,魏局,我再透点猛料,你能不能别拘十五天了,咱这次也没犯什么大事,就是闪了万秀莲那婆娘几个耳光,咱知道,缺德事干多了,会遭报应……咱黄毛以后金盆洗手,多做善事。”

    “良心发现了?”魏广正知道黄毛反复无常,拿起桌上厚厚的案卷晃了晃,“惯犯,又做假材料保外就医,你刚才说的鸡毛蒜皮,算不上有重大立功表现。”

    “求你了,魏大青天,我……我黄毛从没求过你,放我一马……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老婆这几天要生了,你……这,看在我那马上出生的儿子的份上,你就开开恩……”黄毛真的说软话了,他愁眉苦脸地看着魏广正。

    魏广正两眼盯着他,只说了两个字:“继续。”

    黄毛叭嗒叭嗒把烟吸完,一侧脸,把烟蒂吐了出去,“造他娘的,为了儿子……我揭个大案子,我……开发区环海路76号三单元二楼西户有证据,钥匙……”黄毛指了指靳勇,“在靳处手里,长把的那把,别的我不能多说,你们去了,在电脑桌下面的那个小保险柜,你们打开看看就什么都知道了。”

    靳勇叫人把黄毛押了下去。魏广正看着黄毛摇了摇头,问靳勇:“你觉得黄毛的保险柜里是什么证据?”

    “毒品?”靳勇摇了摇头,“黄毛这个家伙精于算计,我还是去眼见为实吧。”

    “去吧,看到有货再回来。”魏广正道。

    靳勇下楼,带了几个刑警,开车去取黄毛所说的那个藏有证据的保险柜。

    魏广正给顾田安打电话:“老顾,你那边怎么样?”顾田安在电话话里道:“这事,真邪门儿了,承包水库的养鱼户都不配合,说没有污染,我那几个技术员去了几个村子,都被堵在了村口。”

    魏广正道:“先回来吧,没准儿咱们这边有重大收获!”

    ……

    靳勇把那个保险柜带回来了,按照黄毛所说的密码打开了。

    里面是一卷关于双龙河污染的调查报告,落款是东海市环保局。顾田安赶过来,看了几眼,便高兴地跳了起来,啪啪地拍着魏广正的肩膀:“啊呀,太好了,老魏,真是当之无愧的神探。”

    他接着又道:“基本上可以定案了,给我多派几个警察壮胆儿,进村强行鉴定,估计有三天就可以完成所有测试数据。”

    顾田安把相关的数据资料复制了一份,兴冲冲地道:“给人,要身强力壮的,服从命令听从指挥的。”

    靳勇道:“我去吧。”

    魏广正道:“你抓紧提审其他几个案犯,口供一定要完整……我给老顾保驾护航,牛万中这个人狂妄得狠,别人,他恐怕都没看在眼里。”

    两人下楼,找了一辆带警灯的面包车,驱车赶往万牛庄。

    到了村口,看到有几个地痞站在那儿,竟然还扯了三道铁丝网把路卡住了。地痞看到魏广正从车上下来,慌不迭地把铁丝网扯到一边。

    牛万中从家里走出来,看到魏广正,本想躲开,却又一抻头,迎着魏广正和顾田安,老远地伸出手,“啊呀,魏局你来也不打声招呼,咱好给你准备准备,晚上那啥别走了啊,我叫我那婆娘给你爆个正宗的老天津的海河双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