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情不知所起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5:12本章字数:3156字

    宋伊人肤色白皙,但却也算不得是最漂亮的,而却让他,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对她念念不忘。

    宋伊人歪着脑袋,大眼睛滴溜溜转着,那些曲子她从前就会,若说想法,除了觉得好听,她并没有什么想法。

    看着女子丰富的表情,顾之曙显然就知道了她没有用心,更别提沉淀感情了。

    “没有想法,就再去弹一遍。”声音中夹在了一点怒气,恨铁不成钢!

    宋伊人蔫蔫地朝楼上走去,心里却是十分不乐意,心里冷哼了一声,等自己拿到了那首歌曲,赚够了钱,才不会在这里受气呢,顾之曙,你等着。

    顾之曙将女子的表情尽收眼底,也跟着她朝着楼上走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伊人终于又弹完了一遍,看着天色渐黑,起身准备下楼。路过顾之曙的房间,看到屋内亮着灯,于是走了过去,门并没有关,屋内十分整洁,干净的像是无人居住一般,室内哗啦啦的水声传来。宋伊人提脚就要走,却被桌子上的纸张吸引。

    蹑手蹑脚走了过去,将桌子上的纸拿了起来,一页页翻看着,竟然是这一次为电影忆爱作的词曲,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宋伊人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大概太过于认真了,连顾之曙什么时候走了出来,都没有察觉。

    “谁让你乱动我的东西了。”顾之曙不悦的声音响起,快步走了过去。

    宋伊人慌乱地想要将东西放回原处,不曾想,有一张照片从纸张中掉了出来。刚要弯腰去捡起,顾之曙抢先一步一把推开了她,急忙将捡起地上的照片放在了抽屉里。

    速度快的惊人,脸上一脸淡然,神色的慌乱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宋伊人惊愕的看着顾之曙的动作,那是个照片,能让他这么紧张,恐怕就是那个他口中的她吧?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乱进我的房间!出去!”声音极为凌冽,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

    宋伊人委屈的低下了头,有什么大不了,他的房间谁爱来,要不是为了看那个词曲,才不会进来呢?哼!求我都不来!

    宋伊人不屑的神情刺痛了顾之曙的眼睛,就在她转身的瞬间,顾之曙拉住了她了手臂。宋伊人转头,一脸疑问。

    “貌似,你,该交学费了。”声音没有任何波澜,一本正经。

    却听得宋伊人浑身一颤,紧张,羞耻的情绪一下子席卷了全身。

    要拒绝么?可是没有理由,何况,还没有拿到电影主题曲的主唱,上次献身,才还清了高利贷,这一次,是不是也能够换来主唱呢?这样,妈妈就能早点去国外治疗了。

    想到这里,宋伊人忽然想到了什么,小脸一片绯红,挣开顾之曙的手,“你等下。”说完,急忙朝楼下客厅走去。

    再次回来的时候,宋伊人站在门口,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却听到了顾之曙从浴室走出来的声音,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这个,给你,带上这个比较安全。”宋伊人不敢看他,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下去。

    顾之曙扫一眼,竟然是避孕套!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接过扔进了垃圾桶,“我不用,我没病!”

    她竟然给他这个,他不要用!

    想到这里,顾之曙的怒气渐渐被激发了出来,一下子将宋伊人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

    宋伊人见他把tt扔掉,挣扎的越来越厉害了,顾之曙依旧继续,不理会她的挣扎,而她却一点都不配合,顾之曙突然停了下来,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眼眸。

    宋伊人被他无形的魄力压得连呼吸都忘记了。

    却还是勉为其难开口,“你忘记了,你答应过我,不能让我怀孕的。”

    顾之曙听到怀孕这两个字是时候,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

    “带上那个就不会怀孕了。”宋伊人支支吾吾说了出来。

    呵,原来是怕怀孕?就那么想跟自己撇清关系?男子眉头微皱,连动作也突然凌厉了起来,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柔情。

    第二天早上,宋伊人是被电话吵醒的,是个陌生号码,宋伊人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我是宋伊人。”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顿时宋伊人睡意全无,开口道,“你是谁?说话!”

    “没想到你还是跟原来一样,这么沉不住气。”女子的不屑的声音从电话传了过来。

    声音很熟悉,熟悉到一张嘴,她就知道是谁,“陶冉冉,你不会闲的没事干,大早上就为了打电话损我吧?”

    “当然不是,这只是顺便而已,一会我会发张照片给你。有惊喜奥!”电话那头无比得意地挂掉了电话。

    果然,没过几秒钟,宋伊人便收到了一张照片,盯着那张照片,瞳孔放大,照片上是一个男子,不同于顾之曙的华贵清冷,这个男子却多了一份阳光与洒脱,嘴角微微上扬,像是邻家大男孩一般,宋伊人惊愕,她怎么也不敢相信,竟然是陆席歌!拿着手机的手无力搭在床上,眼前一阵恍惚。

    她怎么也不会忘记那个午后,陆席歌为了救她,而用身子挡上了那辆本该撞上自己的车子。

    更不会忘记,他的家人得知他是为了救自己的时候,悄悄的为他转院,一字一句斥责着自己,让她再也不要去招惹他。

    而现在,他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如何能不震撼!

    想到这里,宋伊人急忙穿上衣服,朝着楼下走去,客厅空无一人,只看到顾之曙留下的纸条,六个字,我外出,你随意。

    想了想,宋伊人走出了顾之曙的别墅。

    走在路上,想到刚才事情,宋伊人脑海中不断闪现与陆席歌有关的片段。

    他为她逃课做掩护,因为她要同时打好几份工,来维持妈妈的药费。

    他每次都提出帮她解决,而她,却不愿意,愣是靠着自己供弟弟上学。

    终于,有一天,他向她告白,而她,也觉得没有理由去拒绝,于是,理所当然在了一起。

    后来,却在她20岁生日那天,他离她而去!杳无音讯!

    想到这里,宋伊人加快了脚步,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到了公交车站,宋伊人不禁暗骂,有钱人的别墅区什么都好,就是人少,少的连出租车都不愿意去,害的她走了这么久,腿都酸了。

    一路到光环亚视,宋伊人明显感觉到大厅内有好多人都在议论着什么,尤其是女生显得更为兴奋,有点莫名其妙。

    忽然人群中一阵喧哗,宋伊人明显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顺着众人目光扫去,只是一眼,眼中百态,惊愕,诧异,不可置信.......那种熟悉的脸,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

    陆席歌!那个用生命爱她的人,让她心中最愧疚的人!

    曾经让感到最温暖的人!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总是会第一个出现的人!此时此刻,竟然出现在她面前。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

    “那个男的好帅啊。”某花痴。

    “听说是我们公司的新聘请的策划总监。还是国外名校毕业呢。”某花痴。

    “比我们凌总监还要帅呢。某花痴。

    “席歌?”就在与陆席歌从她身旁走过的时候,宋伊人不经意就叫了出来。

    陆席歌止步,一脸疑问,看着眼前的女生,“你是?”

    宋伊人一下子楞在了那里,看着眼前男子脸上的表情,惊愕的说不出话,他,竟然不认识自己。

    几年不见,再次见面,竟是这般陌生....

    宋伊人像是不敢相信一样,转身就逃开了。

    “喂,喂。”女孩的举动让他不自觉就叫住了她,可爱,女孩让他觉得十分可爱。

    让自己有种熟悉感,摇了摇头,脸上一片云淡风轻的笑。

    接下来的几天,宋伊人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讨好顾之曙的身上。虽然一再被拒绝,她却是一根筋到底,怎么也不会放弃,她相信只要坚持,总能够让顾之曙将主题曲给她,这样,她也就不用与他有任何瓜葛了,既能够早日摆脱了他,也能让妈妈早日得到治疗。

    这一日,适逢周三,是宋伊人去学习的日子,她早早就去了顾之曙的别墅。到了别墅门口,也不过才十点多。

    这个时候,通常顾之曙都是在睡觉的。

    而她,又不敢去打扰他,于是,就蹲在了别墅门口,等着顾之曙醒来。

    迷迷糊糊,宋伊人感觉身体越来越难受,看东西也有点模糊,一阵恶心涌上心口,终于忍不住跑到别墅门口的垃圾桶呕吐起来。

    顾之曙跑步回来,大老远就看到了别墅门口弯腰呕吐的宋伊人,不禁蹙了蹙眉,紧张之情从眼中闪过,也加快了步伐跑到她的身旁,声音冷冽,“怎么了?”

    宋伊人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外出了,虚弱的朝他一笑,”老师...”

    刚喊了出来,就感觉胃中一阵阵反胃,急忙朝着垃圾桶又吐了起来,脸色苍白,表情极为痛苦,感觉胃里的东西全部都被吐出来,再也没有东西了,一阵干呕着,整个人都虚脱了,胳膊无力地搭啦了下来,包包掉了下来,东西散落了一地。

    顾之曙脸色越发的难看了,急忙伸手扶住了她,捡起地上的包包,将散落出来了的东西麻利的塞进包包。

    那一瓶避孕药,刺痛了他的眼睛。

    脸上的表情又冷了一分。

    一手拿着包包,一手拖着虚弱的宋伊人朝着别墅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