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你们休想摆脱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5:14本章字数:3026字

    陆席歌吃了瘪,脸上顿时一阵白,想了想,轻声说道,“伊人她喜欢喝粥,那种熬的很烂很烂的那种,她对酒精有些轻微过敏,而且酒量不好,酒品更不好,还有,她有痛经的毛病,每次都死去活来的,之前用过中药调理,后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再吃,我回头将方子给你……”

    陆席歌陆陆续续说着一些宋伊人的生活习惯,一字一句,打在顾之曙的心头,让他觉的讽刺极了。

    “陆先生,警告你,收起你的关心,还有,告诉陶冉冉,如果她再敢在背后使什么小动作去伤害宋伊人,我绝对让她消失在娱乐圈。”

    顾之曙微微挑了挑眉,深邃的眸子带着浓浓的寒冷与肃杀,像是一把利剑,扫向陆席歌,然后抬起脚,高傲的像是一个神抵,从陆席歌身旁擦身而过。

    陆席歌像是个雕像一般,纹丝不动地站在了那里,久久不能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忽然想到顾之曙最后的提醒,皱了皱眉,大步朝着车子走去。

    没过多久,就到了自己的别墅。

    看到别墅的灯亮着,他有些恍惚,曾经他梦想过,能够跟宋伊人在一生活,两个人相亲相爱,无论多晚,家里都有一盏灯为他亮着。

    现在看着这一切,觉得是一种讽刺,还没到夜里,他就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

    在他轻轻打开门的时候,陶冉冉从厨房走了出来,身上穿着陆席歌的大衬衫,下边什么都没有穿,露出修长白皙的大腿。

    她先是吃了一惊,随即上前,拥住了陆席歌,一脸娇羞,“席歌,我煮了你爱吃的南瓜糯米粥。”

    陆席歌不动声色的将陶冉冉从身上扯了下来,“恩。”

    陶冉冉不知道他已经恢复了记忆,他是喜欢吃糯米南瓜粥,那紧紧是因为宋伊人喜欢,所以他才喜欢的。

    陶冉冉感觉到陆席歌的态度有些不一样,想着可能是因为早上的事情,心里不舒服,她知道她的陆席歌是个善良的人,做这样的事情自然是有些别扭的,所以也没做他想。

    吃过饭之后,陆席歌制止了正要去收拾的陶冉冉,声音遥远的像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一样,“冉冉,我们谈谈吧。”

    陶冉冉忽地觉得有些心慌起来,笑了笑,亲昵的挽上了陆席歌的手臂,“席歌,你要说什么?”

    陆席歌感觉有些不太自然,将手臂从她的手臂中抽了出来,一脸的云淡风轻,却带着强硬的语气,“我会去帮助宋伊人澄清那件事。”

    陶冉冉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甚至因为生气微微扭曲着,暖黄色的灯照在她的脸上,显得她的脸有些诡异。

    “陆席歌,你明明答应过我的。”陶冉冉敛下眼帘,长长的睫毛因为生气而抖动着,“我不要你去。”

    忽地,起身,投入到他的怀抱中,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将头紧紧埋在他的胸口,“不要去好不好。”

    她本身就善于演戏,此时更是将看家本领发挥到极致,一脸的楚楚可怜,演员都没有比她演的真。

    “冉冉,你别这样。”陆席歌扶着她的双肩,无奈的说道,轻轻低下头,看向陶冉冉的眼神格外平静,“冉冉,我们一起去澄清那些吧。”

    陆席歌的平静有些反常,让陶冉冉感觉的一种无名的压力,一脸的无措,“你明明答应我的,难道不是么?”

    陆席歌却一把推开了她,语气冷漠的不想从前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冉冉,我跟你从前真的是爱人么?”

    陶冉冉往后退了一大步,脸色苍白起来,唇瓣抖动着,“你,你什么意思?”

    陆席歌想到宋伊人,想到这么长时间,陶冉冉对他的欺骗,语调有些冷硬,“冉冉,我们分手吧。”

    陶冉冉瞬间就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满目震惊,“席歌……你在开玩笑对不对?”

    陆席歌一脸的疲惫,摇了摇头,“我没有开玩笑,冉冉,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陶冉冉一下子上前十分用力的抓了陆席歌的手臂,挣扎着,“为什么?”

    一种恐惧从体内蔓延着,所有的事情只要是牵扯到宋伊人,陆席歌总是能够不顾一切,就像那次车祸一样,这一次竟然为了帮助宋伊人。

    陶冉冉变得有些六神无主,声音哆嗦,唇瓣颤抖着,“席歌,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跟我分开?”

    陆席歌眼神微微闪了闪,随即恢复了正常,“冉冉,你很好,没有做错什么,对不起,是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真相是残酷的,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满脑子尽是宋伊人,什么理智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只知道,他这一辈子,只想要宋伊人一个人,其他人再也无法走进自己的心里了。

    陶冉冉惊慌失措着,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柔柔弱弱的低语着,“是因为我发布了你和宋伊人的照片让你不高兴了么,我跟你去澄清,我现在就跟你一起去澄清…..”

    陆席歌拉住正要往门外走的陶冉冉,“冉冉,你不要这样,我们好聚好散。”

    “我去澄清,现在就去。”陶冉冉像是一个迷失在森林的孩子一般,眼中没有一点焦距,喃喃自语着。

    “冉冉,你冷静一些。”陆席歌一脸的平静,语调平稳,语气中带着一抹安慰。

    陆席歌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惊慌失措的陶冉冉,他知道,陶冉冉对自己是很好的,除了她骗了他,说她是自己的女朋友,没有半点对不起自己。

    可是她再好,还是不能让他忘记宋伊人,尽管那时候忘记了她,可是看到她的时候,他的心到底是动了,再一次心动了。

    如今知道了她和自己曾经的点点滴滴,就更不想要放手了。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人总是越是得不到的越想要去得到。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得到的永远不珍惜。

    “你要我怎么冷静,你都不要我了。”陶冉冉哭的像个孩子一样,让人心疼,蓦地,抬头,“是她对不对,你看她那样你心疼了对不对?”

    “你别乱猜,伊人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是我的原因。”陆席歌有些苍白的解释着。

    可是这些解释在陶冉冉看来就是一种讽刺,他口口声声说着跟她没有关系,却叫着她伊人,叫的那么熟练,跟从前一样,自从失忆之后,他都是叫她宋小姐的。

    半晌,陶冉冉脸上带着一种陆席歌从未见过的憎恨,眼中泛着冷光,“陆席歌,没想啊都你都失忆了,心底还是忘不了宋伊人那个贱人,她到底有多么贱,让你对她如此念念不忘。”

    在听到贱人那两个字的时候,陆席歌整个人脸寒了下来,冲着她吼道,“你嘴巴放干净点,我都说了,不管她的事!”

    陶冉冉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哈,不关她的事,你现在还这么维护着她,你别忘记了我才是你的女朋友,你在医院的时候,衣不解带照顾你的是我!”

    不提这些还好,提到这些,陆席歌想到她欺骗他的事情,冷冷的声音响起,“女朋友?你告诉我,我在学校的时候真的跟你是男女朋友么?”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却让陶冉冉有种压迫感,眼神闪了闪,“照片不是都给你看了么?”

    陆席歌闭上了眼睛,像是在努力克制什么,缓缓睁开眼睛,淡淡一笑,声音中带着一丝嘲弄,“冉冉,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骗我么?那些照片是没有错,可是照片少宋伊人,难道不是么?”

    陶冉冉踉跄着后退,张了张嘴,努力让自己淡定下来,身体却是止不住的颤抖着,“席歌,你,恢复记忆了?”

    陆席歌苦笑着,点了点头,“嗯,我全部想起来了。”

    陶冉冉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陆席歌,没想到陆席歌的执念那么深,都那样了竟然还能恢复记忆。

    两个人一时间陷入了凝滞状态,过了好久,陶冉冉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喃喃道,“席歌不要离开我,我已经成为了你的女人,难道不是么?”

    之前陆席歌都是与她保持着最后的底线,可是就在前几天,他让她变成了他的女人。

    陆席歌扯了扯嘴角,目光悠远,“冉冉,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提出来,这套房子还有车子我都可以给你。”

    陶冉冉没想到,陆席歌竟然像是打发一个被包养的情人一样,随口就打发自己,没有一丝眷恋,眼中充满了恨意。

    “我永远不会放手的,我不可能输给宋伊人那个贱人的,我怎么可能然你们好好地在一起!你们休想,一辈子都休想摆脱我!”

    陶冉冉吼叫着,浑身颤抖。

    她对陆席歌的爱很深,正因为爱的深,才会有了执念,人一旦有了执念,就会容易偏激,甚至做出疯狂的举动。

    爱情上,事业上,她都觉得,哪一样都不比宋伊人差劲,这种执念,最终演变成了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