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章 百转千回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5:16本章字数:3149字

    顾之曙伤心欲绝,还没走到床边就一个重心不稳跪了下来。

    院长看着顾之曙一身的悲痛,忍不住安慰道,“她走的也不算痛苦,况且她已经八十多岁了,也算是寿寝正终了,她看见你这样,走的也不会安稳的。”

    一句话,让凌少天和韩风愣住了,顾之曙蓦然起身,转身朝着院长冲了过去,使劲抓住他的双臂,双眼瞪得大大的,声音低沉的不像话,“你说什、么!?”

    院长简直被这阵势吓坏了,结巴着说道,“你、你,她走的很安详。”

    “不是这一句,后一句,你说的什么,你说,你说呀。”顾之曙怒吼着,双眼像是要杀人一般,凌少天和韩风急忙敢上前,拉开了他。

    凌少天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院长,你说,这个已逝的人已经八十多岁了?”

    院长有疑惑的看着他,点了点头,“没错啊,就是那个出名的女演员,得了乳腺癌的那个,上个世纪演过......”

    “院长,我们要找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韩风有些头疼的打断了院长的话。

    院长愣住了,原来是找错了人了啊!

    顾之曙擦干了脸上的眼泪,恢复了一贯的冷漠,浑身散发着一股让人冰冷的寒意,“她叫宋伊人,今天下午送到你们医院的。”

    院长仔细回想着,好像不太记得这个人。

    “你们跟我来,我帮你们查下吧,每天来的人太多了,我记不得了。”

    很快,他们便查到了宋伊人的情况。

    护士看着院长,十分恭敬的说到,“是的,院长,今天下午确实送来了一个叫做宋伊人的病人,在VIP208号房间,不过她......”并不是很严重。

    不等护士说完,顾之曙就急不可耐的朝着病房大步走去,韩风和凌少天紧跟在后边。

    到了病房门口,门半掩着,顾之曙伸出手,犹豫了一下,推开了门。

    VIP病房,医院最好的房间之一。

    房间里面有独立的卫生间,还有一个小的陪护卧室。

    顾之曙扫了一圈屋内,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一颗心七上八下,伸出手,摸了摸床上的被子,还带着宋伊人身上特有的味道。

    突然,卫生间的门打开了。

    顾之曙缓缓的转过头,宋伊人穿着一身病号服,因为她太瘦的原因,病号服看上去宽宽大大的,额头上缠着一圈纱布。

    宋伊人长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小手伸出来揉了揉眼睛,再三确定之后,惊愕开口,“老......师?”

    四目相对,一个眼中惊讶无比,一个是目光如炬!

    顾之曙真真切切听到了她的声音,不容她反应,上前,一下子将她拥入了怀中,像拥抱着什么失而复得珍宝一样,将她抱得紧紧的。

    顾之曙的心里百转千回,有些激动,最幸运的事情莫过于,你担惊受怕事情竟然没有发生,你担心会突然消失的一个人,好端端的出现在你了你的面前,怎么能让人不激动。

    顾之曙抱的力气越来越大了,像是要将她揉进骨子中一般。

    宋伊人大脑一片空白,被弄懵了,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双手伸出来,悬在空中,耷拉在顾之曙腰的两侧。

    门口的凌少天和韩风看到这样的情形,相继松了一口气,识趣的离开了。

    宋伊人就这么被顾之曙抱着,过了好一阵见到他还没有松开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小声抗议着,“老师,你弄疼我了。”

    宋伊人的声音柔柔弱弱的,带着一抹娇憨,却让顾之曙觉得这是最动听的声音。

    缓缓的将她从怀中一点一点拉开。

    顾之曙脸上冷的吓人,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意,让宋伊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她知道那是顾之曙生气的标志。

    她轻轻垂下了脑袋,可怜兮兮的开口道,“老师,我错了。”

    顾之曙觉得既好笑又心疼,声音因为悲痛,低沉黯哑的不像话,“你错在哪里了?”

    错在哪里了?

    宋伊人抬头,忽闪着一双大眼睛,茫然的看着顾之曙,摇了摇头,拉长了声音,“嗯?我也不知道。”

    顾之曙看着她额头上一圈白色的纱布,手指轻轻拂过她的脸庞,沿着侧脸的轮廓,顺沿到纱布包着的额头,抿了抿嘴,带着一抹心疼开口,“疼么?”

    宋伊人抬头,看着顾之曙对上顾之曙那双深黑色瞳孔,他的眼眸很深,像是一个漩涡一样,让人忍不住沦陷。宋伊人有些不知所措的忽闪着她那双大水眸,“不,不疼。”

    宋伊人像是担心顾之曙不相信一样,冲着他笑了笑,“老师,我真的没事,你都不知道,车子撞上了大树,我当时吓坏了,以为自己肯定要死了,没想到,安全气囊弹了出来,加上冲击不是很大,所以,所以我当时只是吓昏过去了,受的也紧紧是皮外伤,医生说养几天就没事了。”

    顾之曙听到她说没事,一颗七上八下的心总算是落地了,怒气冲冲的对她说到,“你知不知道你那样有多吓人,多危险,你能不能少给我惹一些麻烦!”

    宋伊人低着头,像是小学生一样,听着顾之曙的训斥。

    这一次,她没有排斥,因为她看得出来,顾之曙是真的担心自己,所以才会这样。

    不是说对你越好的人才会对你生气,对你发火么?

    这是不是说明他十分在乎她呢?

    宋伊人觉得心跳有些加快,不过他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她是他的学生么?

    顾之曙看着宋伊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火怎么也发不出来了。

    她穿在身上的那件宽大的病服,露出她白皙修长的脖颈,让顾之曙觉得格外刺眼,闻着她身上的气息,让他觉得全身燥热极了。

    顾之曙此刻正灼热地盯着宋伊人,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顾之曙横腰抱了起来,房子放在了病床上,贪恋的闻着她身上的气息,怎么也舍不得放开手。

    宋伊人呆若木鸡的看着顾之曙,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对上顾之曙情动得几乎难以自抑的脸庞,深邃的眼眸正紧紧盯着她的眼,,感到到他沉重的呼吸均匀的洒在自己的脸上,宋伊人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顾之曙一只手情动的在她身上游离着,另一只手轻轻的托住了她的后脑勺。

    他冰冷的唇轻轻的触碰上宋伊人的唇。

    从来没有过的酥麻像是电流通过身体般,让她彻底手足无措!

    宋伊人心慌连忙将眼睛闭上,却感觉他越发的用力了......

    就像是回到第一次他们酒店的情形,也是这般,顾之曙像是发泄着什么一样,用力的允吮吸着宋伊人的唇,就像,那里是全世界最美味的食物一样。

    当他的舌在她的唇里放肆的开疆扩土的时候,她吓坏了......

    他想到今天他差点就要失去她了,于是动作有些狂野,像是惩罚她一样,有些慌乱,有些心急!

    宋伊人尽量的控制着,可是越是控制,那种感觉就越不受控制,如同触了电一般,酥麻了起来,如果不是他扣着她的后脑勺,估计,她早已经瘫软在地上。

    渐渐的,直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的时候,顾之曙的唇离开了宋伊人的,然而就在下一秒,他却在她的耳朵后,脖颈上,密密麻麻的耳鬓厮磨着,特意的撩拨起来。

    宋伊人咬住一排贝齿,脸色绯红,被他这样压着吻着,是女人都会动情的,她的身子随之而颤抖着,不能自抑。

    她的水眸里浸着美丽的水光,半响后,轻轻地闭上眼,那卷翘的睫毛不住地轻颤着,还有紧咬着的唇瓣,几乎透明!

    接着是他低沉的声音传来,“伊人,我以为你又要不见了。”

    他的声音有些迷离,就像是迷了路的孩子一样。

    他是迷了路,在通往她心里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之曙有些恋恋不舍从她的身上移开,脸上的表情有些深不可测。

    宋伊人有些尴尬的转过了头。

    感受到她的别扭与尴尬,顾之曙勾了勾嘴角,将被子轻轻往上拉了拉,走出了病房。

    听到关门声响起,宋伊人转过身,下意识的看向门口。

    没人!

    她才松了一口,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觉得滚烫滚烫的,心跳的像是心律失常了。

    病房里面还留着刚才情动的味道。

    宋伊人突然觉得心里被什么东西堵得满满的,觉得很满足,很舒服。

    顾之曙刚出门口,就看到韩风和凌少天坐走廊的休息椅上。

    凌少天看了顾之曙那副心情大好的样子,跟刚来医院的样子判若两人,忍不住轻咳一声,“看来,我们的顾少恢复了元气。”

    顾之曙回他一个欠揍的表情。

    韩风忍不住笑了出来,对着凌少天说到,“哎呀,某人重色轻友,看到自己的女人,就把兄弟晾在外边,啧啧,这时间可是过去半个多小时了,也不知道某人在里面都做了什么。”

    韩风边说,还看了看手边,然后对着凌少天使了一个眼色。

    凌少天一副我懂了的样子,俩人上下打量着顾之曙。

    “不想死,就闭嘴。”顾之曙冷冷的声音响起来。

    “恼羞成怒了。”韩风不知死活的却笑着他。

    “我要去查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车祸,天,你出面会方便一些。”顾之曙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声音凌厉,“查出来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