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一杯牛奶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5本章字数:2519字

    “承宇集团执行总裁樊祁将于本月20号,与香港慕氏财团千金慕兮瞳在某星级酒店举行婚礼……”偌大的客厅回荡着娱乐主播甜美的声音,宣布着这天大的喜讯。

    赵锦怜端坐在沙发上,视线紧紧的盯着电视屏幕上那对笑容灿烂的璧人身上,红润的唇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眼里的那股寒意,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她拿起放在茶几上的遥控器,用力的摁下红色的按钮,那个甜美的声音戛然而止。起身走至落地窗前,看着小院落里的圣诞树闪烁着霓虹的灯光,再过几日就是圣诞节了,伦敦的街头已经变得热闹又喜庆,周围家家户户也都张灯结彩。

    可是她的心却没有一点喜悦的味道,三年了,原来她身在异国已经三年了,可是为什么三年前发生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他冷漠的笑容,父亲惨死时候的眼神,母亲疯癫时候揪她头发时眼里的恨意,还有哥哥看她时候那种恨铁不成钢。

    这一切就好像昨天才刚刚发生一样,可是那个踩着他们家往上爬的人,却是风光依旧,短短三年,就成了商界的新星,承宇一个小小的食品公司,竟然在他的手里发展成了在各个领域都占据一席之地的集团公司,盘算一下国内的日子,20号也就是后天的样子。

    “你站在那里做什么?”

    她的思绪飘的太远,竟然连身后多了一个人都没有察觉,透过玻璃窗看到身后的男人异常清俊的脸孔,无表情的脸上扬起了一丝笑容,转身,看着对方的眼睛,道:“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出差一个星期吗?”

    “看样子,你是很讨厌看到我了?”他薄而性感的唇微微扬起,上前一步,伸手圈住了她纤细的腰。

    “当然不是,我去给你放水洗澡。”她不动声色伸手扯开了腰间的手。

    不过对方似乎并不想那么快就放开她,反而将她拥的更紧了一些,低头将额头抵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呼出来的气息全数喷在她的脸上,然后一字一句道:“洗澡之前,先履行一下你的义务吧。”说完在她措不及防之下,伸手扯开了她的衣服。

    雪白的肌肤一寸一寸的展现在他的面前,赵锦怜惊慌,皱眉,急道:“你先洗澡吧。”

    然而对方根本不理会她的建议,只是粗鲁的将她打横抱起,然后一步一步的走上了旋转梯,“易骏尧,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样,你等等不行吗?”她的眼里满是惊恐,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这三年来面对他阴晴不停的心情,赵锦怜已经有些心力交瘁。

    他的薄唇紧紧的抿着,看上去心情不佳的样子,走到房门前,他用力的将房门踹开,然后稍一用力,便粗鲁的将她丢在了床上,趁着她背对着他的时候,一把摁住了她的头

    赵锦怜吃力的转过脑袋,眼里满是求饶的意味,看着那个埋首于她背部的男人,断断续续的说痛。

    不过对于她的呢喃,易骏尧根本不放在眼里,

    赵锦怜的头一下又一下的撞击在床头的木板上,膝盖不停的摩擦着床单,已经通红一片,她侧着头看着身后的男人,伸出一只手,吃力的握住了他的手,道:“能不能换个姿势。”

    易骏尧有个奇怪的癖好,他喜欢后入,三年来从没有改变过,说来好笑,整整三年,他们做着男女之间最为亲密的事,然而他从来都没有吻过她,即便是心情好的时候也没有,最忘情的时候也只是吻一吻她的额头而已。

    她的建议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好处,易骏尧瞪了她一眼,伸手毫不留情的揪住了她的头发,将她的头高高的扬起,头皮的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赵锦怜觉得自己快要昏死过去,整个过程除了疼痛再无其他感觉,他就是这样,只顾着自己愉悦,从来不顾身下人是否快乐,就好像折磨她是他一项乐趣一般。

    等他松开了抓着她头发的手,毫无留恋的退出她的身体,就漠然的转身大步的走向了浴室,走至门边的时候,才侧头,薄唇轻启,道:“给我倒杯牛奶。”说完便踏进了卫生间,用力的甩上了门。

    赵锦怜趴在床上,眼角有些湿润,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慢慢的起身从柜子里拿了件睡衣,听话的走下了楼梯,走进厨房热了一杯牛奶。她赤着脚,站在微波炉前,双手撑着琉璃台,身子止不住的微微发颤。

    她的人生从遇见樊祁开始就变得不幸,当初她以为易骏尧是救星,相处了三年,她才了解他只是给了她吃穿不愁的生活,在他的眼里她只不过是一个花了大笔金钱买回来的泄欲的工具,或者说只是玩物。可是为什么他会选择帮助她,那是一个谜团,至今未解。

    随着微波炉叮的一声,那昏黄的灯光熄灭,整个人回过神来,就在她端着牛奶想要上楼的时候,脑海里突然闪现了刚刚电视屏幕里出现的璧人,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走进了储物室,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医药箱,从里面拿出了一瓶安眠药,取出两颗放进了牛奶里。

    直到那细小雪白的药片融化在白色的牛奶中,她才上了楼,将牛奶放在床头柜上。等了没多久卫生间的门才打开,易骏尧穿着黑色的睡袍从里面出来,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刘海黏在他的额头上,琥珀色的眼眸望了她一眼,一句话也不说走到她的身侧,拿起床头柜上的牛奶,仰头,一口气喝完了所有。

    她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丝紧张,双手不自觉的紧紧的交织在一起,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不能再坐以待毙,看着承宇一天又一天的强大起来,看着樊祁一天比一天风光厉害。眼前的男人曾经口口声声说会帮助她的人,三年来却没有丝毫动静,甚至连他们赵家的锦峰食品,他都管得心意阑珊,一直都不死不活的,任由它亏钱。

    所以,既然他不动声色,那么她就只好自己做主。也许下场会很惨,但是她绝对不会后悔的。

    易骏尧侧目看了一眼身前瑟瑟发抖的身子,放下手里的杯子,道:“去洗澡。”

    “哦……哦……好的。”她慌慌张张低垂着脑袋快速的冲进了卫生间,然后轻轻的关上了门,背脊抵着白色的木门,深深的吐了口气,还好他没有发现。

    他看着那抹慌张的背影,想到今天早上助手告知他关于承宇的消息,又看了看床头柜上已经空空如也的杯子,眸子里的寒意更深了一分。

    等到赵锦怜出来的时候,易骏尧已经躺在了床上,背对着她一动不动的,房间里也只剩下床头的一盏灯。她还以为他睡着了,轻手轻脚的过去,再小心翼翼的爬上了床,关上那唯一的一盏灯,并没有注意到垂头柜上多了一瓶安眠药。谁知道才刚躺下,身侧的男人便转过身子,从背后紧紧的将她拥住。

    他闻着她秀发清新的味道,睡意一阵阵的袭来,趁着还有一丝意志,他的修长白净的手,慢慢的掐上她的脖子,在她的耳边冷道:“你对我下药。”

    赵锦怜瞠目,紧紧抿着唇,全身紧绷,一动也不敢动,静静的等待着他的下文。可是等了很久,直到身后传来沉稳的呼吸声,她才敢慢慢的呼出一口气。伸手将他掐在她脖间的手拿开,然后往外躺了躺,与他相隔了一段安全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