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破坏婚礼2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5本章字数:2611字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就这样跟着一个男人出来,很危险。”

    话音刚落,赵锦怜的笑声便充斥了整个游泳馆,大而有神的眼睛望向他,同样上前走了一步,伸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淡淡道:“如果我害怕,我就不会来参加你的婚礼,更何况,现在该害怕的人应该是你吧。”

    “怎么说。”他的饱满红润的唇依然扬着,问道。

    赵锦怜笑着转身,往前走了一步道:“我跟你之间那四年,你应该还记得吧?三年前你做过的事情,也应该还记得吧?你说像慕兮瞳这样的女人,会不会介意穿一双破鞋,或者会不会介意自己的未来老公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说着她猛然转身,眼神冰冷的望向他的眼睛,最后几个字她是咬着牙说出来了。

    “樊祁,你真的以为把我利用完之后就高枕无忧了吗?这三年来的日日夜夜,你会不会羞愧不耻,踩着一个女人上位的感觉真的那么好吗?你要知道你现在的一切都是踩着我得到的!你觉得这一大盆软饭吃起来香吗?只可惜你的好日子倒头了,从我这里得到的一切,我要让你一件一件的还回来。”她的话句句刻薄,句句都说在樊祁的底线上。

    她的话音刚落,樊祁的一只手便用力的掐住了她细长的脖子,眯缝起眼睛,稍一用力便将她拉到了眼前,垂眸看着她没有表情的脸,道:“赵锦怜,你现在的行为叫做,老虎头上搔痒,当初是你自己傻乎乎的以为我爱你,可是四年来,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三个字,一切是你心甘情愿,我从未强迫。还有承宇现在的一切,都是靠我的努力,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是!一切是我自作多情,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在我跟你说我爱你的时候,你不拒绝;又为什么要跟我上床;你说是我心甘情愿,根本就是你处心积虑,一切你都预谋好了!现在你竟敢跟我说你没有强迫?樊祁,你自己无能得不到你老爸的青睐,何必要在利用完我之后,再来掩饰。跟我没有关系?没有我你怎么得能够坐上总裁的位置?”她瞠目,眼里满是难掩的仇恨。

    然而因为她的怒火,反而使樊祁心里的那一丝怒火反而被灭的一干二净,他的唇角扬起一丝玩味的笑容,视线盯着她红润的嘴唇,脸颊更贴近了一点。赵锦怜似乎看出了他的意图,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快速的挣脱了他的桎梏,往后退了一大步,眼里闪现警惕的意味。

    可是面对如此的她,樊祁似乎更是来了兴趣,慢慢的,一步步的向她逼近,道:“怎么?现在会怕了吗?我樊祁可不是什么圣人,既然有女人送到嘴边,何不在步入礼堂之前偷腥。而且我根本不在乎这个女人。”说着他伸手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臂,再次将她拉至胸前。

    这一次无论赵锦怜如何的挣扎,都无法再挣脱樊祁的桎梏,他的脸颊离她越来越近,她的眼里满是惊恐。

    就在樊祁以为她会躲闪的时候,赵锦怜突然上前吻住了他的唇,正在这个时刻,游泳馆的灯瞬间的亮了起来,外面冲进来三两个记者,“咔嚓”声此起彼伏,几乎在同一时刻,原本在宴会厅的人也纷纷赶来,看到了这样惊艳的一幕。

    赵锦怜看着他,唇角微微扬起,用口型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会再让你那么风光下去。”

    然后她伸手用力的甩了他一巴掌,带着哭腔大声吼道:“你都要结婚了,为什么还要让我留在你的身边!”

    声音够大,只要在场人全部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一切来的都恰到好处,似是精心安排,又似是那么巧合。

    樊祁看着她的样子,唇角微微的扬着,眼神里有种东西还闪动着。

    结婚当天,新郎就出轨,这样的事情,即便是没有感情,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接受,何况慕兮瞳这样有头有脸的人物。

    赵锦怜冲着他微微一笑,然后转身,低着头,假装哭泣冲向了大门口,在冲入人群的时候,她的余光瞥见了站在慕洪天身边的男人,那样清俊的脸庞,那样熟悉冷漠的眼神,不是易骏尧又会是谁。

    她微微愣了愣,却还是快速的逃离的现场,任由记者在后面不停追问,也没有停下脚步。她匆忙上了一辆出租车,丢下了所有闪光灯快速的逃离的现场。她只是负责来砸场的,收场的工作不该是她来做。

    车子上没有暖气,然而赵锦怜却不觉得有丝毫的寒意,她的唇角甚至微微的扬起,一脸的兴奋,一想到樊祁也许会因此而失去这一次的机会,她就有一种热血沸腾的快乐。她就不相信,面对这样的情景,慕兮瞳还会愿意嫁给他。

    她回到酒店,心情愉悦的将手拿包丢在了床上,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那红润的嘴唇,唇上似乎还有他的温度,那样冰冷没有一丝温度。眉头微微蹙起,心里有些负气,自己心里竟然有一丝留恋他那片凉薄的唇。

    伸手抽取了两张纸巾,用力的插着嘴唇,直到口红被自己抹开,整个嘴唇一圈都变得红彤彤的。正当她用力的折磨自己嘴唇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手上的动作微微一愣,这才惊觉刚才从会场跑出来的时候貌似看到了易骏尧,可是也不会那么快就知道她在这里吧?她将手里揉成一团的纸巾,让进了垃圾桶。慢慢的起身,心里带着疑问走到门边,从猫眼里往外看了看,走廊上空无一人。

    她皱了皱眉,就在她犹豫着是否要开门的时候,门铃声再次响的起来,这一次变得有些急促,似乎门外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赵锦怜条件反射,慌张的开了门,映入眼帘的却真是那张漠然没有表情却依旧清俊,让女人着迷的脸。

    她退后了一步,唇角勉强的往上扬了扬,一手紧紧的握在门框上,一字一顿道:“你……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演的好戏。”琥珀色的眸子冷冷的睨了她一眼,便伸手将她一把推开,走进了房间。

    赵锦怜咬了咬唇,关上了门,转身站在他的身后,低着头,道:“对不起,我迫不得已。”

    房间里很安静,甚至安静的可怕,易骏尧背对着站在她的面前一动不动,双手背在身后,那双修长白皙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抖动着,看的赵锦怜的心不由得害怕起来。

    她慌张的干笑了两声,走到他的身边,抬眸望着他的侧脸道:“坐飞机赶来应该很累的吧,我去给你放水洗澡。”

    伸手刚想搭上他手臂的时候,易骏尧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臂,用力的将她甩在了床上,紧接着俯身,修长白皙的手一下便掐住了她的脖子,一双深邃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的脸,道:“你是不是觉得生活太安逸了?你怎么不干脆买包毒药把我毒死算了,那么你现在也不至于那么害怕,不安!"

    他的力道有些重,赵锦怜几乎透不过去来,双手用力的扒着他的手,凭着一丝气息,吃力的说道:“没……没……有,我……我怎么敢……锦……峰,还要靠你……我……怎么敢……”

    “你不敢?我看你很敢,怎么?看到樊祁结婚就那么迫不及待的赶回来,难道你对他还有感情?为了他你竟然不惜对我下药,我看你还真是乐在其中。”他手上的力道逐渐加重,直到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为止,整个脸都憋得通红,才松开了手,站起身子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包烟,轻轻的点上,走至落地窗边,看着外面繁华的城市默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