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一句错了的我爱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5本章字数:2778字

    那天之后赵锦怜便算是真正的在S市安定下来,不再有回伦敦的打算,这一个星期来算是风平浪静,她偶尔出门逛街的时候会买本杂志或者报纸看看,关于樊祁的新闻大约也只维持了一两天,便被人清理的一干二净。

    不过即使这样,赵锦怜的心情依旧不错,起码她相信,承宇要用这样的手段去打压消息,说明那天她所做的一切必定给他们造成了不大不小的影响。现在已经临近过年,赵锦怜兴致不错的从外面买了各种各样喜庆的物件,将原本清冷的房子布置的充满了一丝温馨。

    这天下午,赵锦怜从储物室拿着藤椅放在了客厅落地窗边上,她穿着厚厚的睡衣,披头散发,躺在椅子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手上拿着一本前几天的杂志,看的津津乐道。

    就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去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她吃力的睁开眼睛,用力揉了一下眼睛,将杂志扔到一边,一手用力的揉着额头,一边往大门口走去。大概是脑子正糊涂着,又或者她觉得自己在这里除了易骏尧,或者是林歆瑜,再不会有第二人来找她,便大咧咧的开了门。

    可是当看到樊祁脸上扬着笑容站在门口的时候,赵锦怜的倦意顿时全无,眼睛在瞬间瞪得老大,并且是条件反射的露出了一丝厌恶的表情,一手快速的抵着门框,抬头看着他冷道:“大忙人樊总,怎么有空在这个上班的时间大驾光临?难道说承宇因为那场婚礼告吹而不行了吗?那我正是要跟你说声对不起了,我只是一时贪玩,导致你们那么大的损失,我也不想。”

    樊祁看着她依然面不改色,等着她说完充满讽刺意味的长篇大论之后,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也不管她同不同意就直接进了房门,然后轻轻的将大门关上。

    “你干嘛!私闯民宅吗?你信不信我告你……”

    “你不是我的情人吗?整个S市都知道了,在外人眼里这应该是我送给你的房子。”赵锦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樊祁冷冷的打断,他像是这个家的主人一般脱掉了鞋子,穿上拖鞋就往里走,完全不理会她已经满是怒意的脸孔。

    她迅速的跟上他的脚步,一把扯住了他的手,怒道:“你给我滚出去,我要你进来了吗?给我滚,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你真的不想见到我吗?我以为你这几天不跟我联系,是故意挑起我的兴趣呢,不过你成功了,赵锦怜,我对你还有兴趣,而且非常大,你真的比过去有趣多了。”说着,他低眸看了一眼她抓着他手臂的手,唇角的弧度扬得更高了一些,另一只手覆盖上了她小巧的手。

    他慢慢的往前走了一步,漆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赵锦怜只觉得他的五官越放越大,直到他的鼻尖触及到她的时候,她才恍然惊觉不由往后退了一步,可是已经来不及,樊祁的手臂及时的圈住了她纤细的腰。

    那饱满红润的唇就在眼前,这一刻赵锦怜简直难受的想死,她再也受不了这个男人的触碰,即便只是不小心的触碰都觉得难受。曾经被她封锁在脑海深处的回忆,渐渐的一幕又一幕的出现在眼前。

    紧接着眼泪在下一秒滑过脸庞,他毕竟是她的初恋,曾经拿全部去爱的男人,也是最终伤害他至深的男人,起初时,那种爱恨交织的感觉,几乎将她折磨致死。若不是易骏尧,也许她早就死掉了,若不是在她最脆弱,最敏感,最神经质的时候总是在她的身边,也许她真的早就自杀身亡了。

    想到这里,在他的唇还没来得及落下来的时候,她就用尽全力的将他推开,伸手毫不留情的再次挥向了他的脸颊,和上次一样,连本方向都一模一样。只是这一次樊祁并没有任由她的手掌贴上他的脸颊,他迅速的伸手,拽住她的手腕,看着她苍白的脸颊,和通红的眼眶,眉头微微蹙了蹙,道:“我知道你恨极了我,可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是吗?如果当初我不那样做,在樊家,我不会有任何地位,或许会被我后母整死。”

    “你干嘛跟我说这些?我不是你的一颗棋子吗?你跟一个棋子解释什么?还是说,你现在想告诉我,当初其实你是爱我的,只是迫不得已,在事业和爱情里,你只不过是选择了事业而已!”赵锦怜瞪圆了眼睛,现在的她再无法冷静下来,脑子里的记忆混乱而清晰,每一幕都刺激着她的神经,似乎三年前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又回来了,她现在恨不得把眼前的这个男人杀掉,可是又不舍得。

    樊祁察觉出她的异样,伸手想要拉住她的双手,只是她一再的退后,一再的躲避,伸手双手扫到旁边的摆设都浑然不觉,玻璃制品,触及地面就变成了一片片尖锐的伤人利器,可是她依然浑然未觉。

    “樊祁,你踩着我的时候,你坐在那个位置上风光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呢!我全心全意的爱你,可是你把我当成什么?我后悔,我后悔死了,为什么要遇见你,为什么要为了你跟家里人反目,更甚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带着你去锦峰的生产线,让你乘虚而入,我恨你,我恨死你了!”她一边躲避着他,一边说着。

    直到她的脚快要踩上玻璃碎渣的时候,樊祁眼疾手快,一紧张,便粗鲁的伸手一把将她拥进了怀里,紧紧的圈住了她的身子。他承认了!他樊祁承认了,他后悔当初自己的做法,他承认不管怎么样,这三年里真的很想念她,他承认,当年那4年的感情戏剧,他早就假戏真做了!

    “你放开我,放开……”说着她侧过头,张开嘴,一口要在了他的手臂上,可是他穿的是大衣,她又怎么可能伤到他半分。

    “锦怜……”

    “你别叫我,你有什么资格叫我锦怜!樊祁,我恨你!”

    最后樊祁终是忍受不了她用力的挣扎,双手掐住了她的肩膀,然后将她抵在了墙上,微微屈起双腿,与她同高,看着她的眼睛,用自认为的真诚,道:“我爱你!那四年里并不是你一个人付出了感情,我也有!”

    他的话倒是让赵锦怜安静了下来,可是她也仅仅只是冷冷的看着他的眼睛,眉头微微皱了皱,眼里有些许的不信任,但是樊祁却无法看出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最后她突然扬起唇,伸手慢慢的抓住了他的大衣,又一滴泪顺着脸颊滑落,她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问道:“真的?”

    “是的,一直到今天我再也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看到你那么难过,我心里不好受,这三年你杳无音讯,我不能再欺骗自己,我真的很想你。”他的眼里满满的都是真诚,眼底还隐约透露了一丝期待。

    赵锦怜在心里冷笑了一下,如此的面目,换做以前她会信,但是现在她死也不会信。她笑了笑,一只手慢慢的抚上他的脸颊,道:“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要现在才说?你知不知道这三年来我有多痛苦,我以为你从来都没爱过我!”

    她的话让樊祁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他欣喜的一把拥住了她的身子,在她耳边道:“对不起。”

    赵锦怜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温度,她慢慢的伸手圈住他的腰,摇了摇头,道:“没关系。”可是怎么会没关系,她现在巴不得他立刻死掉。不过她也得谢谢他,原本这些天一直在想着要如何进入承宇,现在一切都变得简单多了。

    “那你还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樊祁紧抱着她的身子,在心里犹豫了很久,终是忍不住问道,他心里是希望他们之间还可以像过去一样,开心幸福的在一起,希望赵锦怜依旧可以用全部去爱他,其实他樊祁就是自私又贪心。

    她一直沉默了好一会,才缓慢又迟疑的点了点头,这一刻樊祁是欣喜的,可是等到他冷静下来之后,又开始怀疑,赵锦怜是真的愿意,还是说她心里有另外的想法,毕竟当初他害的她很惨,甚至害死了她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