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满心欢喜?还是顺水推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5本章字数:2645字

    晚上樊祁带着赵锦怜出去吃饭,他很用心,似乎真的是拿着真心想要珍惜她给他的机会,他带着她去了当初他们热恋时常去的小餐厅,可是他又怎么会知道,其实赵锦怜的心里对这些过往的回忆,简直是已经厌恶到了极点,每一次的回忆,只会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傻瓜,傻的透彻。

    他们坐在以前常坐的位置上,她的脸色有些许的苍白,索性她穿了件红色的大衣,显得她的脸色没有那么的差。她勉强的扬了扬唇,道:“没想到你还会记得这里,真是难得。”

    “只是过了三年而已,并不久。”他低头翻看了菜单,跟过去没什么两样,只是样子比过去更为成熟和帅气。

    面对他淡淡的,理所当然的语气,她笑了笑,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开,对上手上的这份菜单,上面的菜色跟三年前没有太大的区别,她的视线不由自主的一一扫过那几道,当初常常点的菜,而且这些都是樊祁喜欢吃的。其实这么四道菜中,赵锦怜有3道是不爱吃的,甚至平时怜碰都不会碰一下。

    可是因为樊祁喜欢,她也假装喜欢,每一次还总是假装吃的津津有味的,正当她想要说话的时候,樊祁已经招呼来了服务员,然后迅速的报上了那四个熟悉的菜名,

    赵锦怜抬眸看着他脸上笃定的表情,忍不住嘲讽的笑了笑,立刻伸手摁住服务员手里正在写的单子,道:“刚刚的全部都不要,我要糖醋鱼,西红柿蛋汤。”

    语落,视线又看向樊祁,道:“剩下的你来吧,今天我没什么胃口,所以别点的太多,还有刚刚的那些最好不要点,我不喜欢。”

    “可是当初……”

    “那是当初,再说当初你也没问我,喜不喜欢,我只是跟着吃而已。”她的脸上依然保持着完好的笑容。

    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然后再次低头看了看菜单,又随意挑了几个,服务员走开之后,他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似乎是对于她的不给面子有些生气。她笑了笑,道:“怎么了,不高兴吗?我只是想把最真实的表现出来,没想到你不高兴,那我也不能勉强……”

    “不是,只是有些懊恼,我一直以为那些东西是你喜欢吃的,没想到,以前你只是为了迎合我的口味。”

    “没关系,都过去了,不是吗?”她的唇角扬得更高了些,尽量表现的得体又大度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已将他嘲讽了千万遍。当初的他何时真正的关心过她的喜好,还不都是自说自话,什么事情都是她迁就他,说实在了,也许到现在他都未必真正的了解过她。

    一餐饭下来,气氛有点尴尬,也许这三年的时间并不像樊祁说的那样并不短,也许是因为三年前的那件事情,根本就无法让人释怀。他们之间的话题少之又少,赵锦怜也不再像当初那样,嘴巴不停息的说着一些有的没的,当初樊祁觉得那样很聒噪,可是现在他却是无比怀念。

    “我们接下去要去做什么?”

    赵锦怜吃完最后一口饭,用纸巾擦拭了一下嘴巴,摇了摇头,道:“我有点累了,送我回家吧。”

    面对她的婉拒,樊祁并没有感到任何不快,其实想要把破裂的感情在顷刻间修复的没有丝毫痕迹,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了解,所以不会要求的太多。他笑了笑,点头道:“那好,我送你回去。”

    一路上他们都无言以对,赵锦怜兀自看着窗户外面,不发一言,她可不会像过去一样,费劲的去找话题,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透过漆黑的玻璃窗,她隐约可以看到樊祁的侧脸,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还是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那么认真,专注,即便旁边有再多的人,他都可以视若无睹,依然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做自己的事情,当然也包括她自己,同样无法影响他任何事情。

    没多久车子便开进了小区,正当他想开进地下停车场的时候,赵锦怜终是出声制止:“这里停下就行了,我走过去也方便,你早点回家吧。”

    车子应声停下,赵锦怜也解开了安全带,正要下车的时候,樊祁伸手握住了她的手,道:“明天中午我过来接你,一起吃中饭。”

    “好啊。”她冲着他笑了笑,然后轻轻的挣脱开了手,并不理会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赵锦怜心里想笑,何时樊祁那么自私自利,独断独行的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优柔寡断。她冲着他笑了笑,便快速的下了车,用力的甩上车门,头也不回大步的往楼道走去。

    她脸上的笑容除了嘲讽再没有其他含义,其实从下午他对她说了那句我爱你开始,她的心里就止不住的嘲讽着他,不管他做什么,说什么,她都觉得可笑之至。任何人,都不能在别人心口狠狠捅一刀之后,然后摸摸她的头说一句:对不起,可是我爱你,就算完事了。

    她脸上那抹笑容,一直维持到家门口,还依旧淡淡的挂在脸颊上,这一刻她多么想大笑,然后立刻打电话给林歆瑜说这件可笑之极的事情。她打开大门,屋子里漆黑一片,但是意外的却多了一丝香烟的味道。她皱了皱眉,伸手打开灯,一瞬间,房内灯火通明。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男人不由的闭上了双目,然后淡然道:“回来的还挺早。”

    赵锦怜看见来人,心中一惊,脸上那抹嘲讽的笑容瞬间消失,快速的换了鞋子,低头的时候看到那双黑色的拖鞋还跟樊祁离开的时候一样躺在那里。她皱了皱眉,拿起拖鞋,慢慢的走过去,笑道:“怎么回来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刚刚跟歆瑜在外面吃饭呢,要是知道你会回来,我一定回来的更早。”

    她走到他的身边,正想要弯身给他穿拖鞋的时候,易骏尧突然伸手用力的掐住了她的胳膊,她一个踉跄倒在沙发上,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眼里闪现一丝慌张的神色,张了张嘴,道:“你做什么?”

    “你说林歆瑜?你说你刚刚跟林歆瑜一起出去吃饭?赵锦怜,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是不是觉得我们分隔两地,我就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了?”他微眯着眼睛,看着她,语气里尽是讽刺,却看不出他是否生气。

    赵锦怜继续保持镇定,干笑了两声,道:“真的,不信你可以给她打电话……”

    “跟樊祁单独在家里呆了3个小时感觉如何?跟他一起回味过去,一起吃饭,感觉又怎么样?不错啊,对付男人的手段那么高明,才一个星期而已,他就迫不及待想方设法找你了。”他用力的将她推到一边,站起身子,顺便将脚边的这双属于他的拖鞋提到了一边,冷道:“别人穿过的,我不要!”

    她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子,抬头看着他,眉头皱成一团,道:“你一直找人跟踪我?可是,你不是已经同意我回来报仇了吗?”

    “报仇就非得出卖自己的身体?”说着他仰头嘲讽般的哼笑了一声,继续道:“这可真是一件高尚的行为。”

    “我没有,他是我的仇人,我怎么可能会那么做,他今天告诉我说,他爱我,我只是顺水推舟……”

    “顺水推舟?我看你是满心欢喜吧。”

    面对他的一再质问,一再嘲讽中,强压下去的不爽,终于忍受不了,道:“你怎么知道我就满心欢喜?你是我吗?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难道不是吗?是谁夜夜做梦都会叫他的名字?是谁对他念念不忘?又是谁对于他的不爱耿耿于怀?现在他跟你说他爱你,你不应该是满心欢喜吗?”他依旧居高临下,说完一大串的反问句,然后冷笑了一声,向卧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