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既然不信任,何以谈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5本章字数:3296字

    手机铃声响了好久,赵锦怜眉头微蹙,冲着易骏尧说了一个最蹩脚的理由,便拿着手机毫不犹豫的冲进了的卫生间,然后锁上了门,并且接起了电话,她尽量压低声音,道:“有事吗?打那么多电话?”她的语气里有责备的味道。

    可是在樊祁听来却分外的亲切,他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蔚蓝的天空,笑道:“没什么,你是不是还在睡觉?”

    “是啊,现在被你吵醒了。”她的语气依旧不好,耳朵贴在卫生间的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她多怕易骏尧这个时候生气,然后用力敲门,到时候她就是有一万张嘴都解释不清楚了。

    然而一直到她通完电话,心里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如期发生,她收起手机,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脸上尽量保持着完好的笑容,然后慢慢的走到客厅,易骏尧只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指尖夹着一根快要燃尽香烟,似是在想什么。直到她走近了,他才转过头,看着她,笑了笑道:“其实你大可不必躲着我,我不会阻扰你什么,但是樊祁不可以踏进这个家门,无论如何都不行。”

    她没有做声,只是站在走廊的尽头,靠着墙壁,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他一动不动,面对他的指示她从来都不会问为什么,只是单纯的服从,因为即便是问了他也不会回答,如果时间挑的不好,还会激怒他。过了好一会,她才幽幽的说道:“中午他约我吃饭。”

    “嗯,你自己注意,不要被他的温柔乱了心智,再次傻乎乎的掉进他的温柔乡。”他好意的提醒,视线依然放在落地窗外。

    “我很傻吗?”面对他的质疑,赵锦怜有点不高兴,不论什么事情,只要提到的是关于樊祁的,她就无法假装乖巧,或者无法淡然面对,易骏尧面对她的反应,嘲讽的扬了扬唇,不置可否。她当然不会再傻乎乎的再次拿真心去对待这个男人,她撇了撇嘴,转身回了卧室。

    易骏尧继续抽着烟坐在沙发上,琥珀色的眼眸深了一分,脸上的扬着淡淡的笑容。

    中午的时候,赵锦怜准时出门,她稍加打扮了一番,易骏尧看她的眼神里带着一抹不屑,大约是看不过她特意的打扮,觉得她这样很可笑。出门的时候他拿着笔记本电脑坐在餐厅的餐桌上办公,并没有理会她,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

    樊祁早早的就在楼下等待着,看到她下来,迅速的丢掉了手上的烟蒂,绕过车子,给她开门。赵锦怜看了他一眼,只是笑了笑,便坐上了车子。

    这一次樊祁选择了西餐厅,他们坐在包间里,赵锦怜依旧兴趣缺缺,随便点了些东西就将餐单移到了一边。双手托着下巴,侧头看着窗外,樊祁看到她没有兴趣的模样,心里懊恼,过去他总是把心思全部放在工作上,几乎都不知道怎么样讨女人欢心。

    昨晚回家,他还真挚的上网搜索了好多讨女人欢心的方法,甚至还想打电话给远在美国的妹妹,不过最后还是理智的打消了这个念头,要是被樊默晨知道他为了个女人,做到这种地步,一定会被嘲笑致死的。

    出来之前明明已经把那些条条款款都看了一遍,可是一到关键时刻,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些事情他实在不擅长。过去的他只要挥一挥手就有大把的女人自动靠上来,根本不用他费尽心思去讨好。

    “对了,你现在住的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我看你也没有上班,怎么有钱买那样的房子?”终于在沉默了好一阵之后,他才从脑海里扯出了这个话题,不过他的话题开的并不好。

    “租的,英国三年,我总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吧。我现在正在找工作,不过就是没有好的公司,再这样下去,我可能要无家可归了。”她冲着他无奈的笑了笑。

    “要不我买套房子给你,或者你过来跟我一起住?”他有点理所当然的说出了这句话,就好像过去上大学那样,他们一起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两个人总是同进同出,看上去是那样恩爱有加,不过那都是可笑的滑稽戏,只有她一个人享受其中,以为找到了一生的幸福。

    她略带嘲讽的笑了笑,道:“樊祁,你是在包养我吗?其实你可以给我找份工作,至于买房子,或者同居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既然你不喜欢,那以后再说,工作的事情我可以帮你安排。”他漆黑明亮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似是想里面找到一丝过去的痕迹,只是很可惜,她再不是三年前的赵锦怜,她的眸子淡然而平静,没有一丝波澜,甚至看不到一丝爱意。

    “那我可以去你们公司吗?承宇在S市算是最大的集团了,工资待遇一定很好。”她灿然一笑,真的好像一个急需一份好工作的打工者。

    然而樊祁的眼里却闪现了一丝警惕,漆黑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她的脸,静默了几秒之后,他才扬了扬唇,道:“承宇最近没有招人。”很没有说服力的理由,但是他却毫不犹豫,不假思索的说了出来。

    赵锦怜的心咯噔了一下,看来在樊祁的心里事业依然比感情重要的多,他在害怕,他甚至怀疑她别有用心。她笑了笑,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不过樊祁,既然你怀疑我又何必要跟我在一起?那多危险,你不怕那一天我会至你于死地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算了,多说无益,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了。”说完她拿着包包站起了身子,一副欲走的样子。

    “锦怜!”樊祁快速的起身握住了她的手腕,看着她的侧脸,道:“你要我怎么相信,当初我把你害成这样,你真的就能轻易的原谅我吗?我不信,如果换做是我……”

    “是啊,如果换做是你,我现在应该已经死了!”她猛地回头,眼眶已经有些泛红,他樊祁就是那么自私,即便是现在还是一样。她用力的甩开他的桎梏,怒言:“既然你自己都知道当初的那件事是那么的不可饶恕,那你昨天何必要跟我说那些话,有意思吗?或者说,你樊总只是想忙里偷闲,想找个人娱乐一下来缓解疲劳?”

    樊祁看着她,嘴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一言不发,视线依旧紧紧的盯着她的脸颊。看着她满是仇恨和怒火的眼睛,他本来不想把事情搞到这样的地步,原本他是想对她好,来弥补过去发生的事情,可是他的理智由不得他那么做,她所做的种种看上去都是那么意有所图。

    看着他无动于衷的模样,赵锦怜有一种被人戏耍的感觉,放在身前的手已经紧紧的握成拳,正当她忍不住想要再次扬手的时候,包间的门被人推开,服务员带着慕兮瞳出现在了门口。

    几个人面面相觑,服务生顿时慌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走错包间了。”然后又转身对着身后的慕兮瞳道:“慕小姐,对不起,我带错了,不是这里。”

    “是这里!”原本挂在她脸上浅浅的笑容消失不见,她的眼里带着满满的愤怒,就好像抓到自己家的老公在外面偷腥一般,一把推开了身前的服务员,冷道:“你先出去。”

    那位可怜的服务员,支吾了半天,看着几个人的脸色并不好,也不想给自己找什么麻烦,便乖乖的退了出去,顺带还关上了包间的门。

    等到不相干的人离开,慕兮瞳才抬起脚步,慢慢的,一步步的走近赵锦怜。她比赵锦怜要稍矮一点,不过今天赵锦怜没有穿高跟鞋,所以刚好她可以平视她的眼睛。慕兮瞳双手抱胸,微微仰着头,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上上下下打量着赵锦怜。

    半响之后,她才将视线落在樊祁的脸上,冷哼了一声,道:“就是因为这个女人,你竟然可以不顾及公司的厉害关系?樊祁,你傻不傻?”

    慕兮瞳长的的确漂亮,加上穿着时尚,看上去就更是明艳动人,可是赵锦怜却很不爽她的态度,似乎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应该臣服于她的脚下。她唇角微扬,抬眸看了她一眼,道:“慕兮瞳小姐,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比钱和利益更重要的东西吗?”

    “难道你说的是爱情?”她的眼里依旧满是不屑,就好像跟赵锦怜说话,是在降低她的身份一般。她冷哼了一声,慢慢的走到樊祁的身边,然后伸手挽上了他的手臂,笑道:“虽然我并不喜欢他,可是我最讨厌有人胆敢正大光明的抢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是吗?那如果我告诉你,三年前,我就已经为他生下一个孩子,那你还觉得他本该属于你吗?”她依然不甘示弱,高昂着头颅,说着一些子虚乌有的话。

    然而她的话却让樊祁脸上的表情闪现了一丝错愕,他迅速的挣脱了慕兮瞳的手,上前一步,拉住了她的手,再次问道:“锦怜,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们聊吧,我有些不舒服,要先走了。”说完,她用力的挣脱开了他的双手,快速的转身,拉开包间的门就往外跑。

    然而樊祁并不放过她,快速的追了出去,再次紧紧的拉住她的手,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什么孩子?”

    “没什么,没有孩子,什么都没有,既然慕小姐对你的事业有帮助,我可以自动退出,无论我有多爱你,甚至为了爱你被家人唾弃。”

    “赵锦怜你说什么。”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赵锦怜的耳朵,大约她今天出门没有翻黄历,所有的人,该出现或者不该出现的,都集中到了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