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醉酒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5本章字数:3011字

    她们沉默了很久,终是在陌生人进入卫生间被打断,赵锦怜瞥开视线,走到洗手池边上,清洗了一下脸颊,便与林歆瑜一起离开了公共厕所。两人走在僻静的花园里,寒冷的微风拂过她们的脸颊,赵锦怜因为哭过,脸颊被刮得生疼,她立起了大衣的领子,尽量遮住自己的脸颊。

    林歆瑜看了她两眼,终是摘下了脖子上的围巾,然后套在了她的脖子上,道:“我不想跟你吵,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利用樊沐辰,他是无辜的。”

    “当初我也是无辜了,我哥哥也是无辜的,我爸爸更是无辜的,可是谁可怜我们了?”她将脸颊埋在围巾里,依然坚持己见。不过终是在说出之后又有点后悔,伸手握住了她的手道:“歆瑜,别喜欢樊家的人,没有好下场的,好好的跟我哥哥过,这样不是很好嘛?”

    “现在你会说我了,可是当初呢?你不是一样执着吗?我的脑袋可以放下,可是心似乎没有完全放下,对于你哥哥,我不过也是个替身,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年龄到了将就一下而已。”她无奈的笑了笑,双手插进大衣的口袋,继续往前走着。

    她们就如此一前一后走在荫林道上,在爱情面前大约谁都是执着的,不撞个头破血流,谁都不愿意回头。可是她不希望林歆瑜这样子,面对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不如早早的忘记,然后再找一个适合自己的人,过过平淡的日子,有家人疼,老公疼,最后还有孩子疼。这些她相信林歆瑜可以拥有,所以她希望她去走一条简单的路。

    手机声终是打破了她们之间寂静,樊祁再一次不厌其烦的打来的电话,赵锦怜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接了起来,道:“什么事?”

    “你还有事情没有跟我说清楚,晚上我去你家,怎么样?”

    “不行!”她迅速的不假思索的回绝,早上易骏尧才提醒过,她怎么可能那么不怕死的去触犯。

    “那你来我家,晚上我去接你!”他似乎下定决心,非得将事情搞得一清二楚不可。

    赵锦怜眉头紧锁,心头有些怒意,道:“樊祁,你让我喘口气行吗?”

    “不行,明天我要出差一个星期,所以没有时间。”

    “那就等你出差回来再说。”她也同样不肯妥协。

    这一回电话那头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赵锦怜几乎快要等的不耐烦的时候,他终于开口,道:“我正式应聘你为我的助理,明天收拾好东西,在你家楼下等我,跟我一起出差!”说完他便挂了电话,赵锦怜愣了片刻之后,脸上扬起了点点笑容。

    她快步上前,拉住了林歆瑜的手,道:“你知道吗?樊祁应聘我为助理了!他大约是相信我说的话了。”她脸上扬起着的灿烂笑容也感染了林歆瑜,引得她也露出了点点笑容,刚刚对话之间的不愉快,消失殆尽。

    “对了,你说的孩子?”

    “当然是假的,我有那么傻吗?走吧,我还没吃饭呢,请你吃饭。”赵锦怜顶着一双核桃眼,揽过林歆瑜的肩头,大步的向大街走去。

    这天赵锦怜简直是经历了大悲大喜,她跟林歆瑜吃完饭,又逛了很久的街,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还去酒吧喝了几杯,一直到很晚才回到了家。易骏尧还是如离开时那样,坐在餐桌前,眼前摆着电脑,清俊的脸颊上倒映着蔚蓝的光。这时候赵锦怜已经有了几分醉意,她将手里的东西甩在了沙发上,走到他面前坐下,然后将滚烫的脸颊贴在了冰冷的餐桌上,看着他的脸,笑嘻嘻的说道:“你不会一整天都这样坐着吧?”

    易骏尧只淡淡瞥了她一眼,道:“满身酒味,跟樊祁一起去酒吧了?你就那么放心他,不怕失身?”

    “你说,樊家的男人都那么有魅力吗?为什么每个女人都喜欢他们?”她皱着眉头,语气有一丝孩子般的稚气味道。

    “你喝醉了,去洗澡。”他依旧淡然,视线看着电脑屏幕。

    这时候身侧的人终于安静下来,可是下一秒,易骏尧就被电脑夹住了双手,赵锦怜竟然不怕死的合上了他的笔记本电脑,看着她微红的脸颊,还有一脸无知的模样,他竟然气不起来。他起身,一把拽住了她的手,其实他并没有用什么力,然而赵锦怜就好像是豆腐做的,尖声叫道:“我痛!痛啊!”

    最后他实在没什么办法,只得将她半抱着,然后丢进了卫生间,并且顺道给她关上了门,道:“洗完澡再说!”

    可是醉了的人怎么会那么听话呢,没过多久,赵锦怜就打开了门,再次走到他的面前,歪着头,看着他,问道:“你说,樊家的人有什么值得喜欢的,为什么歆瑜会喜欢樊沐辰!其实我觉得你挺好的,如果她没跟哥哥在一起,我倒是很想撮合你们。”她满口的醉话,还伸手抚上了他的脸颊,手指摩挲着他薄而性感的唇,双目呆愣的看着他的唇,又道:“为什么你从来都不吻我呢?”

    易骏尧终是蹙起眉头,伸手将她将从身上扯开,冷道:“谁允许你喝酒的!”

    “我允许的!”她伸手高高的举起,然后笑了起来,道:“这样子轻飘飘的,感觉好幸福,没有痛苦,没有哥哥痛恨我的眼神,什么都没有,有得只是他们满满的宠爱。”说完她再次歪头,将脑袋埋在了他的怀里。

    这下算是安静了,她伏在他的胸口好半天都没有动静,最后他摇了摇她的肩膀,突然胸口传来了啜泣声,易骏尧有些无可奈何,他软着语气,道:“锦怜乖,不洗澡,就去床上躺着,好不好?”

    “不好!”她孩子气的撒娇。

    “赵锦怜!”他提高了音量,语气也严厉了些。

    赵锦怜抬眸,看着他严肃的脸孔,眼眶通红,两颗眼泪在一瞬间滑落,撅着嘴巴,道:“你凶我!”

    看着她的样子,易骏尧心里憋着一股气,却无处发火,他叹了口气,也不管她愿不愿意,打横抱起了她,然后将她扔上了床,顺道还迅速的压制住了她的肩膀,并且强制的给她盖上了棉被。

    可是等他一走开,赵锦怜就坐了起来,并且还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他的身后,如此反复两三次之后,易骏尧的耐心终于磨光,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她的鼻尖,道:“你要跟着是吧,好!”说完他从柜子里拿出了睡衣,大步走进卫生间,当然赵锦怜也同样跟了进去。

    然后可想而知,对于好几天没有碰过女人的易骏尧,在加上他已经被磨光的耐心,不多时,卫生间里传来了赵锦怜的惨叫声,她被迫趴在浴缸上,整个脑袋淋在蓬头下,水花洒在她的脑袋上,让她的脑子清醒了半分,然后彻底清醒。

    不知道易骏尧折腾了她多久,等到他们两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赵锦怜整个人窝在他的怀里,双腿微微发颤,然而他依然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丢在了床上,冷道:“以后给我少喝酒。”

    她乖乖趴到床的一侧,然后乖乖的点了点头,紧接着将头窝进了被窝里,似乎觉得很羞愧。易骏尧扬了扬唇,双手插在睡衣的口袋里,走出房间关掉了电脑,关掉了餐厅里的灯,才回到卧室,躺在了她的身侧,并关上了床头的灯。

    赵锦怜将自己缩成一团,整个人躺在床沿上,似乎对于刚刚发生的一切还惊魂未定,她一定是疯了才会跟着他走进卫生间,她脑子怎么会那么混呢,明明就没有喝很多!她懊恼的用力甩了甩头,这时候一只手慢慢的伸了过来,圈住了她的腰,稍一用力便将她拉至身前。他将头埋在她的颈间,深深的嗅了嗅,眉头微微蹙了一下,道:“这个味道不对。”

    “啊?”

    “你换洗发水了?谁要你换的?”他的语气有些严肃,好像她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一般。

    她愣了愣,身体里的酒精再次上来,脑子又有点糊涂,心里想到什么别直接说了出来:“原先那个我不喜欢。”

    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他圈着她的手紧了紧,道:“明天去把原先的买回来,不然……”

    “知道了!那么喜欢,是不是用来怀念你深爱的人啊?”她只是随口一说,可是身后的男人却没有再说话,赵锦怜也没有在意,混沌的脑子,根本思考不到任何事情。没多久便沉沉的睡去,只剩下身后的男人,独自睁着眼睛,脸上有一丝难掩的哀伤。

    有些事情他的确是应该要忘记了,都过了那么久了,久到他都忘记了那个人长什么模样,久到他都忘记了那时候爱的感觉,所以他又在执着什么,用着当初她喜欢的洗发水味道,这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只是为了纪念那段已经死去的爱情吗?那一段他唯一用过真心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