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是求婚,还是另一场阴谋的开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6本章字数:3252字

    樊祁站在卫生间的洗手池前,静静的打开了水龙头,安静的空间里只剩下水流的潺潺声,他的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视线紧紧的盯着那潺潺的流水,脸上的笑容越放越大,眼底闪现的那抹阴险味道越来越浓,直到安放在床上的手机突然作响,他才恢复正常之色,关掉了水龙头。慢慢的走到外面,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拿过手机接了起来。

    “怎么样,有什么话想跟我说?”慕兮瞳愉悦的声音,在手机那头响起。

    他双目微眯,走至窗户边上,看着窗外泛着一丝红光的天空,笑道:“没有,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一刻,我们都不知道结局是什么。”

    “还不够明显?今天的饭局,你还没有看出赵董的态度吗?樊祁,你会不会太自信了点?”

    他轻轻一笑,道:“这些都不重要,我很期待,两天之后赵董的决定。如果没事,我就挂了。”

    “樊祁!……”电话那头慕兮瞳还在叫嚣,可是他已经毫不犹豫的切断了电话,将手机扔在了床上。

    慕兮瞳坐在沙发上,气愤的将手里的手机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从她出生到现在,还没有哪个人敢那么对她慕兮瞳的,无论是长辈还是小辈,看到她都是让她三分,这个樊祁竟然如此不知趣,当初她能同意嫁给他已经算是很给他们面子,结果倒好,她开开心心化妆准备,竟然硬生生是被所谓的小三给横插一腿。

    如此被当众失了面子,她不会再让承宇集团有好果子吃,他们有本事将他捧起来,当然也有本事把他打垮。

    隔天清晨,樊祁早早的敲开了赵锦怜的房门,穿着休闲的站在她的房间门口,看着还没有清醒过来的赵锦怜,笑道:“还不快点洗漱,我们要出门了,导游都已经等在门口了。”

    “要去哪里?”她伸手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气,问道。

    “去了就知道。”说完将她推进了卫生间,最后还催促了一句。当然赵锦怜依旧以平常的速度梳洗装扮,出门的时候还拿了厚厚的围巾将自己裹着严严实实的。

    樊祁看着她的模样,忍俊不禁,站在电梯口等电梯的时候,还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轻轻的摩挲了一下,笑道:“你还真是怕冷。”

    正巧这个时候电梯门打开,赵锦怜转头看向里面的时候,脚步不由的顿了一下,易骏尧站在电梯的角落里,视线只是轻轻的扫了他们一眼,并没有做任何举动,却还是让她分外紧张。

    “怎么了?”面对赵锦怜突然停止的脚步,樊祁伸手揽住了她的肩头,关心的问道。

    所幸围巾够大,她只露出了半张脸,干笑了两声,摇了摇头,道:“没什么。”说完便跟着他走进了电梯。

    他们背对着易骏尧站在,赵锦怜锋芒在背,感觉整个背脊都不由得冒着冷汗,她的视线紧紧的盯着红色的数字,为什么今天的电梯降得特别慢。

    “你怎么了,手心全是汗?是不是围的太紧了,现在又没在外面,把围巾取下来吧,我看着都是负担。”樊祁微微蹙眉,看着她脖子上缠了好几圈的围巾,说着便伸手想要去解,却被她敏感的躲开。

    大约是太过紧张了,她的幅度有些大,一下子便撞在了站在她后方的易骏尧身上,这下便更是惊慌失措了,她猛地转头,慌里慌张的低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面对她莫名其妙的惊慌,樊祁心生一丝疑虑,他抬眸看了一眼易骏尧没有表情的脸,眉头微蹙了一下,用力的拽了一下赵锦怜的手臂。易骏尧用余光睨了他一眼,微微扬了扬唇角,伸手握住了赵锦怜另一只手,道:“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他的声音出奇的温柔,赵锦怜抬眸,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眼里闪现了一丝不可置信。

    他微微一笑,竟然露出了雪白的齿贝,赵锦怜都要觉得自己产生幻觉了,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的笑容,三年了,他一直都是笑不露齿,笑容总是淡淡的。这一刻她只能说,易骏尧的确是一个唇红齿白,英俊非凡的男子,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

    樊祁目光扫了一眼易骏尧的手,又看了一眼赵锦怜眼里的那抹惊艳,心下很不是滋味,用力的将她拉到了另一边,正巧电梯门也在这个时候打开,易骏尧松开了手,冲着他们微微颔首便走了出去,等到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樊祁才伸手用力的掐了一下她的面颊,道:“赵锦怜,你知不知道当着我的面看着另一个男人,是不被允许的。”

    赵锦怜吃痛的皱了皱眉,微微的耸了耸肩,弯起了眼角,道:“放心啦,心里只有你。”说着伸手紧紧的挽住了他的手臂,然后低垂下脑袋,将大半张脸窝进了围巾里,轻轻的松了口气。

    他们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已经有一位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女孩子站在一辆车子边上等候着,看到他们便笑着迎上来,道:“樊先生,赵小姐,车子已经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我们的第一站是故宫。”

    看着面前这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赵锦怜伸手暗暗的撞了一下身侧的樊祁,开玩笑道:“这是不是你亲自挑选的?”

    “我有那么无聊吗?上车吧。”

    他们相视一笑,然后便上了车子,一路上,樊祁的手机频频作响,赵锦怜假装不在意看着窗外,其实对于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听在耳朵里,他似乎在计划着什么,但是大多数时候他都只是拿着手机听,很少说话,那几句只言片语里,她根本无法猜透他要做什么。终于她有些忍不住,皱了皱眉,侧头看着他,道:“你那么忙,干嘛还要陪我出来,你去忙你的就好。”

    “都是些不重要的事情。”他低头看着手机屏幕,唇角微微的扬了扬,并没有看她。见他不想多说,赵锦怜也不再多问。

    大约1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门票什么的都由导游一手包办,他们只是跟在她的身后,听着她的介绍,走过一座座宫殿。赵锦怜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这些建筑物,樊祁则更是兴趣缺缺的样子,只是拿着手机跟在他们的身后,所幸不是什么节假日,风景区的人也并不多,他们就这样隔着一段距离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等到导游宣布去下一个景区的时候,他们才站在一起,脸上扬起了点点的笑容,好像在感叹终于走完了,这下樊祁好像终于忙完了,他走到赵锦怜的身侧,伸手将她的手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来,握在手心里,道:“我们去爬长城。”

    “会不会很冷啊。”她的两只耳朵已经冷的失去了知觉,现在的她宁可坐在房间里,无聊的发霉也不想出来。

    “不会的,有我呢。”说完,他拉着她的手,竟然跑了起来,就好像时光倒流,他们只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女。

    他们去长城的时候,樊祁拒绝了导游的陪同,两个人手拉着手踏上了长城的台阶,一步一步吃力的往上爬。不知道过了多久,赵锦怜觉得自己的双脚已经累的毫无知觉,周围的人也渐渐稀少到之剩下他们两个,她解开围在脖子上的围巾,喘着粗气,双手叉腰,看着前面的樊祁,道:“我们干嘛走那么多路,随便走几步不就好了,一会还要走回去,多累。”她站住了脚步,不愿意再多往前走一步。

    樊祁转身,看着她粉红的脸颊,嘴巴里不停吐出白色的气体,道:“再走一段,一段就好了。”

    “不走。累死了,我要回去了!”她陪着他出差,又不是来陪他玩乐的。说完有些负气的转身想要下去,却被樊祁迅速的领住了连着衣服的帽子。

    “再走一段,我保证就那么一段了。”他伸出三个手指放在耳边,看上去颇为认真。

    赵锦怜斜了他一眼,终是被他半推半就的又走了一段,可是当她看到不远处平地上突然出现摆放整齐的玫瑰花,这是个斜坡,她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出那样的排列有什么含义,逐渐的她停下了脚步,看着樊祁慢慢的走过去,站在那颗心的中间,转过身子,单膝跪地,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宝蓝色的盒子,冲着她大声道:“赵锦怜,嫁给我吧!”

    她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樊祁跪在眼里,看着我爱你三个大字,从什么时候开始樊祁变得那么有心思,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默默的安排着这一切,他到底有什么目的。眼眶有些微微的发热,这一刻她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喘不多气,脑子里乱的很,简直是一团浆糊。

    耳边突然传来好多的声音,“赵锦怜,你是不是还爱着他,你借着报仇的名义,只是想与他重修旧好,是不是!你真是犯贱,被骗了一次不够,还想被骗第二次吗!”“赵锦怜,放下仇恨吧,你爱他,你还爱着他,不要因为仇恨而失去一段可贵的爱情。”……

    樊祁脸上扬着真挚的笑容,依然单膝跪在那里,等待着她的回答,她慢慢的往后退了一步又一步,双手紧紧捂着胸口,迅速的闭上了双眼。

    “锦怜,别跟樊家人在一起,他们不是好人……”“赵锦怜,你要是敢跟樊祁在一起,你就再不是我赵衍峰的女儿!……”赵衍峰生前对她说的字字句句,如鲠在喉,她在犹豫些什么,面前的男人害死了她的爸爸,她到底在犹豫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