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不爱所以不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6本章字数:3150字

    赵锦怜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站在房间门口,走廊里就只有她一个人,看上去就像个被人赶出来的孩子一般,可怜兮兮的站在那里。偶尔过来的客人还会好奇的多看她几眼,她也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或者没有人的时候她会侧耳紧紧的贴着门面,想知道易骏尧到底在里面做什么,可是又什么都听不到,大概是心里问题,又可能是隔壁的声音,她觉得自己总是能听到一阵阵的女人的叫声。

    脑袋里不禁浮现出易骏尧脱光衣服和慕兮瞳在床上打滚的模样,越想,心里就越觉得难受,她眉头紧紧的皱在一块,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顿时觉得自己真的像个被抛弃的孩子那样无家可归,无人疼爱。她愤然转身走下了楼,才走到一半,脑海里又想起出来之前易骏尧的警告,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走了回去。

    隔壁的男女声音越来越放肆,安静的空间里,突然像是点燃了一把火,莫名的热了起来,加上刚才在酒吧慕兮瞳喝了不少酒,她拿余光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易骏尧,侧头,脸上浮现了一抹媚人的笑容,道:“易骏尧,我听说你最近一直都没有女朋友。”

    她的声音,让易骏尧原本落在房间门口的视线收了回来,看向她的泛着潮红的脸颊,一眼便看出了她的意图,还未等他说话,她已经脱掉了外套,一只手大胆摸上了他的大腿,然后像一条蛇一般,黏上了他的身子,她跨坐在他的身上,双手扯住了他大衣的领子,低头慢慢的靠近他的脸颊,就在她的唇快要碰上他的时候,易骏尧迅速的转过头,唇落在了他光洁的脸颊上,一个淡淡的口红印子,遗留在了这张清俊的脸上。

    慕兮瞳双目泛着水光,唇角微扬,气息全数喷在他的耳朵里,道:“易骏尧,其实我挺喜欢你的,你要不要考虑我爸当初的意见,娶了我,可以让你的事业更上一层楼。”说着她轻轻的吻了吻他的耳垂。

    只可惜易骏尧面对眼前如此的诱惑竟然不为所动,伸手轻轻的扯住了她的衣领,然后稍一用力,就将她扯离了身前,抬手看了看手机,起身,笑道:“好了,别玩了,时间差不多了。”

    “易骏尧,你是同性恋吗!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性取向很正常,只是跟那些盲目不挑食的男人不一样而已。”他扬了扬唇,将放在床位的外套扔在了慕兮瞳的身上,然后转身往外走去,其实他的确是控制的很辛苦,男人都一样,面对一个身材好,面容好,又自动送上门的女人,不可能不动容,也不可能没有反应。

    他迅速的打开门,往外张望了一下,竟没有看到赵锦怜的身影,眉头微微皱了皱,这时他的视线瞥见几步远的一个凹槽处,露出了一个衣角,他刚想过去的时候。慕兮瞳扯住了他的衣服,唇边含着一丝笑容,双颊依然泛着不自然的潮红,看着他,道:“今天谢谢你,没有让我被其他臭男人占去了便宜。”

    “没事,我跟你爸……”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慕兮瞳踮起了脚尖,嘴唇落在了他的唇边,这样的举动让易骏尧着实吓了一条,他迅速地侧过头,眼里表露出了半分厌恶之色。

    “原来外界传说你的怪癖都是真的,可是你说说,为什么你不喜欢女人碰你的唇?”她双手抱胸,面带笑容看着他。

    易骏尧伸手擦了擦唇角,然后对上她的视线,道:“因为那些都是我不爱的女人,不爱为什么要吻?”

    他的回答让慕兮瞳微微愣了愣,紧接着轻笑一声,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头道:“没想到你那么矫情,男欢女爱很正常,何必在意那么多。好歹你也是在外国呆了那么久。”

    易骏尧的答案不但让慕兮瞳有些愣然,站在凹槽后面的人也莫名的心中一紧,她的手紧紧的捏着衣服的一角,因为不爱而不吻,所以那么久以来他从来都不吻她。她慢慢的探出一点身子,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看着那个英挺的背影,心底竟然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有点窒息。

    他们没有聊多久,慕兮瞳再次假装昏倒被那两个男人架了回去,易骏尧背着手,慢慢的转身,唇角挂着一点弧度,一步一步走向那个躲在凹处的身影。

    他并没有直接走到她的面前,在凹进去的墙面前就停下了脚步,清了一下嗓子,道:“你打算躲到什么时候?”

    紧接着慢慢的,赵锦怜低着头,站在了他的面前,心情莫名的有些低落,语气便也变得不佳,道:“我不想打扰你们,再说了,我也不应该让慕兮瞳看见我。”

    “可是她已经离开很久了,要是我不过来,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站到天明?”

    “我非得跟着你吗?我可以自己走。”她猛地抬眸,脾气就那么一下子止不住的往上蹭,她皱着眉头,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心里更是恼怒,撇了撇嘴,道:“你倒好,在别人的温柔乡里大半个小时,要我在外面受冻,在你的计划里,我就是个多余的,你何苦要拉着我一起!”她的语气里充满了醋味,然而她自己却浑然不觉,甚至觉得自己实属委屈,眼眶都止不住的有些发热。

    “是吗?你说我的计划里,你是个多余的?”易骏尧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他垂眸看着眼前有些气急败坏的女人,冷笑道:“原来在对付樊祁的计划里,你是个多余的。那你大可以走,走到樊祁的车子里去,何必要站在这里!”

    她瞠目,终究说不出一句话,最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便愤然的想要离开,却在走了一步的时候又被易骏尧给扯了回来,并且强硬的拽回了房间内。

    门砰地一声重重的被他甩上,赵锦怜往后退了一步,他轻松的脱掉了外套,扔在了她身后的床上,弯起线衣的袖子,眯缝起眼睛,道:“我现在是在帮你弄垮樊祁,你竟然告诉我你是一个多余的!赵锦怜,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了?或者你又爱上樊祁了?打算以后跟着他好好的过日子?”

    她一再后退,直到退无可退,只能任由他步步逼近,她侧过头,不再看他那双冰冷到毫无感情的眸子,坚定道:“当然不是,是你事先没有告诉我,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傻瓜。”

    “你在我面前不是向来都喜欢装傻吗?嗯?”说着他用力的捏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看他。

    赵锦怜的五官都快皱到一块,她的头被迫仰得极高,低垂着眸子,看着面前毫无表情的易骏尧,吃力的说道:“我是不是又说错什么让你不高兴了?我道歉,道歉好吗?你弄疼我了!”

    看着她吃痛的求饶,易骏尧冷哼了一声,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气赵锦怜的不知好歹,还是气刚刚面对慕兮瞳的勾引时,他的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人竟然是眼前的这个女人。看着她吃痛的模样,手上的力道慢慢的慢慢的在消失。

    他松开手,退开一步,依然冷着语气,道:“脱掉衣服,我现在有需求!”他说的很机械,就好像眼前这个人真的只是他泄欲的工具而已。

    “在这里?”

    “快点!”他不耐烦的说道。

    赵锦怜很听话,的确很听话,开始慢慢动手。

    她的脸色变得极差,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身子止不住的打颤,就在她要解开内衣扣子的时候,易骏尧同样冷着一张脸,将他自己的大衣用力的甩在了她的身上,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终是什么都没说愤然的离开了房间。

    她追了两步,可碍于身上衣着单薄,还是止住了脚步,双手紧紧的捏着他的衣服,上面全是他独有的味道,这一刻赵锦怜的唇角竟然在微微的上扬,然后灿然一笑。虽然不懂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是赵锦怜可以感受到,他比过去更有人情味了。或许是这个城市在改变着他,又或者是一些连她都不知道的人,或事在改变着他。

    之后,赵锦怜匆忙的换好衣服,将易骏尧的大衣紧紧的拽在怀里,退了房,就迅速的赶回了酒店。所幸她之前给樊祁回了一个已经睡了的短信,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房间,为了防止住在对面的樊祁听到声音并且起疑心,赵锦怜的所有动作都非常的小心翼翼。

    等到她洗完澡,坐在床边才算真正的松了一口气,手边还放着易骏尧的深咖色大衣,她用手不停的摩挲着衣服,视线瞥见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终是忍不住走过去将其捏在手心,她摆弄着手机,看着黑色的屏幕,一会站起来走到窗边,一会儿坐在床上,如此反复了好多次之后,最后像是下定决心似的,放下了手里的手机,将那件男士大衣挂在了衣架上,然后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并关上了床头的灯。

    只是赵锦怜才在被窝里躺了没几分钟,她又猛的坐了起来,摸黑从床头柜上拿过了手机,解锁,打开短信界面,噼噼啪啪打了一堆字,然后熟练的输入一串数字之后,手指停在了发送键上,指甲摩挲着屏幕,心里犹豫着,到底该不该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