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原来婚姻等于一个配方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6本章字数:3258字

    傍晚时分,樊祁一行人安全抵达S市的机场,自从早上樊祁那样出现在赵锦怜门口之后,他对她真的是呵护备至,或者可以说的上是小心翼翼,好像总是在避免着某些方面的话题。以至于后来,赵锦怜一度词穷,甚至有种抓狂的冲动,但是又不好直接问他,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让他变成了这样。

    他们坐在车上,樊祁依然一脸的严肃,一只手用力的捏着她的手,车子开到赵锦怜所住的小区门口停下,她动了动被他牢牢捏在手心的手,笑道:“我到了。”

    他没有立刻转头,依然直视着前方,手也没有听话的松开,反而更紧了一些,紧抿成一条线的唇,微微的动了动,道:“跟我一起住吧。”

    “什么?”

    “搬过来,跟我一起住。”他用的是陈述句,并不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赵锦怜皱了皱眉,一只手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可惜依旧无法挣脱开他的桎梏,她挺直身板,看着他,道:“樊祁,我很早之前就说过……”

    “下个星期就结婚,这样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我住在一起,现在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了吧,你上楼收拾东西,今天就搬过来。”他的态度很坚决,手上的力道也足以证明,这件事情他是势在必行的。

    她的手心开始冒汗,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才出了个差回来,她甚至都还没有正式开始去承宇上班,也还没有正式开始勾引他,他就那么迫不及待要娶她,她微蹙起眉头,心头莫名的有些慌乱,一只手紧紧的捏着衣角,牙齿咬着下唇,一时之间竟然说不上一句话。

    过了好半响,她才逐渐恢复镇定,笑了笑,另一只手附上了他的手背,道:“樊祁,你别这么快就下决定,你爸爸不一定会接受我。”

    “我知道他不会接受,但是我有办法让他接受,只要你愿意那么做。”这一次他回过头,态度认真的看着她。

    看着他的眼睛,赵锦怜顿时心里一惊,心里隐约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迅速的瞥开视线,抿了抿唇,道:“不可能的,我哥是不可能把配方告诉我,也不可能告诉你们。”

    “如果说,你嫁给了我,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管理锦峰了不是吗?难道你想看着锦峰一直这样半死不活的支撑着?当初你们死活不肯卖给我们,这些年来外债一定多如牛毛吧?再这样下去,锦峰会倒闭的。”他并不知道锦峰的背后一直有人在注资,所以他苦口婆心,但是目的却显而易见,他只不过是想要当初锦峰最为出名的一款话梅配方,也是因为这款话梅,锦峰的事业才会如此红火起来。当初承宇也出了同款的话梅,只可惜味道要比锦峰的次一点,才会落在锦峰之后。

    赵锦怜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迅速的转过头,不想让他看出异样,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道:“可是你知道我跟家里人不和,哥哥早就已经把我逐出赵家了。”

    “可是我知道当年你爸爸立下的遗嘱里,锦峰的业务问题,你也有权利干涉,意思就是你也是锦峰的老板之一。”樊祁对于锦峰的一切,或者说对于他们赵家的一切,都了如指掌,连本她的爸爸立下的遗嘱都一清二楚,到底当年在锦峰他安插了多少的眼线,又收买了多少人。

    被他握在手心的手微微抽动了一下,微仰起脑袋,道:“现在承宇都做的这样大了,也并非仅限于食品业,你就那么确定你爸爸还会要那个配方?樊祁,我觉得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好了。”

    “你只要听我的,我爸爸一定会同意,这些天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忙,等我把事情忙完,解决完所有阻碍,我就过来接你。你就好好等着做我的新娘吧。”他轻轻的松开了手,双手捏住了她的肩膀,让她面对着自己,真诚的说道:“你去跟你哥哥讲,他可以不买公司,我们承宇愿意注资,只要把配方拿出来,我想他应该知道利害关系。”说完还拍了拍她的肩头,一副相信她能办好这件事的模样。

    她静静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她才慢慢的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认真的一字一句的问道:“你娶我只是为了想得到那个配方?”

    “当然不是,可是我坦白,有一小部分的原因是这样。当然绝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因为我爱你,不想再让你受到任何一丝伤害。”

    她的唇角尝试着往上扬,可是怎么都无法做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她松开了手,低眸,道:“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做一件事,总是有目的。”她笑着摇了摇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唇角再一次尝试着扬起一个弧度,抬头看着他,道:“虽然我有些难过,但是我知道我爱这样的你!”她说着这样违心的话,但是这一刻她的心情倒是有些愉悦,她笑了笑,继续道:“其实我知道配方是什么,为了我爸爸我不能就那么告诉你,但是你可以让我去你们的食品加工厂做事,我可以亲自作出那种话梅,你可以放心,我对食品这一块还是非常了解,如果你信任我的话……”

    “可以!你以后是樊家的人,我当然相信你。”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樊祁便立即出声同意,这一次他竟然没有心生一丝猜疑,她看着他的眼睛,却未能从他漆黑的眼眸里,察觉出一丝一毫的疑虑。

    “那么等到你事情忙完了,就带我去见你爸爸吧。”说完她冲着他微微一笑,便下了车子,司机早就等在外面,将行李交到她的手上就坐回了车上。

    樊祁摇下车窗,看着她,微微扬唇,道:“明天带你去厂里,这几天注意安全,晚上锁好门。”

    “知道。”她站在走道口,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车子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眼前,眼里闪现一丝阴狠之色,冷哼一声之后才转身走了进去。

    她站在电梯前,看着电梯的数字一层一层的往下,直到电梯门慢慢的打开,她才收回视线看向电梯,然而她的脚步却在这一秒被停滞住,就在电梯门要再次关上的时候,里面的人迅速的用手挡住,然后走到了她的面前,扬着温暖的笑容,看着她,道:“赵锦怜,要见你一面真的好辛苦。”

    “樊沐辰?”

    “当然是我,不然你以为是谁?我哥吗?我想你不会愿意见到他的。”

    他依然和以前一样那么爱开玩笑,或者说那么喜欢调侃她,即便是三年前的那件事发生,他依然不忘用这样轻松的语调告诉她说:“嘿,赵锦怜,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会帮你的。”可是最后却因为帮她,被樊老爷子遣送出国。

    其实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樊沐辰会喜欢她,高中三年从未想过,更多时候她会觉得他们是一对很好的死党,哥们,但绝对没有暧昧。要不是当初大学时候她怂恿着林歆瑜去表白,然后她偷偷的躲在暗处偷听,她大约是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原来,吊儿郎当的樊沐辰竟然喜欢她整整两年。

    “你怎么从美国回来了?”

    “继承我爸爸的事业啊,顺道相亲,赵锦怜我不小了。”他笑着伸手想要摸一摸她的脑袋,却被她迅速的躲开,放在一边的箱子轰然倒下,他匆忙帮她扶了起来,这才注意到她带着行李箱,问道:“你出差?还是出去旅游?”

    “出差。别站在这里了,要不你在这里等我一会,等我把行李放下,我出去请你吃饭,再叫上歆瑜,你看如何?”

    “也好。”他的笑容依旧保持不变,看着她匆匆忙忙拿着行李进了电梯,等到电梯门关上,他脸上的笑容才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

    电梯上,赵锦怜立刻给林歆瑜打了个电话,哪知道对方竟然一口就回绝的干干净净,“锦怜,你不是说让我跟你哥哥好好过吗?所以你还是不要让我见到樊沐辰的好。”她丢给她那么一句话,赵锦怜也不好强求,其实她也没多想,纯粹就是像大家一起聚一聚而已。

    她迅速的将行李扔在了家里,在卫生间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头,然后匆忙的出门,大约是在太心急了,出门的时候竟然把钥匙忘在了卫生间里。

    樊沐辰站在花坛边上,赵锦怜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他的跟前,上气不接下气的,看着他,等到气息缓和了才慢慢的说道:“歆瑜说她没空,那就只有我们俩了。”

    “也好,我有话要跟你说。”他的笑容淡淡的,看上去比刚刚严肃了不少,似乎的确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要说。

    赵锦怜点了点头,两人便一起步行向小区门口走去,突然赵锦怜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停下脚步,看着他,问道:“你是樊家二少爷,你的车子呢?”

    “我没开车。”他耸了耸肩,看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道:“打车方便多了,不是吗。”

    其实樊沐辰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他是深受樊老爷子宠爱的儿子,但是脾气却并不像一般的富家子弟一般高傲,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甚至炫耀自己的富贵。他总是平易近人,总是能包容别人对他的误解,偶尔听到一些同学嚼舌根,他也只是一笑而过,或者耸耸肩头假装没有听到。所以之后他的朋友非常多,也有很多人愿意跟他成为很铁的哥们。

    也许就是因为他这样不争强好胜,偶尔还带点小幽默的性格,赵锦怜才会觉得跟他做朋友是一件那么愉快的事情,但是也只是仅限于朋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