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樊祁的后母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6本章字数:3319字

    迎合赵锦怜的口味,他们选择了距离赵锦怜家比较近的一家麦当劳,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侧头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天气虽然很冷,但是也不能阻碍人们逛街的心情,越是接近过年的日子,街上就越是热闹,原本冬天萧杀的感觉,都被过年这喜气洋洋的节日消除的一干二净。

    这时候坐在她对桌的两男两女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竟然就那么放肆的嬉笑了起来,赵锦怜转头看向他们,还是一群朝气蓬勃的学生,稚嫩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她伸手拖着腮帮子,看着他们说说笑笑,男女之间那种不一样的小情绪小暧昧,莫名的想起了高中时候的自己,也是那样单纯稚气。放假的时候喜欢拉着林歆瑜约上几个好朋友,一起出来聊聊天逛逛街,那时候总是嫌弃时间过的太慢,总想着长大。可是当她真的长大了,又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她忽然觉得长大懂事这个过程真的好心酸,如果可以她宁愿永远不要长大。

    “在想什么呢?”樊沐辰端着一盘子的东西走了过去,坐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也同时打断了她怀念过去的思绪。

    “没什么,本来说好我请客的,现在又要你破费,多不好。”

    “那下次你再请我就可以了,当然要乘着近几日我还不忙的时候,我想以后接手承宇,就真的没那么多时间了。”他冲着她笑了笑,然而却依然无法显示住他的无奈。

    “你接手承宇?那樊祁呢?”赵锦怜拿起了一根薯条咬了一口,问道。

    他笑了笑,掀开纸杯的盖子,轻轻抿了一口奶茶道:“干嘛,你很早不就已经知道,他只不过是暂代的嘛,我出去进修,他当然也只是代替我而已,等我回来位置总是要还给我的。”

    赵锦怜是知道樊沐辰的志向并不在于生意,他喜欢相对的自由,当然不喜欢做这样疲劳又忙碌又没有自由的工作,“不能吧,樊沐辰,你以前很讨厌做生意的是不吗?”

    “人总是会变得嘛,后来我突然就喜欢做生意了,现在也很有兴趣接手承宇。”他笑了笑,抬眸看了她一眼。眼眸里多了一丝坚定,他放下手里的杯子,看着她认真道:“三年前我就说过,我会帮你的,这个忙我拖了三年,现在总算有机会帮了。”

    “樊沐辰……”

    “当初我就不认同我爸和我哥的做法,现在也不认同,樊祁用那样极尽的手法做生意,现在看上去的确很风光,可是光彩后面带着很多的人的恨和怨,就好像你一样。所以终归有一天承宇会落寞,做生意和做人都一样,做的太过,对谁都没有好处。”他缓缓道来。赵锦怜几乎瞪圆了眼睛,当初那样吊儿郎当的人,现在竟然变得如此稳重,甚至做事比任何人都认真,看得远。

    “锦怜,我弥补锦峰的一切损失,甚至可以带着它再次成为食品业的佼佼者,只要你信我,把锦峰交给承宇,交给我。”

    目的都一样,他也要锦峰,赵锦怜不禁失笑,什么时候半死不活的锦峰变得那么抢手,她不知道樊沐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她绝对不会轻易将锦峰交出来,或者说她永远都不可能把锦峰交给樊家的人。

    她冷冷的扬了扬唇,道:“别说了,我有点饿了,这些事情,等以后再说吧。还有,其实你还是叫我一声嫂子比较合适。”她拿起眼前的汉堡,拨开外面的纸,然后抬眸看着他震惊的样子,微微一笑。

    樊祁将赵锦怜送到家之后便去了公司,助理跟着他一起进了办公室,等到门轻轻的关上,樊祁静静的走到办公桌边,停顿了几秒之后,愤然的将桌子上的烟灰缸用力的砸在了羊毛毯上,转头瞪着眼睛,看着他的助理,怒道:“何晏!你到底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们如今要损失多少?”

    “总裁……”何晏低头,身体挺得直直的,低眸看着躺在脚边的烟灰缸不敢多说一句。

    “给我一个解释,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我想不出什么理由还要留你在身边!”他一只手支撑着桌面,看着何晏问道。

    他抿了抿唇,依旧低着头,眉头微微的蹙着,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两个人会骗我,我们谈的很好,也许中间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慕小姐早就料到了……”

    “她没那么聪明!我限你在三天内给我查出来,那天晚上在宾馆里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别忘了问宾馆老板,有没有见过赵锦怜!出去吧!”说完他转身走到办公桌前,坐进了老板椅里,仰头靠着椅背,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樊总,我忘了告诉你,夫人已经让小樊先生回来,并且与慕小姐见过面了。”

    樊祁依然坐在那里没有动弹,只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道:“她以为樊沐辰回来了,就能抢走我的位置吗,就能抢走承宇!”

    “大约是,想必樊老爷最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她肯定是极尽多能要做点什么了。”

    “我迟早要让他在死之前把遗嘱改回来。”樊祁微微跳动了眉头,何晏看着他没有表情的脸,心里不由颤了一下,他跟了樊祁三年,他做事手段的阴狠,他一清二楚,这三年得罪过的人也是数不甚数,有时候他都担心樊祁出去会不会随时被人砍了,或者泼硫酸。

    “那么没事我先出去做事了。”

    “你只有三天的时间。”他冷冷的吐出期限,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

    等到耳边传来关门声,他的脸上才渐渐的露出了一丝疲态,慢慢的睁开眼睛,眼里同样满是疲惫,跟进了那么久的项目最后还是放弃,对于房地产这一块他终究是无法走出一步,既然这样他只能重新开发新食品,这一块不行,那么只能做回他们的本行,食品业。

    他觉得自己为了赵锦怜放弃了地产业,并且毫不嫌弃的答应娶她,那么理所当然的赵锦怜也应该无私的奉献锦峰话梅的配方。

    想到这里,他伸手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今晚我要回家吃饭。”

    “那正好,你弟弟也从美国回来了,你们也有三年没见了吧。”电话那头的女人显得很热情。

    樊祁冷哼一声,冷道:“也好,我到真是有点想念他了,就这样吧,公司事情太多。”说完也不顾对方还在叽叽喳喳说些什么,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听筒里面嘟嘟的忙音,高希贤挂在脸上的笑容有些微僵,但依旧保持着较好的样子,温柔的说了一声再见就挂了电话,她微笑着走到樊承宇的身边,挽住了他的手道:“承宇啊,樊祁一个人管公司也辛苦了,现在沐辰又回来了,让他也去公司帮忙多好。”

    “我的确有这个打算,当初送他出去就是为了更好的学习回来管理公司,我看沐辰也应该能挑得起这个大梁了。”樊承宇脸上浮现了一丝欣慰的笑容,然后转头看了一眼高希贤,道:“对了,怎么默晨没有一起回来,这丫头在外面还要疯到几时,你也不管管,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好歹也是我们手把手养大的。”

    “怎么不管了,沐辰说,她在那边有个时装秀要办,所以大约要晚点回来。女大不中留,我可是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看待的。”高希贤娇嗔的说道。

    高希贤是樊承宇第二个老婆,当初她也是樊承宇的二奶,也就是因为她,樊祁的母亲才会得抑郁症,最后实在受不了老公的不理不睬,在樊祁6岁的时候吞下了一瓶安眠药,死在了他的身边。那段时间的小樊祁是何其的可怜,妈妈总是像个神经病,不是抱着他哭,就是沉默不语一句话都不说,爸爸又总是不在家。所以其实樊祁从小就缺少了父母的关爱,后来有一天,他的妈妈突然正常了,白天送他去幼稚园,傍晚按时把他接回家,还给他做了一大桌好吃的,给他洗澡,晚上还陪着他一起睡。可是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妈妈的身体已经冰冷僵硬,无论他怎么叫,他的妈妈都没有再醒过来。

    那之后小樊祁就开始有点变化,原本他总是很喜欢说话,可是自从他的妈妈去世之后他就变得沉默寡言,甚至不爱跟小伙伴们一起玩,宁可独自一人在角落里坐着。然而他的妈妈死了没多久,樊承宇就兴高采烈的把高希贤娶回了家,甚至没有问过樊祁的意见。那时候樊承宇将高希贤还有三岁的樊沐辰带到樊祁面前的时候,他正独自一人在家里玩小汽车,可是下一秒他手里唯一的玩具,就被樊承宇抢了过去,送到了高希贤抱在怀里的樊沐辰手里。

    那一刻他没有哭,只是用一双充满了仇恨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对恩爱的夫妻,一个和睦的一家三口。

    他们结婚之后没多久,樊承宇就进了高希贤一个姓易的朋友的食品公司,大约两三年之后,樊承宇所在的公司老板出了车祸当场身亡,然后樊承宇莫名的有了一大笔资金,之后便是创办了承宇食品,因为一款话梅而逐渐的发家,等到公司越来越好,房子越住越大之后,樊祁在樊家就更加没半分地位。

    每当樊承宇不在家的时候,高希贤总是喜欢命令小樊祁做这个做那个,她不但不会给他半点母爱,连本樊承宇的爱她都一并给没收了,所以樊祁从小到大就没有得到过半点父母的爱,什么事情都靠着自己,他变得不相信任何人,不喜欢跟任何人在一起,也不会对任何一个人笑,包括他的亲生父亲,只有樊承宇带着他去看外婆外公的时候他像个正常的孩子一般,露出点点稚气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