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说的好有道理竟无法反驳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10本章字数:1462字

    她觉得自己摆足气势一副准备谈判的样子,可是她忘了她有一张拖后腿的脸。

    景晔盯着自家小皇后那因为不高兴而嘟起的小肥脸,脸上虽然淡淡,心里却已经忍不住好笑起来,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她生气的时候居然这么讨喜可爱。

    心里也不由跟着软了下来,奇异地泛起了些许愧疚,大婚之前不是不知道她单纯的呆性儿,凭着宰相的地位,将来找个继续将她捧着宠着的男人是很容易的事儿,偏偏为了他的目的,让她不得不深陷这后宫。

    这也就罢了,了不得多护着她一些,谁知道因为他的一分偏爱,让贵妃恃宠而骄,居然呛声到她身上。

    这些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只是小皇后一向心思单纯,旁人的拐弯抹角指桑骂槐她根本听不懂,这一次竟然气晕了,根本还是因为贵妃骂的是她的爹爹,当朝宰相。

    往日他偶尔来长华宫瞧她,她无一不是欢欣鼓舞的样子,这次居然连见都不想见,可见是气狠了。

    景晔轻咳了一声,当先坐了下来,又招呼谢碧疏:“坐吧。”

    谢碧疏一本正经道:“谢陛下,臣妾不敢。”

    景晔知道她是在生气之前他对贵妃的维护,忍不住无奈地走过去揽住她:“小小的人儿,气性倒是不小,瞧,脸都气圆了。”一边已经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她鼓鼓的脸。

    谢碧疏浑身一僵,费尽全力才控制自己没将他的手甩一边去,她忍了又忍才撇开脸,退开两步规规矩矩道:“不知陛下此来所谓何事?”

    明显是要为贵妃求情了,谢碧疏暗暗冷哼了一声,等着他开口。

    景晔闻言果然有些讪讪,顿了一下才道:“朕来瞧瞧皇后的身子好点了没。”

    谢碧疏神色不变,福了福道:“托陛下洪福。”

    景晔看了她一眼,似乎斟酌了一下才道:“好了就好,这次是贵妃的错,也是受了她身边刁奴的挑拨,愤怒之下一时糊涂……”

    “陛下。”谢碧疏听他说的冠冕堂皇,忍不住开了口:“爹爹曾经告诉我过,人在三种情形下说的话一定要好好记住,因为那肯定是真话,陛下知道是什么吗?”

    景晔听她提起爹爹,也不由认真了起来:“愿闻其详。”

    “醉酒、梦中,以及愤怒之时。”不等景晔询问,继续道:“爹爹说,世人多善于伪装,平素情绪内敛,藏于表象,只有这三种情形之下,理智失去控制,脱口而出的话才都是心里真正的想法。我向来笨,分不清别人话中的真假,所以只能听爹爹的。”

    景晔哽住,细细一想觉得宰相说的真的好有道理,他竟然无法反驳。

    谢碧疏又开口问道:“敢问陛下,爹爹如今身居几品?”

    “正一品。”

    “陛下是否打算贬谪爹爹?”

    “当然没有。”

    “那再敢问,贵妃身居几品?”

    从一品……以下犯上……景晔再次被噎住,怎么办,单纯的小皇后也这么有道理,他竟然无言以对。

    谢碧疏瞥了他一眼,直接道:“臣妾身体疲乏,先行告退。”说完也不等他反应,直接霸气地甩袖进了内殿。

    一脱离景晔的视线,谢碧疏就特想趴下来狠狠地捶地。

    她所占据的这个身体也叫谢碧疏,因为长着一张娃娃脸看上去大概十岁左右,实际年龄也不过十三岁,却已经在两年前成为桓国的皇后。

    因为她的父亲乃是当朝宰相谢易江。

    谢易江原本也是前朝的宰相,因为前朝太过腐朽被当朝先帝招降,里应外合改朝换代之后也同样被拜为宰相,先帝去世之时,如今的皇帝景晔才八岁,先帝便留下遗旨让宰相辅政,皇帝十六岁亲政,为了继续拉拢宰相,便封了他十一岁的幼女谢碧疏为后。

    谢易江中年得女,而且是唯一的孩子,自然是捧在手心里娇宠着,由此也养成了原主单纯的性子,这样的性子在宫里可怎么能生存下去?即便皇帝因为宰相的原因会看顾着她一些,也难免有疏漏的时候。

    何况皇帝对她也只是迫于政治原因才收入后宫并不是真正喜爱,对于他所宠爱的女人冲撞原主也并不责怪。这不,原主就是被备受宠爱的贵妃讥讽挑衅之后,郁结于心才一命呜呼的。

    当然以上都是原主的记忆,事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