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2刺杀(二更)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11本章字数:1623字

    提起寺庙、高僧这一类的穿越热搜词,谢碧疏嘟着肥颊,一双杏眼却微微眯了起来,不知道会不会有个高僧未卜先知,将她这个“有缘人”请过去劝她“既来之则安之”,如果真有这么牛叉的人物,再怎么威逼利诱她也一定要回去,至于这个朝代会天下大乱什么的关她什么事,反正这只是一本书,反正她早就被作者写死了。

    她坐在马车里推测着高僧各种反应以及她自己的各种应对,可惜这些都没能用得上,因为马车跑着跑着,突然“咄”的一声闷响,整个马车车厢都重重地摇晃了一下,小几上的茶水泼了她一身。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车外已经响起一声高呼:“保护主子!”随之而来的是马匹的嘶鸣声、刀剑的碰撞声,她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一个念头清晰地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随后一片空白。

    原谅一个生长在太平盛世的姑娘吧,从小连杀鸡都没见过的娇小姐,如今隔着一块帘子,外面就是在杀人!

    她没有晕过去就已经算是心理素质强悍了,谢碧疏扯了扯嘴角,想要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来,可惜她失败了,她的手指微微颤抖着,仿佛有千钧之重,整个灵魂似乎都飘出了躯体,所有思维和动作都迟滞如同身陷沼泽,让她连呼吸都不敢用力,生怕一个细微的动作就让自己被拖入地狱。

    正惶惶然的时候,只见一个身影倏然而至,重重地砸进马车里面来,砸在她身上,两人叠在一起躺倒在马车上,一个虚弱的声音响在她的耳畔:“躺着别动。”

    谢碧疏仰躺在地,身上压了个死沉死沉的人,整个人都痛得说不出话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一支羽箭从上方穿梭而过。

    这支箭从两边的窗户轻松穿过,而她方才就坐在两个窗户之间,如果不是身上这人及时砸进来,恐怕这支箭如今射中的,就是她的脑袋。

    谢碧疏张张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来,她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后背争先恐后地冒出一层汗,不知是怕的,还是痛的。

    紧跟着又有一两只箭从窗口穿过,马车外也雨点一般响起一阵“咄咄”声,整个车厢随着左摇右摆,谢碧疏这才知道,之前那一声也是羽箭射在马车上的声音。

    她竖着耳朵仔细听着,过了好一阵子才停歇下来。

    谢碧疏微张檀口,大口地喘息着,好一会儿才缓和一些,因为恐惧而使不上力气的手臂也终于恢复了知觉,她费力地将身上的人推开,收回手来,白皙绵软的手上一片猩红。

    她下意识地转头去看那人,却发现竟然是靖王景欢。

    他原本穿着一身湖蓝色的衣袍,这样的季节看上去极是清爽,此刻却沾上了大片的血迹,原本灿烂又鲜活的面容因为失血而苍白,透出了稚嫩而脆弱的感觉。

    算起来,也不过是个才十几岁的少年郎。

    也不知道今天这刺客到底是冲谁来的,也是因为她让景欢带着出城来玩,若是在城里,大概刺客也不是那么容易下手的吧。

    谢碧疏脑子乱成一团,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愣愣地看着昏迷的景欢,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马车的帘子一掀,谢碧疏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一把扯进一个怀抱里。

    “乖宝儿,不怕不怕,爹爹来了,别怕。”谢易江见她愣愣的,就知道是被吓着了,抱着她一直哄着。

    谢碧疏愣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反应过来,小心地确认了一句:“爹爹?”

    谢易江连忙应声:“是爹爹,爹爹在,宝儿不怕。”

    谢碧疏鼻子一酸,所有的恐惧此刻全都化作委屈的泪水,在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溢出了眼眶,她“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谢易江心疼得眼圈立刻红了起来。

    他抱着她将她笼在大氅里,不让她看到外面血肉横飞的景象,一边吩咐道:“先将靖王送回王府,持我的牌子请御医,后面的清理和抚恤按惯例办了。”

    说完便抱着谢碧疏上了马,一夹马腹便往城里飞奔而去。

    谢碧疏一直绷着神经,此刻见到自家爹爹,立刻就放松下来,再加上哭了一场,整个人都累极了,直接窝在谢易江怀里就睡着了。

    谢易江回府将她安顿好,连衣服都没换,直接进宫面圣,景晔正因为景欢的受伤而大怒,连谢易江都没得到他的好脸色。

    只是在见到谢易江的脸色更加阴沉之后,景晔却沉默了下去,好一会儿才敛下眉目,一字一句似乎都经过咀嚼,带着莫测的深意:“这件事就交给宰相吧,宰相做事,朕向来放心。”

    谢易江恭敬地领了旨,出了御书房之后,微微垂下眼,掩住眸中轻慢的目光。